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7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书名: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 正文 第107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作者:萧泠风

强烈推荐:女配不掺和(快穿)农家乐山村名医破道[修真]汉侯三国之召唤时代带着空间闯六零大佬都爱我 [快穿]     系统猫缩了缩脖子, 他有一种想要舍弃这具皮囊分分钟逃回系统本体里的冲动。

    有身体是方便了一些,但也大大提高了被斑大人暴打的几率。

    “那是宇智波炑叶自己的选择,我为什么要干涉?”宇智波斑声音轻缓,他瞥了一眼系统猫,而后看向了一旁的宇智波炑叶,淡淡道:“他自己选的路, 哪怕撞得头破血流,也得自己走下去。”

    而他,作为一个父亲,只会在他走投无路的时候,帮他劈开一条路,让他昂着头继续走下去。

    不要妄图约束一个宇智波的一生。

    想想宇智波鼬和宇智波佐助这两个血淋淋的例子吧。

    “他要成神了。”系统猫小声小声地道。

    “明知宇智波和千手那一档子破事儿,你在私自做出决定的事情就应该有心理准备。”宇智波斑冷冷地道, 旋即皱了皱眉, 看向系统猫。

    他忽然明白了什么, 顿时好气又好笑,道:“我还讨厌沙丁鱼呢。”

    讨厌什么东西就要将他们给抄家灭族了?

    谢谢,哪怕他不是什么好人,也不是什么神经病。

    ……应该。

    系统猫愣愣地看向宇智波斑,所以, 这些年,他都白担惊受怕了?

    千手柱间凑了过来, 有些得意地冲系统猫眨了眨眼睛, 道:“我都说了, 斑最温柔了。”

    宇智波带土&旗木卡卡西&宇智波炑叶:呵呵。

    这已经不是滤镜的问题,而是选择性眼瞎的问题了。

    “斑大人!”系统猫激动极了,他想要痛哭流涕地抱住宇智波斑的大腿,正经哭一哭这些年的坐立不安担惊受怕。

    然而,宇智波斑却冷笑一声,道:“果然还是该打。”

    系统猫:“哎?”

    下一刻,系统猫就脸朝下,被藤蔓按着扣进了土里。

    一旁千手柱间眼疾手快,单手结印,给系统猫补了一刀。

    即,一个心中斩首之术,顺势将系统猫的身体拽进了土里,只留他一个毛茸茸的后脑勺露在外面。

    千手柱间拍了拍手,对于斑总是被人误会的这一点,他从来不吝为斑解释,大有掐着别人的脖子让他们承认,斑就是全世界最温柔的人。

    已经斑吹到这个地步,忽然有一天发现,外人对斑有所误解也就罢了,他们不了解斑。可明明算是半个内人的系统猫竟然还对斑存在着误解,这就很让人气愤了。

    系统,看错你了。

    系统猫挣扎地拔出一只爪子,颤巍巍地伸向宇智波斑,哆哆嗦嗦地道:“斑大人,我错了……”

    宇智波斑睨了一眼惨兮兮的系统猫,刚想说什么,从刚才起就被强势忽略的诸神就不满了。尤其是刚才跟宇智波炑叶打得难解难分还不小心落了下风的建御雷神,内心的暴躁简直要具现化出来了。

    他刚才是不小心落了下风,正想着找回场子,这群不知所谓的人就冒了出来。结果,他恨得牙痒痒的对手竟然不打了,抛下他就过去叨叨个没完。

    这是对他的轻视!

    建御雷神气得身上直冒电光,忍不住大吼道:“尔等贱民,还不速来就死!”

    这一吼,直接让异世界来人的目光引了过去。

    宇智波斑微微眯起眼睛,缓缓道:“柱间,你有没有觉得,这些家伙看着很眼熟?”

