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人皮画04

【书名: 大撞阴阳路 第4章 人皮画04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重回六零全能军嫂星际平头哥[综]刀剑攻略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被儿子亲爹找上门后盛世医香恶毒炮灰他弟[星际]     韩可眼球上吊、翻白眼,脸上弥漫一股黑灰死气。明显是被上身了。

    听到‘罗酆六宫’时,她面露惊恐。

    所谓‘罗酆六宫’,即为罗酆山六天鬼神之宫。罗酆山为道教山名,是阴府最高之神酆都北阴大帝之鬼所。罗酆山外有六室、内有六宫,北阴大帝属下有五方鬼帝,以召人鬼魄,考其神魂统摄阴间地狱。非十恶不赦、大奸大恶之人以及害人性命厉鬼凶煞不能关进罗酆地狱。

    这是个比十八层地狱还要令厉鬼凶煞恐惧的地方,光是搬出‘罗酆六宫’就能令厉鬼心生恐惧。倘若搬出北阴大帝名讳加以威胁,心理承受能力差点的小鬼都能被吓到魂飞魄散。

    韩可被吓到,变得谨慎了一些,但还是不相信陈阳有能力搬得出罗酆六宫。她目光向下,没看到陈阳身上的天师木牒,更没有玉牒。

    “你还没有授箓?”

    陈阳摇头:“我不是天师。”

    韩可愣了一下,随即大笑。惨白的眼睛直勾勾盯着陈阳,没有眼珠,格外渗人。脸上的黑灰死气朝脑门涌动,一旦死气爬上脑门,估计韩可的魂魄就真要被挤兑没了。

    陈阳静静的看着她半晌,起身走到窗边。‘唰’的一声,窗帘被拉开。日光倾泻进来,韩可发出尖叫,手掌挡在脸上避开日光。

    陈阳趁机跳上前,抓住韩可右手中指,拿着指甲刀朝指腹戳了一下。很快冒出一滴血来。

    韩可浑身颤抖,牙关紧咬,眼球上翻,过了一阵后停止颤动,昏迷过去。半晌,缓缓苏醒,看到在床沿边站着的陈阳,并没有感到害怕。

    “又是我爸请来的神棍?”

    “我不是神棍。”

    韩可嗤笑了一声,靠坐在床上,眼神呆滞放空。

    陈阳有些不忍,便说道:“你倒不用太过灰心,死气还未蔓延至你的天灵穴,还有救。”

    “……天灵穴?”

    “额头印堂。”陈阳指了指自己额头,说道:“人有三把火,阳气足,鬼神不侵。死气从你的足底向上蔓延,吹灭你的两把火,还有一把在印堂天灵穴,只有彻底吹灭在你印堂处的火,那只厉鬼才能占你的身、替你的命数。”

    韩可眼神微微一动,死死的盯着陈阳,像抓住了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

    “你真的有办法救我吗?”

    “看你愿不愿意说出你所知道的,不能隐瞒。”

    韩可流下眼泪,所有的冷漠都拉枯折朽一般倾塌。这也就是个没成年的小姑娘,被折磨了近一个月,希望一次次破灭,渐渐变得绝望。

    可又怎么甘心被一只孤魂野鬼占据自己的身体和命数,自己去替那只孤魂野鬼受苦,那只孤魂野鬼却享用了她的好命。如今见陈阳言之凿凿,真诚的目光和沉稳不动声色的外表令人信任不已。

    再加上虽然刚才被厉鬼上身动弹不得,但外界发生的一切,韩可是知道的。

    所以她看到陈阳三言两语吓到那厉鬼,还把厉鬼赶跑,便把陈阳当成了真正的天师。

    “如果您能救我,我会再支付您十万酬金。”

    加起来就是五十万,一辈子没见过这么多钱的陈阳完全忘记自己避讳鬼神的事了。反正他前半辈子就一直跟鬼神打交道,再多打一次也没事。

    “我问你,那幅画是怎么回事?”

    “画?”韩可顺着陈阳的视线看过去,当看到挂在一堆海报里格外突出的那副美人画时,怔住了。“我从没见过这幅画?!”

    韩可惊讶的表情不似作伪,也就是说她是真的没有注意到这幅画。再想想,这幅画明明在一堆动漫海报衬托下应该是格外显眼,偏偏在刚才进入卧室的时候没人注意到。

    可见邪门。

    “大师,这画……该不会就是那只东西住的地方吧?我从来没见过这幅画,它怎么出现在我卧室里的?”

    陈阳摇头:“房子有门神卫家宅,房中有祖宗保平安,我刚才在楼下还看到你们供奉一尊关圣帝君像……哦,就是关公像。按理来说,邪祟是不可能进得来。”

    “那——”

    “所以这画,是有人带进来的。”

    韩可愣住,随即拧眉愤怒:“有人要害我?能进入我卧室的人,除了我爸妈就是佣嫂。难道是那个佣嫂弄来的邪门东西害我?”

    陈阳沉默不语,盯着那画像看了半晌,突然问道:“你家那佣嫂老家在哪里?”

    “四川。”

    “没去过粤西?”

