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书名: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 第85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作者:萧泠风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幼崽护养协会汉侯大佬都爱我 [快穿]不死佣兵     虽然现在宇智波炑叶对时之政府充满了怀疑, 但看到了这一段记忆也不免有些唏嘘。

    认知里的世界和真实的世界截然不同, 偏偏认知里的世界不是臆想出来的, 而是真实存在过的。比起不知情,直接被修改了记忆的其他人,不得不清醒面对这一切的人确实有些悲剧啊。

    正感慨间,宇智波炑叶的指尖忽地一疼。他轻“嘶”了一声, 然后愕然发现,他竟不知何时将眼前祭台上的时回香炉抓在了手中。

    随即,警铃大作。

    “啧,麻烦了。”原打算悄然潜入却惹出了这么大的声势,宇智波炑叶皱了皱眉。在他想要放下时回香炉的时候,他的心口猛地一跳, 下意识想起了喵酱的话。

    来之前,宇智波炑叶问过系统猫。他准备从时之政府摸走的东西, 没有名字没有特征, 他该怎么找。

    结果, 喵酱给他摊了摊爪子, 十分不靠谱地告诉宇智波炑叶, 等他到了时之政府就会知道,他应该带走什么。

    宇智波炑叶慢慢收拢手指,他现在特别想带走这个香炉, 所以, 他这一次来时之政府的目标, 是时回香炉?

    就在这时, 他留在外面开会的分-身陡然化为烟雾,直接回归了本体。

    得到了分-身记忆的宇智波炑叶脸色微变:“袭击?秋山铃木?”

    秋山铃木那张恢复年轻了的脸,直接让宇智波炑叶想起了之前那段记忆里的秋山斋。秋山斋镜中的五官外貌,分明与秋山铃木一模一样!

    有多少几率,后代子孙能够完全继承祖辈的外貌?

    宇智波炑叶有些粗暴地将时回香炉往怀里一揣,随即,他看向周围封禁着刀剑本体的容器。时之政府之前对刀子们的许诺明显跟现在宣扬的不同,他们最初的目的明明是改变历史以撼动节点,到了现在却变成了保护历史,保护现世,这里面明显有鬼!

    刀剑本体的状况对分灵复制体有着直接的因果关系,为了本丸里那群刀子们的刀生权力,宇智波炑叶觉得,不将这些刀剑本体都打包了都对不起自己来这一趟。

    宇智波炑叶直接开启了六勾玉轮回眼,准备用天之御中将这些容器转移到沙之世界里。

    然而,还没等他动手,一个身影伴随着空间波动直接出现在宇智波炑叶的面前。

    宇智波炑叶准备结印的手指微顿。

    秋山铃木?

    还是秋山斋?!

    秋山铃木赶到禁地的第一件事就是看向祭台,见祭台上摆放着的时回香炉不见了,他顿时愤怒地瞪向宇智波炑叶,厉声道:“交出时回香炉!”

    他心中既愤怒又不解,这地宫之外明明设置了无数结界,怎么就被人无声无息地摸到这里,直到取走了时回香炉才响起警报。

    宇智波炑叶本想直接动手,但想到了之前看到的记忆片段,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些记忆都属于眼前这个男人。宇智波炑叶眨了眨眼睛,直接道:“我之前看到了一些东西,你们拿到时回香炉,最初的目的是为了改变历史进而撼动两个历史性的节点,进而获得参与进节点时间的机会,我说的没错吧?”

    秋山铃木的脸色陡然阴沉了下来,他阴测测地看向宇智波炑叶,没有说话。

    宇智波炑叶干脆利落地点了点头,道:“看你这表情,我明白了。”联想到最后的那一段记忆,宇智波炑叶眨了眨眼睛,继续道:“是因为你无法接受历史改变的后果,所以,你改变了初衷,时之政府变成了保护历史的组织吗?”

    “你懂什么!”宇智波炑叶只是疑问,但这个问题却触到了秋山铃木的逆鳞,让他忍不住低吼起来:“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秋山铃木,不,应该称呼他为秋山斋。

    秋山斋的目光狰狞,嘶吼着喊道:“你们根本什么都不懂!”

    每当历史改变,现世的一切随之改变。除了点燃了时回香炉的秋山斋以外,没有人会记得变化之前的一切。

    唯一幸运的是,他们还记得改变历史,撼动节点来改变世界被摧残的既定现实。

    虽然秋山斋试图告诉其他人,原本的过去是怎样的,但对于压根没有记忆,不知道变化的人而言,秋山斋所说的“本该”太过遥远。

    有些改变,没有意识到还好,无知无觉地换了身份换了朋友换了亲人,有的人从天之骄子变成了流浪汉,有的人从籍籍无名的人变成了掌权的大人物。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原本是什么样的,所以坦然地接受了一切。

    但对于亲眼见证改变的人而言,这一切都太过残酷了。

    秋山斋不断地告诉自己,只要他们最后成功改变了那个真正想要改变的过去,令满目疮痍的世界变回曾经的美好,那这一切的牺牲都是值得的。

    ……去他大爷的值得!

