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红绣鞋01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34章 红绣鞋01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丹宫之主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破道[修真]星际平头哥不死佣兵     《佛系大仙女》与《大农场主》  方文雯和她弟弟由寇宣灵对付, 毛小莉负责保护两个女孩子。方文雯豢鬼,定会派遣小鬼杀掉葛青和马琪琪, 剥走她们的皮。

    小鬼交给毛小莉,以她的天赋应付得来。至于方文雯那边,能够摆出火孽阵的巫,绝不是善茬。

    度朔:“寇宣灵十五岁开始随族人斩杀邪祟, 二十岁收到总部邀请入职。虽然在某些方面冥顽不化, 倒是不用担心他抓鬼的能力。”

    陈阳:“我以为你会留下来。”

    毕竟他是修鬼道,镇鬼、驭鬼、杀鬼都是看家本领。单枪匹马出手,就能对付藏在密云鬼宅里的妖邪。

    “三年来,算上这一次,我只接了三个单子。”

    陈阳沉默, 良久后语气沉重的劝导:“阴奉阳违没办法升职的。”

    “……”北阴大帝有时候觉得自己没办法跟他的小妻子好好聊天, 他内心无奈的叹气:“我本来没打算接这次的单子, 想到你任职, 才接手。”

    “我说呢。”陈阳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总局人才济济, 分局才四个员工。再想扶贫也不可能把一千万分给分局。”

    说着便笑起来,像偷腥的猫。

    陈阳拽住度朔的袖子, 眉眼弯弯,眼里像盛了一汪蜜糖。“我的靠山无人能敌。”

    度朔空出手来, 爱怜的捏住陈阳的脖子:“嗯。”

    “不过, ”陈阳表情认真:“不劳而获、饱食终日的人, 最终都会被裁员。任何上司和属下, 都不喜欢尸位素餐的人。”

    度朔捏着陈阳的动作一顿, 默默收回手,从储物箱里拿出一瓶罐装果汁递给他。

    “喝果汁吧。”

    劝导也要适可而止,否则会适得其反。陈阳深明这道理,于是打开果汁放进吸管,吸了一大口果汁和果粒。甜甜的味道让他整个心情都变好:“要不要喝一口?”

    度朔摇头拒绝。

    陈阳喝完果汁,就伸手朝储物箱而去。他刚才看到里面还有巧克力和各色糖果,眼角余光偷偷瞥着度朔。后者目不斜视的开车,陈阳抓了一大把糖果正要收回手。

    便听见度朔冷淡的说道:“一天三颗。”

    陈阳顿了一下,若无其事的放下其他糖果,手心里只剩下五颗:“我已经不会蛀牙了。”

    酷爱甜食又没多少自制力的人,一般都会蛀牙。蛀牙里的虫子一发作,疼得泪眼汪汪。陈阳在背着度朔毫无节制的吃甜食导致蛀牙,半夜疼得翻来滚去,补了一颗牙之后,就被限制甜食摄入的量。

    “要么放回去,今天别吃了。要么留下三颗。”

    陈阳撇撇嘴,放回去两颗。剥开一颗放嘴里含着,剩下两颗藏起来,等事情解决后一次性剥开放进嘴里庆祝。

    到达不老屯镇的时候,天色微暗。

    陈阳低头看时间,六点钟左右。

    根据导航,车子继续前行,越往前住的人越少。镇上纳凉的人见到那辆车行驶的方向就知道又是外乡人来探索鬼宅,他们早见怪不怪。

    “举头三尺有神明,不敬苍生敬鬼神。”

    陈阳似有所感,转头看过去。身后人声鼎沸的镇子很快就被远远的抛在身后,不见房屋,不见人影。

    车子半途抛锚,所幸他们站在原地已经能看到那栋鬼宅,藏在铺天盖地的古槐里若隐若现。现下太阳还未落山,不远处的别墅却像浸没在黑暗中。

    远远看到就觉得荒凉恐惧拽住心口,让人连呼吸一口都觉胆战心惊。

    “好浓的阴气。”

    度朔下车,走到陈阳身边抬手搭上他的肩膀,在陈阳恰巧转头的时候俯身吻上去。辗转舔吻过后离开:“太甜了,下次换个牌子。”

    陈阳:“光天化日,你节制点。”

    度朔回头,眸光幽幽:“吃个糖还要节制?”

