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书名: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 第84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作者:萧泠风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幼崽护养协会汉侯不死佣兵重回六零全能军嫂     时之政府基地的最深处,被层层结界所笼罩着的地下神宫之中, 封禁着刀剑本体之灵的容器簇拥着最中央的祭台。

    祭台之上, 一个青色的香炉摆放在上面, 白色的烟雾袅袅,混合着似有似无的香气。

    宇智波炑叶的神情有刹那的恍惚。

    他下意识冲烟雾伸出手。

    一缕烟雾飘飘荡荡, 缠住了宇智波炑叶的手指。

    宇智波炑叶的眼前,破碎的画面闪现。

    先是一个青年的背影。

    青年穿着破破烂烂的长风衣, 上面沾满了鲜血。以着目前的角度, 宇智波炑叶能够看到青年后背上深可见骨的刀伤。青年的左手握着刀,右手却以着诡异的角度垂下, 黑色的鲜血明显带着咒诅的痕迹,正滴滴答答地顺着右手微微震颤的手指淌下。

    前方有什么难缠的敌人吗?

    宇智波炑叶看过去, 却见到青年正对着的方向是一片浓雾, 根本看不到敌人的行迹。但宇智波炑叶却能够感觉到——或者说,这段记忆的主人能够感觉到,浓雾之内, 那几乎抵在他咽喉要害处的恶意。

    “你先走。”青年声音嘶哑,但语气里却充满了平静。他慢慢地抬起了手中的长刀,直指眼前的迷雾,冷静地道:“最起码得活着一个, 将东西带出去。”

    “夜刀神先生……”记忆的主人声音发颤,仿佛被吓破了胆子。

    “闭嘴, 秋山斋!”青年微微偏头, 露出半张虽然染血却依旧清秀好看的脸, 他的目光里带着孤狼一般的狠意,一字一句:“为了这件东西,我的王,还有neko,大家都死了……如果你不能成功将它带出去,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我、我……是,夜刀神先生,我一定不会辜负你们的!”那人带着哭腔喊道,他转过身,开始没命地奔跑。

    因为这是一段既定的记忆,宇智波炑叶只能够看到记忆主人所看到的一切。在他转身奔逃的时候,他虽然看不到那个青年的情况,但他却能够听到如雷霆般炸响的声音在回荡。

    无数的声音重叠在一起。

    “无礼的人类!”

    “罪人!”

    “此罪无可赦,当处以极刑!”

    秋山斋奋力地奔跑着,他的喉咙里压抑着细小的哭腔。

    他一头扎进了眼前的迷雾中,画面猛地破碎,再聚合在一起的时候已经变了。

    一间和室之中,跪坐在记忆主人面前的男人身穿黑色狩衣,他的手中捏着蝙蝠扇,脸上挂着冷笑。

    “土御门?找错人了。土御门已经灭门了,你难道不知道吗?”男人目光讥诮,“蚍蜉妄图撼树,自然是死无葬身之地。”

    “土御门先生,您的话实在是太过分了!”记忆的主人有些愤怒地反驳道,同样的声音,显然,他就是之前的秋山斋。

    秋山斋认真地道:“土御门的众位前辈是为了阻止人类被奴役驱策才奋不顾身地阻止那些神明,您身为土御门的少主,岂可如此、如此……”

    “如此什么?”男人冷笑一声,道:“事实就是,他们的努力毫无用处,那些神明打够了就不打了,只留下一个满目疮痍的世界。而土御门一族,唯有我这个被家主褫夺了继承人身份,还被斥责为胆小鬼的活了下来,而那些自诩为人类未来而战斗的土御门,全死了。”

    男人冷冷地看向秋山斋,道:“土御门,这个姓氏,我可不稀罕。所以说,你找错人了。无论你想要做什么,都与我无关!”

    秋山斋深呼吸,他按捺下心中的怒火,将一个蓝色的包裹取出来放在桌子上。他解开包袱,露出一个青色的香炉,与宇智波炑叶之前在地下神宫里发现的那个香炉一模一样。

    男人的目光微动,似乎有些惊讶。他的手指不由自主地抚摸着香炉,喃喃道:“这是,神器?”

