第38章 红绣鞋05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38章 红绣鞋05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破道[修真]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丹宫之主坐等飞升本着良心活下去[综]     《佛系大仙女》与《大农场主》

    陈阳迟疑了瞬:“也不是没有能力化解。”

    “陈哥有办法?”

    陈阳看了眼毛小莉, 又见寇宣灵也有意想知道, 他便说道:“赤脉贯瞳是横祸, 并非她的命数如此。只要避过横祸,自然能化险为夷。”

    “何天娜是横祸?她是遇到什么横祸了?”

    “无非是无妄之灾。”

    无妄之灾,不测、意外的灾难。鬼神都无法提前预测, 也许青天白日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偏有花瓶从天而降砸死人。这就叫无妄之灾。

    假如这无妄之灾是人为算计,掺杂进鬼神,便叫横祸。

    有些鬼缠上人,想要找替身, 就会让被缠上的人遭遇各种横祸。幸运的就化解了横祸,不幸就会死。遇横祸者, 十有**活不长,所以才会断言命不久矣。

    陈阳说道:“与其担心别人, 不如担心你自己什么时候能升授盟威箓。”

    毛小莉惨叫一声,直接把脑袋磕在车窗上装死。

    陈阳摇摇头,不说她了。转而悄声问度朔:“晚上回家吗?”

    度朔:“回。等会不跟你一道回去,我还得走一趟酆都。”

    “那行。我回去等你,今晚吃些什么?我回去的时候买些菜做好了等你, 对了,回去的时候把脸变回去。我可不想吓坏其他人。”

    陈阳还不想让分局里的人都知道他对象就是总局局长度北, 那样太引人注目。至少等到他稳定下来, 确实有能力胜任分局局长, 再宣布两人之间的关系。

    “依你。”

    度朔对此无所谓。反正回去用的是他真正的脸, 真正的名字,至于总局局长的身份也不过是个名头,倒是不重要。

    陈阳抿唇笑,抓起度朔的大手一根根放在手心玩。度朔的手比他的大上一圈,十指修长有力,指腹间长了些薄茧,应当是经常执笔的缘故。

    听闻他在阴间是个文官,虽也办些抓鬼的活计,更多时候是批改登记文册。第一次见面,是两人定亲的头晚,只有一盏供灯亮着,陈阳只能看到度朔的半边身体,另外半边藏在黑暗里。

    脸看不清,但能察觉到他的目光一直落在自己身上。他注意到度朔的左手大拇指上戴了个玉扳指,像古代的王公贵族。

    结亲后,头一年还能见到他手上戴着玉扳指,后来再没见他戴过。陈阳开始还疑惑度朔生前是不是哪个没落王朝的富家公子,可惜度朔从不谈及生前事。

    “你以前手上戴的扳指呢?”

    度朔闻言,瞥了眼陈阳颈间的红绳子。“你想要?”

    “不是。我以前见你戴过,挺好看。怎么后来不戴了?”

    “还戴着。”

    “嗯?”陈阳满眼疑惑,歪着头的样子格外乖巧。

    度朔忍不住捏住陈阳的脖子,没太放肆,很快改捏成摸。他把左手无名指露出来给陈阳看,说道:“切成两块,当聘礼了。”

    度朔无名指一直戴着枚硕大的玉戒指,是两人的结婚戒指。陈阳那枚套了跟红绳挂在脖子上,一直藏在衣服底下。

    “原来是同一块。”

    陈阳有些诧异,也有些不出所料。他本是想过把戒指拿出来戴手指上,只是现在的工作跟鬼神打交道,容易磕碰坏戒指。

    度朔笑了声,借着角度问题凑近陈阳,碰了碰他的耳朵尖,轻轻咬了口。陈阳微瞪瞳孔,怕被前面两人发现。幸好毛小莉正懊恼着,寇宣灵看见了大抵也会以为两人在说悄悄话。

    车子开到深春社区停下,陈阳和毛小莉下车跟两人道别后便目送他们离开。等车子开到看不见的时候,两人才转身走,走了几步,陈阳手机发出信息提示音。

    拿出来一看,发现是银行账户打钱的信息。整整四百万,已经入账。自从陈阳成为局长,马山峰就给了陈阳一个个人账户。一旦完成单子,钱就会自动打入他的账户中。与此同时,毛小莉的账户到款信息也到了,当即大呼起来:“我的法器有了!”

    陈阳也眯起眼,给度朔攒功德的第一笔经费有了。

    路过小区菜市场的时候,陈阳进去买菜。毛小莉虽不明所以,还是跟着他进去,出来时,两人手里大包小包的提着东西。

    毛小莉:“陈哥,你要做菜吗?”

