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衣下骷髅11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18章 衣下骷髅11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被儿子亲爹找上门后[综]刀剑攻略重回六零全能军嫂恶毒炮灰他弟[星际]不死佣兵星际平头哥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     韦昌平和冯远两人互相推搡去敲门,你来我往的时候,门从里面打开。两人抬头,看到面前背对灯光的方文雯。

    方文雯:“进来吧。”

    不知道是灯光还是心理作用,他们总觉得方文雯的微笑十分诡谲。

    她站在门口,直勾勾盯着两人。两人此时也不敢再互相推辞,同手同脚走进去。经过方文雯的时候,刻意远离她。

    站在对面别墅屋顶的寇宣灵看见这一幕,无奈的摇头。就这份表现,再蠢的鬼怪都能察觉到问题,何况是方文雯。

    方文雯在他俩进门后,扶着两扇门缓缓关上。快关上的时候突然抬头,嘴角上扬,笑容诡谲,对上寇宣灵的视线。

    寇宣灵皱眉,别墅门被关上的时候,他脸色一变:“不好。”

    跳下屋顶,落入别墅庭院,眼前所见场景瞬间变换成槐木林。林中阴气森森,乌鸦凄厉鸣叫,槐木林中有几棵古槐树树身上长着头颅大的瘤子。

    五官已显现出来,正闭目沉睡。嘴巴嚼动,耳朵能听到咔擦咔擦的声音,像是骨头被嚼碎。瘤子猛然睁开眼睛,冰冷的盯着寇宣灵。

    齐刷刷张口:“生肉!”

    瓮声瓮气,如风刮过崖边缝隙,让人陡生厌憎。数十根树根从地底下蹿起,撕咬争夺生肉。‘腿!我要腿!’、‘头是我的。’、‘我要五脏六腑。’

    “只有食欲,未生灵智。杀生无数,罪无可赦。可代酆都处罚,打得你们魂飞魄散。”寇宣灵祭出桃木剑,借五雷符引雷击古槐木。

    树引雷,雷击木,五雷灵符的效用在古槐林中发挥到最大。不多时,鬼槐上的恶鬼都被劈得魂飞魄散,槐树树干被雷击打而燃烧,隐有火花。

    “歪门邪道。”

    眼前鬼槐全是靠歪门邪道豢养起来的鬼,本身实力不算多强。加上孽障缠身,雷劈就会立即魂飞魄散。

    寇宣灵向前走,到达庭院边缘的时候。几只腐烂的手臂陡然破土而出,抓住他的脚踝,试图扯断。寇宣灵眉头一皱,桃木剑一挥,轻而易举的斩断腐烂的手臂。

    只是当他向前走一步,立时又有腐烂苍白的鬼手扯住他的脚踝,令人烦不胜烦。

    寇宣灵一个后空翻落在空地上,反手将桃木剑插|进地面:“天倾地覆!”

    瞬间,土块崩解,土地皴裂,整个庭院的土地仿佛被整块的掀过来一般。露出底下密密麻麻、数也数不尽的白骨、半腐烂的尸首以及尚未腐烂的尸首。

    场景触目惊心。

    寇宣灵震惊的同时亦感到愤怒:“为一己之私,竟然残害这么多人命?!”

    与此同时,密云鬼宅别墅内外同样出现很多尸首。

    陈阳后退一步,拧眉疑惑。

    刚才他召唤酆都鬼帝七十二司的时候,方家三口惊恐的想要逃跑,被他拦下来。缠斗了一番后发现本该接受召唤的鬼差却迟迟未到,方家三口以为陈阳是半吊子天师。

    恼怒之下将埋藏在地表下的荫尸全都唤出来,指使荫尸攻击陈阳。

    所谓荫尸,即是将化为僵尸的尸体。

    陈阳将靠近的荫尸都甩出去,虽然荫尸近不了身,但架不住数量多。他回头:“度哥,你的同事没一个在附近上班?”

    “没有。”度朔站在荫尸中间,因鬼差身份没有阳气直接被荫尸忽略。导致他置身群尸中央,却如闲庭信步。

    陈阳:“出现这么多鬼魂荫尸,难道就没有鬼差发现?”

    “我在。”

    言简意赅。

    陈阳瞬间反应过来,踢飞眼前挡路的荫尸,跳到度朔身后把他推出去:“度哥,交给你了。快用拘魂索把他们都带走。”

    度朔捏着陈阳脖子,把他捏了出来:“自己收拾,别事事依赖鬼差。”

    “我没依赖鬼差。”陈阳企图挣脱度朔的桎梏:“我依赖的是你。”

    度朔忍不住改捏为摸:“说好话也没用。”

    “我在描述事实。”

    “不准撒娇。”

    “……”陈阳扭头想看度朔,但被按住脖子,回不了头:“度哥?”

