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镀金婴尸09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27章 镀金婴尸09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丹宫之主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破道[修真]星际平头哥不死佣兵     陈阳当天晚上没能离开房间,和度朔过了一晚。第二天和张求道见面, 张求道盯着他张口欲言, 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好。犹豫半晌才说:“你这么做, 对得起度朔吗?”

    陈阳沉默半晌, 道:“他知道。”

    “!!忍得了?”

    “度……度北也是我对象。他们都知道对方存在。”

    张求道内心意外的很平静:“度朔、度北是兄弟吗?”

    “算是吧。”

    张求道点点头, 没再说什么。只是之后再看陈阳的时候,眼里都带上一丝敬畏。当转头看度朔的时候则是带上了敬佩和同情,总之感情很复杂。

    寇宣灵等人今天一大早出门布置今晚龙刀岗超度事宜,同时做好迎接罗刹女降世的准备。夜晚很快来临, 龙刀岗附近围上警示条,并停有警车和警察巡逻, 不允许路人经过此地。

    对外宣称是查案, 倒也真的把人驱走。不过有个剧组却不乐意, 因为他们早在之前就租下龙刀岗附近的古宅院落等待今晚拍摄。即使警察来劝告, 他们也不乐意离开。

    陈阳知道这件事情之后,找到高天亮帮忙。高天亮去了不到两分钟, 再回来的时候朝他比了个‘搞定’的手势。何天娜也跟着他来,两人似乎真谈上了。

    高天亮:“小剧组租下龙刀岗的古宅院落,今天没能拍成, 钱就打了水漂。我跟他们说了投资的事, 他们就走了。”

    陈阳对他道声谢。高天亮问道:“你们是要设坛摆阵法吗?我得到内部消息,今天来了很多天师, 是不是要超度?”

    “是。”陈阳也没想瞒着高天亮, 一来这也不是什么大秘密。二来龙刀岗的邪门事儿在q城传得沸沸扬扬, 高天亮应该也有所耳闻。

    “我能留下来看吗?”

    还没等陈阳拒绝,何天娜先推了一把高天亮:“你要死啊。那么危险的地方还往上凑?你不看看外面围上警示条,连路人都驱干净,肯定危险。你还要去?”

    高天亮连忙摆手:“我就随便提一提,陈大师,您当我说的这话是放屁。别听进去。”

    陈阳嘱咐他们今晚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别出门来看,门窗紧紧关闭上,手里有灵符就往门窗上贴。等过了今晚,天一亮就没事了。

    高天亮:“知道了,谢谢陈大师提醒。”

    说罢,两人赶赴回小旅馆,吃过晚饭后也把陈阳吩咐他们的那话跟剧组里的人说了一遍。叮嘱他们无论听到什么动静都别好奇心发作走出来看。

    其余人虽不解原因,但也都点头表示听从。

    傍晚时候,陈阳亲自下厨为大家做了一桌子菜。大伙倒是称赞不绝,尤其是寇宣灵居然提到如果大福分局每餐都是陈阳下厨,他就递交申请从总部转到分部。

    陈阳当他在开玩笑,于是应下。却不知道寇宣灵的确是在思考这个可能性。

    晚上八点钟的时候,所有人出发到龙刀岗。那里经过一天的布置已经是一个大法会现场,现场中有几十位天师。这些天师有的是道教协会从距离q城最近粉省会中请来的天师,有的是原本龙刀岗开发商请过来的天师,如今听闻真相便都自告奋勇前来帮助超度。

    现场布置招魂幡等旗幡,并设阴阳坛,阴坛上供花果茶酒饭、元宝蜡烛纸钱。超度共分为两个部分,一为摄召安灵,二为济炼孤魂科。

    前者摄召安灵,即为召摄十类孤魂至十方法会,安抚他们的魂魄济度孤魂。后者为诵经济炼孤魂科,分为两大类,通常正一道使用灵宝济炼科,全真道使用青玄济炼焰口铁罐施食科。此时现场是使用全真道青玄济炼焰口铁罐施食科。

