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书名: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 第86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作者:萧泠风

强烈推荐:汉侯山村名医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大佬都爱我 [快穿]农家乐幼崽护养协会     就在这时, 一旁别家本丸的莺丸忽然低呼一声,道:“三日月殿, 你的身体!”

    三日月宗近下意识低头,却见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金色光芒缠住了他的足踝, 转眼间就蔓延至全身, 而他的身体在光芒中变得透明起来。

    三日月宗近愣了愣, 轻声道:“主公大人?”

    下一刻, 他的身体就消失在其他付丧神眼前。

    混乱,正发生在时之政府的每一个角落。

    秋山斋用来放倒所有审神者和时政高层的药粉本来自于时回香炉燃尽的灰烬, 再加上刻在时之政府内部每一处的阵法,对于灵能者而言是无法抵御的迷药。

    然而, 当宇智波炑叶取下了祭台上的时回香炉,阵法破除了一半,大会议室里的一些灵力还算高强的审神者就挣脱了睡意, 清醒过来。

    旋即, 一些灵能者就被陡然塞进脑子里的记忆胀得脑仁都在疼, 让他们忍不住抱头呻-吟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

    众人循声看去,却见土御门家的大小姐土御门静香双手按在会议桌上,疼得浑身抽搐。随着清晰的骨骼拉伸声响起, 土御门静香的头顶上竟然冒出了两只黑色毛茸耳朵。

    她的脸颊上, 黑红色的妖纹勾勒。她喘着粗气, 嫣红的嘴唇间依稀是犬类的獠牙利齿。

    土御门家主心疼得要命。

    这是他的女儿啊, 不是那些被他当做祭品培育了血玉果的同族女孩们,那些同族只是有一层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血缘,但静香可是他的亲生女儿!

    为了免于女儿承受土御门一族女孩的命运,他严禁土御门静香接触使用血玉果。因为血玉果里蕴含的力量,即使土御门的女孩一开始展现出来的是阴阳师的灵力属性,也能够被血玉果所同化。

    土御门静香从一开始就幸运地展现出了阴阳师的能力,而土御门家主要做的,便是让土御门静香一直幸运下去。

    土御门一族固然是安倍晴明的后裔,但因为2012年的诸神之战,土御门本家的血脉死伤殆尽,只剩下当时土御门的继承人。他与秋山斋合作,收拢了拥有土御门的血脉却因为偏远的关系连土御门姓氏都无法冠上的旁支,重建了土御门家。

    只是,新生的土御门家不比当初,曾经凌驾于其他世家的优势不再。为了振兴家族,新生家族的第四代家主苦思冥想,最终想到了一个办法。

    根据族里手札的记载,大阴阳师安倍晴明之所以拥有远胜于其他人的灵力,正是因为他是妖狐之子。虽然阴阳师对于妖怪的主流思想是排斥与厌恶,但妖力纯粹的天狐,因为先祖的缘故,他们还是可以接受的。

    只是,当时的世界刚刚经受诸神战争的破坏,神陨妖灭,一些大妖怪早已不见了踪迹。当时的土御门家主寻不到九尾天狐,他便将主意打到了一些妖狐的身上。

    他们当时是寄希望于以妖狐的血脉唤醒本身的天狐之血,进而拥有高深的灵力。

    无奈的是,天狐是天狐,妖狐是妖狐,哪怕那只妖狐从未为恶,一身妖力未沾血孽,她也变不成天狐。

    这是本身的血脉决定的。

    当时的土御门家主跟女狐发生了关系,生下的三个孩子虽然资质不错,却也没有达到理想状态。而让土御门家主愤怒的是,三个孩子之中的女孩,在初潮之后觉醒了妖狐的姿态。

    虽然在不得已的时候,土御门家主选择在家族的血脉里混入妖狐的血脉,但这不代表他们能够接受觉醒了妖狐形态的子嗣。

    当时的土御门家主亲手扼死了女儿,并将她投入了族里后院的枯井中,还在枯井外设置了阵法,杜绝女儿因为深重的怨恨而化为厉鬼。

    对于土御门而言,这是一段必须被毁尸灭迹的黑历史!土御门家主在杀死了女儿之后,还勒令两个儿子,不许提起女儿的事情,仿佛土御门家压根就没有女孩一样。

    而那个封印了女儿尸骨的枯井小院,则被土御门家列为禁地。

    虽然土御门家主仍未放弃苦死振兴家族的方法,但与妖狐通婚的一条已经被剔除。

    忽然有一天,在土御门家主考校两子的阴阳术时,他惊讶地发现,长子的灵力增长了许多,资质从一开始的中等变成了中等偏上。

    对于阴阳师而言,虽然后天的努力能够弥补一些先天的不足,但效用着实有限。一个阴阳师的天赋已然决定了日后的成就巅峰,天才可能虚耗天赋,沦为平庸,但平庸绝不会因努力而变成卓越。