    度朔眨了下眼睛,轻咳了声:“荫尸,死后不腐,怨气聚喉,遂成僵尸。僵尸为至阴,污脏之物。形成过程,起码百年以上。”

    “我看他们身上穿的衣服都是近几年的款式,不像过了百年。”

    “所以,”度朔绕到陈阳身后:“还有一种可能。”

    “是什么?”

    “养尸地。”

    养尸地阴邪特殊,若是人为,辅以特殊养尸法,短时间内的确能制造出荫尸。只是养尸与豢鬼虽为同道却非同门,难道方文雯还有同伙?

    陈阳脚尖一抹地面,露出底下的土质,土质呈黑。阴寒不已,确实是养尸地。

    至阴之地就得至阳之物驱除,最好的办法是砍掉庭院中的古槐,暴晒三天。再将养尸地中的荫尸焚烧,念经超度亡魂。

    不过现在没有太阳,等不到明天。

    度朔:“你说该怎么办?”

    陈阳收起红绳:“纵火烧房。”

    火也是至阳之物,一把火能把阴物烧得干干净净。

    “我烧房的时候,顺道超度。那三只妖邪一定恨不得吃我血肉,我又得专心超度亡魂。所以交给你了,度哥。”

    度朔应下后,陈阳便拉开腕间的红绳子,在林间寻找一块地,抬头看正对冰冷的月光。他摇摇头:“本来就是养尸地,偏还种满古槐,遮阳抱阴。不出二十年都会出现凶尸,却还有人故意养尸,幸好发现得早。”

    再给个几年,恐怕要养出一个军队的凶尸来。

    将红绳子两端各系在两手中指,绕了几个圈后将一端挂在树梢上,左手牵着另一端,右手压着红绳上下左右结阵。结完后,左手将另一端红绳挂在身后,形成一个护阵。

    超度的时候最忌打扰,一个不慎可能无法镇压亡魂反使之发生暴动。因此要有阵法防止外力破坏。

    陈阳盘腿坐下,掐起手决,便听‘嗡’的一声,如水波向四面八方泛开,所有荫尸齐齐无法闻到陈阳的阳气。头顶上,串在红绳子上的一枚铜钱不断震动,形成虚影。‘嗡’的声音便是它发出来的。

    古槐林,正是都天大雷火咒效果最好的地方,木生火,雷火咒威力加大。阳火迅速在林间蔓延,从庭院的古槐烧至别墅内部,值得一提的是别墅有几十年历史,材料基本上都易燃。

    因此不过眨眼间,这栋鬼宅便置身于火海中。无数冤魂在火海中痛苦的嚎叫、挣扎,陈阳便在此时念起往生神咒。

    度朔在不远处观看,当陈阳念起往生神咒时,他便打开地府大门,将这些冤魂尽数投入地府中。等他们到达地府,先登记审判,根据生前死后罪孽,或轮回投胎、或送入酆都继续审判,再打入十八层地狱。

    方家那三只妖邪见自己的地盘被烧毁,顿时怒不可遏,陡然拔高三丈冲将过来。度朔身形一闪,拦住他们去路。

    “没有阳气?你是什么东西?”

    度朔并不理睬眼前妖邪的询问,甩开衣袖,恍惚成玄色宽袖,袖边赤金纹熠熠生辉。可再定睛一看,也不过是普通的袖子。拘魂索从袖中出,速度飞快,如长了眼睛般直追妖邪。

    三只骷髅妖邪惊呼:“酆都鬼差!!”

    惊恐之余,四下逃散。可惜逃不过拘魂索,被从脚到头寸寸缠上,越缠越紧,绞碎全身骨头,最终揪出魂魄拘禁起来。

    根据它们所犯杀孽,约莫是要打入十八层地狱受刑几百年,再入畜生道。

    “出来。”

    从黑暗中走出北方鬼帝,毕恭毕敬的对着度朔弯腰鞠躬。度朔将手中亡魂扔给他,“带回去,不必审判,直接打入地狱。”

    北方鬼帝应了声,还站在原地不走。

    度朔:“怎么?”

    北方鬼帝硬着头皮:“大帝,您的拘魂索……什么时候还给属下的小鬼?”