    秋山斋的神情扭曲,嘶声道:“属于你的一切转眼就成了别人的,熟悉的朋友转眼就变成了陌生人,好不容易才追求到的恋人也可以一夜之间变成别人的妻子!所有人都懵懂不知,唯有我,唯有我得亲眼看着一切发生!”

    “不能接受,无法接受!”秋山斋的眼神变得疯狂起来,他单手捂着脸,喃喃自语:“一群蠢货,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现在不好吗?只要不再往返于过去之中,有生之年里,我们明明可以过得很好。不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而妄想改变世界的现状,这样的人都该死!”

    宇智波炑叶恍然道:“所以,你背叛了一开始的目标,变成了维护历史的人。为了保住目前的一切,不惜对曾经的同僚下杀手?”

    什么时之政府,什么历史修正主义者,他们在最初分明是一个团体的!只是,观念的分歧让他们分裂,最终搞出了这么个对峙的局面。

    “别将他们想得太伟大!”秋山斋冷哼道,“那些人不过也是想要借着改变历史的机会获得更多的权力,那群蠢货,根本不知道,没有时回香炉的认可,即使现世改变了,他们也意识不到,更别提趁机掌握权力。”

    宇智波炑叶伸出一根手指,道:“说得很有道理,但是,你怎么知道他们没有意识到?之前看上去确实是只有你一个是时回香炉选定的见证者,但你怎么知道,时回香炉不会再选择其他人?”

    秋山斋愣了一下,他确实没有想过这一点。

    宇智波炑叶“啧”了一声,道:“如此看来,溯行军之所以会是暗堕付丧神的原因也很好理解了。同样通过时回香炉掌握了穿越时间的技术,时之政府有神器时回香炉,一定程度上保护了刀子们,所以,他们没有像是溯行军那样,沦为毫无意志只被历史修正主义者驱策的怪物。但穿越时空的伤害只能够减少,不能够完全避免,所以,每一年依旧有本丸暗堕。”

    “这些牺牲是必须的。”秋山斋阴沉着脸,直接道。

    “哈,必须的。”宇智波炑叶忍不住冷笑,“你自己不愿意牺牲却好意思让别人牺牲,还说什么必须的?你当初的许诺在哪里?”宇智波炑叶从怀里掏出青色的香炉,在秋山斋发直的目光里掂了掂,“你忘记当初点燃时回香炉的时候,你曾许诺过什么了?”

    宇智波炑叶的声音不知何时变得空灵而虚幻起来,他的嘴唇轻动,声音却从四面八方传来:“背叛者。”

    “不,我不是背叛者!”秋山斋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他的声音却陡然拔高许多,大声道:“我只是,我只是经过了深思熟虑,选择了以这种方式保全了现世!世界因为我的选择而延续下来,这是我的功劳!”

    “胡说!”

    “你所谓的世界延续,就是利用时回香炉从过去历史收集来的力量,不去撼动时间的节点,而是反复将现在的时间逆转,以过去的本源填补现在的本源,将世界永远地困在2205年?”

    “无节制地滥用神器,玩弄时间,只为保护你自己的幸福,你对得起当初死去的人吗?你对得起……我们吗?”

    秋山斋的神情变得惊恐起来,他开始后退,喃喃道:“不……我没错,我没错……哪怕反反复复困在这个时间里,他们不也生活得很幸福!不不不,我没错,我没错啊啊啊啊啊——!!”

    秋山斋发疯地拽着自己的头发,神情癫狂地重复着“我没错”,直接看呆了一旁的宇智波炑叶。

    他只是掏出时回香炉嘚瑟一下,表示自己绝不会将东西还给他,他怎么就突然发起了疯?

    香炉里升腾着白色的烟雾,丝丝缕缕,将秋山斋缠绕在其中。而秋山斋就在烟雾里渐渐癫狂了神情,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还没等宇智波炑叶出手,他自己就先发疯了。

    宇智波炑叶低头看了看手上的时回香炉,不用说,让秋山斋变成这副样子的必然是他手上的时回香炉了。

    看上去是有些危险的东西,果然还是拿回去让喵酱看看为好。

    现在不是想东想西的时候,还是将这个时回香炉收起来,然后将这里的刀子本体们都打包走好了。对了,还有现在正在休息室待着的三日月,也得带走!

