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书名: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 第93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作者:萧泠风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大佬都爱我 [快穿]汉侯女配不掺和(快穿)农家乐     迪卢木多有些无奈地看向宇智波炑叶, 他之前都当面拒绝格兰妮公主, 甚至不惜违背禁制了,可瞧着宇智波炑叶的样子,似乎还是不怎么放心的样子。

    “你不懂。”宇智波炑叶一脸深沉地看了迪卢木多一眼,没忍住,凑过去亲了一口,继续道:“任何想要撬墙角的情敌, 哪怕再不是对手的,也不能疏忽大意。”

    更何况, 格兰妮公主,宇智波炑叶对她一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宴会那时突然冒出来的画面也十分古怪, 他居然看到格兰妮公主强吻迪卢木多成功了!

    哪怕没有变成现实, 宇智波炑叶对格兰妮公主的警惕都快爆表了, 尤其那位还对迪卢木多下了禁制。

    幸好他家迪卢木多拒绝了。

    不过, 这里的人似乎对违背禁制的行为十分排斥,对他们而言,违背禁制就是不英雄不正直的行为。

    一想到加诸在迪卢木多身上的禁制, 宇智波炑叶伸手握住了迪卢木多的手,认真地道:“我希望你能够自由,迪卢木多。”

    迪卢木多愣了一下,不明白宇智波炑叶为何突然冒出来这样一句话。

    宇智波炑叶抬手描摹着迪卢木多脸部的轮廓, 眼神里带上了执拗, 喃喃道:“你的灵魂不应该被任何人所束缚, 任何禁制所约束禁锢。你应当是自由的, 迪卢木多。”

    迪卢木多知道,宇智波炑叶始终对管事长迪奥凯恩所下的禁制耿耿于怀,对于野猪和猎犬的存在简直排斥到了极点。作为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英雄,迪卢木多已然习惯了禁制的约束,也努力在诸多禁制的约束下走出一条光明正直的道路来。

    宇智波炑叶一直以来所期冀的自由,其实这么多年下来,迪卢木多也有些渴望。但他从不愿让自己的事情令宇智波炑叶烦恼,他竭力遵守禁制,未尝不是让宇智波炑叶安心,让他看到,哪怕有禁制的束缚,他依旧能够活得很好。

    所以此刻,在宇智波炑叶不甘又执拗地提起禁制的时候,迪卢木多心下叹息,反手拢住了宇智波炑叶的手指,轻声道:“你呢?”金棕色的眼眸含着笑意看向宇智波炑叶,慢慢地道:“我是你爱情的囚徒,愿意被你一直禁锢。”

    宇智波炑叶蓦地屏住了呼吸,片刻后,他镇定地模仿着平时的呼吸频率,吸气,呼气。

    迪卢木多努力忍住笑意。

    “你,咳,你这是在转移话题。我……”宇智波炑叶抿了一下嘴唇,道:“我们的情况跟禁制不一样。我们不是彼此的囚徒,而是半身。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不存在禁锢的问题。”

    “我们分享彼此的一切。”

    “你说的对,是我想岔了。”迪卢木多从善如流地改口道。

    宇智波炑叶:“……”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迪卢木多轻声道,“禁制一旦设下,即使当初设下禁制的人死亡也无法将其改变,我会尽力远离野猪。”歪了歪头,迪卢木多半是认真半是调笑地道,“我会活到头发花白,脸上长了皱纹,到时候你说不定就会嫌弃我了。”

    比起他的逐渐长大,宇智波炑叶的时光仿佛凝固,兴许数十年后,他已垂垂老矣,而宇智波炑叶一如初见时候的模样。

    “不会。”宇智波炑叶捧着迪卢木多的脸,认真地道:“即使青春逝去,迪卢木多一定也会是最好看的老头子。”

    而他会一直爱着他。

    宇智波与千手一脉相承的执拗,时间或许会褪色,但有些感情是绝不会改变。

    迪卢木多微笑起来,他倾过身,额头抵在宇智波炑叶的额头处。

    两人凝视着彼此,此时时光正好。

    直到茉莉安不甘寂寞地张开嘴,啃了一口宇智波炑叶的头发。

    宇智波炑叶:“……”

    宇智波炑叶的嘴角抽了抽,回手捋了一把茉莉安如今自带天然卷的黑色长鬃毛,低声训斥道:“也就看在你是迪卢木多养大的份上,不然,一定好好收拾你一顿。”

    迪卢木多低低地笑了起来。

    茉莉安无辜地打了个响鼻,然后将脑袋直接扎进两人的怀里,强势抢夺存在感。

    宇智波炑叶长长地叹了口气,无奈。

    两人很快赶回仙境布鲁纳波恩,向安格斯挑明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并希望安格斯能够主持他们的婚礼。

    心爱的养子在外游历了五年,每年也就一两天会在家里待着。今年早了好几个月,还没等安格斯表明一下自己的惊喜,一道晴天霹雳就劈了下来。虽然早有预感,这些年也不断劝慰自己,但看着儿子拱人和被拱真的是两种心情好吗!