    那小鬼天天在罗酆六宫宫外哭丧自己没有拘魂索,抓不到恶鬼,积不了功德,升官无望。自己不敢在酆都大帝面前索要拘魂索,就天天在宫门外哭丧,扰鬼清静。

    度朔沉默。

    北方鬼帝在沉默中越来越忐忑。

    良久,度朔:“你还在?”

    言下之意,你怎么还在?

    “……”北方鬼帝鞠躬,转身立即就走。大不了给那小鬼差一根哭丧棒。

    另一边,方文雯别墅内传来冯远和韦昌平的求救声。寇宣灵眼见地底尸身无数,干脆便想用雷火咒烧得精光。只是刚有动作,便见荫尸动作呆滞,似乎被什么牵制住。

    他想起豪苑别墅内还有火孽阵阵法便明白过来,密云鬼宅里应该也埋着和此地荫尸一体的尸身。应该是陈阳和度朔在超度荫尸。

    寇宣灵向前跑,果然毫无障碍。踢开大门,便见别墅内冯远和韦昌平被绑在椅子上,他们面前有只躯干为白骨,五脏六腑清晰可见,四肢和脸部有丰盈血肉,覆盖其上的皮却破破烂烂,耷拉着掉下一块块的妖邪。

    而另一边则是陡然间变得苍老无比的方文雯,寇宣灵执起桃木剑扔过去,横在妖邪嘴巴,烫得妖邪尖叫。寇宣灵趁机握住桃木剑,反手插|进妖邪喉咙。

    妖邪惨叫,委顿成一堆白骨。

    方文雯嘶哑的大叫:“弟弟。”

    她抬头,目光充满仇恨:“我不会放过你们!”

    寇宣灵冷笑:“你已被天道夺走命数,活也活不长,还想怎么不放过我们?”

    方文雯掐了个奇怪的手势,竟生生将手插|进自己的心脏,血流尽而死。

    “血债血偿,我不会放过你们!”

    当!

    寇宣灵抬头看,十二点钟声敲响。

    方文雯恰于此刻断气。

    “死前怨恨深重,死于午夜,又在至阴的养尸之地死亡。还用这么痛苦的方式自杀,必成厉鬼。”

    冯远正给韦昌平解开绳子,闻言,两人齐齐抬头,面露惊恐:“她会杀我们吗?”

    寇宣灵:“她恨的是害她好事的天师,又没盯着你们看。”

    “呼,那就好。”

    “……”

    毛小莉这边,马琪琪和葛青抱在一块,缩在沙发上瑟瑟发抖。门外不时发出阵阵毛骨悚然的笑声,还有东西不时拍打门、敲击窗户。

    葛青有几次瞥见有苍白扭曲的鬼脸贴着窗户直勾勾的盯着她们看,灯光时不时闪烁,增添恐怖气氛。

    毛小莉认真看动画片。

    葛青忍住恐惧,问:“毛、毛小天师,外、外面的东西不收拾吗?”

    “外面什么东西?”毛小莉一脸茫然,然后恍然大悟:“哦,没事。它们进不来。”

    外有门神和灵符,只要等到天亮,幽魂小鬼自然会离开。

    “不、不驱赶吗?”

    “……你们害怕?”

    葛青和马琪琪点头如捣蒜,毛小莉:“好吧。”

    拿出话筒连接音响,毛小莉拍了拍话筒,盘腿唱起道家驱鬼咒。不知不觉,别墅外的小鬼渐渐消失。

    葛青和马琪琪本觉得此举过于儿戏,却莫名的从毛小莉的道家驱鬼咒中感到安心。

    天光乍现,林中雷火熄。古槐只剩下枯木,不过枯木逢春,仍有生机。鬼宅中的冤魂恢复神智,有秩序的步入轮回。

    踏入轮回前,他们向坐在林中红绳结成的阵法中的陈阳鞠躬,表达谢意和感激。

    第一缕阳光投在陈阳身上,似笼罩一层功德金光。陈阳睁开眼,看到度朔就站在他面前,收起红绳站起身,结果腿软向地面扑去。

    度朔接住他,抱小孩般的姿势,把他抱起来。低声询问:“累了?”

    “嗯。”陈阳回答有气无力,一晚上超度那么多亡魂,没有虚脱说明他功力深厚。

    “睡吧。”

    闻言,陈阳便靠在度朔颈窝处,沉沉睡去。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个章节——镀金婴尸

    大帝掉马是这么轻易的事情吗?

    大帝:我不要面子的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