    陈阳站在法会广场旁边观看,旁边是度朔和张求道。广场上则是井然有序的天师们,带场人是帝都火神庙庙主孟赋。火神庙每年都会进行一场大型法会超度亡魂,因此孟赋做起法会熟练有度。

    所有人先是斋戒,清静心神,穿上法衣,到达广场。孟赋先发城隍科仪,请示本地城隍,告知十方法会、监发牒文。请城隍监督游魂野鬼,免得有不甘心轮回的野鬼跑出去冲撞路人。告知城隍后便是召摄亡魂,孟赋开始唱念经文。

    虽然离得远不太能听清所唱经文,但旋律韵调都意外的好听,听进去后便觉灵台清明。之后招魂幡等旗幡无风自动,现场温度陡然下降,火焰闪烁几下之后不动,招魂幡也停下来。

    广场寂静得只能听到孟赋净坛法事的声音,但陈阳就是知道现场有数不清的亡魂正排队看着孟赋,有一些不肯来却是被城隍阴差压来。

    陈阳回头,发现张求道正面无表情的拿出手机认真拍摄:“你干嘛?”

    张求道:“毛小莉想知道十方法会流程,让我拍摄下来给她看。”

    陈阳抽抽额角:“小莉就不能好好复习经箓等升授吗?这种时候还来凑热闹。”

    闻言,度朔低头瞥了陈阳一眼。

    小妻子浑然忘记自己也是不好好复习经箓准备升授,反而来凑热闹的人。

    当孟赋诵起超度经文的时候,底下所有天师也都念诵经文。听经文对于孤魂野鬼而言是件很舒服的事情,于是他们都安静的听着经文。

    接下来是施食化宝,将食物变成鬼魂能够吃到的食物,烧化元宝蜡烛等物供它们在阴间使用。施食的过程中还要念诵经文,念诵的经文也分种类,有些渡化横死鬼,有些渡化孤魂,有些则是渡化喉如针口大的饿鬼。

    施食化宝过后就是请酆都,打开十八层地狱。先将所有孤魂野鬼经由鬼门关送入地府,再关闭鬼门关。之后每年只开启一次。

    “天圆地方,律令九章。灵符到处,万鬼听令。速入轮回。”

    当《酆都咒》念起的时候,有些孤魂野鬼没有反抗,有些则试图逃跑。有些尸骨不全,进入地府后不一定能立刻进入轮回,有些则是因为曾犯杀孽,不敢接受酆都审判,怕入地狱。

    可惜内有天师,外面还拦着城隍鬼差和酆都阴司,想要逃跑的恶鬼或被天师拘走,被拘魂索强行带走。一时间,肉眼看不见的广场无数孤魂野鬼四下逃窜,哀嚎声四起。

    有只狰狞恶鬼看中站在边上观看的陈阳,咆哮着向他冲过来。陈阳尚未出手,便见一条拘魂索横空传来,直接将恶鬼绞得浑身扭曲、痛苦哀嚎。

    此地城隍爷收起那恶鬼,朝着陈阳点了点头,又悄无声息的瞟了眼站在他身侧收回手的度朔。心想这恶鬼真是胆大包天,当着大帝的面,碰他媳妇。

    实在胆大包天。

    城隍爷收走恶鬼后加入战场,只是之后总有意无意的将靠近陈阳的恶鬼全都用凶残的手段捆走。看得陈阳和张求道颇为莫名。

    场上恶鬼全都收走,其余孤魂野鬼全都走进鬼门关。鬼门关合上,剩下一条缝的时候猛然地表一阵颤动。孟赋等众天师脸色一变:“罗刹女出世!”

