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书名: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 第56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作者:萧泠风

强烈推荐:当齐木楠子穿成玛丽苏[综]大神农(种田+系统)汉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快穿之护短狂魔     当天晚上六点的时候,本丸大门外的台阶上泛起了蓝色的光芒, 一个圆形的阵法勾勒, 旋即, 一只浑身姜黄色唯有脑袋和尾巴是白色, 脖子上围着一条粉色围巾还系着一颗金铃铛的狐之助出现在阵法里。

    “我是审神者土御门静香大人的狐之助, 请问您就是编号btf058354主人,审神者神大人吗?”

    感应到空间波动就独自一人来到本丸大门处的宇智波炑叶挑了挑眉,土御门静香?是真的安倍后裔土御门家的人, 还只是一个假名?

    宇智波炑叶眨了眨眼睛,没有在意, 直接点头道:“我是。”

    “您好,审神者大人。”狐之助点了点头, 它颈上的金色铃铛亮了起来, 一个一尺见方的黑木匣子出现在地面上。

    “这是主人要小的带给审神者大人带的东西。”

    宇智波炑叶捡起匣子,他能够感觉到这个匣子上的封禁之力,是为了给灵玉果保鲜?

    宇智波炑叶打开匣子,却见黑木匣子里面垫着的白色绒布上端放着一枚红得几乎有些发黑的果实, 跟万屋vip货物栏上的灵玉果一模一样。

    然而,在打开匣子的一瞬间, 宇智波炑叶的眼瞳猛地收缩了一下,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怎么, 没见过好东西吗?一副乡巴佬的模样, 啧, 就你这样的人竟然还能够从大阪城挖到丰臣家的藏金, 真是不公平。”

    宇智波炑叶按住匣子的手指紧了紧,然后阖上匣子,淡定地道:“确实没有见过,见笑了。”

    宇智波炑叶低头看向那只狐之助,只见到狐之助的黑眼睛此时多了不一样的光彩。它上下打量着宇智波炑叶,神情里带着毫不掩饰的嫌弃。

    显然,被付丧神们的美丽养刁了眼睛,这一次收钱给宇智波炑叶代购的审神者土御门静香相当嫌弃宇智波炑叶伪装出来的前审神者模样。

    目前编号btf058354本丸遇袭并击退溯行军的事情并没有公布出来,土御门静香还不知道大门后的本丸刚被溯行军袭击差不多是废墟了,不然,她一定不觉得宇智波炑叶的运气好。

    “行了,看过之后就将尾款付了吧。”土御门静香用着狐之助的身体,颐指气使地道:“像你这样平庸的审神者,吃再多灵玉果也没有用。不过看你可怜,本小姐勉强匀你……”一个。

    土御门静香还没有说话,一个装满了小判的箱子就被怼到了狐之助的面前。宇智波炑叶拿着匣子转身就走,随即“砰”地一声关上了大门,只淡淡留下一句“不送”。

    土御门静香呆了呆,她愣愣地看了看眼前装满小判的箱子,又抬头看了看紧闭的大门,旋即大怒。

    “从来没有人敢对本小姐这么说话!你这个丑男人,本小姐记住你了!!”

    虽然愤怒,但土御门静香还是收起了小判箱子,只不忘连连咒骂着宇智波炑叶的不识抬举,最后愤愤开启了传送阵,回到了她自己的本丸。

    宇智波炑叶撇了撇嘴,道:“莫名其妙。”

    而后他微微皱眉,拿着匣子向暂居的和室走去。

    之前去采买的压切长谷部他们已经回到了本丸,因为迪卢木多的提醒,他并没有给由溯行军转化回来的付丧神们购买惯穿的衣服,而是按照本丸其他付丧神的喜好,买了一些常服。要不是万屋不卖布料,他其实更想买布料回来。

    压切长谷部他们还买了一些宿营专用的帐篷,反正时之政府派来的调查人员都知道本丸建筑塌得差不多,买帐篷应急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宇智波炑叶回到房间里,迪卢木多和系统猫正坐在屋子里说话。

    系统猫向迪卢木多询问了一些圣杯战争时发生的事情,迪卢木多得到宇智波炑叶的许可之后就老老实实地将所有事情都交待了出来,当然,这个交待得除了宇智波炑叶从黑泥里出来,神志不清地亲了他一口的事情。

