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书名: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 第81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作者:萧泠风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山村名医汉侯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我是大反派[快穿]幼崽护养协会不死佣兵     宇智波炑叶等了片刻, 发现系统猫没声了,他忍不住问道:“然后呢?”

    系统猫一脸无辜地看向宇智波炑叶,道:“什么然后?没然后了啊。”

    宇智波炑叶气结, 道:“别以为我不知道, 喵酱你肯定还有瞒着我的事情!”

    系统猫抖了抖胡须,满脸无辜。

    反正,宇智波炑叶的赌运坑,确实是因为气运太盛了的问题。他没说的是,大筒木辉夜传承了血脉的躯体是执掌了一个世界月之本源的月读尊,被吞噬了果实的神树是另一个世界的支柱。

    月读尊那边姑且不提,毕竟, 他不是初始神明。但神树,世界的支柱, 撑开了整个世界的轮回与延续,它的果实凝聚了神树的精华, 按道理可以化作那个世界的初始神明,但果实脱离神树会让神树枯萎,世界意识允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就是另一码事了。

    再看看吞噬了神树果实, 导致神树枯萎,自身则取代神树变成了支柱的大筒木辉夜,力量和权势在之后的一段时期里达到了巅峰,还不是被大筒木羽衣兄弟封印。

    所谓支柱, 她只需要存在便能够撑起世界。至于她是清醒还是沉睡, 对世界而言是没有必要的。

    不过看看大筒木辉夜清醒时各种作世界, 还是沉睡着吧。

    宇智波炑叶是返祖过头了。他当初砸进去太多好东西,以至于宇智波炑叶出生起就带上了世界支柱的特征。他是足可以取代大筒木辉夜,成为世界支柱的存在,但只要他选择成为世界支柱,他会永生永世绑在那个世界,不死不生。

    但摆在宇智波炑叶面前的选择本该更多,他不应该被一个世界桎梏了脚步。

    为了不让世界意志将宇智波炑叶勾搭上世界支柱的道路,宇智波带土还特意去了一趟封印着大筒木辉夜御身体的月球,将自己从某个世界月读尊那里抢来的神格扣在那具御神体上,加重了大筒木辉夜那边的砝码。

    反正大筒木辉夜的意识已经被捏碎,那具御神体只是一个空壳而已,有再多的力量也无法为人所用。

    虽然宇智波带土在某黄色小人画上很坑,但他勉强还算是一个合格的兄长和长辈。

    当然,这些事情,还不是现在的宇智波炑叶能够知道的。

    宇智波炑叶定定地看着系统猫,微微眯起眼睛。

    系统猫高高仰着头,一副死猫不怕开水烫的烈士模样。

    宇智波炑叶轻轻地哼了一声,眼睛眨了一下,恢复了黑色,而后他慢吞吞地道:“那迪卢木多是怎么一回事?他还输给过我呢。”

    既然他的赌运已经被坑到了谷底,那迪卢木多算什么?谷底的谷底?

    “这个啊,你得问问你自己。”系统猫抖了抖胡须,无奈地道:“你到底跟迪卢木多签了什么契约?”

    “契约?”宇智波炑叶挠了挠头,道:“当时我被罗盘扔到这个时代,听到了一个声音让我叫出他的名字,那不是圣杯战争的主从契约吗?我听韦伯说,大圣杯解体之后,御主和从者之间已经没有契约了。”

    “呵。”系统猫翻了个白眼,道:“你当我没见过使魔契约?你和迪卢木多哪里是这个契约啊,宇智波炑叶,你可长点心吧!”系统猫的爪子啪啪地拍着地面,有些抓狂地继续道,“虽然我现在看不出你们两个签订的是什么契约,但要不是有你的首肯,这种程度的契约怎么可能会被签订!你想知道有时候你为什么会赢迪卢木多?”

    系统猫呵呵:“你和迪卢木多之间的契约模糊了世界法则的概念,祂将你们两个当成了一个人。也就是说,你跟迪卢木多赌骰子,其实就是你左手跟右手猜大小,本就是你一个人,当然有输有赢了。”

    宇智波炑叶:“!!!”

    系统猫死鱼眼:“想起来了吗?你那个鬼契约是怎么签……喂喂喂,炑叶,你的脸怎么还红了?你别急,要不咱们现在回家,找……”以着他的特殊性,只要回归本体,用本体系统就能够勘破宇智波炑叶和迪卢木多之间的契约,进而找到解除的方法。不过,宇智波炑叶一直不知道系统猫的真身,系统猫暂时也不愿他知道自己其实连猫都不是,而是一团数据系统。

    所以,系统猫当即改口道:“找斑大人和柱间大人给你看看,不管什么契约,只要签订了就一定有解除的方法,你别上火了!”

