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红绣鞋03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36章 红绣鞋03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山村名医破道[修真]丹宫之主星际平头哥不死佣兵     《佛系大仙女》与《大农场主》

    度朔正背着手站在楼下, 身边是几个老头在太极拳。他置身于老人群中,背影挺拔, 竟没有丝毫违和感。度朔似有所感,突然抬头,和陈阳对上视线。

    陈阳弯了眉眼,朝他招手。

    度朔微微侧身, 旁边似乎一直在跟他交谈的老头问了他什么。他回答了一句便朝着民俗旅馆走过来, 过了一会便走进房间,从陈阳身后抱住他。

    大掌在陈阳腰间摩挲,滑进衣服里,熟练的寻找敏|感|点。一边轻咬陈阳耳垂一边说道:“饿了没?”

    陈阳有些痒,一边躲一边笑:“饿了。”

    “嗯。”度朔应了声, 自顾自顺着洁白的脖子滑了下去。

    陈阳推他:“中午了吧。先下去吃饭。”

    度朔抬头, 就着这个姿势关上窗户、拉上窗帘, 抱起陈阳, 将他抵在墙上低哑着嗓音说道:“我饿了, 还没吃饱。我饱了,再喂饱你。”

    陈阳面红耳赤, 抗议的话尽数吞回肚子里。

    一晌贪欢。

    陈阳吃到饭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钟左右,裹着床单, 躺在床上死活不下来。度朔把饭菜端进来放小桌上, 叫他下来吃。

    陈阳懒得动, 当作没听见。

    度朔皱眉, 也没惯着他在床上吃饭。自己进浴室洗了个澡, 回来见饭菜一动不动,陈阳早中饭都没吃,回头怕饿坏了胃。

    “下不下来?”

    陈阳扭了扭身体,背过身,不理他。

    “陈小阳!”

    陈阳拉起被子盖住头,不理就是不理。

    “……”度朔只能端起饭菜到他面前,说道:“到床沿来。”然后拿起勺子和筷子一口一口喂宝宝似的喂陈小阳。

    北阴大帝认为这就不算是在床上吃东西,毕竟是他亲手喂,不能算。

    陈阳吃完后,觉得浑身黏腻,裹着床单就想下床去洗澡,被度朔阻止。

    “餐后半小时内不能洗澡。”

    陈阳顿了一下,慢吞吞躺了回去:“哦。”

    “起来走走。”

    “……哦。”

    度朔将空盘子端出去,陈阳就在房间里慢慢的散步。出了一身汗之后,看看时间差不多就进去冲澡。穿上清爽的衣服出来后收拾好背包,甩到肩上就出门,恰好跟回来的度朔撞上。

    “回去吧。”

    度朔看了眼陈阳,确定他并无不适便应了声。两人齐齐下楼,楼下是间酒吧。

    现在是四点钟左右,正是开业的时间。人不多,但也陆续进来几个人。陈阳路过的时候恰巧听到他们边喝啤酒边神神秘秘的说道:“你们知道昨天晚上,那栋鬼宅发生什么了吗?”

    “知道。我家靠近那栋鬼宅,听到凄厉的惨叫声,太渗人。”

    “我也是。半夜就给吓醒,我家的狗从九点钟开始狂叫,吠到凌晨两三点。一开始我还有力气骂大狗,后来自己听到那些声音。真是不得不感叹,畜生对那种阴物就是敏感。”

    “听说鬼宅着火了。大火烧了几个小时,把整栋鬼宅都烧了。”

    “要我说,烧得好。那片阴邪地,迟早坏整个镇的风水。我看就是糟了天谴,一道雷火劈下来,全烧干净。”

    “我早晨起来在阳台看见天空上一道金光下来,照在鬼宅上空,看见金莲佛影龙身,你们说是不是有道士在那里渡劫,顺便收拾那里的邪祟?”

    陈阳差点崴到脚,这瞎话编得有人信吗?又是金莲佛影龙身,那是同个领域里的吗?谁渡劫跑鬼宅养尸地去?又不是嫌命太长。

    “有道理。”

    “降龙罗汉转世历劫,说得通,十分有道理。”

    陈阳已经无话可说,说着度朔就赶紧上车。那车早已经修好,由度朔踩动油门,朝着豪苑别墅区的方向出发。

    开门的时候,发现人都在里面,挺齐全,没人伤亡。

    毛小莉一见到陈阳,立马跳到他面前刚想抱住陈阳胳膊,一见到他身后的度朔立即怂,站到一边和陈阳保持距离。

    “陈哥,我昨晚上把那些游魂小鬼都驱赶走了。葛青和马琪琪都没事。”

    “小莉做得不错,回头我跟马副局说一声,让他给道教协会写个报告,提一提关于升授的事情。”

    毛小莉兴奋:“谢谢陈哥!”