    意有所指,不清楚他说的糖是糖果还是人。

    陈阳拳头抵着唇,轻轻咳了几声:“老夫老妻还玩这套……”

    嘴里叨叨着嫌弃,唇角压抑不住的扬起。

    鬼宅是幢别墅,三层高带有花园。花园里种满古槐,古槐枝叶茂密、枝干恍如人形狰狞恐怖。离得越近,阴气越盛,温度也下降不少。

    空气死寂一般的安静,连声虫鸣都没有听到。简直是鬼宅标配。

    陈阳推开铁门,门上的锁不过是装饰。铁门发出‘吱呀’一声,在安静的环境中格外清晰。抬脚踏进去,半空中陡然发出粗嘎难听的乌鸦叫声。

    陈阳抬头看过去,只见不远处一群黑色大鸟齐刷刷从古槐树丛里飞出来,飞向远方。在惨白的天空和破落阴森的别墅背景下,透漏出一股不详的气息。

    “鬼道没落,天师道盛行,不只在于修习鬼道要求严格,还在于修习鬼道者无法控制自己的贪婪。”

    修鬼道则可驭鬼,哪怕是天师都会控制不住利用道术和鬼为自己牟利,何况是驭鬼能力比天师道更强的鬼道。鬼道盛行时,豢鬼也成为风行。

    豢鬼后,就会越来越依赖鬼,越来越贪心,易走邪路。终非正道,终损阴德。正如方文雯,原本也是蜀中颇受尊敬的巫,现在还不是手上性命累累?

    陈阳:“对了,今天第三天。你还没说第三个关键词。”

    度朔:“衣下骷髅。”

    陈阳愣了一下,恍然大悟:“我说是什么妖邪成精,凶残至极居然还能这么聪明。原来是骷髅。”

    骷髅是人死后骸骨,生前本就是人,死后因缘巧合成精,吸食血肉转而丰盈自己的血肉,还保有生前的智慧。

    《酉阳杂俎》中有记载,唐时姜楚公游禅定寺,席间见一美姬从不露手,有人将她衣物拉扯开,却见到衣服底下是具白骨枯骸。原来是这白骨骷髅成精后混入宴会中吸人精血,丰盈自身血肉。《太平广记》也有记载,市集上有个卖艺的小女孩被扯开身上的麻衣,底下是具骷髅。

    可见骷髅成精自古有之,而且成精怪后的骷髅爱往人群中钻,吸食精血。通常见他们面部四肢肌肉丰盈如常人,实则衣下尽为骷髅。

    陈阳驻足,猛然回头:“你诈我?”

    度朔说过每天提示一个关键词,让陈阳猜出妖邪原型。现在他自己说出妖邪原型,那就不能算是陈阳猜出来的。

    换句话说,陈阳输了。

    “鬼话连篇。”度朔说道:“我亲身实践教你的道理。”

    陈阳气鼓鼓:“你就是吝惜奖励!”

    度朔:“奖励不会少你,但要扣掉一半。”

    一半总比没有好。

    “奖励什么?”

    度朔正要开口,抬头便见眼前一颗古槐树树身上长着一颗头颅大的瘤子。瘤子慢慢裂开,长出肖似于人的五官,看上去格外恐怖。

    陈阳脱下腕间红线,两手各执一端朝那颗瘤子狠狠鞭打,直接将整颗古槐抽裂,那颗瘤子也被抽碎。伴随惨叫,大树倒塌,露出树根底下的白骨和尚未腐蚀干净的尸首。

    底下还有一些头发、牙齿和破坏的衣服。显见是被这颗古槐吃掉的人。

    陈阳一见,二话不说将整颗成精的鬼槐鞭打得魂飞魄散。一瞬间,古槐林中风声凄凄,越发恐怖。似乎是里面的鬼祟察觉到危险。

    “想跑?”

