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书名: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 第87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作者:萧泠风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大佬都爱我 [快穿]汉侯农家乐幼崽护养协会     他慢慢地走着, 走出了树林,来到了一片绿草茵茵的山坡处。

    一只漂亮的红棕色小马立在那里,额头处是一撮纯白的毛发,有些短的黑色鬃毛略有些蜷曲,一双黑色的大眼睛, 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眼睛里充满了灵性。

    她明显注意到了走出树林的青年, 她歪了歪头,用脑袋拱了一下身边的男孩,将静默站在那里的少年拱得一个踉跄。

    少年如梦初醒, 他低声唤了一句“茉莉安”,有些无奈地抬手摸了摸小马的耳朵, 而后转过头,看向了树林处,旋即便是一愣。

    银发红眸的青年在看到少年后明显也愣了一下。

    那是一个相当漂亮的少年,黑色的短发, 一缕微微翘起的额发,金棕色的眼眸,尤带婴儿肥的小脸白皙而精致。当他歪着头看过来时, 青年下意识想起了之前阳光下波光潋滟的湖泊。

    这个少年……看上去有些眼熟, 还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如同久别重逢, 但青年却在空荡荡的脑海里找不到一点跟少年有关的记忆。

    “你是……”青年喃喃开口, 却不知自己应该先询问什么。

    先问问他知不知道自己是谁, 还是遵从本心询问这个少年是谁?

    迟疑间,少年开口了,声音清脆:“这位客人,您是何人?为何我从来没有见过您?”

    作为被此间主人抚养长大的孩子,少年对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了若指掌。他认识每一个住在这里的人,而当他看到青年的时候,他惊讶于青年昳丽的外貌和宛若神祇的气质,让他忍不住好奇他的来历与姓名。

    这是一个青年回答不出来的问题,但他的面上却没有露出丝毫的窘迫。他抬脚向少年走去,步履从容。

    少年下意识看了一眼身边的小马,发现自己从小饲养,脾气很大,除了养父和他以外谁也面子也不给的茉莉安竟歪着头,目光好奇又温驯地看向来人,眼神跟她看向养父和他并没与什么区别。

    少年不禁有些惊讶,旋即对青年的身份更加好奇了。

    这是一位前来拜访养父的神明吗?

    他不禁做出如此的猜测。

    只是,少年没有想到的是,走到他面前的青年并没有回答他之前的疑问,而是看着眼前的土包,低声问道:“你之前在这里干什么?”

    少年顿时就有些气闷,明明他先询问了问题,结果,这个人非但没有回答,反而向他发问。

    那一刻,他几乎忘记了如果眼前之人是神明会给自己带来何等的惩罚,他抿着唇,不想回答那个问题。然而,他却听到青年继续问道:“你为何如此难过?”

    少年愣了一下,他转过身,金棕色的眼眸看向山坡上的小土包,眼睫微垂,低声道:“我在哀悼。”

    青年偏头看向少年。

    少年用力地咬了一下嘴唇,轻声道:“这里埋葬着的是我同母异父兄弟洛恩的衣物。昨晚的宴会上,我的生父杀死了洛恩。”

    青年微怔,脑海里几乎是同时闪过几个画面——

    燃烧着的篝火,欢快的歌声,聚在一起的男男女女,争抢着一块肉的猎犬。

    欢笑声忽然变成了惊呼哀嚎。

    跪在地上的老者抱住一个头颅呈现诡异扭曲的少年,神情痛苦而癫狂。

    最后一个画面,是老者以一根法杖指着死去的少年,他充满恨意与恶意的声音扭曲着透过了画面,直扑青年面前。

    “我允你禁制:你将引导迪卢木多,奥迪那之孙,去往死亡之途;你自身的生命亦不能比他的更漫长。”

    随着老者的话,少年的尸体扭曲着,变成了一只光秃秃的野猪,没有鬃毛没有耳朵也没有尾巴。他活了过来,猛地跃起,冲出了大门。

    青年神情微动,慢慢地道:“迪卢木多……奥迪那?”

    少年垂下眼眸,低声道:“您知道我是谁了,看来昨晚的事情传播得比风还要快。”

    迪卢木多·奥迪那自幼被安格斯收养,在仙境布鲁纳波恩长大,陪伴在他身边的不是生父栋恩和生母克洛纽特,而是养父安格斯和在仙境里认识的伙伴们,尤其是洛恩,他同母异父的弟弟。

