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人皮画05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5章 人皮画05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丹宫之主山村名医盛世医香星际平头哥不死佣兵重回六零全能军嫂[综]刀剑攻略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韩可看到的那座新坟死者照片竟然和真正的死者不是同一个人,反而是眼前这幅美人图上的美人。

    毛小莉:“难道不是鬼怪作祟,而是精怪?”

    精怪是万物靠修炼而成,经年累月吸收灵气,机缘巧合开灵性而成精。只是精怪修炼不易,受诸多束缚,哪怕开灵性也不一定能有大作为,因此它们通常会采取很多手段增加修行。其中最常用的是上人身、夺人命数。

    不怪毛小莉第一时间想到精怪,种种迹象表明邪祟藏于眼前这幅美人图中。人是天地万物之灵,越像人的东西越容易成精。

    石像、画像、雕塑……时日越久,形貌越真实,就越容易成精。既然成精,必然有贪念,精怪最大的贪念就是成人。大部分精怪不走正途修炼,反而喜欢占据人身走上邪道。

    韩可一听是精怪,吓得往陈阳的方向靠:“画像成精了?大师,能扔出去吗?”

    “请神容易送神难。”陈阳摇摇头。

    没有得到好处,怎么会轻易就走?只怕韩可刚把画拿出去扔了,下一秒就能惹怒画像里的东西,夺走她的性命。

    “要不……烧了?”

    “你不想也跟着死的话。”

    “什么意思?”

    陈阳看向毛小莉:“你比较专业,来解释。”

    毛小莉:“恐怕韩小姐你的三魂七魄都被这幅画摄住,除非等画里的精怪出来再杀死,否则画一毁,你也就没了。”

    毛小莉折中选了个听起来没那么可怕的词,韩可还是给吓哭了。

    陈阳扫了眼韩可,易伤易哀,神思不属,正是三魂七魄被摄住的表现。

    毛小莉走到陈阳身边低声说道:“陈哥,真的是精怪作祟?”

    “晚上看看再说。”陈阳摇头。

    目前所知道的一切都只是从别人口中得知,虽然和那女鬼见过一面,到底没有正面接触。一切还是要等到晚上那女鬼出现了再说。

    “陈哥,你不准备点什么?”毛小莉从带来的背包里拿出一把桃木剑、一撮灵符、一个金属罗盘。

    陈阳:“我不是天师。”

    “哦,对。我老是忘记,因为陈哥你看上去身经百战。感觉跟我爸一样靠谱。”

    “你爸?”

    “现任茅山派传人。你不是知道吗?之前跟韩先生介绍的时候,你还一口喊出我的来历。”

    “……”陈阳还真没想到毛小莉的确是茅山派传人,天师世家。他只是想到了曾经有部风靡一时的电视连续剧,里面说过的‘南毛北马’。

    “陈哥真是厉害!”

    毛小莉对陈阳极为推崇,不是天师都能一眼看出她的来历,这眼力就不是一般人能及的。

    陈阳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沉默的接受毛小莉推崇的目光,不动声色,看上去更加高深莫测。

    “幸好我前两天刚画了几十张符,又有桃木剑,应该能对付。不过还有几张没能完成……”说完,毛小莉便找了个地方对着其中十几张灵符念念有词。

    韩可见到,觉得奇怪,便问:“大师,她在干嘛?”

    “结煞。”

    俗言‘无罡无煞不成符’,画符容易结煞难。毛小莉现在结的是雷符中最普遍的天罡煞,只有结煞入符,灵符才能发挥出威力。

    一般来说,取炁结煞都不容易,但看毛小莉轻松的样子,可见是个天赋高的。

    夜晚十一点接近十二点,一天之中阴气最盛之时即将到来。

    别墅陷入黑暗和静谧中,乌云悄悄散开,一轮弯月露出头来,惨白冰冷,吊在天边一角竟显得诡秘阴森。别墅庭院一片静谧,种上了花草。陡然一阵邪风吹过,花草向两边拨开,然而相隔不远处的花草却安静不动。仿佛这阵邪风是一个看不见的人走了过去,拨开两道的花草。

    这阵邪风在到达门口时猛然停下来,只见本是空无一物的门闪过一道金光,伴随金光而来的是一声严厉呵斥,如山崩地裂,含穿云裂石之力。

    那邪风便在瞬间消失。

    屋内众人都在客厅等待,忽然听见门外传来一阵巨响,韩家山夫妇和一直在一旁等待的佣嫂惊醒。

    韩家山:“发生什么事了?那只厉鬼来了吗?”

    陈阳抬头,便见罗天师的徒弟已经在韩家山面前殷勤的说道:“还没。只是外面有风吹而已。”

    “风吹?”韩太太皱眉,叫佣嫂出门查看。

    那佣嫂出去看了眼,回来说道:“半点风都没有。”

    那么大的声响,如果是风吹,那肯定是大风。不可能半点风都没有。

    韩太太皱眉:“难道是小偷?”

    罗天师此时才出面说道:“只是一只游魂野鬼想捡漏,被门神吓跑了。”

    韩太太打心眼里不信。罗天师便说道:“门外面撒了层香灰,不妨看看上面是不是留有脚印?”