    被系统猫认定着急上火的宇智波炑叶深深地低头,他在系统猫不断的安慰声中默默地抬手捂脸,闷闷地道:“我……我知道,我不急,我也不要回家。”

    “好好好,不回家就不回家。”系统猫人立而起,粉嫩嫩的肉垫轻轻拍着宇智波炑叶这会儿泛红的手臂,一脸长辈式的慈爱关切表情,道:“迪卢木多很不错,正好你可以跟他好好玩玩儿,过过瘾。”

    系统猫认真地安慰宇智波炑叶,他知道这小子从前被宇智波带土的危言耸听吓到过,一向视契约如洪水猛兽,跟几百年劳工和挖眼睛绑定在一起。所以,即使系统猫因为前段时间宇智波炑叶罕见赢了后注意到了他们之间的契约,他也没有告诉宇智波炑叶,而是悄悄观察,想要在宇智波炑叶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帮他解除了契约。

    叔叔不是好当的。

    “……嗯。”系统猫的话让宇智波炑叶脸上的温度更高了,他几乎将整张脸埋在了手臂里。要不是迪卢木多就站在远处的庭院里,他恨不能现在就一个土遁,钻进地底下好好冷静冷静。

    不过,他的这个动作也吸引到了迪卢木多的注意。英灵金棕色的眼眸不解地看向宇智波炑叶和系统猫,猫大人在安慰炑叶大人,而炑叶大人是在……害羞?

    不知为何总是能够精准抓住御主心情的迪卢木多眨了眨眼睛,觉得事情有些不简单。

    片刻之后,宇智波炑叶依旧通红着脸,但他异常镇定地看向系统猫,道:“喵酱,这件事……契约的事情,你别告诉迪卢木多。我不想,嗯,对,在没有发现契约的具体作用前,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系统猫干脆利落地点头道:“行,我本来也没有打算告诉他。这契约也是古怪,你们一个两个的都没有注意到。”

    宇智波木叶的目光漂移了一瞬,低低地道:“我,我其实挺高兴的。”

    在世界法则看来,他和迪卢木多是一体的,虽然之前无论是他还是迪卢木多都没有发现。但现在知道后,莫名有点带感。

    “我明白我明白。”系统猫了解地点头。

    宇智波炑叶斜眼看向系统猫,脸上的温度陡然增高了许多,哼哼道:“喵酱明白?”

    “嗯嗯。”系统猫认真地点头,道:“我知道,你特别珍惜在赌桌上能够输给你的人。”

    宇智波炑叶:“……”

    系统猫:“当年柱间大人也是这样的,要不是斑大人不让,柱间大人其实想要每天拉着你赌一遍大小来着。”

    宇智波炑叶一脸冷漠:“……哦。”

    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宇智波炑叶站起身,他伸手将系统猫抱起来,认真地道:“说好了哦,契约的事情不许告诉迪卢木多,我会自己找机会跟迪卢木多说清楚的。”

    系统猫一脸莫名地点头,他之前都答应了,不用重申这么多遍吧。

    宇智波炑叶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将系统猫放在一旁被他用木遁催生出来的藤条上。

    系统猫:“???”

    “喵酱总是不运动,都长小肚子了。”宇智波炑叶认真地看着系统猫呆愣的琥珀色猫眼,伸手揉了一把系统猫软乎乎的白肚皮,道:“为了喵酱的健康,我决定辞去喵酱移动猫架的工作,就这样,回见。”

    说着,宇智波炑叶挥了挥爪子,转身就向迪卢木多走去。

    系统猫一脸懵逼地站在藤条上,宇智波炑叶和迪卢木多的对话远远地传来。

    “炑叶大人,猫大人他就留在这里?”

    “哦,喵酱说这阵子吃的有些多,要多多锻炼身体。”

    “这样啊。”

    “迪卢木多怎么没跟左右手在一起?我以为你很喜欢那个,嗯,狱寺隼人来着。”

    “狱寺君是一个非常出色的人,但他和沢田先生、山本先生有三日月君和大家招待,我更希望在这里等候您。”

    “咳,咳咳。”

    “炑叶大人,您没事吧?是嗓子痛?”

    “……没事,就是不小心被口水呛到了。迪卢木多……有你在真的是太好了。”

    “谢谢,炑叶大人,这是我的荣幸。”

    系统猫:“………………”个熊孩子!给他记住了!!

    ***

    药研藤四郎的预估失误,虽然鸩的体质虚弱,但毕竟是妖怪,那帖药下去,本以为会睡到明天,但晚上的时候,在奴良陆生撸起袖子拿着湿手巾擦来擦去的时候,鸩醒了。

    然后一声大叫差点掀翻了本丸的屋顶。

    “奴良陆生,你在搞什么鬼?!”鸩用力地收拢自己的和服,涨红着脸冲奴良陆生大吼道。

    “嘛……”被鸩“用力”一推顺势坐倒在地上做柔弱状的奴良陆生挥手示意了一下手中的手巾,一脸无辜地道:“你说呢,鸩?之前还有些担心,不够看你现在都有力气吼人了,看来是真的恢复了呢。”

    “……哼。”鸩迅速合拢好自己的和服,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绯红的眼瞳看向奴良陆生,低声道:“你的伤怎么样了?”

