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书名: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 第88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作者:萧泠风

强烈推荐:汉侯山村名医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大佬都爱我 [快穿]农家乐幼崽护养协会     宇智波炑叶微微眯起眼睛, 冷冷地盯着安格斯。

    他, 居然, 亲, 迪卢木多,的头发!!!

    而在这时, 安格斯仿佛才注意到宇智波炑叶的存在。爱神天蓝色的眼眸有些惊讶地看向宇智波炑叶, 仿佛看到了什么让他震惊的存在。他愣了愣, 霍地低头看向怀里的迪卢木多, 那一瞬间的目光变幻,宇智波炑叶几乎以为这个安格斯准备发难了。

    宇智波炑叶毫不示弱地瞪回去。

    安格斯看了宇智波炑叶一眼,抬手拍了拍迪卢木多的发顶,温声道:“迪卢木多,我的孩子, 你似乎给为父带来了一位客人。”

    “啊!对对!”迪卢木多想起了跟自己一同前来的宇智波炑叶,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自己在客人面前显露自己跟养父的亲昵。少年的耳朵微红, 他披着披风, 抱着巨剑,抬手扒了扒头发。他侧过身,认真地道:“父亲,这位是科诺哈先生, 是来自远方的客人。”

    宇智波炑叶冷冷地勾了勾唇角, 却在迪卢木多看过来的那一刻迅速转为温和有礼。他学着迪卢木多之前行礼的姿态, 向安格斯简单地行了一礼, 道:“日安, 迪卢木多的父亲,我是科诺哈。”

    对于宇智波炑叶而言,眼前神祇唯一能够让他侧目的身份便是迪卢木多的养父。

    安格斯微微侧身,避开了宇智波炑叶的一礼,道:“你好,科诺哈先生。”他看向银发红眸的青年,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眼巴巴看着客人的养子,爱神的表情有瞬间的憋闷,但他却慢慢地吐出一口气,平静地道:“科诺哈先生,来者是客,若不嫌弃的话,您可以在布鲁纳波恩小住一段时间。”

    安格斯垂眸看向迪卢木多,道:“看得出,迪卢木多很喜欢你。”

    “这是我的荣幸。”宇智波炑叶毫不犹豫地应下来,失忆状态的他本就不知道应该去哪里,而在他看到迪卢木多后,闪现的记忆片段让他觉得,自己应该是认识这个少年的。

    只要跟在他的身边,说不定,他就能够找回自己的记忆。

    还有,他讨厌那些人加诸在迪卢木多身上的禁制。一道道的枷锁缠绕在少年漂亮的灵魂上,践踏少年的自由,剥夺少年的选择权利,而他想要做的,必须要做的,就是将那些锁链从少年的身上扯下。

    这出于他本身的意志,无人能够更改。

    安格斯定定地看了宇智波炑叶一眼,旋即低头看向迪卢木多,温声道:“迪卢木多,我记得你的院子里还有空房间。”

    “哎?”迪卢木多愣了一下,他眨了眨金棕色的眼睛,有些惊讶。

    养父的仙境布鲁纳波恩有时候会接待一些客人,比如之前的费奥纳骑士团,但他们的住处都会安排在庄园的客房处。从来没有客人的住处被安排在身为主人之一的迪卢木多的居所。

    不过,迪卢木多虽然惊讶于养父的吩咐,但他却没有半点排斥的心理。他干脆地点头,道:“好的,父亲。”

    迪卢木多走向宇智波炑叶,道:“科诺哈先生,请您随我来。”

    宇智波炑叶冲安格斯略一颔首,抬脚跟迪卢木多向他私人的居所走去的时候,宇智波炑叶开口道:“其实不用加‘先生’,直接叫我科诺哈就好。”

    迪卢木多歪头看向宇智波炑叶,这样似乎有些不礼貌。毕竟,科诺哈先生不是他同龄的玩伴,是年长于他的尊贵客人。

    宇智波炑叶摸了摸下颌,道:“我觉得,我应该还挺年轻的,不用一口一个‘先生’,好像我很老似的。”

    迪卢木多“噗嗤”一声笑起来,他弯起金棕色的眼眸,道:“好的,科诺哈。”