    佣嫂连忙跑出去看,然后惊呼:“有、一连串脚印,太太。”

    “脚印很轻,只有来的脚印,没有回去的脚印。”

    佣嫂连声应是。

    韩太太将信将疑,她比较信任陈阳,便转头来问陈阳这是怎么回事。

    陈阳说道:“鬼走在香灰上,能够显现出脚印来。鬼的重量轻,因此脚印也轻。韩小姐命数太好,现在死气缠身,周围孤魂野鬼就想来占她的身。不过有门神保护家宅平安,孤魂野鬼进不来。”

    说到女儿命数好,韩太太就觉得这话还能听得进去。点点头,接受这解释。

    吕天师和罗天师瞪着陈阳,不敢置信又不服气。

    陈阳摸摸脸,很无奈。

    这就是个看脸的世界,他能怎么办?

    现下他们都在客厅等候,如果有人在卧室里出现,那只女鬼就会更加谨慎。女鬼想要替身,今晚是最关键的一晚,陈阳没有告诉韩太太的就是如果今晚不能解决掉那只女鬼,那么韩可也就活不过今晚了。

    因此,哪怕那只女鬼知道有天师在,她也绝不会放过今晚这个机会。

    只是为防意外,陈阳和毛小莉还是在客厅等待。毛小莉手腕上绑了一根红线,红线两端都各自绑着一颗铃铛,红线另一端就栓在韩可脚踝。

    毛小莉百无聊赖的盯着地板,游戏也不能玩。于是想要跟陈阳说话,后者正在看菜谱。

    “陈哥——”

    铛!铛!铛!

    十二点的钟声敲响。

    铃铃铃!

    一阵急促的铃声陡然传来,气氛瞬间变得紧张。陈阳和毛小莉站起,楼上传来韩可凄厉的尖叫声。两人迅速跑上楼。

    门被毛小莉踹开,卧室里灯光没有打开,陈阳循着记忆去开灯,按了几下开关,灯都没有打开。无奈,他们只能靠微弱的月光查看情况。

    他们刚踏进卧室,身后的门砰的一声关上。

    毛小莉跳到床上,挑开被子,床铺上只有一个铃铛,没有发现韩可。

    “人不见了?”

    陈阳拧眉,手上突然感到一股湿滑,猛然抬头。正见‘韩可’四肢如爬行动物一般攀爬在天花板上面,扭过头,眼球上翻到只剩下眼白的眼睛直勾勾盯着他。

    嘴巴扭曲的大张,滴下口水在他手上。

    “小莉!”

    毛小莉扭头,拿出灵符:“玉清始青,真符告盟,推迁二炁,混一成真。五雷五雷,急会黄宁,氤氲变化,吼电讯霆,闻呼即至,速发阳声,狼洛沮滨渎矧喵卢椿抑煞摄,急急如律令。”

    灵符如长了眼睛一般准确的扑向‘韩可’,正正贴在她背上,霎时肉眼可见闪电自灵符中蹿出,电击‘韩可’。‘韩可’发出怪异的尖叫,似乎极为痛苦。

    毛小莉乘胜追击,要再贴上一张五雷灵符。

    ‘韩可’受惊,身形飞速的沿着天花板爬出去,顺着走廊跑到楼梯口。毛小莉想起和另外两个天师的约定,惨叫一声:“不要啊!我的五十万!”

    喊完,她就追了出去。

    楼下灯光大盛,‘韩可’身形如蛇一般,扭曲怪异,嘴巴发出野兽一样的声音。令人胆战心惊。

    客厅的韩家山夫妇见状吓得差点厥过去,那佣嫂更是钻进桌子底下不肯再出来。‘韩可’猛地抬起头,却见是一张涂红抹绿极为诡异的脸,朝着他们就是一阵嘶吼。

    原先贴在她背上的五雷符经过摩擦早就掉下去了,这会儿,‘韩可’就是一只被激怒的怪物。

    毛小莉追出来,竖起食指和中指掐了个法诀,再次甩出一张五雷符。底下的吕天师和罗天师见状,互相对视一眼,吕天师跳上前截住毛小莉的灵符撕掉。

    “小姑娘,说好的你们卧室,我们客厅。既然你们解决不了,那就退出吧。”

    毛小莉气得脸色通红,却也无可奈何。到底是没学会‘不要脸’、‘放手狠干’的精髓,等以后她跟着陈阳久了,再面对眼前这情况估计会干出先把其他抢钱的天师打晕这种事来。

    然而现在的毛小莉既稚嫩,又守原则,因此还真站在楼梯口没动。

    下面的罗天师和其徒弟迎战朝他们扑过去的‘韩可’,韩太太吓得腿软,倒是韩家山急忙把她拖到一边躲起来。

    楼下战况激烈,此时的卧室则一片诡异的静谧。

    陈阳把窗帘拉得更快,以便月光照进来,转身朝着那幅画说道:“出来吧。”

    话音刚落,卧室门便悄悄的关上,估计这会儿无论如何也是打不开了。

    接着便有一人自黑暗中缓缓走出,月光照在这人的脸上,赫然是应该在楼下客厅的‘韩可’!

    作者有话要说:  码这章的时候忘记关掉电脑声音,一打字‘女鬼’就被吓了一跳。不知为毛,上篇我是完全变态的那种,贼激动。码这篇却感到害怕。

    五雷咒咒语:玉清始青,真符告盟,推迁二炁,混一成真。五雷五雷,急会黄宁,氤氲变化,吼电讯霆,闻呼即至,速发阳声,狼洛沮滨渎矧喵卢椿抑煞摄,急急如律令。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