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书名: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 第65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作者:萧泠风

强烈推荐:汉侯山村名医农家乐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林珍的综穿人生     不知道自己和付丧神们的对话让警署里想象力其实挺丰富的巡警们想到了不可名状的方向, 宇智波炑叶挂断电话后简直是憋不住地乐,好半晌才正经起来。

    宇智波炑叶揉了揉腮帮子,看向间桐雁夜,道:“虽然只过去了一个星期,但间桐你的变化还真不小啊。”

    不仅是重新燃起了生活的希望和动力,就连行事手段都有了些手腕,总算不是当初那个一门心思要撞南墙的愣头青了。

    间桐雁夜笑了一下, 慢慢地道:“我总得为小樱做些打算。”

    “小樱吗?”宇智波炑叶靠在沙发上,道:“你没有将小樱送回远坂家吗?”

    间桐雁夜的手指慢慢地攥了起来,他垂下眼,哑声道:“有些事情, 是我想得太简单了。”

    圣杯战争结束后的第三天, 在得知葵姐和凛被接回了冬木市后,他带着苏醒的小樱来到了远坂家。

    他这一年以来,忍受着刻印虫对他身体的压榨侵蚀, 几乎舍弃了自己为人的底线, 不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将小樱送回到她妈妈的身边吗!

    对于间桐雁夜而言,将小樱送回到葵姐的身边,确定了她今后生活的平坦顺遂,他便无所谓自己这条命。

    他为小樱挑选了漂亮的连衣裙, 给小樱的头发上别上红色的发结,他发自内心地祈求小樱能够忘却自己在间桐邸噩梦一般的一年, 在葵姐和凛的身边重新扬起从前的笑容来, 而他自己则在长裤的口袋里塞进一把手-枪。

    魔术师虽然有着超乎常人的力量, 能够利用魔力一瞬间催生受创的内脏器官,使得致命伤变成普通伤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魔术师始终是人,只要一击必杀,让他们来不及使用魔术,他们照样会如普通人一样死去。

    间桐雁夜始终没有放弃杀死远坂时臣,他眼中的万恶之源。

    只是,间桐雁夜带着间桐樱登门的时候,他却惊愕地看到,葵姐并没有像是从前那样,抱住小樱,反而在凛激动地喊着“小樱”想要跑过来的时候,一把抓住了凛的手,阻止凛如曾经那般,亲昵地抱住自己的妹妹。

    远坂葵十分克制地冲他们颔首,得体而又有礼,完完全全体现了她魔道世家主母的身份,相当客气地招待同是魔道世家的间桐家来客。

    间桐雁夜搭在小樱肩膀上的手,清楚地感觉到了小樱的颤抖。

    那一刻,间桐雁夜忽然想起了一年前的那一天,在他问起小樱的时候,葵姐有些难过但很坚定的说,小樱已经既不是她的女儿,也不是凛妹妹时候的表情。

    葵姐不是不难过,只是,从她嫁入远坂家的那一刻,她就已经有了觉悟。

    ……见鬼的觉悟!

    间桐雁夜不相信葵姐真的能够忍住骨肉分离的痛苦,尤其他已经将小樱带回到葵姐的身边。他将小樱推到了葵姐和凛的身边,自己则后退三步,表示想要见远坂时臣一面。

    间桐雁夜装作没有看到小樱求助的眼神,转身跟远坂邸的仆人走到远坂时臣所在的花园里。

    他看到远坂时臣了。

    他就坐在花园里的遮阳伞下,一身西装革履光鲜亮丽,就是他将小樱推进了间桐家的火坑里。

    间桐雁夜向远坂时臣走过去,他的手伸进口袋了,握住了那把黑市买来的消音手-枪。

    一步,两步。

    他的枪法并不好,不过,要是有足够近的距离,应该能够一枪毙命吧?

    三步,四步。

    间桐雁夜终于走到了远坂时臣的面前,掏出了手-枪。

    远坂时臣就像是没有看到他一样,面对抵在他额头的手-枪,他的脸上写满了淡漠。

    而在这个时候,间桐雁夜才看清楚了远坂时臣的眼睛。

    他的外表一如曾经,但眼神却像是死了一样。面对着生死的威胁,他竟然毫不在意,甚至,可能对死亡还有那么一点点期待。

    间桐雁夜忍无可忍地开枪了。

    响亮的碎裂声惊动了在花园前庭客气招待小樱的远坂葵和凛。

    母女三人连忙赶到了后-庭,远坂葵几乎是尖叫出声,一反往日里文雅端庄的仪态,尖声喊道:“间桐雁夜!你在干什么?!”