    迪卢木多和洛恩同是养父抚养长大的,唯一的区别大概是他可以叫安格斯父亲,而洛恩作为布鲁纳波恩的管事长洛克·迪奥凯恩之子,有着自己亲生的父亲,尊称他的养父为大人。

    父辈的恩怨并没有影响到他和洛恩的关系。可以说,在布鲁纳波恩,洛恩是他最好的兄弟和伙伴。

    然而现在,洛恩却被他的生父杀死了。

    迪卢木多当然是震惊而又痛苦的,尤其在发现动手的人竟是他的生父之后,本就痛苦的内心又增添了难以言说的内疚。

    为了让父亲尝到同样的失子之痛,管事长对他下了德鲁伊最为恶毒的禁制诅咒,预示了他的死亡。但他没有就此放过迪卢木多,而是继续对他下了几条禁制,儿子的死让管事长曾经对迪卢木多的些许善意尽数化为了憎恶。

    在离开布鲁纳波恩的时候,管事长甚至让迪卢木多收起惺惺的作态,不必假装为洛恩的死哀悼,因为他绝不会放过让栋恩痛彻心扉的机会。

    比起之前的禁制诅咒,管事长这一句话才真正伤到了迪卢木多。

    他怎么可能不难过,不去为洛恩的死哀悼!

    那是与他血脉相连的兄弟,他的朋友!

    为了阻止管事长诅咒的应验,他的养父安格斯以着神明的身份对他又下了一条禁制,禁止他狩猎野猪,以此来规避管事长为他设计的死亡归途。

    迪卢木多其实并不太担心禁制的事情,他相信养父的力量,只要他不去狩猎野猪,他就不会死在野猪的獠牙之下。

    只是,一想到昨晚发生的变故,迪卢木多额角翘起的那缕头发不免耷拉了下来,难过与沮丧充斥在心中。

    管事长的话令他痛苦而羞愧,以至于不敢在众人为洛恩哀悼的时候出现,只敢在他们都离去的时候默默地站在这里,在茉莉安的陪伴下看着埋葬着洛恩旧物的坟墓。

    青年抬手按在了迪卢木多的肩膀上,他的声音染上了焦急,道:“你身上的禁制怎么样了?能够祛除吗?”

    迪卢木多愣了一下,他眨了眨金棕色的眼睛,惊讶地看向青年,道:“清除?禁制怎么可能清除?”

    青年的眉头紧锁,嘴唇抿得死紧,片刻后,他冷冷地道:“这世上不存在无法打破的术,所谓禁制,一定能够祛除!”

    迪卢木多仰头看着青年,恍然道:“您……您这是在关心我吗?”

    青年一呆,连忙收回了手,面上泛起了薄红。他下意识想要反驳,但反驳关心就是不关心,可他确确实实在关心眼前的少年。虽然这个少年明显就是一副不认识他的样子,让脑海里揣着一些似乎跟他有关记忆片段的青年有那么一点不满。但看着少年金棕色的眼眸,青年抿紧了嘴唇,有些别扭地“嗯”了一声。

    迪卢木多顿时就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简直就像是阳光瞬间驱除了阴霾,晴空万丈。

    其实,哪怕他此刻陷入了低落与痛苦中,也不是对谁都能够放下戒心。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看着眼前的青年就是觉得心生亲近,让他忍不住想要靠近。

    “感谢您的关心。”迪卢木多微笑着,抬手摸了摸一旁乖巧安静的茉莉安,今天的茉莉安简直颠覆了他对她的印象,乖巧得不可思议。少年微笑着道:“其实,此刻有您和茉莉安的陪伴,我已经觉得好多了。”

    青年默默地瞥了一眼旁边的红棕色小马,忽然觉得这匹小母马的存在有些碍眼。

    抿唇笑了一会儿,迪卢木多眨了眨眼睛,道:“正式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迪卢木多·奥迪那,我能有幸知晓您的名字吗?”说着,他俯下身,向青年行了一礼。

    青年:“……”

    又问到他回答不出来的问题了。

    忽然,青年心中一动,下意识道:“konoha[炑叶]。”

    “科诺哈先生。”迪卢木多按照当地的语言直接道。

    青年,也就是失忆状态的宇智波炑叶眨了眨眼睛,默默点头。

    对,就是科诺哈!

    ***

    失忆状态下的宇智波炑叶被年少的迪卢木多带回了养父安格斯的领地。

    宇智波炑叶和迪卢木多,好吧,还有那匹名叫茉莉安的小马刚回到领地的时候,一只通体赤色宛如一团火焰的大鸟扇动着翅膀飞了过来。它引颈长鸣,在迪卢木多头顶的天空盘旋着,鸣叫声清脆悦耳。

    迪卢木多抬起头,听了片刻,旋即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谢谢你,菲尼克斯。”

    菲尼克斯是爱与青春的神明安格斯所豢养的四只神鸟之一,它们是爱神的信使。

    菲尼克斯收拢羽翼,落在迪卢木多伸出的手臂上,亲昵地蹭了一下少年白嫩的脸颊。

    宇智波炑叶顿时目光幽幽地看向那只大鸟。

    下一刻,菲尼克斯扑棱着翅膀,仿佛受到了惊吓,忙不迭地飞走了。

    迪卢木多:“……”

