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镀金婴尸08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26章 镀金婴尸08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破道[修真]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星际平头哥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丹宫之主不死佣兵     道教协会和总局的人在第二天到达龙刀岗,一共是来了五个人。可以想见上面对于龙脉的看重, 毕竟事关国运。陈阳和张求道跟他们接触, 得知来的五个人中有两个是三洞五雷天师, 年纪约莫四十上下。

    一个是川省常道观观主易维, 另一个则是帝都火神庙庙主孟赋, 都是总局的挂名成员。平时不会接单,只会在事关国家运道时出面。

    另外两个人是五雷天师, 其中一个是全真派坤道, 名叫苏里,约莫三十岁,申市紫阳宫监院。另一个人则是寇宣灵,代表的是南天师道。还有一个人,是总局局长度北。

    度北和寇宣灵是熟人, 另外三位虽是第一次见,却对陈阳早有耳闻。因为大福办事处的每个成员在接完单之后都需要向道教协会呈递一式两份的报告, 且天师界的天师们在接完单之后都爱在app上留言。

    虽然陈阳没有在app上留言, 但架不住毛小莉每次都洋洋洒洒留下将近两千字留言。

    川省常道观观主易维是位慈祥的长辈,见到陈阳的时候两眼笑眯眯:“没想到有生之年,我还能再见到一位鬼道传人,我也算是你的长辈了。”

    川省也曾经是巫鬼道盛行之地,因而易维对于巫鬼道传人的陈阳十分亲近。他说道:“我有个妹妹, 也是巫, 她在q城, 可惜前两天有事情赶了一趟广粤, 没来得及见你。她之前就跟我说过,想见见你。”

    巴蜀,东为巴,西为蜀。即q城和川省,因此q城实则也是巫鬼道盛行之地。如今巫鬼道落没,只盘踞于q城和川省两地的小族落里。

    陈阳看了眼度北,然后回复易维:“我下回还来q城,到时候登门拜访。”

    易维哈哈大笑,又跟他要了联系方式并说道:“我那个妹妹得知我要来q城见你,说是一定要我得到你的联系方式。”

    申市紫阳宫监院苏里性格温和:“进去说吧。”

    此时他们都站在门口,当地政府给他们安排了一处僻静的院落。闻言便都相携走进去,陈阳特意落在最后,等人都走进去后,自己的左手就被勾住。

    抬头看,是度朔。

    “度哥,你又来了。”

    “来见你。”度朔勾住陈阳的小尾指,顺着手指爬上去紧紧握住:“不高兴吗?”

    “没有,很开心。但是你那边应该很忙吧,也不用总是跑来见我。”

    “龙刀岗是鬼门关。地官赦罪的日子快到了,这边不太稳定,所以过来处理。”

    以往是由负责治理这块区域的鬼帝出手镇压龙刀岗,今年度朔亲自出手处理。一是小妻子在这里,正好能陪他。二则是此地距离七月半鬼门开还有一个月时间,却已然死人,可见不同寻常。

    “发生什么事?”

    “罗刹将要出世。”

    “石棺女尸?”

    “阳阳已经查到这么多了?真是厉害。”度朔捏捏陈阳的脖子和耳垂,爱抚的小动作很多。虽然面貌变了,眼睛还是一样,饱含宠溺的笑。

    陈阳一见,整个人像是晒在六月底太阳下的牛奶软糖,软软的、甜甜的,忍不住想依偎进度朔怀里让他摸摸头。可是现在还在外面,人那么多,于是他只能扯着度朔的尾指说道:“那都是怎么回事?你跟我说说,我知道的也不是很多。”

    “想知道什么?”

    “石棺女尸什么时候被镇压在龙刀岗?为什么被当成镇尸棺?最近几天连续死人,是有人作祟吗?”

    假设将整个龙刀岗视为一具凶尸,那么石棺女尸就是作为镇尸棺的存在。他想知道连续几天死人,是石棺女尸作祟,还是人为。

    “明末时候,这里屠城发生。杀孽太重,冤魂怨气难息。地府和酆都出动三千鬼差,也奈何不了这里三万冤魂。”

    “怎么会?”

    鬼差捉拿冤魂野鬼,只要不是厉鬼凶煞都比较轻易就能捉拿。出动三千鬼差,那得是大型战场,生怕出现凶煞。明末那场屠城,虽说怨气冲天,但多是普通百姓,不容易生成凶煞,怎么出动三千鬼差还奈何不了?

    “屠城之日,恰是三破日。”

    三破日,大鬼节。六十年一甲子,凶灵恶煞游|行日,怨气冲天。恰巧于此日发生大屠杀,甚至比那些大型战场更容易滋生凶煞。

    “怪不得。”陈阳继续问:“之后呢?”