    阴阳师的世界就是如此残酷。

    在发现长子资质蜕变,灵力增加后,他仔细询问了儿子,最终发现,儿子之所以灵力增进,是因为吃过了一颗红色的果实。而那些果实就长在禁地里,枯井里长出了一棵挂满了果实的树。

    土御门家主没有责罚儿子擅闯禁地,在来到封印了女儿尸骨的禁地里,他看到了那棵挂满了红色果实的树。

    肉色的枝桠,沉甸甸的红色果实。

    将封印解开一半,土御门家主向下望去,穿过自己设下的结界,最终看到了根植在死去女儿尸体上的枝桠,还有已经变得枯槁,仿佛流尽了一身鲜血的女儿。

    最初的六十九枚血玉果被土御门家主收集起来,作为增进灵力的至宝。而在摘下所有果实后,女儿枯槁的身体瞬间化为了灰烬。

    土御门因为这些血玉果渐渐恢复了曾经的声望。

    血玉果不存在用尽的时候,因为在之后的日子里,土御门家的女孩在初潮之后,总会有一两个显露出妖狐姿态。在将这样的女孩投入枯井之后,她们便会如最初的土御门女孩,一身血肉化为孕育出血玉果的养料。

    残忍吗?

    但对于这个家族的男人而言,却是让这个姓氏一直屹立于阴阳师巅峰的唯一办法。

    这么多年来,他小心翼翼地避免女儿接触到血玉果。这个家族的男人还好,女孩只要服用过血玉果,她们的灵力便会同化成妖狐的力量,无一例外。

    不,前不久在乌木町商业街上,本来在相亲的孝彦身上发生的事情已经证明,土御门的男人在长时间服用血玉果后也会产生可怕的副作用。

    土御门离不开血玉果,同时,他们也头疼于血玉果的副作用。

    可万万没有想到,静香还是接触到了血玉果。

    “静香,别怕,为父会找到救你的方……”土御门家主的话还没有说话,土御门静香就一声嘶吼,猛地扑到了土御门家主的身上,张开布满獠牙的嘴,狠狠地咬住了他的颈项,而后猛地一甩,直接撕扯下了一块血肉。

    鲜血喷涌。

    土御门家主痛呼一声,连忙抓起符咒,想要先制住发狂的女儿。然而,他却发现自己的灵力怎么也聚集不起来。

    “不可原谅!”

    土御门静香的喉咙里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她的双眸赤红,充斥着无穷无尽的仇恨。

    “不可原谅……不可原谅……”

    正在这时,一段段的记忆回归到了土御门家主的脑海里。

    “是我……”土御门家主不敢置信地看着女儿仇恨的双眼,喃喃:“是你……”

    “我发过誓。”【土御门静香】咧嘴狂笑,牙齿鲜红,嘴角淌血,一字一句:“你,土御门对我做出的事情,必须付出血的代价。这个家族将因为你当初的贪念而覆灭,这份怨恨无论过去多久也不会淡化半分!”

    土御门家主目光发怔,原来,他根本不是土御门本代家主,而是……当初一手主导了与妖狐通婚以增强资质的家主,也是那个亲手扼死女儿,投入枯井,进而发现了血玉果诞生的人。

    所谓的血玉果,根本不是让土御门兴旺的至宝,而是充满怨恨的妖怪发自内心的诅咒。

    “月姬……”土御门家主的嘴唇动了动,无力地吐出这个名字。

    月姬,当时被土御门家选定作为下一代继承人母体的妖怪。因为弱小的实力,她得以在战争中保全了性命。一直以来努力为善,不伤害人命,一直期冀有一天有人为她建造神社,受香火祭拜而拥有神性。

    妖狐月姬,是一心向神道的妖怪。哪怕后期诸神之战,神的真面目被撕开,从神坛跌落,她依旧向往着成神。

    因为其妖力的干净澄澈,妖狐月姬被土御门盯上了。

    土御门想要借腹生子,但月姬却不愿意耗费妖力孕育子嗣。对于妖怪而言,作为母体损耗的力量太大了。除非感情到位,谁愿意凭白生育子嗣,尤其还是阴阳师的子嗣。

    哪怕土御门家为此许诺了各种好处,月姬还是拒绝了。

    但对于当时的土御门而言,只有他愿不愿意跟女妖发生关系而不存在于被拒绝的余地。

    月姬始终没有放弃逃跑,然而,一连生下三个孩子,妖力被吞噬得不到一成,终于让她在绝望中暗堕,抓着刚刚生下的女儿对着整个土御门家下了血咒。

    她诅咒自己的血脉,诅咒这个令她绝望的家族,然后在诅咒中消陨。

    月姬当时的诅咒太过骇人,哪怕土御门家主自恃不会被这个诅咒所影响,但心中始终存着一根刺。

    这也是土御门家主在发现女儿觉醒了妖狐形态后毫不犹豫地扼死女儿并将她封印的原因。

    但如今,不断积累的怨恨终于找到了出路。

    被月姬附身的土御门静香张开嘴,咬断了土御门家主的脖子。与此同时,土御门族地之中,曾经服用过血玉果的男人们发出不堪承受的嘶吼痛呼,他们就如同当时的土御门孝彦,身体的鲜血迫不及待地涌出他们的身体,肉色的枝桠,沉甸甸的红色果实。