    陈阳点点头,看向寇宣灵。寇宣灵正把祖师爷画像摆在自己面前,虔诚的上三根香。完毕,才对陈阳说方文雯自杀的事情。

    毛小莉撑着下巴问道:“问题大吗?”

    “对普通人来说,很麻烦。不过方文雯对象是我们,还好。”

    寇宣灵:“午夜自杀,死前怨恨极深,又死于养尸之地,生前还是精通道术的巫,可以说是极为难对付的厉鬼。情况没想象中的轻松。”

    “还好。”陈阳神色自若,仍是原先的回答:“方文雯生前是巫,但坏事做尽,私藏冤魂,妄图复活死去的人。而且为此残杀不少人,杀孽、业障多不胜数,除非她能逃过鬼差追捕,否则就是打落十八层地狱受尽百年苦楚的下场。”

    “头七还魂。”寇宣灵面无表情的指出这点。

    毛小莉点头附和。

    所谓头七,即人死后第七天。无论生前著了多少善业、恶业,是个好人、坏人,死后第七天都能回到阳间,了却心中事。

    因此,哪怕方文雯生前作孽无数,死后头七仍旧可以还魂。她会在头七这天逐一找出仇人,一一报复。不过,如陈阳所说,于天师而言活过方文雯的头七不难,难的是普通人——即冯远四个年轻人。

    寇宣灵骗他们方文雯不会报复他们,实际上冯远四人是因,失去理智只剩仇恨的方文雯绝不会放过他们。

    陈阳挥挥手,毫不在意的说道:“烧些纸钱,和鬼差们商量,剥去方文雯的头七,直接将她打入地狱。”

    对于方文雯,他是半丝同情也不会给予。为一己之私,残杀无数无辜者,罪孽深重。

    “鬼差执法甚严,不会收受贿赂的。”

    陈阳抬眸诧异的看了眼寇宣灵,然后当场召唤地府鬼差。那鬼差虽不认识度朔,也不是酆都鬼差,但也听过上面吩咐,阳间有一修鬼道的道士,名陈阳。可行方便,就多行方便。

    料想是上头有人。

    因而鬼差见到陈阳,毕恭毕敬。听到请求后,虽感为难,不过还是说道:“类似于这种罪大恶极的厉鬼,通常由上头负责押送酆都,我们小鬼做不了主,但我可向上头传达陈天师请求。”

    “麻烦您。”

    “小事一桩。”

    鬼差办事效率尤其高,不过一分钟,那鬼差便回来告知上面回答:“蜀中方氏女,罪大恶极,凶性难驯,剥其头七还阳,已押送酆都审判。”

    陈阳道完谢,给办事的鬼差烧了一堆金银财宝。那鬼差推辞不去才收下,兴高采烈的离开。原本还以为是难伺候的关系户,没想到是桩好差事。

    “办好了。”

    陈阳回头,就见寇宣灵和毛小莉一脸玄幻的盯着他。笑容顿住:“怎、怎么?”

    毛小莉:“陈哥,你是不是有祖先在地府里办差?”

    陈阳摇头:“没有。”

    寇宣灵:“难不成你在地府里有关系户?”

    千真万确·关系户·陈阳心里一紧,连忙否认:“怎么可能?只不过是我前几年常与鬼差打交道,合作关系密切,又烧了不少金银财宝,才能说得上一两句话。且提的要求都合情合理,从不逾矩。”

    度朔坐在沙发上,眼观鼻鼻观心的喝茶。好整以暇的看小妻子解释。

    寇宣灵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原来还能这样跟鬼差打交道。”

    毛小莉不关注这些,倒是妖邪的案子让她觉得困惑不已。于是问道:“陈哥,你之前说过方家是最后一任密云鬼宅住户,那就说明原来的鬼宅妖邪不是方家人,是吗?”

    “嗯。方家人被原来的鬼宅妖邪杀死,方文雯得知真相,不知用了什么秘法,杀了原来的妖邪,又在短时间内将方家人变成一堆白骨妖邪。”

    “嘶!鬼巫的手段太厉害。”

    “歪门邪道而已。”

    此时,冯远几人走过来,愁眉苦脸的向陈阳几人请教:“豪苑别墅是我家开发出来的别墅区,现在闹出这些事来,恐怕会传出不好的名声。而且自建成后,确实发生过几次不太吉利的事情。我想请问,有没有办法改善这种情况?”