    “一万将士被困城中,弹尽粮绝,开始自相残杀,互食人肉。城中有藏起来的百姓——尤其是女人,被豢养起来,用人肉喂养,然后宰杀。循环一年,鬼门关大开,酆都大帝收走所有冤魂,审其罪业,判其刑罚。”

    陈阳听得鸡皮疙瘩起,不难想象到当时的情景。恐怕是地狱都没有的惨像,何等惊悚恐怖,深入骨髓灵魂的恐怖和绝望。

    “一万将士都被冤魂困在城中吗?困了一年?”

    “只困了三天。”

    “那他们怎么被困一年?”

    度朔神色冷漠,似乎想起当年那件事:“他们自己困住自己。”

    害怕恐惧心虚,谁都不敢跑出城门被万鬼撕咬而死。宁愿困在城中吃人肉、过着互相猜忌互相提防的生活,人不像人,却比鬼还可怕。

    “那……石棺女尸?”

    “一个游方术士,研究出‘八棺镇尸’法,将特殊命格的女人封入石棺中,可镇压当时城外万千恶鬼。”

    所以这就是龙刀岗鬼门关和石棺女尸、八棺镇尸法的由来,残酷血腥的真相。

    陈阳握紧度朔的手,低声道:“罪大恶极,不得善终。”

    “嗯。”

    诚如陈阳所说,当年参与的人全都不得善终,如今还在地狱中赎罪。

    “那酆都对石棺女尸打算怎么处理?”

    度朔:“进去再说。”

    看样子是已有打算。于是陈阳没有多费口舌,举步踏入院里。

    寇宣灵和张求道走出来正打算叫各自的局长进屋,结果双双看到两人牵手的画面。

    “……”

    寇宣灵内心震撼:已经到了能够牵手的交情了吗?睡过的交情时效性真长。

    张求道内心复杂。自己家的局长脚踏两条船,被他发现出轨对象,居然还是总局局长。难道这就是成年人肮脏的职场潜|规则吗?

    陈阳尚且未察觉到不对,等看见张求道复杂的眼神时才陡然意识到度朔跟度北模样不一样。在张求道看来,他就是出轨了。还很有可能是为了升职加薪这种原因。

    默默的松开手,朝旁边走了一小步。掩耳盗铃的举动,让张求道心情更加复杂。

    陈阳眼神向度朔求救,大帝本就处之泰然,接收到小妻子求救的眼神后勉为其难开口解释:“陈道友小心,注意看路别摔倒。”

    陈阳眼神一亮,赶紧说道:“我下次会注意的,谢谢你拉住我。”

    寇宣灵松了口气,他之前还觉得哪里怪怪的,原来只是陈阳差点摔倒,度局正好拉住他而已。

    张求道内心和表情一样冷漠,不小心摔倒拉住,恰好十指相扣。真是巧合。

    陈阳路过张求道的时候,听到他低声发出叹息:“陈哥,度朔人还不错。你……多珍惜吧。”

    说完,把寇宣灵拉走。

    “……”

    度朔笑了一声,陈阳抬头,正撞见他眼里的揶揄。于是生闷气:“都是你的错,好端端要变两个样子。明明就是同一个人,在别人眼里我变成渣男。”

    度朔赶紧哄他:“我知道阳阳最专情。不然,我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不用。解释起来麻烦。”即使生度朔的闷气,陈阳还是担心他暴露鬼差的身份。“暴露了怎么办?”

    度朔特别喜爱小妻子即使生他的气也还是关心他的样子,于是说道:“我在阳间行走,一向是用这面貌。除了在你和你朋友面前,不会掩饰。所以没有提前料到会发生这种情况,至于暴露身份,我倒是不担心,你也不用担心。”

    北阴酆都大帝根本不担心在阳间暴露身份,反正他随时能变换模样在阳间行走。在没有认识陈阳之前,他在人间行走次数几百年来也不到五次,每次在阳间处理完事情就回去,说来也是一宅男老青年。

    他在总局总共也没出现几次,道教协会少部分人也知道他的身份。哪怕变换回原先的模样,也有人会帮他安排新身份向其他不知情的人解释。

    陈阳摇摇头:“算了,麻烦能少点也好。对了,我把赚来的钱以你的名义捐赠给慈善基金会,替你攒功德。你在阳间有身份证明吗?”