    宇智波炑叶反手掏出一个封印卷轴,准备将时回香炉打包一下时,他忽然注意到,时回香炉一侧青色的炉壁上,一点鲜红晕染开来。

    宇智波炑叶忽然想起之前指尖的细微刺痛。

    擦,又不小心放血了!

    “咔,咔咔。”

    伴随着两声几不可闻的声响后,这个据说是神器的时回香炉,就这么在宇智波炑叶的手上碎成了八块,然后噼里啪啦地掉到了地上。

    宇智波炑叶傻傻地张大了嘴。

    不、不是吧?

    神器就这么碎了?!

    还没等宇智波炑叶从懵逼中缓过神来,掉在宇智波炑叶脚边的碎块忽如砂砾一般,转眼竟化为金色的粉末。

    宇智波炑叶顾不得去想,原本青色的香炉变成粉末的时候却成了金色有多怪异,因为那些金色的粉末被无形的手托起,下一刻直接冲入了宇智波炑叶的心口处。

    “卧槽!”宇智波炑叶忍不住低骂一声,他被那股力道撞得后退了一下,懵了一瞬,但他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伸手摸了摸衣服里头,而后一脸无语地掏出了那面熟悉的金色罗盘。

    他记得,离开本丸前,他将罗盘扔在办公室里,而直到刚才,宇智波炑叶也没有发觉罗盘就在他身上。

    那问题来了!

    究竟是这面古里古怪的罗盘学会了隐身术,连他的感知都能够欺骗,还是,刚才的金色粉末冲向他身体的那一刻,化成了这面罗盘?

    说起来,这面不知是谁塞给他的罗盘拥有着跟时回香炉一样的穿越能力,还让他去到了被时之政府认定无法干涉的2010年。

    巧合?

    还是,别有用心的安排?

    宇智波炑叶眉头紧皱,他讨厌被设计!

    就在这时,他手中这面金色的罗盘亮了起来。

    刺眼的光芒一瞬间充斥在整个地宫里,周围封禁着刀剑本体的容器都跟着模糊了存在。

    与此同时,时之政府的休息室里。

    正在等候自家审神者的刀剑近侍们坐在一起,三三两两地说着话。

    因为一些攀比的心理,在时之政府召集全体审神者开会,可随行一位近侍的时候,审神者会不约而同地选择本丸里最拿得出手的刀子。

    于是,满休息室里,长相一模一样,穿着一模一样的付丧神比比皆是,比如那几百号的三日月宗近。乍看上去一点也不觉得赏心悦目,只会让看到这一幕的人觉得有些惊悚。

    休息室里的气氛很不错,因为时之政府内部的禁锢之力,这些刀子们完全不知道一墙之隔的审神者们被秋山铃木给放倒了,他们还在和谐地说话聊天喝茶静坐。

    然而,随着时回香炉的碎裂,大段大段陌生的记忆涌入付丧神的脑袋里。

    那是最初秋山斋他们找到刀子们,向他们求助时的真正记忆,还有在成立时之政府后,背弃当时诺言不惜使用将他们本体刀剑封印禁锢,剥夺修改记忆的一幕幕。

    在场的付丧神陡然变了脸色。

    “你们……人类,你们竟然敢愚弄我们!”

    为了世界未来,他们可以责无旁贷,但这不代表这群人类可以以此作为幌子,篡改他们的记忆,将他们作为牺牲品。

    这样的行为,不可原谅!

    时之政府的工作人员也有些懵,因为不止付丧神得到了大段的记忆,他们也看到了。

    他们原本的过去,和以秋山斋为首的人控制一切的可憎嘴脸。

    虽然憎恨人类单方面违约的行为,但休息室内的付丧神们仍是选择搭救会议室内的审神者。毕竟,作为刀剑的分灵,他们离不开审神者的灵力供给。哪怕再愤怒,还是得先将审神者带回本丸再说。

    之后是讨伐还是背离,再议。

    宇智波炑叶本丸的三日月宗近没有动。

    在得到那段记忆后,三日月宗近是失望的,但不同于其他愤怒的付丧神,三日月宗近能够保持冷静,是因为他有一个一直以来督促他们质疑时之政府的审神者。

    本来之前就有些怀疑,现在不过是印证这个怀疑。

    而让这振三日月宗近很犯愁的是,会议室里的审神者是假的,真正的审神者不知去哪里了,他现在完全不知道上哪里找主公大人。

    这就有些坑了。

    三日月宗近不禁叹了口气。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相邻的书:霸道总鬼缠上我穿越之翻身农女把歌唱魔修的九零生活春闺错之权相暖妻美人榜之娇娘有毒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帝师系统我的记忆力天下无敌快穿之金手指都是假的吾家卿卿多妩媚长清词(重生)[综]丹凤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