    整片古槐林阴气冲天,害死不少无辜路人。陈阳先打得它们魂飞魄散,他步伐诡异轻灵,精准的找出附身的鬼槐贴上灵符。

    脚一踏地,转身竖起手决:“……鬼帝敕下,斩邪灭精……一切不正为祸鬼神并赴五雷受死,不得动作急急如律令敕。”

    五雷灵符各自发挥作用,将附上游魂野鬼的槐树炸成两片。同时将游魂野鬼都炸得灰飞烟灭,雷火本为万鬼所忌。陈阳的五雷总摄符则是将五雷灵符运用到极致。

    度朔慢悠悠走过来:“你把五雷灵符改良了?”

    “我见毛小莉用过几次,挺好用。大规模雷劈最省事。”

    “鬼帝敕下?”

    “我毕竟修鬼道,请来道教祖师爷恐怕没那么大威力。”

    “为什么不请酆都大帝?”

    区区鬼帝,有他厉害吗?

    陈阳:“杀鸡焉用牛刀。”

    度朔心情诡异的变好。

    两人走到别墅门口,还未动手,门便先打开。里头黑漆漆,像吃人的巨兽。

    陈阳:“挑衅我们吗?”

    嚣张。

    两人并肩走进去,门在身后砰的一声关闭。黑漆漆的别墅陡然亮起蓝绿色的鬼火,照亮里面陈旧结着蛛丝的摆设。门口正对着楼梯,楼梯口上挂着一幅巨大的画像。

    画像上是四口人,面容阴森。

    “欢迎……客人。”

    粗粝沙哑的声音响起,陈阳转头看过去,三只衣服底下全是骷髅、面部和手却丰盈的妖邪坐在左侧的沙发上直勾勾盯着他们。

    桌面上是一具只剩下头骨、头发和牙齿以及露出骨头的四肢的尸体,旁边是一个背包和摄像机。估摸是来探险的旅人,结果被吃了。

    年轻的那个应该是方家大哥,走出来说道:“天师的肉应该和普通人不一样。”

    陈阳一红线鞭打过去,将眼前这只妖邪鞭打得几近散架:“废话太多。”

    三只妖邪齐齐变了脸色,褪去皮肉变成白骨。其中有一只白骨,骨头趋近于血色。红线鞭打过去,如砸钢筋铁骨,只留下淡淡的痕迹。

    “……五方鬼帝,七十二司。闻吾正令,立降真身。从吾所使,急捉邪精。急急如北阴玄天酆都大帝律令。”

    韩可一听是精怪,吓得往陈阳的方向靠:“画像成精了?大师,能扔出去吗?”

    “请神容易送神难。”陈阳摇摇头。

    没有得到好处,怎么会轻易就走?只怕韩可刚把画拿出去扔了,下一秒就能惹怒画像里的东西,夺走她的性命。

    “要不……烧了?”

    “你不想也跟着死的话。”

    “什么意思?”

    陈阳看向毛小莉:“你比较专业,来解释。”

    毛小莉:“恐怕韩小姐你的三魂七魄都被这幅画摄住,除非等画里的精怪出来再杀死,否则画一毁,你也就没了。”

    毛小莉折中选了个听起来没那么可怕的词,韩可还是给吓哭了。

    陈阳扫了眼韩可,易伤易哀,神思不属,正是三魂七魄被摄住的表现。

    毛小莉走到陈阳身边低声说道:“陈哥,真的是精怪作祟?”

    “晚上看看再说。”陈阳摇头。

    目前所知道的一切都只是从别人口中得知,虽然和那女鬼见过一面,到底没有正面接触。一切还是要等到晚上那女鬼出现了再说。

    “陈哥,你不准备点什么?”毛小莉从带来的背包里拿出一把桃木剑、一撮灵符、一个金属罗盘。

    陈阳:“我不是天师。”

    “哦,对。我老是忘记,因为陈哥你看上去身经百战。感觉跟我爸一样靠谱。”

    “你爸?”