    安格斯一瞬间露出的笑容比哭还难看。

    安格斯心酸地对迪卢木多表达了祝福,但他没有应下主持婚礼的事情,而是对他们说,因为某些原因,他并没有为他们主持婚礼的权力,而他们若是想要结婚,应该到圣地去,请居住在那里的神明为他们见证。

    迪卢木多有些惊讶,什么时候结婚还得到圣地请专门的神明见证了。而宇智波炑叶,他就有些排斥了。

    他对神明不感冒,明明是两个人的婚事,为什么要请神明见证!会请安格斯是因为他是迪卢木多的养父,不然,谁理他们。

    但这一回,安格斯却是罕见地坚持。

    宇智波炑叶和迪卢木多对视一眼,最终还是点头了。

    虽然想要尽快结婚,但都回到布鲁纳波恩了,宇智波炑叶和迪卢木多也不好立即出发,尤其他们还有很严肃正经的事情想要向安格斯讨教。

    第一个去找安格斯的是迪卢木多。

    其实,即使迪卢木多不去找安格斯,安格斯也要将养子唤来细细询问。

    得知这对情侣确定了关系都两个月了,亲密程度依旧停留在亲亲抱抱上,安格斯惊了。毕竟,以着他们地方的习惯,不管是神是人,看对眼了,当天认识当天滚床单的比比皆是。而安格斯自己,一向以着俊美温柔多情著称,女伴不要太多。

    结果,他养出来的孩子,对情-事的认知上竟然停留在这么表面上,简直就是对他情场老手的嘲讽。

    安格斯拉住迪卢木多的手就是一顿科普,说得迪卢木多一愣一愣的,完全不知道还能够有这操作。等他离开安格斯的宅邸时,完全是深一脚浅一脚,还没能从那么大的信息量里回过神来。

    而当宇智波炑叶过来找安格斯的时候,安格斯全程装听不懂宇智波炑叶的暗示,只告诫他们要彼此扶持忠诚,他会祝福他们的。

    然后……然后,没了。

    宇智波炑叶无言地看向安格斯,深深觉得这个爱神好欠揍,幸亏迪卢木多一点也不像他,哼。

    短暂地停留了一夜后,安格斯为他们打开了虹桥,横贯布鲁纳波恩和他所说的神佑之地。据安格斯所说,只要他们踏上虹桥,虹桥会带着他们直抵神佑之地。

    在踏上虹桥上,迪卢木多似有所感,他转过头,看向自己的养父。

    安格斯静静地看着他,神情似悲似喜。

    “父亲……”迪卢木多忍不住开口唤道。

    “迪卢木多,我的孩子。”安格斯凝视着养子,长叹一口气,道:“我只希望你能够平安和幸福,直到永远。”

    迪卢木多点头道:“我会的,父亲。”

    宇智波炑叶握住迪卢木多的手,一本正经地颔首道:“放心好了,父亲,我会照顾迪卢木多的。”

    安格斯脸上那些感慨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他面无表情地看向宇智波炑叶,道:“我以为,一直以来承担着照顾责任的是我心爱的迪卢木多。”

    宇智波炑叶挺胸抬头,道:“那是之前,从今往后,我会好好照顾迪卢木多的!”

    安格斯哼了一声,道:“希望你说话算话。”

    迪卢木多惊讶地看向安格斯,养父一直对宇智波炑叶很和善,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养父如此呛宇智波炑叶。

    宇智波炑叶用力地哼了一声,握紧了迪卢木多的手,道:“走了。”

    心里想着有话可以回来再说,迪卢木多回握住宇智波炑叶的手,两人一起踏上了虹桥。

    瞬息间,虹桥裹挟着两人,化光而去。

    安格斯面上的表情渐渐消散,他凝视着虹桥消失的方向,久久不语。

    “你的孩子会好好地活下去的。”一个女声在安格斯身后响起,“从祂出现在迪卢木多·奥迪那身边的那一刻,他的命运已经改变。即使是吾,也看不到他命运的轨迹。”

    阖着双眸的女神出现在安格斯的身旁,正是命运女神。

    “我只是遗憾双眼无法穿透时间,看到时间之河另一端的他是如何平安与幸福。”