    地表皴裂,一具石棺从地表下钻出,鲜红色的血液灌满整个石棺,很快从里面溢出来。石棺盖缓慢向下滑动,发出沉重的声音,而后猛然脱下深深的砸进地表中,露出沉睡在石棺里的罗刹女。

    罗刹女貌姝美,果不其然容貌十分美丽。一身血红色嫁衣和新娘妆使她美得极为诡异,红唇似血一般,眼角处两抹红痕,妖异又美丽。

    她陡然睁开眼,双眼如冰石一般没有波动。一一扫视全场,被她的视线扫过,如刀子刮过一般。所有天师严阵以待,气氛紧张。

    罗刹女为食人血肉之恶鬼,当她陡然张开嘴巴发出尖啸时,一张美丽的红唇瞬间咧开到耳朵边,一排尖利的牙齿似要食人血肉一般。她从石棺中跳出,似要择人而食。

    孟赋挡住罗刹女一击,救下差点被她杀死的小辈。而后吩咐其余人速速后退,莫要同罗刹女争斗,免于无谓的伤亡。

    川省常道观观主易维上前帮忙,只可惜两个三洞五雷天师因方才耗了大力气请神灵为孤魂野鬼超度,此时加起来也不是刚出世的罗刹女对手。

    罗刹女本就是恶中之鬼,食人无数。此前所犯罪业累累,曾有罗刹为佛祖感化,可眼前的罗刹女根本不给人感化的机会。

    她力大无穷,行动敏捷,不怕普通的符咒,也不畏惧雷火。发出的尖啸让人觉得耳膜都要被震碎。张开充满利齿的口扩大到恐怖的地步,朝着孟赋的头颅咬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一根红绳绕上罗刹女的脖子将她往后拖行数米。在场众人定睛一看,却见是一年轻天师拉扯红绳固定住罗刹女的动作。那人正是陈阳。

    陈阳本在原地观望,看到孟赋和易维两人不敌罗刹女颇为着急。此时度朔推他向前一步:“去吧。跟罗刹女交手,能知道你现在什么水平。”

    闻言,陈阳立即出手。红绳在罗刹女的脖子上缠绕了一圈,勒紧。罗刹女将头颅转过来面对陈阳,发出尖啸,令人难以忍受。

    陈阳忍着那难听的尖啸,更加用力勒住罗刹女的脖子,并将悬于中指前方不断嗡嗡作响的铜钱弹出去,速度飞快贴到罗刹女的脖子上。铜钱一接触到罗刹女的脖子立刻发出‘滋滋’的声音,罗刹女的尖啸声戛然而止。

    但此举激怒罗刹女,她抓住红绳子,手掌心被灼伤也丝毫不在乎。用力拉扯,将陈阳拉扯过去,手掌陡然变成黑紫色的巨掌,撑破衣袍,朝着跟她的手掌对比起来显得细嫩的陈阳的脖子捏去。

    张求道和寇宣灵见状,正要动身去搭救。不料度朔速度更快,眨眼间出现在罗刹女身边搂住陈阳的腰将他抱起,而后腾空一脚正中罗刹女的脸。

    将她生生踹进石棺中,并抓住陈阳的红绳子缠绕住石棺盖,从地里拔|出来重新盖上去,然后轻飘飘的站在上面。

    石棺里发出‘砰砰’巨响以及罗刹女疯狂愤怒的吼叫,石棺却纹丝不动,似缀有千斤。

    张求道和寇宣灵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眼中看到惊讶和敬畏。完全没料到度朔竟然那么厉害,连众人奈何不了的罗刹女也叫他一脚踹回石棺里了。

    寇宣灵知道度局厉害,却从未见过他出手。今天第一次见,刷新他对度局的认识。在场天师的反应跟两人差不多,倒是三位观主较为淡定,显然是曾见过度朔出手的。

    寇宣灵惊讶过后疑问:“度局抱着陈局那么久,还不放?”

    清楚一男侍二夫真相·张求道默默无言的看了眼寇宣灵,你对人性的扭曲一无所知。

    在场众人只看到度朔抱着陈阳站在石棺上不动,却不知道此时度朔正在审问罗刹女。

    度朔靠在陈阳身后,捂住他的耳朵施下静音咒。陈阳目露疑惑,想要回头但被度朔的两手固定住,于是有点懵的盯着脚下的石棺。

    “罗刹私,既已修成罗刹,便归顺地府,统领恶鬼、职司罚罪人,可愿?”