    间桐雁夜面无表情地将手-枪甩进一旁的喷水池里,忽然觉得累倒了极致。

    远坂葵和凛惊慌失措地跑到了近前才发现,远坂时臣没有受伤,刚才一连六发子弹击中的是远坂时臣身旁桌子上的酒瓶酒杯,所以,消音手-枪才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可即使如此,远坂葵仍是觉得怒不可遏。她伸出手臂抱住自己的丈夫,瞪向间桐雁夜的眼神里充满了凶狠,厉声道:“雁夜,你难道看不出时臣的身体不舒服吗?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

    远坂凛也不解又不安地看向间桐雁夜,不知道对她一向很好的雁夜叔叔为什么会对父亲做出那么可怕的事情来。

    “为什么……”间桐雁夜喃喃道:“大概是,恨吧。”

    间桐雁夜不看远坂葵,他直直地看向直到此刻始终不言不语甚至眼珠都没有动一下的远坂时臣,一字一句:“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你不知道小樱她——!!”

    他陡然止住话头,他怨恨远坂时臣不将间桐家的底细调查清楚再将小樱过继过来,却也明白,同是魔道世家,又岂是那般容易被别家窥探的。可小樱遭受的一切如果不是远坂时臣的错,还能够是谁的错?!

    无视了血脉亲情,一句“为了她好”便将她推了出去。小樱她固然继承了间桐家的魔道刻印,可这一年来,她过得是什么日子啊!

    可有着不逊于凛的魔术资质,又注定小樱无法像是普通人那样生活。

    所以,是他的错吗?

    在发现这个家族肮脏龌龊的本质之后,他毅然决然地舍弃了继承人的位置,宁愿做一个普通人也不愿意接受间桐家的魔术刻印,所以,才给了远坂时臣幻想,所以才有了小樱的出继。

    在场的人中,可有一个真正对得起小樱?

    间桐雁夜知道,如果让远坂时臣知道小樱在间桐家遭受了什么,这个男人或许也会痛苦,可这却是生生撕开了小樱的伤疤,让勉强弥合的伤口又一次流血。

    他无论做出了多少,忍耐了多少,终究是一个外人。

    已经够了。

    就在这时,一只小手忽然握住了间桐雁夜的手,让累到想找个地方结束自己生命的间桐雁夜从自厌的情绪中惊醒过来。他低下头,看到间桐樱仰起头,冲他露出一个跟他年幼时总是会在葵姐脸上看到的笑容。

    “雁夜叔叔,我们叨扰了远坂先生和远坂夫人那么久,是不是应该离开了?”

    间桐雁夜愣住了,他不敢置信地看着间桐樱,她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不喜欢这里。”间桐樱仰着头,认真地告诉间桐雁夜,道:“我想回家。”

    远坂葵抱住远坂时臣的手陡然颤抖了一下,她忍不住小声地道:“小樱……”

    “离开,为什么离开?!”远坂凛差点跳起来,“小樱不是回家了吗?为什么还要离开!!”

    间桐樱不看远坂凛,只认真地看向间桐雁夜。

    曾经的远坂樱有着跟远坂凛一样发眸的颜色,无论是长相还是性格,她更像是远坂葵。而如今站在他身边的间桐樱,她的容貌依旧,但她改变的发眸就如同她改变的魔术属性,再也无法恢复到一年前的模样。

    “小樱……”

    间桐雁夜想要说什么,但握住他的小手陡然传来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道来。间桐樱用力地咬了一下嘴唇,然后用着很轻但是坚定的声音道:“雁夜叔叔,我们打扰到远坂先生一家了,我们应该离开了。”

    从出继的那一刻,她就已经不再是这个家的一份子了。

    爷爷告诉她,她不能要爸爸,不能要妈妈,也不能要凛。现在爷爷虽然不在了,可他当初说的,其实也没有错。

    她叫间桐樱,不是远坂樱。

    “小樱!”远坂葵忍不住提高音量,喊出间桐樱的名字,却在紫发紫眸的女孩看过来时下意识放轻了声音,嗫嚅着道:“小樱可以在远坂家多待一会儿,我……远坂家……欢迎小樱……欢迎……”

    “雁夜叔叔。”间桐樱不再看远坂葵,也不回应她的话。她看向间桐雁夜,眼底带着祈求。

    间桐雁夜用力地闭了一下眼睛,慢慢点头道:“……好,雁夜叔叔带小樱离开,回家。”

    “小樱!”远坂凛想要冲过来,却被远坂葵一把抓住了手腕。

    “妈妈,小樱要离开了,为什么不留下小樱!”

