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书名: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 第58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作者:萧泠风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汉侯山村名医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当齐木楠子穿成玛丽苏[综]农家乐     家主懒得看两人, 他一甩手, 带头离开。

    人虽然走远了,但其他人恭维家主的声音在寂静的夜晚里越发清晰起来。

    “听说静香大小姐已经成为了时之政府的高级审神者,不愧是家主大人的掌上明珠啊。”

    “静香那丫头还差得远呢。”

    “哪里哪里, 如果静香大小姐还差得远,我们这群老家伙岂不就是废物了。静香大小姐不愧是年轻一代的翘楚, 时之政府对大小姐的评价相当高呢。”

    众人远去, 徒留刚刚失去女儿和妹妹的父子俩。

    男人慢慢直起身体, 他看向枯井, 眼底是压抑的痛苦。

    哪怕继承了妖狐的血脉, 女儿, 难道就不是他的女儿吗?

    他怎么可能不心疼!

    只是,在家族这个庞然大物的威逼下, 他不得不献出自己觉醒了妖狐血脉的女儿。

    就在这时,男人却听到儿子用着压抑的声音道:“都是父亲的错。”

    男人愣了一下, 他下意识转头看向儿子, 道:“孝宏,你……你说什么?”

    “我说,都是父亲的错!!”孝宏红着眼, 瞪着男人, 大吼道:“如果不是父亲一意孤行地选择了跟身为普通人的母亲结婚,我的阴阳术就不会怎么也无法进步, 也就不会从小受到其他人的嘲笑!明明, 明明家主的位置是父亲的, 偏偏因为拒绝了家族安排的联姻,所以,我们一家才沦落到这个地步!”

    “孝宏!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男人气急地瞪着儿子,他不跟现在的妻子结婚,怎么可能会生出这个混小子!

    “总之,都是父亲的错!普通人的母亲,继承了妖狐血脉的妹妹,我宁愿不是你们的孩子!”大吼着,孝宏转头就跑掉了。

    “你、孽子啊!”男人的双手扶在井沿处,他痛苦地呻-吟,却没有看到,他死去的女儿站在枯井边上,双眼淌着血泪,直直地看着他。

    她喃喃地道:“不可原谅,不可原谅……不可原谅啊啊啊啊!!!”

    ***

    宇智波炑叶霍地睁开了眼睛。

    天亮了。

    房间里,迪卢木多那边的床铺已经整理好,人不在房间,而系统猫则蹲坐在一旁,冲着宇智波炑叶扬起一边的爪子。

    “醒了啊?”系统猫放下爪子,眉头紧皱,道:“你刚才怎么了?不停念叨着‘不可原谅’?”

    宇智波炑叶抹了一把脸,坐起身体,道:“做梦了。”

    “咦?做梦了?什么梦?”系统猫顿时来了精神,他家孩子从不做梦,如果现在做梦了,十有八-九是预知梦。

    宇智波炑叶磨了磨牙,眼睛倏地变成了猩红色。他抬手撕开一道裂缝,半晌,一个焦黑一片的匣子咕噜噜从裂缝里滚了出来。

    系统猫顿时瞪圆了猫眼,道:“哎呦,被你扔到了熔岩世界里一晚上,这玩意儿竟然还没有被烧化了?”

    宇智波炑叶冷笑三声,木遁催生出一根细细的藤蔓,扒拉一下黑色匣子,然后,系统猫看到了,匣子下面紧紧地贴着一枚熔得棱角都没了的……苦无?

    如果系统猫没有看错的话,那枚苦无上附着着一个微弱的意识,这是……

    系统猫顿时一脸惊悚地看向宇智波炑叶,脱口道:“所以,继你得了一本丸的刀剑付丧神之后,你的苦无也出现付丧神了?!”

    “怎么可能。”宇智波炑叶白了系统猫一眼,“喵酱你这是在逼我扔掉所有的苦无手里剑。”

    他才不要苦无手里剑也衍生出付丧神。

    宇智波炑叶摸了摸下颌,他仔细地回想一下在冬木市里的情景。

    那时候,他被黑泥埋了个正着,浑身疼得厉害,他体内的力量因为疼痛而陷入了暴走。然后,他看到了一个哭泣的女人,似乎跟她说了什么话。紧接着是一片湖泊,他将手伸进了湖水里,觉得身体舒服了许多。

    他想要更舒服一些,就想要汲取湖水里的力量洗去黑泥。

    很快,他的身体也不疼了,只不过,他似乎汲取了过多的力量,撑到了。

    因为撑得难受,所以宇智波炑叶抓住了刚好跑过来确认他情况的迪卢木多,就……但他还撑得难受,又因为他在汲取湖水力量的时候,一个声音一直在他耳边叨叨叨,吵得他脑仁疼,然后他……对了!