    “是的,神器,还是能够挽回世界损失的神器。”秋山斋的声音凝重,“这是星见大人赌上性命占卜出来的命运关键之物。为了得到它,死了太多的人。但只要有了它,无论是这个世界已经濒临破碎的既定现实,还是我们在战争之中失去的所有,都能够找回来,只要,我们能够启动它。”

    “土御门是晴明公的后裔,您又是土御门的少主,未来的当家。虽然土御门满门遭遇了不幸,但只要您愿意与我们合作,联手改变这个历史。那么,土御门的复兴指日可待。”秋山斋沉声道,“您固然怨恨先家主对您的不公,但对于土御门这个姓氏的衰落,您真的能够视若无睹?毕竟,不管愿意不愿意,您都是最后的土御门了。”

    ……

    会议室里,秋山斋坐在首位,二十多名灵能者分坐两侧,那位土御门最后的后裔正在其中。

    “根据测算,想要修改之前的战局,有两个时间节点最为关键。”

    “其一为后冷泉天皇在位之时的宽德十年,公元1053年。这一年,大阴阳师安倍晴明的继承人安倍昌浩去世,享年六十岁。根据土御门家族收藏的手札记载,在昌浩公去世后不到一个月,全国各地爆发了动乱。”秋山斋的声音冷凝,“以黄泉津大神伊邪那美命女神为首的黄泉神国,向以天照大御神为首的高天原宣战。诸神陨落,参战的大妖死伤无数。此后,神道和阴阳道开始衰落,苇原中国再不见大妖怪的行迹。”

    “但那些神祇没有完全陨落,他们被伊邪那美命镇压在黄泉之中。初步判定,是伊邪那美命没有足够的力量在掀翻高天原之后诛杀这些天津神,或者是这位众神之母对诸神仍抱有一丝怜悯,所以,她并没有杀死他们。”

    只镇压而不是诛灭,其实也很好理解。毕竟,神话传说之中,伊邪那美命既是黄泉津大神,又是众神之母。既是众神的母亲,对自己孩子没能狠下心也是正常的事情。

    如果他们能够去往宽德十年,在黄泉神国和高天原的战争中,成功说服伊邪那美命女神对高天原诸神下死手,或许,之后的事情便不会发生。

    秋山斋停顿了一下,给在座的人一个消化情报的时间,而后继续道:“其二为2012年,王权者之间的争斗,绿王比水流想要将异能赋予全世界,因而全面解放了石板。为了阻止这一情况发生,白银之王阿道夫·威兹曼强行坠剑,毁灭了德累斯顿石板。”

    秋山斋的声音里染上了叹息:“就当时的情况而言,毁掉德累斯顿石板的确是最佳的选择,避免了全世界陷入混乱。但问题是……”

    下座的土御门冷哼一声,接口道:“问题是,德累斯顿石板虽然出土于波西米亚,但那并不是当地人所谓的圣遗物。为了阻止天照一脉的天津神挣脱黄泉束缚,伊邪那美命女神将他们的神力与真灵分开镇压,所谓的德累斯顿石板应该称之为黄泉比良坂,就是伊邪那美命女神用来封印剥离出来的神力的容器。”

    从石板的出土到围绕着石板展开的争斗,当时看似是人的私心在作祟,如今看来,谁知道那是不是出自于神灵力量的蛊惑。一步一步,以力量为饵,最终让人类粉碎了桎梏神力的石板,最终促使了天津神挣脱黄泉的束缚,让他们得以在人间掀起战争。

    神明之间的战争,遭殃的永远是人类。

    秋山斋沉声开口道:“时回香炉虽然是能够让宿主穿越时间的神器,但我们能够将时回香炉发挥出来的力量有限,不足以直接干涉既定事实的节点。”秋山斋的手指用力地攥在一起,“目前,我们能够抵达的过去,最远为镰仓时代末期,彼时第一次神战已经结束上百年的时间,伊邪那美命女神沉睡,无人能够将其唤醒。而最近的过去则为明治时代,这个时间里,德累斯顿石板还未被挖掘出来。我们的人试图在波西米亚的寻找石板,先于教会的人发掘石板,但迄今为止还没有进展。”

    他们所知的德累斯顿石板来历来源于收集到的情报,但情报能够作假,谁也不曾经历过真正的历史,见证石板的出土。

    他们努力地挖了,但连石板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多次的穿越经历证明我们无法直接改变节点,只能够逆推时间线,以此积累来撼动节点的时间力量,进而参与进那个历史。”秋山斋眉头紧皱,“但灵能者的身体不足以承受身处异时间的负荷,连续穿越三次的人,他们的身体已经出现了崩坏的迹象。”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建议开启‘刀剑计划’。”

    ……

    “阁下的来意,吾已明白。”

    记忆的片段里,这一次闪现出来的是熟悉的身影。

    博物馆内部的展馆里,摆放在玻璃展柜里的是一把刀身具有优美弯曲弧度的太刀。细微的光亮在刀身上闪过,身着蓝色华丽狩衣的付丧神已经站在了来者的面前。

    眼眸如新月初升的付丧神看向来人,沉声道:“自是,责无旁贷。”

    “感谢您的援手。”秋山斋俯身行礼,道:“穿越时空的危险性,我们会尽力减至最低。”