    罗刹为恶鬼总名,女罗刹也称罗刹私。罗刹属于鬼道,酆都大帝统摄万鬼。因而罗刹女也为酆都大帝所统摄。

    万鬼对于酆都大帝都有本能的恐惧和敬畏,罗刹女也如此。只是她的愤怒、不甘和怨恨促使她敢于向酆都大帝诉说冤情:“我年岁不过十六,已定结亲人家。偏因那游方术士浑言便将我生生钉死在石棺中,还叫我生生世世不得轮回,整日受万鬼怨气所扰,我怎甘心?大帝,您向来以公正闻名,您觉得我是罗刹食人肉就要打杀我,那当年害死我的人,子子孙孙安居乐业!我呢?谁还我冤屈?!!”

    及至最后,罗刹女疯狂的嘶吼。石棺甚至出现了微小的震动。

    度朔不为所动,神色平静到冷漠,此时此刻他就是一位真正的神灵,心中只有法典而无私情。他不是地藏菩萨大慈大悲,他是酆都之主,每日都要见到阳间许多不平事,比罗刹女遭遇更凄惨的都见过。

    “害你的人,被你杀死。子孙三代贫困潦倒,多横祸早亡。后因积福数代,命数才有所更改。而且害你的人至今在地狱受苦赎罪,你的冤屈,天道替你申。那些被你害死的人,也无辜。谁替他们伸冤?”

    罗刹女无言以对。

    她的确很可怜,可是她也报复了自己的仇人。天道也替她将那些人的罪业记下并考算,可罗刹女犯下的罪业,天道也一一记录下来。

    几百年来,被她杀死的人也不计其数。那些人又何尝不是无辜?罗刹女困在石棺多年不能投胎,日夜受万鬼怨气侵扰,难道不也是在赎罪?

    天道公平,正公平于此。任何人犯下罪业,不管出于任何理由、有多少前情,罪孽犯下就得赎罪!

    而今罗刹女已修成罗刹,为恶鬼之首。除非聆听经箓,洗去戾气,积累功德,或有可能投胎转世。若她不愿,也可选择作为地府鬼卒,从罗刹,修鬼道。

    度朔点出:“归顺酆都,修鬼道。不归顺,打入无间地狱。”

    罗刹女显然知道自己理亏,于是默认度朔安排。如果换成其他任何人来说服她,都会被她直接咬杀。哪怕是一方鬼帝也不能让她产生敬畏。

    可来的偏偏是听到名字都恐惧的酆都大帝,罗刹女哪里还敢再反对?更何况不知为何,罗刹女觉得酆都大帝说话时隐含杀气,似乎期望她否认。

    直到后来真正成为酆都阴司,罗刹女才知道今天她差点咬死的人,是大帝的结亲对象。当场把她吓出一身冷汗,幸好当时没真打到陈阳。

    度朔命令罗刹女看守龙刀岗鬼门关,罗刹女应下后,他便从石棺上跳下,顺道把陈阳抱下来。石棺盖滑落地上,罗刹女恢复原本姝美的容貌,朝着十方法会鞠躬,然后重新合上石棺盖。石棺钻入地底,地表合上。

    在场众人有一瞬间的懵,怎么也想不通度朔就站在石棺盖上一会儿,罗刹女就甘心看守龙刀岗鬼门关?

    事后,张求道询问陈阳期间发生什么事。

    陈阳也说不上来,只是摇头说道:“我并不清楚。”

    “你距离最近,怎么还会不清楚?”

    “度哥给我下了静音咒,我什么都没听到。”陈阳摸着下巴喃喃:“难道是害怕度哥生气的样子?度哥生气确实很恐怖,我就很怕了。”

    张求道斜睨着陈阳,前两天还叫度朔‘度哥’,现在又叫度局为‘度哥’。沉默几秒后,他说道:“度局就是度朔吧。”

    陈阳点头:“对啊。”猛然反应过来,看向张求道,后者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

    “虽然一开始被震惊到,后来冷静下来,发现你们相处的方式跟之前度朔跟你相处的方式一样。且朔为北,所以两个人都是一个人。”

    张求道放心了,陈局不是脚踏两条船的渣男,这让他感到安心。他拍拍陈阳的肩膀:“至于样貌为什么不一样,我懂的。度局身份不一般,能遮掩就遮掩,放心,我会替你保密。”

    陈阳:“……”谢谢。但他不是很明白张求道懂了什么。

    将事情解决后,留下一些人处理法会后事。陈阳和度朔回到旅馆里收拾东西,正好遇到高天亮匆忙跑过来找他。度朔先回房,陈阳留在原地。

    “有话慢点说。”

    高天亮急忙说道:“大师,您赶紧看看我那阴牌里带来的小婴灵,救救他。”

    “带我过去。”陈阳边走边说:“发生什么事?”