    然后他一苦无丢了过去。

    世界安静了……一分钟不到,迷迷糊糊的宇智波炑叶的感知范围里又出现了大批让他厌恶得手臂鸡皮疙瘩直冒的邪气,他就顺理成章地将多余的力量都砸了出去。

    这下才真正安静了。

    接下来他睡了一天一夜,舒舒服服,醒后发现自己开了六勾玉轮回眼,实力涨了一大截。

    完美!

    仔细比对着他浑噩时感觉到的东西,这枚苦无,莫非就是他嫌那个声音吵,所以砸出去的那一枚?然后他秉持着不能乱扔垃圾的理念,还不忘使用天之御中开了熔岩世界的空间裂缝,将那枚苦无丢进去销毁?

    只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枚苦无因为误打误撞砸进去的意识变得异常坚-挺,哪怕在熔岩世界里的岩浆里飘了差不多两天的时间,它也没有被销毁,反而还顺手护住了那个匣子里的灵玉果,进而利用了灵玉果里面积存的深重怨念影响到了空间主人,也就是宇智波炑叶的睡眠。

    这就很可恶了。

    宇智波炑叶磨了磨牙。

    只不过,既然这枚苦无上寄居着一个完整的意识,宇智波炑叶也不好再将它丢进熔岩世界里销毁。虽然这个意识办事很不厚道,让他梦到了那些影响睡眠质量的画面,但罪不至死。

    宇智波炑叶深沉脸,那他应该怎么处置这枚苦无呢?

    系统猫眨了眨眼睛,建议道:“反正都有灵识了,不如给它一点灵力,让它化形算了。本丸里一堆刀剑付丧神,多一个苦无付丧神也不是什么大事。”

    他相当好奇这么一枚苦无能冒出一个怎样的付丧神。

    宇智波炑叶一想,也是这个道理,反正就是顺手的事情。

    然后,他一手指戳在了破破烂烂的苦无上面,给了它一点点灵力。

    灵力甫一融入苦无,房间里迸发出耀眼的光芒来,光芒里依稀闪过了樱花的花瓣。

    “身体……我终于有了自己的身体……”

    光芒里,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响起。

    宇智波炑叶的心中忽然涌出了不详的预感。

    下一秒,光芒散去,一个也就四五岁大的男孩站在了宇智波炑叶和系统猫的面前。男孩的五官生得极为秀气,梳着齐耳短发蘑菇头,圆脸猫眼,皮肤雪白,就像是瓷娃娃一样可爱。他的身上蓝色小和服,胖乎乎的小手微微握拳,腰后则别着一把苦无,乍看上去——

    系统猫:“卧槽!”

    宇智波炑叶:“嗯……似乎有点眼熟?”

    “笃笃。”

    叩门声响起。

    “失礼了,炑叶大人。”纸拉门被拉开,英灵拎着食盒站在门外,他正要抬脚走进房间,然后就看到了房间中央地板上的男孩。

    迪卢木多一愣,下意识地道:“炑叶大人?”

    宇智波炑叶一个激灵,脱口道:“不是我的!”

    迪卢木多:“???”

    房间里的男孩,胖嘟嘟的小脸,圆圆的猫眼,在长相上跟现在的宇智波炑叶只能够找到三分相似的影子,这是看在宇智波一族多黑发雪肤猫眼特征的份上。

    但对于昨晚见到了宇智波炑叶幼年时候模样的迪卢木多而言,房间里男孩的外貌特征上的相似程度能够达到五分,血缘上的关系是跑不了的。

    当然,对于英灵而言,房间里男孩非人的气息也足够明显,他还不至于会将男孩错认成宇智波炑叶的什么人。

    男孩目不转睛地看着宇智波炑叶,抬脚就向一脸僵硬的宇智波炑叶奔去,然而,短手短脚的男孩却被和服的长摆绊了一下,“啪嗒”一声摔倒在了地板上。

    但男孩却顽强地伸出手,飞快地抱住了宇智波炑叶的小腿。

    “拜托了……”男孩恳求地看向宇智波炑叶,“请给我一个名字,一个不会被夺走的名字。”

    “名字?”宇智波炑叶的嘴角抽了抽,脑海里下意识想到了——

    男孩的头发是黑的,所以,小黑?