    “伤?”奴良陆生愣了一下,旋即想起之前被山下学姐用刀子刺伤的事情,因为伤口愈合得太好,奴良陆生都忘记了之前的重伤。他直接解开衣服,露出连刀疤都没有留下的后背,道:“已经好了哦。”

    鸩几不可查地舒了口气,旋即开始教育奴良陆生:“以后你可长点记性吧,不要太相信人类,知道吗?堂堂奴良组三代总大将,竟然被人类刺伤,你简直是……简直是太不像话了!”

    当时的情景,吓得鸩心脏几乎骤停。

    “嗨嗨。”奴良陆生合拢衣服,附和地点头道:“我以后一定会听鸩的话,鸩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绝对不会让鸩担心。”

    鸩气结,道:“你不要胡说八道。你是奴良组的总大将,我是药鸩堂的首领干部,断没有你听我话的道理!”

    “那鸩愿意听我的话吗?”奴良陆生暗红色的眼睛看着鸩,幽深的目光让鸩有种现在立刻马上回药鸩堂地盘的冲动,慢慢地道:“鸩可以答应我的每一个要求吗?即使在鸩看来有些过分?”

    “……奴良陆生!”鸩忍不住低吼道,要不是身体仍有些虚乏,他现在都想要展开羽翼以下犯上一把,暴揍奴良陆生一顿。

    对于鸩而言,为奴良陆生死都不会犹豫半点。但奴良陆生向他索求的东西,即使他是妖怪也忍不住犹豫。

    不应该啊……鸩苦恼地想道,陆生他不是一直对那个家长加奈挺有好感的吗。当然,以着鸩的立场,并不希望三代夫人是一个人类,因为这对于滑头鬼血脉的延续不是一件好事。对比一下鲤伴大人和陆生就知道了,鲤伴大人有着二分之一的妖怪血,每个月只有一天会变成人类的模样。但陆生,有着四分之一的妖怪血,他只有在晚上的时候才能够展现出妖怪的形态。

    家长加奈和那个花开院的阴阳师,都不是合适的选择。

    雪女冰丽倒是还不错,虽然笨手笨脚的,但起码她是完整的妖怪。

    可为什么,为什么陆生就一头栽在了他的身上?

    他是妖怪,但他是男妖怪好吗,根本无法为奴良组延续传承!而且,作为一个鸩鸟,鸩甚至不知道自己还能够活多久。

    对于鸩而言,找另外的鸩鸟结婚,在寿命终止之前孕育下一代,然后死去,这是鸩鸟的命运。

    如果没有奴良陆生的横插一手,这本该也是他的命运。

    究竟是为什么!!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人类外形美丽得能够迷惑滑头鬼的眼睛。

    “这不是迷惑。”足踝处传来一个不轻不重的力道,鸩低下头,却见到奴良陆生不知何时伸手握住了鸩略显白皙纤弱的足踝。红眸的妖怪首领仰头看向鸩,道:“鸩是我想要困在身边,一直一直在一起的存在。我已经跟老头子说好了……”奴良陆生笑了一下,“妖怪未必需要像人类一样传承后代,奴良组日后完全可以挑选别的妖怪继承,只要奴良组的任侠之义能够传承下去,继续保护弱小的妖怪,这样就足够了。”

    鸩霎时间失去了所有的表情,他愣愣地看向奴良陆生,一字一句:“跟……你跟总大将说了?”鸩的声音陡然拔高了,充满了震惊和无措。

    “当然。”奴良陆生理直气壮地点头,如果好不容易将鸩追到手却因为别的问题而让鸩反悔了,他哭都找不到地方。奴良陆生握住鸩足踝的手指蹭了蹭,仿佛这样的动作便将这只漂亮的鸩鸟握在了手中,奴良陆生语带戏谑地道:“怎么,鸩是不是觉得很感……”动?

    “笨蛋!!!”鸩的眼睛陡然泛起了紫色的凶光,他身上的和服微微松散了些许,身上的紫红色纹路亮了起来。他的身后,紫黑色的羽翼展开,无数漂亮的羽毛充斥在整个屋子里。

    奴良陆生:“!!!”

    等等,这跟他想象的不一样啊!

    鸩怎么一副要跟他同归于尽的样子?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相邻的书:霸道总鬼缠上我穿越之翻身农女把歌唱魔修的九零生活春闺错之权相暖妻美人榜之娇娘有毒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帝师系统我的记忆力天下无敌快穿之金手指都是假的吾家卿卿多妩媚长清词(重生)[综]丹凤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