    虽然不觉得是什么大事,但迪卢木多决定让它烂在心里,免得让主君尴尬。

    宇智波炑叶回来的时候,迪卢木多正说到archer辱骂宇智波炑叶,然后两人打了起来的事情。

    木制的地板被愤怒的系统猫用爪子给挠烂了。

    其实,到了最后,宇智波炑叶和迪卢木多也并不知道archer真实的身份,只知道他应该是某个国家历史上的王者。宇智波炑叶认为,那个国家有这么一个嘴欠还中二的王,那个国家的臣民受苦了。

    不过,系统猫一综合archer通过空间涟漪波动投掷各种宝具,自称上天下地绝无仅有的王者,还试图用锁链偷袭宇智波炑叶后,有着强大计算分析能力的系统猫还是从这个世界网络有载的历史传说中挖到了archer的真实身份。

    最古之王,吉尔伽美什。

    系统猫一爪子拍穿了身下已经挠烂了的地板,咆哮道:“一个本身就是人神杂交出来的混蛋竟然敢骂我家小炑叶!”系统猫停顿了一下,琥珀色的猫眼里满满都是凶光,咬牙切齿地道:“那个混蛋,绝对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小炑叶能够诞生,除了斑大人和柱间大人的基因以外,还有他砸进去的大半身家。骂小炑叶是杂种,内涵了他的出身就等于质疑了系统本身。系统猫表示,等见到吉尔伽美什那个混蛋,看他不挠花他的脸!

    拉开纸拉门的宇智波炑叶看着破了洞的地板,不由得叹了口气,道:“喵酱,这是本丸里唯一还算完好的房间了。你要是将它弄塌了,我们就只能去睡帐篷了。”顿了一下,宇智波炑叶若有所思,“其实帐篷也不错,我之前还跟迪卢木多睡过帐篷呢。就是迪卢木多不愿意睡觉,总是想要在外面守夜。”

    迪卢木多歉然地道:“抱歉,炑叶大人。”

    英灵在魔力充足的时候,完全能够说得上精神奕奕。让一个精神奕奕的人躺在床上睡觉,哪怕他认真地数了羊,他还是无法酝酿出一点睡意。

    为主君守夜本就是骑士与下属的职责,但炑叶大人说什么也不愿欠他。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的迪卢木多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欠了十八个小时的睡眠时间,好在后来他机灵了一点,在第四天晚上的时候,他以闭眼冥想来代替睡眠,既是休息亦是修行,他这才被炑叶大人放了一马。

    不过,那十八个小时应该怎么睡回来,还是个大问题。

    系统猫伸爪扯过榻榻米,将榻榻米盖在他拍出来的窟窿上,若无其事地道:“灵玉果拿到了?”

    “正要说这事儿呢。”宇智波炑叶皱了皱眉,将匣子往系统猫面前一推,有些厌恶地道:“什么灵玉果,我看是血玉果吧。充满了怨念与憎恨的果实,太臭了。”

    本丸大门外,宇智波炑叶差点被那股恶臭熏到破功,好在他忍住了。

    “血玉果?”系统猫抖了抖胡须,抬爪打开匣子。

    琥珀色的猫眼直勾勾地看着匣子里的果子,片刻后,系统猫面无表情地推开匣子,道:“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么重的血腥气和怨念,吃了恐怕也得不到什么好。”

    宇智波炑叶扭头,道:“就这臭味,谁能下得了口。”

    迪卢木多看了看匣子里的红色果实,在他看来,这颗果实有些红过头了,但他并没有感觉到哪里不对劲。英灵眨了眨眼睛,疑惑地道:“果子有问题?”

    “嗯呐。”宇智波炑叶伸出一根手指,嫌弃地扒拉一下灵玉果,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颗果实的皮就是人类的皮肤,而里面的果肉,则是半固态的人血。”

    迪卢木多倒吸了一口冷气,道:“这是邪术养出来的恶果?!”