    宇智波炑叶的唇角弯起。

    ***

    安格斯虽然说的是小住,但宇智波炑叶这一住,便是两年。

    安格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赶人。

    两年的时间,宇智波炑叶的面容没有丝毫的变化,失去的记忆也没有什么进展,而迪卢木多抽条似的长高了。

    对于凯尔特人而言,十三岁便是成年。

    即将十三岁的迪卢木多,虽然身板略有些单薄,但原本精致得几乎雌雄莫辩的脸蛋已经长开些,已经能够窥见日后光辉之貌的轮廓。

    他是布鲁纳波恩最年轻也是最出色的战士,他轻盈的脚步能够在不惊动敏锐的鸟儿情况下接近它们,将它们捕捉到手中。他能够在野狼的围攻下轻而易举地取下他们的头颅,自己却毫发无伤。

    而宇智波炑叶,生活在布鲁纳波恩的两年里,他是爱神安格斯的座上宾。

    宇智波炑叶觉得,那位爱神似乎有些排斥他的存在,但不知为何,他却愿意对他以上宾之礼接待他,允许心爱的养子跟他同进同出。在宇智波炑叶试探地向安格斯询问禁制的本质时,安格斯毫不避讳,直接跟他谈起了世界法则和诸神之间的关系。

    宇智波炑叶完全就是听了一场大型神话故事。

    好吧,眼前这个就是神,所以,这算是他们的发家史?

    禁制,可以被理解为誓约和诅咒,有对自身所下的约束,有别人对自己下达的命令或是诅咒。而对别人下达的禁制上,突出的是德鲁伊教派祭司的居高临下,还有普通人之中,上位者对于下位者的权力。

    宇智波炑叶陡然发现,根据这见鬼的规则,不仅是某个德鲁伊祭司,比如那个管事长洛克·迪奥凯恩可以对迪卢木多下达禁制,就连身为普通人的国王贵族,都有资格对迪卢木多下达禁制,而迪卢木多,不得不接受禁制的制约。

    最重要的是,已知的概念里,禁制不可以被祛除或是抵消,只能够被另一重禁制所约束。就像是为了压制迪奥凯恩对迪卢木多的下达的禁制,安格斯对迪卢木多下了另一个禁制,不允许他狩猎野猪。

    看上去像是有效遏制了第一个禁制,但仔细想想,根本没有用!如果迪卢木多被野猪攻击,他还不能避开,这又该怎么算?

    宇智波炑叶:我日!

    宇智波炑叶忍不住诅咒这见鬼的规则,然后耐下性子跟安格斯学习起他们派系的魔法。

    他的目标马马虎虎,鉴于安格斯只是爱与青春之神,虽然贵为神王之子,但本身的权力就那么一点点。果然,想要从根源解决问题,还得冲着上位者去。

    宇智波炑叶决定好好提升一下实力,然后怼掉神王达格达。

    反正迪卢木多没有见过名义上的养爷爷,怼掉了他应该也不会伤心。

    安格斯不知道宇智波炑叶已经将目标瞄准了他的父神达格达,但说句实话,他本身是两位神明婚内出轨的产物,自小又是被异母兄弟抚养长大,对所谓父神还真没有多少感情。

    虽然安格斯在教授魔法上还算尽心尽力,但他依旧看宇智波炑叶有那么一点不顺眼。不是因为他身上异于神明和人类的气息,而是……

    他是爱神,有些东西,他一眼就看出来了好吗!没有将这个男人轰出去,还是看在他身上具备着的可能,兴许能够改变迪卢木多的命运。

    宇智波炑叶撇了撇嘴,迪卢木多是喜爱并尊敬这位父亲,但说实话,他看安格斯也有些不顺眼。估计是这群凯尔特人表达喜爱和亲昵的动作太过……太过亲热,动不动就亲亲抱抱,这让身处凯尔特人包围中却始终遵从着某种疏离礼节,有那么一点点放不开的宇智波炑叶相当糟心。

    尤其,迪卢木多愿意跟他所谓的同伴拥抱,亲吻脸颊,但在宇智波炑叶的面前,他却表现得相当矜持有礼,从来没有主动亲过他或是抱过他。

    最后两项是重点!