    男孩的衣服是蓝色的,所以,小蓝?

    男孩是苦无付丧神,所以,小苦?小无?还有,小付?

    宇智波炑叶,村二代,忍之国的超级新星,优点一箩筐,缺点也有那么一点点,毕竟人无完人嘛。

    缺点里,嗜赌是其一,起名废也能勉强算上一个。

    不过,宇智波炑叶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起名废,从来不会大胆地在外人面前暴露这一短板。

    见宇智波炑叶不吭声,男孩以为他不愿给自己一个名字,他黑色的眼睛顿时盈满了雾气。他抽了抽鼻子,哭唧唧地道:“拜托了。”

    宇智波炑叶:不,你会后悔的,真的会后悔的!

    就在宇智波炑叶的内心充满了挣扎的时候,他的眼前倏地闪过几个画面。

    荒芜的沙地之上,一群面黄肌瘦的村民跪拜在一个身穿白袍的男人面前。男人扫了一眼众人,缓缓开口道:“我一直向全知全能的智慧之主阿胡拉祈祷,向祂寻求村子一直饱受饥荒与灾厄的原因,而昨晚,吾神阿胡拉回应了我。”

    村民们顿时激动地看向男人。

    白袍男人不紧不慢地道:“灾厄始终环绕着我们不肯离去,是因为在这里潜藏着真正的邪恶。”

    村民们目光惊恐地环视四周,白袍祭司有关邪恶的言论让他们恐惧。

    “那个罪魁祸首,就是……”白袍男人抬手一指,厉声道:“他!”

    被穿着白袍男人指着的人是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长相普通,是那种放在人群里都很不起眼的那一类人。面对白袍男人的指控,青年明显呆住了,旋即惊恐地道:“不,不是我,我什么都没有做!”

    然而,面对白袍男人的指控,青年的反驳却显得异常微弱。周围的村民根本不用命令,他们直接扑了过去,死死地钳住了青年的四肢。

    白袍男人高高在上地睨着青年,道:“不要试图用无辜的皮囊蒙骗我们,在智慧之主的力量下,你的邪恶与虚伪无所遁形!你,就是恶神安哥拉·曼纽的化身!”

    “不不不,我不是安哥拉·曼纽,我是&%#,我是&%#啊,我从小就生活在村子里,你们是看着我长大的啊。父亲,母亲!你们看看我啊,我是&%#啊!”

    然而,不管青年如何挣扎,他仍是被村民们押送到了山顶上。

    狂风肆虐的山顶上,白袍男人站在青年面前。他的手指在青年剥落了衣裳的身体上滑动,不多时就在青年赤-裸的身躯上勾勒出赤色的咒文。随着白袍男人念诵咒语的声音,赤色的咒文如蛇一般在青年的身体上扭动,而后猛地钻入青年的身体里。

    片刻之后,赤色的咒文从青年的右眼钻出,鲜血淋漓。

    白袍男人志得意满地笑了:“剥夺你的真名,从今日起,我说你是安哥拉·曼纽,你就是安哥拉·曼纽!”

    画面破碎,再出现后是同样的山顶,只是,那时候的青年不仅失去了右眼,他的双手和双腿都被斩断,身上满身刑讯的痕迹,浑身上下找不到一处完好的皮肤。他气若游丝地垂着头,但村民们却没有停下对他的审讯。

    他们高声斥责了“安哥拉·曼纽”的罪行,以着自己对“安哥拉·曼纽”的残酷来彰显着自己绝对的善。

    宇智波炑叶看着这样的画面,几乎要被村民们的愚蠢与恶毒气笑了。

    日复一日的折磨,青年死去,但亡灵却被禁锢在山顶,久久无法解放。

    然而有一天,一个声音问他,是否愿意与祂签订契约,来到英灵座。

    失去了真名的亡灵答应了。

    但英灵座上的生活却跟在山顶时没有什么区别,只他一个,孤独的被禁锢者。

    画面破碎,爱因兹贝伦家的御主召唤出了职介为复仇者的英灵。

    那是第三次圣杯战争。

    战败了的英灵在圣杯中失去了自己的模样和人格,但作为被村民寄托了恶之祈愿的英灵却在进入圣杯的那一刻,变成了真正的此世之恶。

    圣杯回应了他身上村民以及世人对他加诸的恶之祈愿。

    宇智波炑叶还以为那个杯子从一开始就是那么脏兮兮的,原来是这个被冠以安哥拉·曼纽的英灵给污染了。难怪他觉得那些黑泥脏到无法忍受,原来那竟是整个世界人类心底衍生出来的恶!