    安格斯淡淡开口,神情平静。

    虽然从见到宇智波炑叶的那一刻,感知到他身上与迪卢木多的牵连,他已经知晓会有这么一天,他的心中仍会不舍。

    安格斯阖上双眼,无声低语。

    愿命运眷顾你,我的孩子。

    ***

    迪卢木多没有想到的是,说好来神佑之地请神明见证他与宇智波炑叶的结合,但被虹桥送来的那一刻,他却与宇智波炑叶失散了。

    迪卢木多看着周围弥漫开来的雾气,眉头紧皱。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低泣声。

    似乎是女孩子。

    迪卢木多犹豫了一下,在寻找宇智波炑叶和查看一下是否有人需要帮助的情况之间,他暂时选择了后者。

    他抬脚向低泣声传来的地方走去。

    随着他的脚步,雾气渐渐散开,迪卢木多金棕色的眼眸看到了一个靠在树根旁掩面低泣的女孩。

    那是一棵看上去十分古怪的夏栎树,树高十米左右。之所以说它古怪,是这棵夏栎树,一边枝繁叶茂生机勃勃,树叶尽是青翠的色泽,但另一边却呈现出枯槁的形态,枝干上只挂着几片枯黄翻卷的叶子,摇摇欲坠。

    迪卢木多愣了愣,抬脚走向那棵树,冲树下的女孩轻声道:“您需要帮助吗,女士?”

    低泣声停住,树下的少女慢慢地抬起头。

    迪卢木多微微一愣。

    幸亏这些年的游历让迪卢木多见识到不少古怪的人或物,虽然少女的长相出乎他的意料,但他还能够平静地看向少女,没有失态。

    单单只看她身体的形态,她无疑连妙龄少女都算不上,只能说是一个年幼的孩子,但她的外貌却十足得颠覆,让迪卢木多下意识想起德鲁伊古教之中,使用邪恶巫术续命的女巫们。

    巫术留住了她们的生命,却扭曲了她们的曾经的美貌。

    女孩左边的脸孔,皮肤白皙,五官精致,虽然还透着稚气却不难看出日后的颠倒众生。但女孩右边的脸孔,皮肤苍老而遍布褶皱,如同垂垂老矣的老妪。

    就像是……

    迪卢木多看向女孩身后的夏栎树,她的外貌就像是这棵夏栎树一样,半是生机半是枯槁。

    女孩抬手掩面,声音悲戚,道:“吾本不该存在,纵是被舍弃也合该在当时便消亡。只是,吾不甘心,哪怕再难看,仍是挣扎着想要活下去。”

    迪卢木多温声劝慰道:“生命可贵,自然不可轻言放弃。”

    女孩含泪的眼睛看向迪卢木多,难过地道:“可即使如此,吾的生命也持续不了多久。一旦吾死去,吾所钟爱的一切都会跟着吾一起覆灭。”

    迪卢木多微怔,连忙询问道:“可有办法保住您的性命?”

    “有。”女孩轻声道,“但是很难,吾并不确定,祂愿不愿意帮助吾。”女孩仰起头,看向迪卢木多,“汝可以帮助吾吗?”

    迪卢木多看着眼前的女孩,他知道自己不应随意许诺,但他看着女孩,心底却泛起了熟悉的感觉,仿佛有一种力量催促着他对女孩伸出援助之手。他看着女孩,慢慢地点头,道:“我愿意帮助您。”

    女孩破涕为笑,猛地扑向了迪卢木多。

    “谢谢你,迪卢木多·奥迪那。”

    迪卢木多蓦地一惊。

    ……

    “所以,这就是你的目的?”宇智波炑叶猩红色的眼眸直视着眼前的虚空,嘴角微微抽搐。

    虚空之中,仿佛有人对宇智波炑叶轻声低语。

    宇智波炑叶侧耳倾听了片刻,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了。我不确定自己能否成功,但看在迪卢木多和我本丸那群刀子的份上,我会尽力。”

    进入神佑之地的瞬间就解锁曾经的记忆,找回自己身份和过去的宇智波炑叶沉声道。

    宇智波炑叶转过身,雾气在他面前散开,那棵半是生机半是腐朽的夏栎树出现在他的眼前。那个形容可怖的小女孩已经不见,迪卢木多则僵立在树前,动也不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相邻的书:霸道总鬼缠上我穿越之翻身农女把歌唱魔修的九零生活春闺错之权相暖妻美人榜之娇娘有毒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帝师系统我的记忆力天下无敌快穿之金手指都是假的吾家卿卿多妩媚长清词(重生)[综]丹凤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