    迪卢木多偷偷看了一眼宇智波炑叶,见这位客人似乎半点也没有被菲尼克斯突然的表现惊到,这才略略放下心,带着人继续向养父居住的居所走去。

    他想要向养父引荐这位来自远乡的客人,正好养父也要见他。

    茉莉安没有跟过来,而是溜溜达达地自己回庄园的马厩去了。

    来到了爱神安格斯的居所外,还没等迪卢木多开口,一个身穿蓝色锦缎长袍的男子走了出来。

    男子有着极为俊美的外貌,是能够让任何异性都为之怦然心动的俊美。他身上的长袍华贵至极,上面缀着纯金的装饰,但比任何黄金还要璀璨的是男人编成了发辫垂在胸前的金色长发。他有着温柔而多情的天蓝色眼眸,深深望过来的时候会让人有一种被深爱的错觉。

    他的身后,三只颜色各异的美丽神鸟翩然飞舞。

    显然,那只赤色的菲利克斯并没有回来。

    他便是爱与青春之神,安格斯,此间仙境的主人,迪卢木多的养父。

    “父亲。”迪卢木多的脸上扬起笑容,他向养育自己的父亲走去。

    “迪卢木多,我的孩子。”仿佛没有注意到宇智波炑叶的存在,安格斯一把将少年揽住自己的怀中,用力地抱了一下。

    迪卢木多面上微红,父亲对他的喜爱和亲近让他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他已经十一岁了。但自小被安格斯养育,说实话,他很喜欢这种表示亲昵喜爱的拥抱。

    宇智波炑叶默默地看着迪卢木多的后背。

    似有实质的目光迪卢木多下意识挺直了脊背,然后想起了他带来的客人,连忙退出了养父的怀抱。他仰头看向安格斯,想要向养父介绍宇智波炑叶的存在,但安格斯却抢先开了口。

    “迪卢木多我的孩子,我思前想后,仅仅一个禁狩野猪的禁制并不足以让为父安心。所以……”安格斯反手一拂,一件由红黄蓝白四种颜色的羽毛编织而成的披风出现在安格斯的手中。

    安格斯将披风披在了养子的肩膀上,温声道:“这是菲尼克斯她们褪下羽毛编织而成的披风,神鸟的羽毛可以抵御刀剑和魔法的攻击。”

    迪卢木多摸着披风,感动地看向安格斯:“父亲……”

    然后,他发现,仅仅一件披风并不足以让安格斯放心。他反手又拔出了一把蓝色的宽刃巨剑,将他递给迪卢木多,道:“这是海神玛纳诺赠予为父的神器狂暴之怒,即使在诸神的收藏之中,这也是一把极为强大的魔剑。为父今日就将它交给你防身……”

    安格斯的话忽然顿住。他看了看眼前身高虽然是同龄人的佼佼者但无法改变目前就是十一岁小豆丁的养子,又看了看这把长五尺三寸的巨剑,足足比迪卢木多还高出一个头,再加上重量,他心爱的孩子现在怎么可能挥动这把巨剑!

    转赠别人赠予的神器会出现一些尴尬的状况,果然,他应该亲手为迪卢木多打造武器。

    虽然安格斯觉得出现了尴尬的情况,但迪卢木多却很是惊喜。因为这把狂暴之怒是养父安格斯的收藏中最强大的武器,作为一个天生的战士,他自然曾对狂暴之怒心生向往。

    迪卢木多忍不住露出一个欢喜的笑容来,他用双手接过这把狂暴之怒,感激地道:“谢谢您,父亲。”

    见迪卢木多喜欢,安格斯就不将之前的尴尬当做尴尬了。他揉了揉迪卢木多的头发,温声道:“没有什么比你的幸福和平安更让为父高兴的事情。”

    “父亲……”迪卢木多靠近安格斯的怀里。管事长的诅咒让养父不安了,哪怕他即使对他下达了另一个禁制,他还是在担心迪卢木多的生命终将终结在洛恩所化的魔猪身上。

    “迪卢木多,我的孩子。”安格斯叹息着俯身亲吻少年的发顶,喃喃道:“如果栋恩不是你的生父,我真想将他的头拧下来。还有迪奥凯恩,也是个混蛋东西。”

    看看他们都做出了什么事!

    他们之间的恩怨,跟他的迪卢木多有什么关系!洛恩同样是他养大的孩子,他给予的宠爱虽然不及迪卢木多,但也是他看着长大的孩子,当然也为他的死痛惜。但这种情况下,难道不该找栋恩来报仇吗?

    都是混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相邻的书:霸道总鬼缠上我穿越之翻身农女把歌唱魔修的九零生活春闺错之权相暖妻美人榜之娇娘有毒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帝师系统我的记忆力天下无敌快穿之金手指都是假的吾家卿卿多妩媚长清词(重生)[综]丹凤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