    因为是要攒功德,所以就不选择匿名捐赠了。陈阳也不需要太多钱,他本来就想做慈善,既替度朔攒功德,又想为自己已逝去的亲人积福报。

    度朔:“给我吧。我去办。”

    “好。”陈阳毫不犹豫的将赚来的所有钱都交给度朔,由他去捐赠。

    度朔只取了一半,之后却是以陈阳的名义捐赠出去。所攒的功德尽数落在陈阳身上,为他寿数尽后得以成为酆都城隍打下基础。

    度朔几人早在跟陈阳会面的时候就先勘测龙刀岗地形,发现龙刀岗悬于龙脉鳞爪上,虽不至于使国运崩毁。只是鳞爪受伤,龙腾飞受阻,国运昌盛也会因此受到阻碍。

    苏里说道:“还好发现及时,还有挽救方法。”

    陈阳好奇的问:“如何挽救?”

    他没遇到过这样的难题,既是剪刀煞的风水地形,又是鬼门关,偏偏还有凶恶的镇尸棺。简直是处处凶险,步步维艰。唯一能想到解决的办法就是请示此地城隍登记所有游魂野鬼,并请酆都鬼帝关闭鬼门关。

    至于继续开发龙刀岗就算了,明知是鬼门关还要开发楼盘,恐怕还是要死人。

    “超度,关闭鬼门关。派人看守,只有每年地官赦罪,鬼门关才能打开。停止开发楼盘,改建为公园绿道。”

    陈阳一愣,倒是跟他所想无差。不过他们办起这些事来,人脉关系和面子都大,所以超度和停止开发楼盘不难。但是——

    “谁来看守鬼门关?石棺女尸和八具镇尸棺该怎么办?”

    度朔回答他:“罗刹女看守鬼门关,镇压八具镇尸棺。仍旧和以前一样,八具镇尸棺作为罗刹女的将士,为她看守鬼门关。”

    陈阳惊讶的瞪大眼:“你是说石棺女尸……她成了罗刹女?可她愿意看守鬼门关吗?”

    “她会愿意。”

    孟赋等三位观主极信任度朔能力,对待他的态度也颇为恭敬。后来陈阳才知道原来在他们眼中,度朔已是上清天师。天师界对于上清天师都很尊敬,奉为前辈。

    三人听闻陈阳有意升授,便都将自己私藏经箓发电子版给陈阳。满脸慈爱叮嘱他好好复习,又说道:“如果你对自己充满信心,现在也可以进行考校。我们三个虽不是什么德高望重的前辈,但也是道教协会副会长。还有权利考校升授天师事宜。”

    陈阳:“不了不了,我、我还没准备好。”

    说完,他就缩到度朔身后。

    三人诧异于他跟度朔的关系,寇宣灵说道:“有交情。”于是都表示理解,没想到一向独来独往的度局还有关系这么好的朋友。

    张求道一脸痛心疾首,白了眼寇宣灵。觉得他是智障。寇宣灵接受张求道的白眼,没什么感觉。张家的正一派跟寇家的南天师道关系本就不怎么样。

    虽然南天师道和正一派张天师的天师道原本是同源,但后来寇家祖师爷成立南天师道后将以张氏为代表的天师道否决,致使天师道曾有一段时间落没。

    度朔睨了眼陈阳,似笑非笑。回房的时候就询问他:“我划下来的重点,你没有背下来?”

    “没时间。”

    陈阳站在他面前,像是被老师训斥的学生。

    度朔说道:“你是没心思背,还是没时间?高考的时候一边准备复习刷题,还能继续学我教给你的道术。怎么现在就不行了?大学生活让你都变安逸了,连背点经箓都这么难。”

    他语气淡淡的,却让陈阳想起高考的那段时间,既要学习以及巩固高中知识,还要学道术以免不注意的时候被鬼怪附身。那时候他虽然和度朔结亲,但还未发生关系。仍旧有胆大包天的厉鬼趁度朔不在,企图附身。

    所以度朔每次见面都会教他道术,并在下一次见面的时候考校。那时候度朔似乎不太喜欢到阳间来,较少出现在陈阳面前。后来他成年,两人正式成为夫妻,相处方式才更为亲密。

    如今陈阳一听到度朔淡淡的语气,反而心里惴惴不安,腿肚子都心虚的打颤。小声说道:“我现在去背。”

    陈阳翻出电子版的经箓边看边背,同时还要理解这些经箓。好在他对于经箓的理解比常人通透百倍,一边理解一边背诵,速度还挺快。不知不觉间,竟然入迷。

    等背完了度朔划出来的《太上正义盟威经箓》以及相关经箓要点,陈阳悄悄伸懒腰,瞥见度朔端坐一边,背脊挺直如青松。自有一股从容威严的气势,时常让陈阳感到疑惑,心想度朔生前一定是生于权宦世家。

    他悄悄站起来,绕到度朔背后,想要直接趴在他身上吓他。

    “哈!”