    千手柱间一脸深沉地道:“是啊,都很眼熟,尤其那个家伙手里的剑,最眼熟了。”

    当年觊觎过的十拳剑,他怎么可能不眼熟。

    说起来,当初他和斑打上高天原,才干掉几千个神,他们在被世界意识给扔出去的时候。

    他当时的对手就是建御雷神。

    而等到他们再一次去那个世界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千多年,他们未竟的事业被黄泉神国给接手了,高天原连点渣滓都不剩了。

    千手柱间到最后也没能弄来十拳剑给宇智波泉奈当见面礼。不过,他很机智地弄来了一箱子三色丸子给泉奈当了见面礼,泉奈很“高兴”。

    多亏了斑的指点,以及,宇智波果然全是甜食控。

    时隔多年,再见到这些熟面孔,千手柱间忍不住心生感慨,并由衷地道:“这一次的十拳剑不会落空了。”

    这个世界是失落世界,是一个世界所摒弃的一支未来,这个世界的意识和法则可没有曾经那个世界凶悍,他们欺负起来完全没有压力。

    宇智波炑叶:“???”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便是教科书版的抢人头。

    等懵逼的冥府鬼神和过来助拳的妖怪人类反应过来的时候,之前还算是难啃骨头的堕神们已经被两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砍瓜切菜似的给剁了。

    宇智波炑叶张了张嘴,虽然他很想说,这是他的对手,不带这样的。可未免父亲们将矛头对准他,宇智波炑叶决定忍了。

    要尊老,他怎么可能跟老父亲们抢猎物呢。

    在宇智波斑须佐能乎状态下一刀一片,千手柱间树界降临一砸一堆,完全是压倒性欺负神的战斗进程里,宇智波炑叶拉着迪卢木多跟宇智波带土和旗木卡卡西说话。

    他的兄长,也是迪卢木多的兄长。

    至于壹原侑子口中说的那什么爷爷、祖爷爷,他什么都不知道!

    旗木卡卡西挺感慨。

    当年的小豆丁,这才离家出走不到一年的时间,居然连对象都找了。哪怕两个世界的流速不同,在旗木卡卡西看来也是非常有效率的了。

    在宇智波带土充满了怨念的目光里,旗木卡卡西拉着迪卢木多问东问西,因为他知道,有些东西从宇智波炑叶的嘴里是问不出来的。

    宇智波炑叶则拽了拽宇智波带土的袖子,在对方疑惑的目光里,以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宇智波带土的袖子里塞了个卷轴。

    宇智波炑叶一脸深沉地道:“带土哥,不客气。”

    宇智波带土:“???”

    宇智波炑叶冲他挤眉弄眼,又悄悄地瞟了旗木卡卡西一眼,比了个手势,小声地道:“加油!”

    宇智波带土忍不住后退了一下,耳朵通红通红,半点也没有当年教导宇智波炑叶时的淡定。

    “你……你怎么……”宇智波带土不敢相信人生,兜兜转转,居然是曾经的小豆丁过来给他支招。

    “这是讲究天赋的,带土哥。”宇智波炑叶笑容得意。

    宇智波带土:“……”

    宇智波炑叶咂咂嘴,忽然道:“要不,带土哥,我还是帮你一把吧。”

    如果攻略有用的话,带土哥也不会这么悲惨地单身了。

    之前父亲那一句“几百岁没有着落”的话,让宇智波炑叶对宇智波带土的年龄猜测有了新高度的同时,也刷新了对宇智波带土办事效率的认知。

    宇智波带土的心中顿时有了不详的预感,他连忙伸手想要抓住宇智波炑叶,但宇智波炑叶一个瞬身出现在旗木卡卡西的面前,声音洪亮地喊道:“卡卡西哥哥!”

    正在跟迪卢木多说话的旗木卡卡西一愣,他看向宇智波炑叶,弯了弯眼睛,道:“怎么了,小炑叶?”

    “宇智波炑叶!”

    宇智波带土气急败坏地想要阻止,但宇智波炑叶已经字正腔圆地开了口。

    “带土哥说他喜欢你!”