    “现任茅山派传人。你不是知道吗?之前跟韩先生介绍的时候,你还一口喊出我的来历。”

    “……”陈阳还真没想到毛小莉的确是茅山派传人,天师世家。他只是想到了曾经有部风靡一时的电视连续剧,里面说过的‘南毛北马’。

    “陈哥真是厉害!”

    毛小莉对陈阳极为推崇,不是天师都能一眼看出她的来历,这眼力就不是一般人能及的。

    陈阳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沉默的接受毛小莉推崇的目光,不动声色,看上去更加高深莫测。

    “幸好我前两天刚画了几十张符,又有桃木剑,应该能对付。不过还有几张没能完成……”说完,毛小莉便找了个地方对着其中十几张灵符念念有词。

    韩可见到,觉得奇怪,便问:“大师,她在干嘛?”

    “结煞。”

    俗言‘无罡无煞不成符’,画符容易结煞难。毛小莉现在结的是雷符中最普遍的天罡煞,只有结煞入符,灵符才能发挥出威力。

    一般来说,取炁结煞都不容易,但看毛小莉轻松的样子,可见是个天赋高的。

    夜晚十一点接近十二点,一天之中阴气最盛之时即将到来。

    别墅陷入黑暗和静谧中,乌云悄悄散开,一轮弯月露出头来,惨白冰冷,吊在天边一角竟显得诡秘阴森。别墅庭院一片静谧,种上了花草。陡然一阵邪风吹过,花草向两边拨开,然而相隔不远处的花草却安静不动。仿佛这阵邪风是一个看不见的人走了过去,拨开两道的花草。

    这阵邪风在到达门口时猛然停下来,只见本是空无一物的门闪过一道金光,伴随金光而来的是一声严厉呵斥,如山崩地裂,含穿云裂石之力。

    那邪风便在瞬间消失。

    屋内众人都在客厅等待,忽然听见门外传来一阵巨响,韩家山夫妇和一直在一旁等待的佣嫂惊醒。

    韩家山:“发生什么事了?那只厉鬼来了吗?”

    陈阳抬头,便见罗天师的徒弟已经在韩家山面前殷勤的说道:“还没。只是外面有风吹而已。”

    “风吹?”韩太太皱眉,叫佣嫂出门查看。

    那佣嫂出去看了眼,回来说道:“半点风都没有。”

    那么大的声响,如果是风吹,那肯定是大风。不可能半点风都没有。

    韩太太皱眉:“难道是小偷?”

    罗天师此时才出面说道:“只是一只游魂野鬼想捡漏,被门神吓跑了。”

    韩太太打心眼里不信。罗天师便说道:“门外面撒了层香灰,不妨看看上面是不是留有脚印?”

    佣嫂连忙跑出去看,然后惊呼:“有、一连串脚印,太太。”

    “脚印很轻,只有来的脚印,没有回去的脚印。”

    佣嫂连声应是。

    韩太太将信将疑,她比较信任陈阳,便转头来问陈阳这是怎么回事。

    陈阳说道:“鬼走在香灰上,能够显现出脚印来。鬼的重量轻,因此脚印也轻。韩小姐命数太好,现在死气缠身,周围孤魂野鬼就想来占她的身。不过有门神保护家宅平安,孤魂野鬼进不来。”

    说到女儿命数好,韩太太就觉得这话还能听得进去。点点头,接受这解释。

    吕天师和罗天师瞪着陈阳,不敢置信又不服气。

    陈阳摸摸脸,很无奈。

    这就是个看脸的世界,他能怎么办?

    现下他们都在客厅等候,如果有人在卧室里出现,那只女鬼就会更加谨慎。女鬼想要替身,今晚是最关键的一晚,陈阳没有告诉韩太太的就是如果今晚不能解决掉那只女鬼,那么韩可也就活不过今晚了。

    因此,哪怕那只女鬼知道有天师在,她也绝不会放过今晚这个机会。

    只是为防意外,陈阳和毛小莉还是在客厅等待。毛小莉手腕上绑了一根红线,红线两端都各自绑着一颗铃铛,红线另一端就栓在韩可脚踝。

    毛小莉百无聊赖的盯着地板,游戏也不能玩。于是想要跟陈阳说话,后者正在看菜谱。

    “陈哥——”

    铛!铛!铛!