    宇智波炑叶能高兴就怪了。

    宇智波炑叶觉得迪卢木多跟他太过生疏,对他的亲近程度还不及一些隔三差五才能够见到的小伙伴,这种区别对待十足扎心。

    但对于迪卢木多而言,他无疑是喜爱并想要亲近宇智波炑叶的,但宇智波炑叶所表现出来的礼节与凯尔特人一贯的热情相悖。迪卢木多左思右想,于是决定按照着宇智波炑叶习惯的礼节,所以就显得不是那么热情,并不小心扎了宇智波炑叶的心。

    对此,安格斯看在眼里,竟然有那么一点乐见其成。

    该!

    好在宇智波炑叶完全不是那种被喜欢的人区别对待还能默默忍耐的憋屈性子——这完全没法忍好吗!

    所以,宇智波炑叶直接问了。

    而迪卢木多震惊之余,虽然有些不好意思,还是老老实实地说了自己的想法。

    很好,误会解除。

    虽然最开始的日常有那么一点扎心,但解除了观念上的误会后,宇智波炑叶和迪卢木多还是以着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的速度亲近起来。

    两年的时间,宇智波炑叶成功挤掉迪卢木多其他小伙伴,变成迪卢木多最好的朋友。有什么困扰的小难题,他甚至都不往养父安格斯那里跑了,专门去找宇智波炑叶。

    宇智波炑叶表示,他十分乐意帮助迪卢木多。

    只是,临近成年,迪卢木多跟每一个雄心壮志的少年一样,都渴望建立属于自己的功业。而在这种情况下,在外面声名远播的费奥纳骑士团理所当然地进入他的视线里。

    费奥纳骑士团集结了一群有着高超武力的骑士,在首领传奇英雄芬恩的带领下,保护着这个国家。而这个国家的每一个年轻人,包括生活在仙境之中的人,都以加入这个骑士团为荣。

    即使是神明,他们对这个骑士团的英雄们充满了欣赏。如他的养父,在两年前招待了费奥纳骑士团,虽然在宴会的现场上,他的生父杀死了洛恩,让一场欢闹的宴会变成了悲剧。

    迪卢木多见过首领芬恩和当时骑士团里的英雄们,对于他们的传奇,他如数家珍,并渴望成为他们之中的一员。

    费奥纳骑士团的入团试炼并不是什么秘密,迪卢木多暗地里练习过,觉得自己很有把握通过试炼。

    但迪卢木多心底却存着一些犹豫。

    因为在跟科诺哈说起外界的传奇时,在提起费奥纳骑士团的时候,他脸上的笑容总是会淡许多,明显对费奥纳骑士团不喜。

    迪卢木多不知道宇智波炑叶跟费奥纳骑士团究竟有什么过节,但因为跟宇智波炑叶的亲近,迪卢木多不免犹豫起来。

    他依旧向往费奥纳骑士团,但又不想失去这个朋友。

    宇智波炑叶确实不喜欢费奥纳骑士团,但若是迪卢木多知道宇智波炑叶不喜欢这个骑士团的根本原因,恐怕会很无奈。

    因为宇智波炑叶之所以排斥费奥纳骑士团,是因为迪卢木多一旦加入这个骑士团,他就得服从费奥纳骑士团团长芬恩的领导,并对爱尔兰国王康马克·麦·亚特宣誓效忠。

    效忠,是能够随便效忠的吗?

    好好的自由人,为什么非要给别人当小弟!

    宇智波炑叶完全无法理解这所谓的忠义之道。

    宇智波炑叶的观念并不符合当时的主流思想,因为作为一名战士,选择一位明君,为他宣誓效忠直至死亡,这是战士的荣誉。

    宇智波炑叶不高兴,但他不说。

    毕竟是迪卢木多的私事,他不好插手太多。

    迪卢木多问不出宇智波炑叶对费奥纳骑士团的真正看法,虽然本心觉得,自己的人生应该由自己选择,不应该向他人询问意见,但他在意宇智波炑叶,无论走哪一条路,他都希望得到他的支持。

    宇智波炑叶的目光漂移,支持是不可能支持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支持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相邻的书:霸道总鬼缠上我穿越之翻身农女把歌唱魔修的九零生活春闺错之权相暖妻美人榜之娇娘有毒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帝师系统我的记忆力天下无敌快穿之金手指都是假的吾家卿卿多妩媚长清词(重生)[综]丹凤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