    宇智波炑叶眨了一下眼睛,他低头看向和室里抱住他小腿不撒手,泫然欲泣的小男孩。

    安哥拉·曼纽?

    不,那是被强行冠在他身上的恶神之名。他的真名,早在被当做祭品的时候就被那个白袍男人以咒术剥夺。

    宇智波炑叶忽然能够理解这个小家伙心心念念想要从他这里得到一个名字的心情了。

    名字是最短的咒。

    可是……

    宇智波炑叶抹了一把脸,善良地劝说道:“我觉得你可以再想想的,要不,你自己想一个名字,就当是我给你取的?”

    男孩的眼泪刷地一下流了下来。

    宇智波炑叶的说辞像极了推诿。

    宇智波炑叶内心崩溃,他求助地看向迪卢木多,挣扎地道:“迪卢木多,快,帮我想个名字。”

    迪卢木多:“啊?”

    英灵有些懵,旋即他就看到那个非人的男孩哭唧唧地转过头,泪眼汪汪地看向他。跟年幼时宇智波炑叶像足了五分的脸蛋还有这水汪汪的黑眼珠,迪卢木多的内心遭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昨晚的梦里,小炑叶大人是干打雷不下雨,而眼前这个小家伙则哭得闷不作响。不过,单冲这张脸挂上泪珠的冲击,迪卢木多就有些承受不住。

    系统猫默默地用将脸埋在爪子里,这画面太美,他不敢看。

    “‘本尼特’怎么样?”被赶鸭子上架的迪卢木多连忙道:“bent,意为受祝福的人。”

    “好好好,本尼特,就本尼特了。”宇智波炑叶一把抓住男孩的手,认真地道:“比小黑好听。”

    “本……尼特?”男孩慢慢地眨了眨眼睛,声音里带上了哽咽,“受祝福的人?”

    “对对对,受祝福的人。”宇智波炑叶抬手按在男孩的发顶,神情严肃地道:“祝福你,本尼特。”

    “我也有了祝福……”安哥拉·曼纽,或者现在应该称作本尼特,他抽了抽鼻子,眼泪汪汪。

    正巧作为近侍的三日月宗近过来询问今日的安排,他估摸着时间,慢悠悠地走到和室旁,还没等出声,纸拉门霍地被拉开,旋即一个小娃娃被塞进了他的怀里。

    三日月·老爷爷·宗近:“???”

    三日月宗近低头瞅了瞅塞进他怀里的小家伙,片刻后,他蓦地瞪大了如新月初升的眼眸,喃喃道:“新的刀剑付丧神?竟然比短刀还小?”

    “本尼特!”本丸新增苦无付丧神本尼特指着自己的鼻尖,大声地自我介绍道:“我叫本尼特,请多多指教!”

    “哦,真是乖巧的孩子。”三日月宗近笑眯眯,“我是三日月宗近,请多多指教,本尼塔。”

    “是本尼特!”本尼特瞪大眼睛,认真地纠正道。

    “好好,是本尼特。”

    宇智波炑叶长长舒了一口气,一脸认真地道:“三日月,交给你了。”

    “遵命,主公大人。”三日月宗近毫无异议地接下了任务,他看了一眼男孩腰上别着的破烂苦无,结合一下主公忍者兼阴阳师的身份,苦无付丧神,本丸头一份了。

    “对了,通知神社里的付丧神和乱藤四郎过来厨房这边。时之政府的人会在一个小时后过来本丸,我需要将他们转移起来。”

    “是的,主公大人。”

    将烫手的山芋塞给了三日月宗近,宇智波炑叶松了口气,结果他一转身就看到迪卢木多有些出神地看着三日月宗近离开的方向。

    “怎么了,迪卢木多?”宇智波炑叶问道。

    迪卢木多微微愣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道:“无事,炑叶大人。”

    他只是觉得,比起三日月先生,他果然还是差得远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相邻的书:霸道总鬼缠上我穿越之翻身农女把歌唱魔修的九零生活春闺错之权相暖妻美人榜之娇娘有毒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帝师系统我的记忆力天下无敌快穿之金手指都是假的吾家卿卿多妩媚长清词(重生)[综]丹凤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