    “嗯。”

    “陈哥,你会做菜?!”毛小莉看起来惊讶不已。

    陈阳点头,又说道:“今天我对象也会过来,正好介绍给你们认识。”

    “嫂子要过来?”

    嫂子?

    陈阳微微眯眼,却没有要解释说明的意思。反而心里有点期待,度朔被人喊嫂子的反应。

    两人提着菜到分局,马山峰还没下班。分局里灯火通明,透着温馨。见到他们回来,便招呼他们过去喝茶,此时电视机正播放完广告,开始放起电视剧。

    正是何天娜饰演然后大火的那部古装剧。

    马山峰看到两人手里的菜,便打趣:“小莉终于想要学做菜了吗?”

    毛小莉不客气的坐下,端起泡好的茶大喝一口,摇头晃脑的说道:“做菜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陈阳拒绝喝茶的邀请,剥了颗糖放进嘴里,然后说道:“我去做饭。”

    闻言,马山峰眼睛亮了一下,决定留下来吃晚饭。又听毛小莉说陈阳的对象今晚要过来,更坚定留下来的决心。

    “对了,”马山峰抿了口茶,说道:“求道回来了。”

    “他把那起三星单子解决了?”

    马山峰摇摇头,又比了个手势:“回来睡了两天,今天一整天都在玩游戏。”

    毛小莉愣了一下:“这起单子很难?”

    “难。”

    陈阳还没走,闻言疑惑的看向毛小莉。毛小莉解释:“张求道,就是分局的第四个成员。之前接了桩三星单子,现在回来了。一般遇到很难的单子,他都会累得睡上几天,然后再打整天的游戏放松自己。”

    陈阳点头,表示理解。然后跟着毛小莉一起看向马山峰,他似乎知道些什么。可惜马山峰就着茶杯喝了一口又一口,就是没有要解答的意思。

    毛小莉急性子:“马上风,你倒是别卖关子!快点说。”

    马山峰瞟她一眼,慢吞吞说道:“这次,折损了个龙虎门弟子。”

    “啊!”毛小莉惊呼,竟然是死了人这么严重。

    马山峰叹口气:“也是对方骄傲自满,疏忽了。没发现这不是一起三星单子,而是五星。”

    毛小莉‘琤’地一声站起,脸上的惊讶几乎化成实质,甚至隐含恐惧:“道教协会没管这件事?”

    “现在管了。”

    “死了人才管。”毛小莉拧眉,极为不悦:“南粤那边的道教和办事处,效率也太差了。竟然能把五星的单子跟三星的单子混合不清就往app上发布,这要不是张求道幸运实力够,那不是直接折损在南粤了?”

    张求道之前接的单子就在南粤,南粤无人村。

    陈阳静静的听着,大抵能懂毛小莉为何这么愤怒。他自己看过大福app的单子,基本上一星到三星的单子居多,三星的单子已经让人心生警惕。至于四星、五星,张求道一个四品天师是绝不会去碰的。

    哪怕是寇宣灵都不敢轻易接下四星单子,何况是五星。

    五星的单子,张求道一行人竟只折损了一人,已算极为幸运。其中还要说明同去队伍中恰有天机阁弟子,在进入无人村时有强烈的不详预感,于是给此行卜卦,连续几次,有去无回的卦象。

    几人心生警惕,才能及时撤退。可也只到无人村门口,却已然折损一人。

    一般来说,单子发布到app上都会由道教协会或办事处查明确定等级,只会往高了说绝不会往低说。如同韩家山那次,本该是二星单子,却往高了说。

    这倒是无所谓,只绝不能往低了说。因为会让品阶低的天师误接,掉以轻心进而送了命。如同张求道这次接的单子,本该是难度最高的五星单子,却标成三星。

    南粤那边的道教协会和办事处必须给出说法。

    陈阳垂眸,心里的轻松全然消失,剩下一抹凝重。

    天师,与鬼为伍,与鬼为敌,大多不得善终。说不定哪个时候就死了,本就是高利润高风险的职业。

    他起身:“我去做饭。”

    幸好,就算是死了,也还是能跟度朔在一起。这么说着,心里反而安定,无所畏惧。

    陈阳根据电子地图指示方向走进社区,远离喧嚣的马路,一下清静了不少。

    社区周边林荫茂盛,走在林荫道上,炎热全被驱散。

    “西社区……10号楼。”陈阳抬头:“向左拐,直走。”

    面前就是就职文书上的地址,深春西社区10号楼大福街道办事处。可眼前的是一栋居民楼,没见到半个书写大福街道办事处的地儿。

    陈阳跟一个从居民楼走出来的大婶询问,大婶给他指了条小路:“从那儿走,直走,就到了。”