    宇智波炑叶“啪”地一下阖上盖子,而后用木匣子的盖子蹭了蹭碰到果实的手指,道:“提升灵力的效用是真实的,不过,服下这枚果实的同时也会被里面的怨气缠上。”

    所以说,他当时果然有眼光。他就说那什么灵玉果看上去就很难吃吧,如今看来,可不仅仅是难吃这么简单。

    好在,他只借着灵玉果的名头来给提升的灵力做借口,并不是真的需要吃这么一个鬼东西。

    天知道万屋是怎么培育出这么恶心的果实来。

    所以,时之政府果然有问题。

    宇智波炑叶抬手一拂,匣子直接消失在房间里,却是连当初前审神者尸体的待遇都没有,连封印卷轴都没有用,直接使用了天之御中,将这个匣子扔到了熔岩世界里。

    天之御中和黄泉比良坂同是轮回眼的时空忍术,彼此间还存在着关联,区别之处在于,黄泉比良坂只应用于施术者本身,而天之御中却能够让施术者将周围的人和物扔到那六个自成空间之中。

    说实话,同是时空间忍术,比起黄泉比良坂和天之御中的六个世界,他更喜欢带土哥的神威空间,简直就是随身仓库,不要太好用。反观那六个世界,只能够作为战场和垃圾处理厂。他倒是能够将一些人或物以天之御中暂时转移到那些世界里,不过时间不能太长,因为那里面的环境相当恶劣。

    唔,其实也不能说完全没有用,最起码冰之世界还不错。宇智波炑叶学会黄泉比良坂和天之御中之后,没少将冰之世界里面的冰块拿出来做刨冰,或者将一些水果塞进冰之世界里冰镇一下。

    至于熔岩世界,那完全就是宇智波炑叶用来丢垃圾的地方。

    虽然知道万屋vip货物灵玉果不是什么好东西,来路估计也有很多内情,但宇智波炑叶并没有插手的意思。如果遇到事情就要管一管,他岂不是要忙死了。

    严肃脸跟系统猫商量了一下,再询问一下迪卢木多的看法之后,宇智波炑叶将身体的灵力调整到了强大但是底子泛虚,明显就是被提升上来但基础不牢靠的气息。然后他将被自己幻术套幻术,已经牢牢掌握在手心里的本丸狐之助唤来,表达了自己想要扩建本丸的意愿。

    狐之助连连点头,然后预约了时之政府的工匠,还带回了时之政府为了嘉奖本丸英勇抗敌的行为,这一次本丸扩建会打七折的消息。

    系统猫在宇智波炑叶失联这些天里,虽然抓狂于宇智波炑叶的杳无音信,但手头上正在处理的事情都没有放松。比如本丸的景观设计,系统猫直接掏出了十来份方案。

    宇智波炑叶挑挑拣拣,相当自然地问了迪卢木多的看法。

    迪卢木多认真地看了所有的方案,觉得都很不错。不过在宇智波炑叶严肃脸的追问下,迪卢木多挑出了一张他觉得最好的景观设计方案。

    宇智波炑叶凑过去仔细看了看。

    这张设计图很别致,相当有宇智波族地那种亭台楼阁池馆水榭的风格,是宇智波炑叶相当熟悉的那种风格。

    这会儿宇智波炑叶也不说要建造什么有别于宇智波和千手族地风格的本丸了,他将几张白纸拼凑在这张设计图的旁边,用笔在那张白纸上画出一个方形,一本正经地道:“我觉得,光有这些这些还不够,这里再来一个跑马场。”再用笔画出一个圆形,“这是马厩,建得大一些,可以多养几匹好马,这样小云雀也不会太孤单。”

    迪卢木多认真地点头道:“您说的是,小云雀就一匹马,的确会有些孤单。地方大一些,能够让他多跑跑,确实很不错。”

    “还有这里,可以添一个湖。到时候往湖里撒一些鱼苗,闲暇时还可以到这里钓钓鱼,你可以拿湖里的鱼练练手。”

    “万分抱歉,炑叶大人。”想起了当初向冬木市赶路那三天里,某日露宿郊外时的情景,迪卢木多有些愧疚地道。

    宇智波炑叶摆了摆手,道:“嘛,没事,你也算是给我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其实蜂蜜烤鱼的味道还不错,我也不能一直拿甜点当饭吃,一些肉类还是得用一些的。不过你放心,我牙齿很好,真不会坏牙的。”

    迪卢木多笑了一下。

    系统猫:“……”

    宇智波炑叶居然认识到了不能一直拿甜点当饭吃,准备吃一些肉类食物?这是他家小炑叶?真是他家小炑叶?!