    十二点的钟声敲响。

    铃铃铃!

    一阵急促的铃声陡然传来,气氛瞬间变得紧张。陈阳和毛小莉站起,楼上传来韩可凄厉的尖叫声。两人迅速跑上楼。

    门被毛小莉踹开,卧室里灯光没有打开,陈阳循着记忆去开灯,按了几下开关,灯都没有打开。无奈,他们只能靠微弱的月光查看情况。

    他们刚踏进卧室,身后的门砰的一声关上。

    毛小莉跳到床上,挑开被子,床铺上只有一个铃铛,没有发现韩可。

    “人不见了?”

    陈阳拧眉,手上突然感到一股湿滑,猛然抬头。正见‘韩可’四肢如爬行动物一般攀爬在天花板上面,扭过头,眼球上翻到只剩下眼白的眼睛直勾勾盯着他。

    嘴巴扭曲的大张,滴下口水在他手上。

    “小莉!”

    毛小莉扭头,拿出灵符:“玉清始青,真符告盟,推迁二炁,混一成真。五雷五雷,急会黄宁,氤氲变化,吼电讯霆,闻呼即至,速发阳声,狼洛沮滨渎矧喵卢椿抑煞摄,急急如律令。”

    灵符如长了眼睛一般准确的扑向‘韩可’,正正贴在她背上,霎时肉眼可见闪电自灵符中蹿出,电击‘韩可’。‘韩可’发出怪异的尖叫,似乎极为痛苦。

    毛小莉乘胜追击,要再贴上一张五雷灵符。

    ‘韩可’受惊,身形飞速的沿着天花板爬出去,顺着走廊跑到楼梯口。毛小莉想起和另外两个天师的约定,惨叫一声:“不要啊!我的五十万!”

    喊完,她就追了出去。

    楼下灯光大盛,‘韩可’身形如蛇一般,扭曲怪异,嘴巴发出野兽一样的声音。令人胆战心惊。

    客厅的韩家山夫妇见状吓得差点厥过去,那佣嫂更是钻进桌子底下不肯再出来。‘韩可’猛地抬起头,却见是一张涂红抹绿极为诡异的脸,朝着他们就是一阵嘶吼。

    原先贴在她背上的五雷符经过摩擦早就掉下去了,这会儿,‘韩可’就是一只被激怒的怪物。

    毛小莉追出来,竖起食指和中指掐了个法诀,再次甩出一张五雷符。底下的吕天师和罗天师见状,互相对视一眼,吕天师跳上前截住毛小莉的灵符撕掉。

    “小姑娘,说好的你们卧室,我们客厅。既然你们解决不了,那就退出吧。”

    毛小莉气得脸色通红,却也无可奈何。到底是没学会‘不要脸’、‘放手狠干’的精髓,等以后她跟着陈阳久了,再面对眼前这情况估计会干出先把其他抢钱的天师打晕这种事来。

    然而现在的毛小莉既稚嫩,又守原则,因此还真站在楼梯口没动。

    下面的罗天师和其徒弟迎战朝他们扑过去的‘韩可’,韩太太吓得腿软,倒是韩家山急忙把她拖到一边躲起来。

    楼下战况激烈,此时的卧室则一片诡异的静谧。

    陈阳把窗帘拉得更快,以便月光照进来,转身朝着那幅画说道:“出来吧。”

    话音刚落,卧室门便悄悄的关上,估计这会儿无论如何也是打不开了。

    接着便有一人自黑暗中缓缓走出,月光照在这人的脸上,赫然是应该在楼下客厅的‘韩可’!

    冯远三人不明所以。

    陈阳解释:“妖邪已经出现在你们的周围,既然盯上你们,就会以各种身份跟你们接触。因为他们需要了解你们的生活习惯以及交际情况。你们只需要在这几天多注意跟你们交往的人,妖邪就混在里面。”

    葛青:“如果出现陌生人,我们也认不出来啊。再说了,要是妖邪害我们,怎么办?”

    “小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目标忍界第一村[综]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给反派送老婆![快穿]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死亡进度条[穿书]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