    “我曾听她说过,只在北方地区打工,没去过南方。”

    “那就不是她。”

    陈阳起身,走到画像面前仔细端摹。盯着画中旗袍女子的眉目入了神,陡然见那画像中旗袍女子眼神动了动,朝着他看过来,红唇微勾。

    刹时邪气四溢。

    陈阳心中一跳,再定睛一看,画像旗袍女子仍旧眉目如画。仿佛刚才全是他的错觉,可他知道不是错觉。此刻陈阳心中多了丝警惕,自从十六岁后,能够迷惑住他的鬼已经不多了。

    陈阳发现画纸格外细腻,近看仿佛还泛着光泽。摸了一下,滑腻感久久留存于指腹之间。

    “你这个月有没有买什么画纸?”

    “没——”韩可摇头摇到一半,顿住:“虽然没买过画纸,但是捡到一张画纸。我是美术生,平时喜欢画画然后上传到微博上,看到画纸心里就喜欢,捡起来一摸细腻纯熟,比之传统宣纸还要好。我就带了回来,放在抽屉里。”

    她挣扎着起身拉开抽屉,却没看到画纸:“不见了?”

    韩可似乎想到了什么,猛地转头盯着墙上的那副美人画,好似看到了猛鬼图般惊恐之色漫上眼底:“我没在画纸上画过!”

    陈阳:“你在哪里捡到的这张画纸?”

    “粤西,我爸老家。”

    “具体。”

    “山上……那座新坟旁。”

    陈阳叹口气:“你可真敢捡。”

    韩可又哭了:“我也不知道,我无神论者,谁知道捡到就被缠上了。大师,救救我。”

    “看在五十万的面子上,拼尽所学我也会救你的。”

    不知为何,这话比任何冠冕堂皇之语都令韩可感到安心。

    大概这就是五十万的重量。

    “大师,那画纸……到底怎么回事?”

    看韩可被吓哭的样子,陈阳也不好说出‘疑似人皮纸’这种猜测来。不然没等他救人,韩可先被吓死了。想想看,你和一人皮制作的画纸在一个卧室朝夕相处一个月,那画纸就摆在床头柜,睡觉的地方。而且还时不时拿出来摸一摸,可能还贴在脸上磨蹭两下。

    想想都一阵毛骨悚然。

    陈阳含糊的说道:“只是邪术。”

    陈阳在卧室里坐了半晌,等待夜晚降临。突然起身,连带韩可吓了一跳,连忙询问:“大师,您要去哪?”

    “……上厕所。”

    “我陪您去。”

    “你看合适吗?”

    “我站门口。”

    话说间,她还拿起输液瓶,当真要跟在陈阳后头上厕所。

    陈阳无奈,教了她一段口诀。韩可摇头,学不会。陈阳便让她抓着中指,觉得不对劲的时候就用力挤出血来:“十指连心,中指最靠近心脏,血液中含有纯阳之气。虽然你现在死气缠身,但也能抵抗一段时间,有事记得喊救命。”

    韩可连忙点头,把吊瓶放回架子上,重新躺回床上,紧紧捏着被戳破的中指。

    陈阳甫一出门,就撞见冲他挤眉弄眼的毛小莉。

    “你也鬼上身了?”

    “去,别瞎说。”毛小莉黏在陈阳身侧,略带讨好:“陈哥,你就是天师吧。是不是授了玉牒?真人不露相那种。”

    天师三品及以上,不授木牒,而授玉牒。

    “不是。”

    “我刚刚都听见了。”

    陈阳把手机摆到毛小莉面前,“看到没有?”

    毛小莉定睛一看,百度页面:民间驱鬼十法。

    嘴角抽抽,幻想破灭。

    陈阳撇下没精打采的毛小莉,去洗手间一趟,再回来看到毛小莉还站门口等着,便问道:“都问清楚了?”

    毛小莉挺起腰:“问清楚了,不是同个人。”

    “过了这么久,韩先生还能记得?”

    “正是巧合,韩先生听到他女儿中邪跟那座新坟有关,当即给老家那边打电话。韩先生是当地的捐款大户,所以村长一听出事儿,立即把新坟死者的事情全都告诉韩先生。还发了几张照片过来,我把照片传手机上了,你看看。”

    陈阳看过去,那照片上的女孩子确实很漂亮,但也没惊艳到哪里去。至少比不上刚才在卧室里的那幅画。

    “陈哥,刚韩先生还问我画像上的旗袍女子是谁,挂他女儿卧室里的画像,他居然不知道。你说怪不怪?”

    陈阳:“回去问韩可。”

    说完,转身回卧室。把手机里的照片拿出来给韩可看,韩可却说不认识。

    “我是看到墓碑上的照片,但不是这个样子——”韩可猛然歇住话头,偏头看向墙上的那幅美人图,脸上的惊恐完全实质化:“我想起来了,当时看到的女人,是她!”

    作者有话要说:  呃,这章有提到攻啦。

    我知道你们都能猜到。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撞阴阳路相邻的书:了不起的唐伯爵长嫂为妻“送子”神棍的日常[重生][综]黑巫师与食死徒上门洋女婿愚孝男[穿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