    那条小路前面堆满了汽车和自行车,还有四五辆放倒的共享单车。陈阳走向那条小路,进去是茂密的林荫和狭窄的石子路。好不容易走出来,前面是栋老旧的居民楼,六层楼高。

    走进院子里,见到大门口左侧一块大铁皮,上书:深春西社区大福街道办事处。

    陈阳进入大厅,大厅规格倒不像是普通街道办事处那样严谨,没有排椅和窗口,倒更像是一般家庭客厅,茶几沙发和挂墙上的一幅山水画。

    这是左边大厅的样貌,右边大厅一张四方供桌,供桌上两个香炉两个水杯两个酒杯,上面五供各两份。所谓五供,即香、花、灯、水、果常供品。

    供桌、香炉之后,两张祖师画像。一为天师派张天师,一为茅山派三茅真君。

    陈阳抽抽嘴角,只觉得自己要是祖师爷,非得把供奉他们的人各抽一大耳光不可。

    人家好端端的祖师爷,挤在一张供桌上,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就一张画像不说,还得跟另一个人挤。憋屈。

    陈阳摇摇头,摇到一半顿住,眉头紧锁。

    他记得这是社区街道办事处吧。讲科学讲道理的地儿,供奉两派祖师爷算怎么回事?难道走错地方了?

    陈阳默默转身,就知道怎么可能有那么好的事。刚毕业,人家就递来上岗通知书,还是社区街道办事处处长。

    果然不靠谱。

    马山峰腆着将军肚,两手背在身后,踏出办公室。一眼就看到陌生的年轻人,思及今天来面试局长位置的年轻人,赶紧叫住他。

    “陈阳?”

    陈阳回头,看到笑得跟弥勒佛一样的马山峰。心中有些微疑惑:“您好。”

    马山峰连忙握住陈阳的手,截住他想跑的念头。笑呵呵说道:“你是今天来面试的陈阳吧。文书带了吗?”

    “带是带了……这里就是大福街道办事处?”

    马山峰点头,眯成一条缝的眼看出了陈阳的怀疑和犹豫,便不动声色的说道:“我们这儿没太多规矩,工作清闲,也就某些特殊时候忙,包吃住、包五险一金,平时节假日有旅游公费还送些水果粮食等生活用品。基本上你不辞职,干个二十年就能退休。领退休金,国家还另外分配房子住……”

    陈阳已经听得心动不已,完全被五险一金和包吃住吸引了。

    他本来就是从南方一小乡村考到b大,毕业后想要留在大城市里,吃住就是一大问题。更何况他不是孤家寡人,家里头还有一口子要养。

    “我能带家里人住宿舍吗?”

    马山峰:“多少人?”

    “就一个。我对象。”

    这会儿马山峰看陈阳眼神就不同了,刚毕业就成家,有本事。

    “分配给你的房子两房一厅,以后还能养个小孩。”马山峰话锋一转:“不过,待遇好,说明条件苛刻。你要先通过面试考核。”

    陈阳挺直背,桃花眼满是欣喜,闪着亮光:“我会努力。”

    马山峰笑眯眯,瞧着眼前年轻人,心里挺欢喜。

    年轻人相貌俊秀,格外赏心悦目。以后作为分局的代表,是个门面担当。再看他只是因为有房住就激动,干劲十足。可见是个单纯又上进的人。

    好,好,十分好。

    “那我们现在考核什么?”

    马山峰掏出电话拨了个号,低声说了几句就挂断。抬头招呼陈阳坐下:“先喝茶,等会儿就有人拿考核项目下来。”

    陈阳点点头,坐下。然后询问:“这里是街道办事处,怎么没见个人?”

    工作日时间不是挺忙的吗?

    “我们这是大福办事处分局。”

    陈阳笑脸挂不住,街道办事处还有分局?

    “三个工作人员,要是你通过考核,就是四个人。我们招收分局局长,是希望新局长能带领我们这个分局发扬壮大。”

    ……然后统一整条街和小区吗?

    陈阳沉默片刻,问道:“真包吃住和五险一金?”

    马山峰斩钉截铁:“包!今天通过考核,晚上就能搬进来。”

    陈阳咬牙定下来,只要不犯法,吃住和五险一金有保障,就一定要留下来!

    话说间,一个青春活泼的少女蹦跳进来:“马上风,接单了!”