    宇智波带土想要抓住宇智波炑叶衣领的手就是一僵,直接停在了半空中。他的目光忍不住瞟向旗木卡卡西,虽然有些气恼,但他还是想要听一听卡卡西的答案。

    “我知道啊。”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旗木卡卡西半点也没有惊讶地点了点头,还冲宇智波带土笑了一下,道:“我也喜欢带土啊。”

    “卡卡西……”

    宇智波带土感动得眼泪汪汪,但宇智波炑叶却觉得似乎哪里不对。

    他眨了眨眼睛,试探性地问道:“那我呢,卡卡西哥哥?”

    果然,旗木卡卡西的回答干脆利落:“我当然也喜欢你啦,小炑叶。”

    宇智波带土脸上的感动表情僵住了。

    宇智波炑叶同情地看了一眼宇智波带土,小声地放下一句“我也喜欢你,卡卡西哥哥”,拉着一脸无奈的迪卢木多的手就溜走了。

    他和迪卢木多,果然应该多关心一下操劳的老父亲们,还有他本丸的刀子们。

    旗木卡卡西看着缩手缩脚拉着迪卢木多就溜的宇智波炑叶,皱了皱眉,这孩子在闹什么?

    然后,旗木卡卡西就听到一旁的宇智波带土以着深沉的语气道:“卡卡西。”

    旗木卡卡西偏头看向宇智波带土,不知为何,他微微屏住了呼吸。

    宇智波带土长得并不太宇智波,不是那种白皙精致的长相,反而有些像是千手,偏英俊的硬朗。但本质上,宇智波就是宇智波,长相并不决定一切。

    带土现在这个眼神就很宇智波,独属于偏执狂的目光。

    “我喜欢琳。”宇智波带土忽然道。

    旗木卡卡西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带土当然喜欢琳,要不当年也不会跟着宇智波斑搞什么无限月读,差点将世界给玩完。哪怕重来一次,带土还是因为异世界灵魂取代了琳而发狂地想要再毁灭世界一次。

    说实话,在发现琳转世了,变成了男生还喜欢上别人的时候,他为带土捏了一把汗。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带土居然还挺冷静,没有冲过去将琳喜欢的人砍死,也没有再毁灭什么世界。

    但带土紧接着的话就让他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宇智波带土深呼吸,一口气地道:“我还喜欢奶奶,喜欢老师喜欢师母喜欢三色丸子。”

    旗木卡卡西的心头忽地一跳,隐约意识到了什么。

    “但我爱的,只有你,卡卡西。”

    ……

    完全是压倒性的胜利,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联手,算是全了当年没砍完高天原的小遗憾。

    等他们悠悠然地走回来的时候,身上甚至没有沾上半点鲜血。

    宇智波炑叶冲他们比了比大拇指,忽然,他心中一动,转头去看宇智波带土和卡卡西刚才站着的地方。

    呃,人没了。

    宇智波炑叶的目光有些心虚地飘了一瞬,他该不会惹祸了吧?

    带土哥一直戳破窗户纸,指不定他自己有什么计划呢。他这一帮忙,别是不小心让带土失恋了吧?

    应该,不会吧。

    “炑叶。”

    迪卢木多忽然叫了宇智波炑叶一声,他抬手握着颈上的黑色种子,神情里有些无措。

    这颗种子正在一下一下地脉动着,仿佛有什么东西挣扎着要冒出头来。

    宇智波炑叶似有明悟,他伸手接过种子,恍然道:“原来是在这里等着我呢。”

    手指慢慢握紧这颗此时充满了生机的种子,宇智波炑叶眨了眨眼睛,他的头发渐渐变成了银色,猩红色的眼底,六颗黑色的勾玉慢慢地转动着。

    “等……等等……”