    果实不断地破裂,鲜血四溅,转眼间就将整个土御门族地染红。

    【土御门静香】大笑着,眼角泪水蜿蜒。

    ***

    记忆的回归不仅局限于时之政府内部,还有无数存在于空间裂缝中的本丸。

    编号btf058354本丸中,突然得到一大段记忆的付丧神都懵了,旋即,属于凶器的杀意和煞气蹭蹭地冒出来。

    得知过去种种,被欺骗被奴役,谁会不愤怒!尤其在炑叶大人之前,他们还有过那样一位审神者。

    迪卢木多有些奇怪地看向付丧神们,不明白他们突如其来的杀意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刚想询问一下就听到系统猫爆发出一声怒吼。

    “卧槽!这居然是一个失落世界!!!”

    系统猫一爪子将桌子拍出一个坑,气得不行。

    “猫大人?”迪卢木多复又转头看向系统猫,明明大家都坐在一起,为什么感觉他错过了很多。

    系统猫气得抓狂。

    日哦,这特么居然是一个失落世界!尼玛失落世界是能够随便来的吗?!世界意识太特么坑了,居然蒙蔽了他的感知,让他和小炑叶在这个世界逗留了这么长时间,还跟这个世界的土地和英灵座的英灵签订了契约。

    这是坑,大坑,天坑!

    系统猫仰起头,尖叫着喊道:“将我家的孩子还回来啊啊啊!!!”

    无人理会系统猫的尖叫怒吼,反观本丸里的付丧神,一缕金色的光芒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缠住他们的足踝,下一刻就将他们整个付丧神都包裹其中。就连跟刀剑付丧神有着本质性区别的迪卢木多也被金光包裹着,身体在光芒中逐渐变得虚无。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众人有些茫然,又有些惊恐,然而,无人为他们解惑,下一刻,他们就消失在本丸中,只剩下系统猫一只猫蹲在桌子上,用爪子将桌子挠成了刨花。

    “我日&%¥#……%¥!”系统猫爆发出来一连串的怒骂,最后咬牙瞪视着虚空,厉声道:“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说着,系统猫的身上泛起淡蓝色的光芒,身体一闪,直接就消失了。

    不同于被世界意识分出力量带走的付丧神、英灵,系统猫却是用起了系统自带的空间穿梭能力,冲回老家搬救兵去了。

    不得了了,炑叶被困在失落世界里了!!

    偌大本丸,只剩下马厩处的小云雀十分寂寞地唏律律一声。

    无人回应。

    ***

    晨光熹微,清脆的鸟鸣声唤醒了沉睡中的人。

    他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猩红的眼眸里,宛如水面涟漪的圆圈花纹中,六颗黑色的勾玉点缀其上。

    这是一片被林木簇拥在中央的湖泊,阳光被潋滟的水波揉碎,细碎的光芒如同宝石在闪耀。

    青年抬起手,微微遮挡住刺眼的阳光。好半晌,他才坐起身,身后银色的长发垂落在他的身前。

    青年有些发怔地执起一缕银色的长发,脑海里下意识冒出来“少白头”这个词来。旋即,他倾过身,以清澈的湖水为镜子,看着水面上的倒影。

    银色的长发,猩红的眼眸,青年摸了摸头发,下意识觉得,自己的头发不应该是这样的。

    虽然这个银色并不是生命力褪尽的苍白,但他的头发应该是黑色的吧?

    说起来……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以及,他是谁来着?

    青年的神情有些懵。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远处传来了唏律律的马鸣声。

    他偏了偏头,站起了身,向着声源处走去。

    原本挡在他面前的花草林木似有灵性,纷纷向两边倒去,给他让出了一条畅通无阻的道路来。

    歪倒在地面上的草叶其实是有些扎人的,但青年光-裸的双足踩在上面,足心却没有被划破半点。

    他心中有一种感觉——自然界的一切,都是他的战友,不会伤害他半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相邻的书:霸道总鬼缠上我穿越之翻身农女把歌唱魔修的九零生活春闺错之权相暖妻美人榜之娇娘有毒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帝师系统我的记忆力天下无敌快穿之金手指都是假的吾家卿卿多妩媚长清词(重生)[综]丹凤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