    “昨晚上听到外面有恐怖的声响,我睡不着。恰好天娜也怕,我们就在一个屋里待着等天亮。然后我听到你的声音,你叫我开门。那声音太像你了,我相信于是就去开门。结果门外站着一个恶鬼,扑向我们两人。”

    “不是有灵符吗?”

    “被水泼湿了。”

    陈阳皱眉,决定回去后让毛小莉研究防水的灵符。“继续说。”

    “只剩下一张灵符,我让天娜带着灵符躲进卧室里,想把那只恶鬼引出去。但是房间外面还有很多恶鬼,一开门全都涌进来。我不敢开,差点被恶鬼杀死。那只小婴灵突然出现,救了我,但也被恶鬼所伤。”

    走进卧室里,卧室门窗关得严严实实。何天娜正坐在床边满脸焦急担忧的看着床上若隐若现的婴灵,魂体已经虚弱到无法维持,旁边还摆放着前两天陈阳烧给它的小木马玩具。

    小婴灵很喜爱这个玩具,即使无法维持魂体也想要小木马玩具陪在身边。

    何天娜起身:“大师,救救这个孩子。”

    陈阳点头,垂眸看着小婴灵。小婴灵肤色仍旧黝黑恐怖,可不知是否放下仇怨的原因,反而显得可怜可爱。

    小婴灵对烧给他玩具的陈阳颇有好感,一见他便哼哼了两声,极为虚弱。

    陈阳瞬间心软,勾着小婴灵虚幻的小尾指,回头对高天亮说道:“把你的阴牌给我。”

    高天亮立即摘下阴牌递给他,陈阳:“有没有玉?”

    何天娜:“有。”她跑去翻行李箱,从盒子里拿出一块帝王绿翡翠,递给陈阳:“这块可以吗?”

    “可以。”陈阳说罢,砸碎阴牌,拿出里面一小节婴骸贴在玉石上,念下咒语又用黄纸包住抬头说道:“玉石养魂,我现在要将小婴灵的魂魄放入玉石中,但需要鲜血画符。”

    高天亮和何天娜同时说道:“用我的吧。”

    陈阳目光沉静的看着两人:“小婴灵救你们一命,与你们结缘。如果用你们的血画符,玉石供养,再为它祈福积德,得以投胎。它会投胎成你们的孩子。你们还愿意吗?”

    高天亮与何天娜对视一眼,后者沉默不语。他便问道:“可以用一个人的血吗?”

    “可以。”

    “那用我的吧。它救我一命……或许不止,我挺喜欢它。小子挺机灵,还讲义气。我要是未来有这么个孩子,也高兴。”

    陈阳点头。

    何天娜目不斜视,轻声道:“我的血,也取一点吧。”

    高天亮猛然抬头看她,眼里迸发惊喜的光芒。何天娜目光温柔的看向小婴灵:“它也救了我一命。”

    陈阳取两人的血画下灵符,将小婴灵的魂魄封入玉石,然后将玉石交给两人叮嘱道:“好好供养,行善积德,不出意外,两三年后就能投胎。”

    两人牢记。

    小婴灵出现在陈阳的肩膀上,亲了亲陈阳的脸。

    陈阳失笑:“回去吧。这是你的善报。”

    小婴灵弯起眉眼,依稀能见可爱纯稚的模样。它回到高天亮和何天娜两人身边,对于未来会成为它期盼许久的父母很是喜爱。各亲了两人一下,才回到玉石里。

    高天亮、何天娜两人对视,默默的握手,心里意外的对于小婴灵投胎成为他们的孩子颇为期待。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目标忍界第一村[综]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给反派送老婆![快穿]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死亡进度条[穿书]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