    艰难从地里将自己拔出一半的系统猫挣扎着用一只爪子勾住了宇智波炑叶的裤脚,还是迪卢木多伸手将帮系统猫从土里解救出来,换来系统猫一个异常复杂的目光。

    当初他以为小炑叶跟迪卢木多看对眼是那种挚友兄弟的看对眼,没想到啊,转头迪卢木多就监守自盗,将他家小炑叶给拐跑了。

    系统猫简直一口老血哽在喉咙里,差点没将他给噎死了。

    可就像是斑大人说的,总比几百年还没有什么着落的宇智波带土强。

    ……嗯,不愧是他家的孩子。

    系统猫眼含热泪,冲迪卢木多点了点头。

    好不容易从土里抠出来,系统猫抖了抖身上的灰尘,然后扑向宇智波炑叶,道:“炑叶,你别冲动啊,千万别祂说什么就是什么,祂也会骗人的。”说着,系统猫忽地回头,冲着天空中某个方向吼了一声:“我说错了吗?大骗子!”

    而后,系统猫继续劝说宇智波炑叶。

    “这颗种子不是随便种的,你种了,就会被这个世界给赖上啊。”

    “放心吧,喵酱。”宇智波炑叶安抚道,“我们已经说好了。”

    “12745。”宇智波斑走了过来,沉声道:“这是宇智波炑叶自己的决定。”

    系统猫泪眼汪汪:“斑大人,柱间大人!”

    千手柱间挠了挠头,道:“也不用这个表情吧?炑叶又不是一辈子不能回家了。”

    宇智波炑叶双手合十,心中默念。

    【神树降临。】

    下一刻,黑色种壳下蕴含着的无限生机就像是找到了一个突破口一样,翠色的嫩芽顶开了外壳。

    宇智波炑叶顺势松开手,后退了半步。

    发芽的种子悬浮在半空中,开始近乎疯狂地生长着。

    发达的根系扎在土地之上,笔直的主干向着天空不断生长。

    这是一棵基本上没有什么叶子的树,扎根于大地,向着天空的极处伸展。

    丝丝缕缕的金色从宇智波炑叶的身体里逸出,在系统猫胆战心惊的目光里融入眼前这棵巨木。

    宇智波炑叶手搭凉棚地望了一眼这棵巨木,原以为会是跟那个神佑之地相同的夏栎树呢,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一棵怪模怪样的树。

    迪卢木多却有些惊讶,因为他这是第二次见到这样的树。

    第一次,是在圣杯战争最后的时候,在冬木教堂外,外观基本一致的巨木净化了此世之恶,驱散了笼罩在冬木市的阴霾。

    宇智波炑叶忽地闭了闭眼睛,点了点头,低声道:“我知道了。”

    巨木粗壮的树干开始虚化,不过眨眼间就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根植在世界本源之上,撑开了世界生死与轮回的神树,本就不该是普通人能够看到、触碰到的存在。

    祂介于存在与不存在之间,神树生机勃勃,则意味着世界未来无限。

    宇智波斑双臂环胸,手指轻轻点了点手臂,沉声道:“多久?”

    “每年三个月,大概需要一百年的时间。”宇智波炑叶摸了摸下颌,道:“我应该能活上个一百年吧?”

    他不用一直留在这个世界,一年只需要在这个世界三个月就能够帮助神树的生长。

    宇智波斑瞟了一眼宇智波炑叶刚刚开启的九勾玉轮回眼,一百年?

    一千年都不是问题。

    鉴于宇智波炑叶没有被某个世界的意识阴险地扣下,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就没有继续留着的必要了。

    但宇智波炑叶挽留了一下。

    别急着走啊,沙之世界里,他还有一个本丸呢。

    本丸里有一群家政技能点了满级的刀子们,他们正眼巴巴地看着这边,等着在主公大人的双亲面前露个脸。

    去看一下也无妨。

    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很干脆地答应了。

    至于宇智波带土和旗木卡卡西,天知道这两人跑哪儿去了。

    系统猫耷拉着耳朵,整只猫像是刚从开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有气无力地跟在宇智波斑的后面。

    宇智波斑看着蔫哒哒的系统猫,忽然道:“12745。”

    系统猫小心翼翼地抬起脑袋:“斑大人……”

    宇智波斑无声地叹了口气,道:“回头给自己换个皮囊,还是做人吧。”

    系统猫:“啊?”