    宇智波炑叶跟迪卢木多一面说着话,一面拿笔在白纸上比比划划,最终成功将本丸原计划的设计扩大了三倍,最后干脆在本丸范围内设计出一座小山来,跑马场就建造在山上。

    还有神社,虽然不准备供奉什么神灵,但神社可以扩大一下面积,别那么寒酸。

    算一算本丸扩建后的面积,直逼六千坪,是标配本丸的二十倍。

    不可谓不大手笔。

    不过,系统猫在调查过论坛里其他审神者晒出来的本丸景观,附带炫耀式发言。六千坪本丸虽然不小,但有七八千坪本丸打底,他们这个本丸也不算太过招摇。

    就这么定了。

    宇智波炑叶将设计图收拾收拾放在一边,为明早的装模作样开始养精蓄锐。

    迪卢木多今晚休息的房间被安排在宇智波炑叶的房间里,宇智波炑叶睡一边的榻榻米,枕头一半归系统猫。而迪卢木多睡在另一张榻榻米上,虽然他有些想要守夜,因为刚被袭击过的本丸并不怎么安全。

    守夜的言论顿时让宇智波炑叶想起这个本丸原本守夜的规矩,又名寝当番。他不由得开了个玩笑道:“守夜才应该睡觉呢,迪卢木多。”

    迪卢木多:“???”

    宇智波炑叶:“咳,随口说的,不用放在心上。”

    宇智波炑叶用力地将泛红的耳朵压在枕头上。

    迪卢木多眨了眨眼睛,他点点头,口中称是,但心里却将守夜的问题提上了问题簿。

    明早去问问三日月先生吧,他并不想破坏本丸原有的规矩。

    迪卢木多躺在榻榻米上,他原本打算以冥想代替睡眠,却不想,眼睛刚闭上没一会儿,睡意竟然上涌。在这种几乎可以称得上陌生的睡意中,迪卢木多挣扎了一下,他就睡了过去。

    然后,他竟然做梦了。

    热闹的街道上,一个穿着白色纹付服,留着黑色长发的男人拉着一个个头小小,估计也就四五岁大的小男孩正在悠闲地散着步。

    小男孩的五官生得精致极了,完全能够称得上雌雄莫辩。好在他身上和男人同款的纹付服昭示了他的性别,这才没有让迪卢木多错认了性别。

    迪卢木多微微俯身,仔细地看着小男孩。

    他觉得小男孩的长相有些眼熟。

    忽然,男人脚步一停,扭头看向了男孩。

    男孩仰头看向男人,眨了眨满是无辜的黑眼睛。

    “咳。”男人轻咳一声,蹲下身,一本正经地道:“乖儿子,咱们事先说好了哦。今天的事情,绝对绝对绝对不能告诉你父亲,还有你扉间叔,哦哦,还有你泉奈叔,总之,这是我们父子俩的秘密,绝对绝对绝对不能告诉别人,明白了吗?”

    “好的,老爹,你放心好了。”男孩用软软孺孺的声音回答道,还不忘拍了拍胸口,一本正经地道:“千手的男人,一定说话算话,说不告诉别人,就绝对不告诉别人!”

    “乖儿子~”男人抱住男孩,么么就是两口。

    男孩一脸嫌弃地擦了擦脸上的口水。

    然后,男人拉着男孩的手,转头就进入了一个门帘上写着大大一个“赌”字的建筑里。

    迪卢木多:“………………”

    带年幼的儿子进赌场?这是当父亲的人应该做的事情?

    迪卢木多脚步一转,跟了过去。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人是如何一路狂输,别人没有出千没有作弊,男人就是输得找不着北的壮景。

    迪卢木多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人的赌运能够衰到这个地步。

    男人很快就输得忘记了自己其实是专门带着儿子过来开开眼界、见见世面的。身处这么一个鱼龙混杂的场所,男孩却没有半点不适惧色。他歪着头看了一会儿别人赌博押注之后,直接划拉走了自家老爹三分之一的筹码,用和服下摆兜着,然后跳下凳子,跑到了隔壁赌桌上。

    整个过程,他那个输得找不着北的老爹只抬手摸了一把男孩的头发,然后就不管了。

    不、管、了!

    迪卢木多的嘴角抽了抽,下意识跟上那个男孩。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相邻的书:霸道总鬼缠上我穿越之翻身农女把歌唱魔修的九零生活春闺错之权相暖妻美人榜之娇娘有毒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帝师系统我的记忆力天下无敌快穿之金手指都是假的吾家卿卿多妩媚长清词(重生)[综]丹凤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