    “考核来了。”马山峰笑呵呵,对自己的绰号一点都不生气。他指了指少女,介绍道:“我们大福办事处工作人员之一,毛小莉。”

    毛小莉看了眼陈阳,立即眉开眼笑给他介绍办事处职员福利,还拿出纸笔合同,忽悠他赶紧签下来。直到马山峰咳了几声,她才悻悻的说道:“通过考核再签合同……我挑个简单的考核,帅哥,看好你哦。”

    说完,她就掏出手机,登入了某个app,挑了个简单的邻里纠纷事件刚想按确定。马山峰突然拍了下她的背部:“小莉,好了没?”

    毛小莉一个错手,接了下面的单子。立刻确定接单,反悔退出都不行。一看难度,三颗星,得是老手才能接的难度。

    她气得指着马山峰骂道:“老奸巨猾!”

    马山峰笑呵呵:“你跟着一块儿去。实在不行回头转手给总局。”然后对陈阳说道:“年轻人,加油。”

    陈阳疑惑不解,看向毛小莉。

    毛小莉脸上全是惋惜的表情,沮丧的解释:“我们大福分局办事处跟普通街道办事处工作性质有所区分,我们是自主选择在大福app接工作单子,单子难度分级别。五星最高,也最难,不过报酬最高。我们每个月有工资底薪,还有接单分成。利润还是挺可观的。”

    “大福app?”

    “等你签了合同,我们会给你链接和账号,让你下载登录。以后就能自己在上面接单了。不过就算接单,雇主可能也会拒绝……如果你的等级不够的话——算了,考核先过了再说。”

    解释再多,考核没通过也白搭。

    陈阳从毛小莉未尽的话里听出了这个意思,不过他干劲还是十足的。

    包吃住、五险一金,每个月底薪加上分成,多优待的福利。

    “走吧,现在出发去雇主家。”

    陈阳点头,跟随上去。听到毛小莉小声嘟哝:“奇怪,三颗星的怎么就同意了?我才授都功箓,三颗星的单子不都找五雷箓的么?”

    陈阳脚步一顿,眼里神色微微一动。

    毛小莉口中授都功箓、五雷箓实为天师位阶,受戒天师分九阶,或称九品,只有真正授箓才被称为天师。箓有五箓,都功、盟威、五雷、三洞五雷和上清,从正七品到正一品品阶。

    毛小莉授都功箓,应该是正七品到正六品之间的天师。

    但,这不是普通的社区文化建设和街道人民调解工作考核吗?天师位阶和工作单子联系起来,总觉得很不对劲。

    陈阳抿唇沉默,决定还是看看考核再说。

    说不定是他多想了呢?

    半个小时后,陈阳站在一栋别墅门口,认真的问毛小莉:“你跟我说实话,大福街道办事处到底干什么的?”

    毛小莉:“不是街道办事处,是大福分局办事处。”

    陈阳有点绝望。

    “别担心,我们也是在编公务员,但是福利比普通公务员好一百倍……虽然还是比不上总局。工作性质其实差不多,都是为人民服务。”毛小莉渐渐没声儿了,大概是陈阳控诉的眼神太明显。

    “考核是什么?”

    毛小莉竖起拇指:“进去看看?”

    “…………”

    陈阳进入别墅,才发现来的不止一拨人,还有两拨,听说刚走了一拨人。

    毛小莉听完,摇头:“病急乱投医,怪不得没拒绝我们接单。”

    陈阳想了一下,了解情况后,也明白过来。

    这家人姓韩,家里独生女儿中邪,才下单子请了几拨天师上门。天师全都铩羽而归,单子难度从一星升到了三星,恰巧就被毛小莉接到了。

    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张求道已经二十岁,却有一张未成年娃娃脸,身高一七五左右。惯爱穿黑色衣服,他认为显得自己成熟,实际上手里常年捧着手机打农药。

    “正一教弟子,张求道。”张求道朝着陈阳点了点头,然后从屋里拖了张椅子围着桌子坐下。

    分局庭院挺宽阔,种了些花草,旁边还放一个大水缸,缸里开着荷花苞。景色怡然,安静优美。庭院里还有一张石桌子,圆形,没有椅子。这会儿还是六点左右,天色有些暗,晚霞挂在天边,还是看得很清楚。

    于是陈阳决定就在庭院里吃饭,清风徐徐,不会闷热也挺凉爽。环境也好,至于夏天蚊子多,一两张驱蚊符就能解决这个烦恼。

    “陈阳,分局新局长。”

    张求道:“以后请多指教。”

    陈阳微笑,心情变好。总觉得张求道很靠谱,四品天师又懂礼貌,每个月都会接单完成度也高,评价不错业绩好,工作热情。还姓张,他记得正一教祖师爷就姓张,何等缘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目标忍界第一村[综]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给反派送老婆![快穿]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死亡进度条[穿书]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