    “吾明白。”三日月宗近微微颔首。

    灵能者的身体不足以承受穿越时空所带来的负荷,于是,他们想到了刀剑付丧神身上。

    他们不是普通的付丧神,有着悠长历史和跟主人一起创造出来的传奇,这些刀剑的声名在人类之间广为流传。付丧神的存在,有人将其视作八百万神明的末位,有人将其当做普通的妖怪之流。但事实上,付丧神与付丧神之间亦是存在着区别的。

    这些历史上有名刀剑所化的付丧神,虽然不具备神格,但人类对他们的喜爱渴望足以让他们展现出末位神明的特征。这样的特性能够减轻穿越时空对他们的损害,再加上分灵复制技术,负担依旧存在,却不致命。

    类似的事情发生在每一位刀剑付丧神身上。秋山斋和他手底下的人,完全是将收藏着知名刀剑的博物馆、私人宅邸走了一个遍,将这群正义感责任感爆棚还好说话的刀子们一个个拉上了自己的战船,连酬劳都不问一下,或者说,压根就没有讨要酬劳的意思,就这么义无反顾地干起了白工。

    回想一下有图有视频有真相的刀子们受侵害事实,再看看这段记忆里刀子们干脆利落地点头表示愿意为世界美好未来贡献一份力的画面,宇智波炑叶不禁扼腕。

    这分明就是打工初期没有跟老板谈好工作条件,以至于连自身权益都没能保护的血淋淋例子啊。

    哪怕是责无旁贷,一些条件该谈还是得先谈一下的,不然,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宇智波炑叶无奈,旋即忍不住疑惑。

    如果这个秋山斋对应的便是时之政府的创始人秋山斋,如果刀剑计划所对应的就是目前时之政府的刀剑付丧神计划,那么,当初谈好的是改变历史,撼动时间线以抵达节点,怎么到了现在却变成了保护过去历史,保护现世安稳了呢?

    正疑惑间,接下来在宇智波炑叶眼前展开的画面解答了一切——

    “这是……哪里?”秋山斋的声音里充满了疑惑,他茫然地环顾周围,只见到自己正置身在一个小巷之中。他的身边就是冒着食物腐烂气味的垃圾桶,往日里得体的衣服却变成了散发着恶臭的褴褛破衣,他的双手布满皲裂的冻伤的伤痕,指甲缝里满是黑色的污垢。

    秋山斋崩溃地抓住头发,完全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呆坐了片刻,他踉跄着站起身。

    他走出了小巷。

    小巷外的行人看到了秋山斋,无不脸色大变。他们就像是看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目光里充满了嫌恶。

    秋山斋被这样的目光看得有些崩溃,变走为跑。

    他疯狂地跑回了家。

    然而,他原本的公寓名签却换了姓氏,俨然不再是他的家。他发了疯似的砸门,换来的是邻居的报警,警察赶到,将他抓了起来。

    面对警察的审问,秋山斋努力解释,自己是秋山斋,是那间公寓的主人。然而,换来的是警察毫不掩饰的轻蔑,还有摔在他面前的文件。

    秋山斋手指颤抖地翻阅了文件,惊愕地发现,他原本的人生被篡改了。

    曾经在道上有些名声的灵能者世家秋山家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姓氏,他的父亲还因为装神弄鬼骗人而被抓进监狱里,三年后就因病去世。他跟着母亲颠沛流离,及至现在二十三岁,他不是记忆里那个有着一手灵术还名校毕业的秋山斋,而是一个自暴自弃自甘堕落的流浪汉。

    秋山斋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资料,几乎以为自己中了幻术。

    只是,秋山斋再不愿意相信,他心底某个声音却在告诉自己,这一切皆为真实。他变成了这副样子,是因为过去改变了,所以,现在也改变了。

    之前只是震惊于现在的情况,所以面对警察,秋山斋并没有反抗。而当他找到了问题的症结后,他很快逃出了警局。

    他回到了之前他们这群历史修正者的据点。而让秋山斋痛苦和失落的是,明明牵头建立起这个据点的人是他,但所有人都不记得秋山斋的存在。

    随着历史的改变,现世的情况跟着发生了改变。所有人的记忆都被修改了一部分,他们对于现世的改变无知无觉,唯有秋山斋,这个在土御门帮助下第一个燃起了时回香炉的人保留着完整的记忆。

    他是见证者,而见证者,注定孤独。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相邻的书:霸道总鬼缠上我穿越之翻身农女把歌唱魔修的九零生活春闺错之权相暖妻美人榜之娇娘有毒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帝师系统我的记忆力天下无敌快穿之金手指都是假的吾家卿卿多妩媚长清词(重生)[综]丹凤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