    陈阳几人不言语。

    冯远说道:“我追加一百万。额外支付。”

    陈阳和毛小莉对视一眼,齐齐看向寇宣灵。寇宣灵继续拜祖师爷:“别看我,我是天师,不是风水师。”

    陈阳便对冯远说道:“我看别墅区里有个池塘,里头养了鲤鱼,还有树,藏风得水。风水局本就不错,只是因为方文雯在这里弄出个养尸地,带来煞气。这样,你弄块泰山石放着就行。”

    “泰山石?”

    “天下龙脉出昆仑,终泰山。所以泰山石可镇压一切邪祟煞气。”

    不能。

    一个是六品,一个未受箓无等级,两个菜鸟天师,能接到二星的单子就不错了。

    毛小莉虽然明白,还是感到不爽。她询问:“陈哥,你不气吗?”

    “没什么好气的。”该气的也是总部,平白分给他们一千万。陈阳满足的感慨:“一千万在我的心里,就算他们当面对我甩脸色,我也气不起来。”

    不仅气不起来,还特别开心。

    一千万啊!

    毛小莉也想到了那一千万,顿时什么气都没了。脸上亲不自禁露出傻笑:“对哦,要是天天受这气能有一千万,我好乐意。”

    石景山区豪苑别墅区,位于较为偏远的近郊区,地处偏僻。

    安静,人少。

    豪苑别墅区约莫有四十套别墅,固定住户有十七户。陈阳的雇主不是豪苑别墅的固定住户,一年中也不一定会在这栋别墅住上一星期。

    每栋别墅间的距离有十米远,周围草地和林木隔开,因此每栋独立别墅间都很怡然安静。而他们需要在剩下的十七户固定住户中找到作祟的妖邪。

    在这期间,妖邪还会杀人。

    难度很大。

    陈阳和毛小莉到达雇主的别墅,按下门铃,过了几分钟才有人来开门。

    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倚在门扉上,直勾勾打量陈阳,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来这儿干嘛?”

    陈阳:“天师。驱邪。”

    女孩稍正一下脸色,眼底有狐疑:“不好意思,我们请的天师已经到了。”

    “我知道。”陈阳点头:“我们是同事。”

    “抱歉,你先等一下。我问问。”

    陈阳点头。本来以为她会进屋询问,没想到她是直接拿出手机询问。确定陈阳和毛小莉的确是他们请来的天师后,女孩请他们进屋。

    “我叫葛青,大师您叫什么?”葛青对陈阳颇有好感。

    “陈阳。她是毛小莉。”

    葛青瞥了眼毛小莉,淡淡的‘哦’了声,继续跟陈阳搭话。

    他们走进客厅,看到客厅还有三个年轻人,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经过介绍,陈阳知道他们都是葛青的朋友,也是这一次事件中真正的委托人。

    一群大学生。其中有个人叫冯远,是这栋别墅的主人,也是明面上雇主的儿子冯远。他们在去外地旅游的时候遇到精怪,被盯上,后来逃离。以为没事,结果有一个同伴已经死去。

    陈阳坐在几个年轻人对面,毛小莉站在他身后查看四周。

    “我想了解一下,当初你们怎么惹到妖邪,以及你们同伴的死。”

    冯远还没开口说话,另一个年轻人站起来,不耐烦的说道:“我回房了。晚饭的时候再叫我。”

    陈阳瞥他一眼,眼神淡漠,没有生气和恼怒。

    冯远不好意思的笑笑:“死去的同伴是他挺好的朋友,所以他情绪不太好。”

    陈阳摇头:“没关系。”

    除了刚才离开的青年,另外三个人都挺配合。

    性命攸关的事情,大概眼前三人谁都不想莫名其妙死掉。

    通过讲述,陈阳得知冯远等人在三周前去往距离帝都近郊不远的不老屯镇过五一假期。一共是六个人,四男两女。

    “还有一个,没来?”

    除了上楼的青年,以及死去的同伴,在场只有冯远、葛青和韦昌平三人。陈阳问出口的时候,冯远和韦昌平齐齐看向葛青。

    葛青耸肩:“别看我,马琪琪固执己见。咬死认定我们耍她,我劝服不了。”

    陈阳:“什么意思?”

    冯远不好意思的说道:“马琪琪是我们同学,也是同行的六个人之一。但她不信有鬼,坚定认为我们在耍她。”

    “死了人她还不信?”