    “宇智波,千手,随便哪个姓氏都好。”

    说完,宇智波斑不看系统猫,抬脚走进空间裂缝里。

    系统猫呆了片刻,忽然精神一振。

    斑大人,斑大人这是希望他能够成为大家庭的一员吗?

    系统猫感动坏了。

    千手柱间路过毛茸脸上写满感动的系统猫时,目光不免带上了一丝同情。

    傻孩子,在斑那里,猫和人是不同的,大大地不同的。

    要知道,宇智波大多是猫控,斑其实也不例外,只是表现得不太明显而已。

    不然,以着系统猫曾经干出来那些踩底线的事情,哪里是按在地上摩擦一下就能够翻篇的?

    不将他四条腿都打折了都不是斑的性格。

    “斑大人!”系统猫不知真相,当即感动得嗷嗷直叫,迈开四条腿就追了过去。

    三日月宗近等刀剑付丧神紧随其后。

    宇智波炑叶和迪卢木多准备离开的时候,细微的空间波动让他脚步微顿。

    “纲君!”

    沢田纲吉不敢置信地看着不远处冲他用力挥手的沢田奈奈,还有依旧邋里邋遢扛着锄头的父亲,嗯,父亲可以忽略。

    “妈妈!”沢田纲吉冲了过去。

    “奈姨!”奴良陆生也冲了过去。

    张开怀抱却无人理会的沢田家光:“……”

    小混蛋!

    “室长。”

    淡岛世理看着宗像礼司半透明的身体,心中难过,但死了一回的宗像礼司明显比淡岛世理他们淡定多了。

    宗像礼司扶了扶眼镜,道:“不过是换个地方工作而已。”

    淡岛世理:“啊?”

    宗像礼司的身边,细微的光亮闪过,须臾之间,一个一头白发,眼睛上蒙着白布的紫衣男人出现在宗像礼司的身边,沉声道:“宗像,该走了。”

    “好的,判官大人。”宗像礼司微微颔首,旋即对淡岛世理道:“因为这段时间里,现世死亡人数太多,黄泉有些忙碌。我得先回去处理公务了,等有空闲了我再上去找你们。”

    说完,宗像礼司冲原scepter 4的人摆了摆手,身体跟着消失了。

    众人:“……”

    室长就是室长,即使下了黄泉,那也是地府的公务员。

    以及,室长的最后一句话,怎么听怎么觉得凉飕飕的。

    ……

    “次元魔女吗。”宇智波炑叶轻声自语,那一位可真是忙前忙后折腾不少啊。

    转过头,宇智波炑叶小心翼翼地拢住迪卢木多的手指,眼眸含笑,道:“迪卢木多,回本丸,我给你准备了惊喜哦。”

    “惊喜?”迪卢木多有些惊讶地看向宇智波炑叶,这段时间,他们一直都在一起,基本上没有分开的时候。

    炑叶什么时候准备的惊喜?

    宇智波炑叶嘴角微翘,神情得意。

    他拉着英灵,走过了空间裂缝中。

    不多时,他们就已经踩在了本丸的土地上,却不是入门处的庭院,而是本丸修建得异常宽广的跑马场。

    迪卢木多左右看看,道:“是小云雀……?”

    “唏律律!”

    一声长长的马鸣声传来。

    迪卢木多一愣。

    他猛地回头,看向了远处正向他奔来的红棕色骏马。

    那是……

    “茉莉安!”

    宇智波炑叶唇角微翘,道:“如此,才是一家团圆嘛。”

    完美如他,果然是最好的爱人与丈夫。

    【全文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相邻的书:霸道总鬼缠上我穿越之翻身农女把歌唱魔修的九零生活春闺错之权相暖妻美人榜之娇娘有毒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帝师系统我的记忆力天下无敌快穿之金手指都是假的吾家卿卿多妩媚长清词(重生)[综]丹凤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