    迅疾的扑上去,但度朔速度比他更快,后脑勺像长了眼睛一般,准确的抓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拉。陈阳就跌坐进度朔怀里,被搂紧了亲吻。

    陈阳双手搂住度朔肩膀,主动迎合。良久,在他感到呼吸不畅的时候,度朔才离开,细碎的亲吻着陈阳的眉眼、鼻子和耳朵,像喜爱极了一般。

    “想偷袭我?都学会了?”

    “学会了。”陈阳咬了一下度朔肩膀,留下轻浅的牙印:“明知道我要偷袭你,你不能假装被我偷袭成功吗?”

    度朔轻笑:“不能。因为我也要偷袭你。”

    陈阳扭了扭身体,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依偎进度朔怀里,抓着他的大手放在自己手心里有一下每一下的玩。然后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在龙刀岗摆阵法超度?张求道应该有提到曹天师的事情,他呢?”

    “明晚才开始。需要遣散人群,等其他天师到来摆设十方法会超度。你说的那个曹天师,已经派人去抓,他先一步跑了。不过已经被全国通缉。”

    “全国通缉?”

    “嗯。神棍假冒天师名义卖假药,害死无辜婴儿遭通缉。对了,他也不是什么天师,是南洋那边来的降头师。”

    “猜到了。”陈阳之前就觉得曹天师和他的两个徒弟行为怪异,再联系张求道说过他的木牌伪造,以及何天娜提及娱乐圈近段时间突然出现很多明星中邪事件,曹天师异军突起。

    怎么看都觉得他摘脱不干净。现在想来,应该是曹天师假扮天师,一边以南洋降头师的身份接单替人下蛊赚钱,另一方面又作为天师为人解蛊。自导自演,钱和名声都赚了。

    过不久,娱乐圈中有个三线女星突然暴毙在自家浴缸中,下身大出血,面部扭曲,眼神惊恐。经过尸检,竟是难产而亡。但在此之前,该三线女星腹部平平,并无怀孕。

    此事也成了娱乐圈中讳莫如深的诡异事件,无人敢提及。何天娜得知此事后,沉默良久才对旁人说:“她跟我同期出道,之前有几次匿名诬陷我被潜规则。”

    至此,谁害何天娜也算明了。

    “那个南洋降头师之前激我们解决龙刀岗诡事,龙刀岗开发商还请来很多七品至四品天师,是想干什么?”

    陈阳直觉那个南洋降头师原本想干更多坏事,只可惜被他破坏。

    “他觊觎罗刹女,想把她炼制成灵降。聚集天师,是想用他们的血炼制罗刹女。”

    所谓灵降,是降头术中最为邪门诡异的术法,一旦成功,中招者几乎无法解开。

    陈阳不敢置信:“他是见识少还是对自己充满自信?他一个炼制邪术的降头师搞得过这么多天师?还想炼制罗刹女,真是……无与伦比的自信。”

    “所以现在正在被通缉中,他的两个徒弟已经被抓。浑身邪术已被道教协会废掉,做不了恶。作为杀人犯,余生要在牢里度过。”

    陈阳点头:“该!”然后说道:“明晚我也想去看超度亡魂,关闭鬼门关。”

    “你的体质特殊,容易被鬼怪盯上。届时万鬼入轮回,总有一两只犯了人命的厉鬼不甘心想逃跑。你就是最佳容器。”

    陈阳自信:“他们近不了我十步以内,再说你还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怕。”

    度朔轻笑,捏捏陈阳的脖子:“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

    陈阳高兴的踢了踢腿,说道:“我还想看看罗刹女,传闻罗刹为男则貌丑,罗刹女则容甚姝美。”

    度朔眼神暗下来,垂眸盯着陈阳:“你要看别的女人?”

    “好奇而已。就像好奇花开有多美一样。”陈阳踮起身,亲亲度朔下唇:“谁都比不过你,度哥。”

    度朔不悦的情绪在一瞬间被抚平,也回吻陈阳。

    张求道打开门:“陈哥,我已经安排一个朋友给高天亮身边的那只小婴灵超度。你不用——”

    陈阳和度朔看过去。

    此时,陈阳还依偎在度朔怀里。这个姿势亲密得就算是平地三百六十度摔跤也摔不出来。

    张求道不想听陈阳解释,关上门退出去,面无表情的娃娃脸之下,是已经被震撼到无言以对的灵魂。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目标忍界第一村[综]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给反派送老婆![快穿]稀有治愈师攻略指南死亡进度条[穿书]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