    远坂凛不明白自己的母亲究竟在坚持着什么。

    就在间桐雁夜带着间桐樱想要转身离开的时候,从刚才起就一言不发,仿佛死了一样的远坂时臣忽然开口了。

    他的声音里带着嘶哑,就像是上锈了许久的机器正在艰难地恢复着运转,慢慢地道:“小樱……”

    间桐樱的脚步一顿。

    间桐雁夜配合着间桐樱停下脚步,而后冷冷地睨向远坂时臣。

    他刚才那六枪没有打在远坂时臣身上,不是他原谅了远坂时臣那个该死的男人,他比任何人都憎恨远坂时臣。但当他准备开枪的时候,他忽然想到了——

    如果远坂时臣死掉了,葵姐怎么办?凛怎么办?小樱怎么办?

    失去了丈夫和父亲的她们,应该怎么办?

    这个男人死一万次都不足惜,但他却是远坂家的顶梁柱。一旦他倒了,葵姐和凛的日子恐怕也不会顺遂。

    然后,间桐雁夜看到了远坂时臣的眼睛,忽然意识到,远坂时臣那个从来高傲的男人竟然在躲避着什么,甚至期待着死亡的降临。

    让他就这样死掉,实在是太便宜他了。

    这是他最终没有冲远坂时臣开枪的原因。

    而后,间桐雁夜忽然从远坂时臣此刻的眼睛里看到了令他愉悦的情绪。

    被圣杯真实和许愿的后果打击得几乎封闭了内心的远坂时臣为了自己的妻女选择振作,他想要冲亲手被他送走了的女儿打声招呼,表示小樱可以随时来远坂邸做客,他十分欢迎她的到来。

    然而,当他看到了间桐樱的时候,远坂家的第五代当主却发现了让他惊愕的事实。

    他曾经的女儿,才六岁的间桐樱,竟然已经失去了童贞。

    怎么会这样……这怎么可能?!

    间桐脏砚究竟对小樱做了什么!

    间桐樱偏头看向远坂时臣,她曾经的父亲,亲手将她送走了的男人。她微微低头,行了一礼,道:“告辞了,远坂先生。”

    语气疏离而淡漠。

    “小樱!”远坂时臣想要叫出小樱,那一刻,他想要摒弃一直以来遵守着的魔道规则,想要探寻间桐家的魔术究竟让小樱变成了什么样子。

    但间桐樱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她握住间桐雁夜的手,脚步坚定地离开了远坂邸。

    她已经不属于这里了。

    间桐雁夜握着间桐樱的手,原本一心想要将她送回到葵姐身边的他,现在竟然带着小樱回到间桐家。

    许久的沉默之后,是间桐樱首先打破了沉寂。

    “雁夜叔叔。”间桐樱抿了一下嘴唇,小声地叫道。

    间桐雁夜看向间桐樱,却见这个紫发紫眸的小女孩眼睫颤抖,她似乎想要对他说什么却犹豫着不敢开口。

    间桐雁夜心疼间桐樱在远坂葵那里受到的“礼遇”,那是对待客人的礼节,不是对待女儿的亲昵。他放缓声音,温声道:“怎么了,小樱?”

    间桐樱用力地咬了一下嘴唇,道:“雁夜叔叔,我……我不想做父亲的女儿。”

    间桐雁夜愣了一下,然后听到间桐樱小心翼翼地道:“我可以做……雁夜叔叔的女儿吗?”

    间桐雁夜的眼泪无知无觉地落了下来,他哑着声音,几乎没有犹豫地回答道:“当然可以。”

    间桐樱小心翼翼地抱住了间桐雁夜,轻轻叫了一声爸爸。

    连自己都想要放弃的生命里,陡然迸发出了希望,也多出了重量。

    间桐雁夜为了间桐樱,重新振作了起来。

    冬木市灵脉的管理者虽然是远坂家,但间桐家在冬木市的势力同样不容小觑。虽然间桐家中道衰落,但间桐脏砚在世时的手段不少,稳固了间桐家在冬木市的地位。

    但间桐脏砚一死,间桐家麾下的附属势力就开始蠢蠢欲动。

    真正接触到了里世界的事情,间桐雁夜也意识到了空有资质但无家族庇佑的魔术师可能遭遇到何等事情。为了保护间桐樱,也为了给未来间桐家当主的间桐樱一个不那么烂的摊子,间桐雁夜接过了间桐家里世界里的各项事务。

    至于刚被他抢了养女的大哥,他还是拿着表世界里的产业混吃等死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相邻的书:霸道总鬼缠上我穿越之翻身农女把歌唱魔修的九零生活春闺错之权相暖妻美人榜之娇娘有毒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帝师系统我的记忆力天下无敌快穿之金手指都是假的吾家卿卿多妩媚长清词(重生)[综]丹凤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