    “她认定是意外,也没有看到尸首。”

    如果马琪琪看到死去同伴的尸首,她一定会信。因为死者的死状太过诡异凄惨,正因如此,冯远几人才会请来天师。

    “不管她信不信,你们都得想办法把她叫过来。”陈阳垂眸,淡淡的说道。

    葛青靠在布艺沙发背上,贴近陈阳好奇的问道:“陈大师,为什么啊?”

    毛小莉走了一圈回来就看到这一幕,抖了抖全身的鸡皮疙瘩后快步上前,把葛青挤开后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因为妖邪看中你们,落单最容易被害,虽然她的安全不在我们的业务范围内,但如果你们不想她死,最好还是把她骗过来。”

    陈阳点头:“在这里,至少我们能保护她。”

    葛青笑了笑:“行吧,我保证把马琪琪骗过来。”

    “我想知道你们选择不老屯镇作为你们五一假期地点的原因。”

    “风景好,山脉高水质好且多平原,还是个千年古镇。完全是个靠近又不费时间的旅游胜地,最佳选择。”冯远笑着说道:“难道有问题?”

    陈阳面无表情的盯着他:“有。”

    “什么问题?”

    “因为我想知道是你们主动招惹妖邪,被寻仇。还是单纯被盯上了而已。”

    话音刚落,冯远、葛青和韦昌平都有一瞬间的不自然。

    毛小莉皱眉,不悦道:“你们是主动招惹还是单纯被盯上,这个问题很严肃。拜托你们不要有侥幸心理好吗?!”

    葛青也拉下脸:“我们付钱,你们接单解决麻烦。还要管我们什么心理?”

    “你!”

    “小莉。”陈阳把毛小莉叫到他后面,和颜悦色的说道:“任何麻烦在解决之前都需要知道前因后果,这关系到你们的生命安危。你们也知道,那妖邪凶残,已经害了不少人命。如果因为你们的隐瞒导致我们掉以轻心,丢的是你们的命。”

    冯远几人表情凝重,相互对望,思考了一会儿推出冯远。冯远询问:“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所谓妖邪,即万物因缘巧合而修成精怪,误入歧途。走捷径犯下杀孽,邪性难去。这类妖邪通常执拗记仇,如果你们是主动招惹,得罪了它们。那不管你们跑到哪里,它们都会追过来直到杀死你们。反之,如果你们只是被盯上,那么当有外力阻挠时,妖邪会选择放弃杀死你们。”

    妖邪成精不易,因而惜命。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豁出性命追杀人类。除非结下仇怨,不死不休。所以冯远的答案于他们的性命而言很重要。

    “另外,”陈阳大拇指滑动几下,停留在一个页面上,然后将手机放到在场人的面前:“密云鬼宅。我想你们是冲着这个,才去不老屯镇的吧。”

    冯远几人脸色一变,全是被说中心思的不自然。

    毛小莉踮起脚尖看:“密云鬼宅?什么东西?”

    她抢到手机,浏览完页面之后,看着葛青、冯远三人。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最终摇摇头:“所以我真烦你们这类作死的人。”

    年纪轻轻,不知所畏。

    爱玩各种灵异类游戏,爱去各种鬼屋探险,寻求刺激。他们就没想过,要是真的遇见厉鬼怎么办吗?厉鬼凶残,不杀掉所有人绝不会离开。

    密云鬼宅,位于密云区不远处的不老屯镇内的一栋别墅。流传于网络的帝都十大鬼宅之一,资料相对较少,只有寥寥数语介绍。相较于其他鬼宅,属于没有名气的废宅。

    据传,密云鬼宅荒废十年,曾换过不少住户。阴气森森,极邪。

    冯远苦笑:“我们也知道错了。”他摇头叹气:“要是早知道会害死路南,就算宅在家里,我们也不会去不老屯镇。”

    路南就是六个人中唯一死去的人,根据资料记载,他是死在自己的公寓里,公寓只有他一个人住。眼前六人,都算是富二代。

    路南除了住宿舍,另外在市区租了公寓。本来和女友一起住,出事那段时间女友正好不在。房门紧锁,房子在二十楼。而他被发现时,肢体残缺、血肉模糊,好像被什么野兽啃过一样。

    最可怕的是经过鉴定,那些啃咬的痕迹来自于人类的牙口。并且,路南全身的皮都被剥下来,是在他活着的时候,被活生生剥下皮,再被啃咬血肉而死。

    死法可以说非常凄惨了。

    死者死法越惨,就说明妖邪害死的人越多,性情越凶残,同时也越厉害。

    所以陈阳对这个单子很警惕,不敢掉以轻心。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目标忍界第一村[综]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给反派送老婆![快穿]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死亡进度条[穿书]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