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书名: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 第54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作者:萧泠风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当齐木楠子穿成玛丽苏[综]丹宫之主大神农(种田+系统)快穿之护短狂魔     宇智波炑叶本身也有问题。他跟原审神者长相截然不同, 灵力还不是一个等级的。哪怕他们拿出审神者受伤的理由, 那些调查人员总得看一眼审神者吧。

    系统猫虽然不会幻术,但调动一下系统自带的能量,暂时蒙蔽一下调查者的眼睛和感知,让他们分辨不出宇智波炑叶跟原审神者的区别还是能够办到的。

    但系统猫顾得了宇智波炑叶这里, 就顾不上本丸其他的地方。

    这个时候,迪卢木多挺身而出,接下了这个麻烦。

    迪卢木多在本丸里晕了三个多小时就清醒过来,看过宇智波炑叶,知道他只是在睡觉才略微放下心。然后,时之政府的调查人员就上门了。

    时之政府派来的调查人员一男两女,是时之政府麾下高级审神者,都是战功彪炳, 开启了全刀帐的那种强大灵能者。他们对时之政府的忠诚毋庸置疑, 本身强大的背景又不会让他们对小恩小惠动容。所以, 由他们出面审查,时之政府相当放心。

    鉴于迪卢木多根本就不是时之政府记录在册的刀剑付丧神,他本来是被不得不扛起大梁的三日月宗近安排进躲藏的队伍里。但迪卢木多看看左右, 发现这些付丧神包括准备去应付调查人员的三日月宗近都不怎么有底气,迪卢木多抿了抿嘴唇,十分有礼貌地向烛台切光忠借了他的内番服和鸣狐的面頬。

    迪卢木多将自己伪装成了烛台切光忠的模样,脸上还戴着鸣狐的面頬, 可以说, 那一张堪称光辉之貌的脸蛋基本包得只剩下一只金棕色的眼睛了。

    就这么奇葩的造型, 在三日月宗近的目瞪口呆中,却是让此次调查人员中的两位女审神者为之倾倒,看都没看他这个虽然很老但备受审神者们推崇的老爷爷一眼。

    “烛台切君的脸怎么了?”女审神者a关切地问道。

    “这一次的战斗中受了一些小伤而已,容颜鄙陋,未免惊吓到贵客,所以才遮挡住。”

    “啊啊,烛台切君为什么不手入治伤?”女审神者b一脸焦急。

    “本丸中尚有重伤的同伴,我这只是小伤而已,只需养一段时间就好。”

    “哎呀,烛台切君真是体贴呢。”女审神者a感慨。

    “审神者大人谬赞了。”

    “我可以为烛台切君治伤吗?”女审神者b提议道。

    “抱歉,审神者大人,感谢您的好意。我属于……主公,所以……”

    “我明白了,烛台切君真是忠心。”女审神者b神情失落,但看着迪卢木多牌烛台切光忠的目光更加热切了。

    “感谢您的夸奖。”迪卢木多一脸淡定地俯身行礼。

    于是,在迪卢木多这个压根没有参加过那场战斗,还是来的路上由三日月宗近简单科普战况的假冒付丧神叙述下,本丸的付丧神被描述成悍不畏死抵抗溯行军的英勇刀剑们,当然这本来就是事实。而他们的审神者,一回来就一个人干掉了全部溯行军,发泄了一通如今正在睡觉的宇智波炑叶,则在迪卢木多描述下变成了勇敢站出来率领付丧神战斗,最终耗尽灵力体力还身受重伤,如今只能够卧床不起的模范审神者。

    三日月宗近发誓,迪卢木多的描述除了在主公大人那里多了些情绪起伏,明显在为自己没能够帮助主公而有些耿耿于怀,但在其他地方都很平淡,基本上是完全复述了三日月宗近的话。这让老爷爷有些担心迪卢木多会被调查人员追问而露馅,还想着要一会儿自己要见机行事,帮着迪卢木多蒙混过关。

    然而,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审神者们非但没有提出质疑,反而被迪卢木多的话感动得眼泪汪汪,直抽鼻子。好吧,这里的审神者们特指两位女审神者。同行的男审神者倒是想要继续询问些什么,只是,才发出了一个音节,他就被女同事们给瞪了回来。

    男审神者不甘心地想要询问一下细节,这一回就不是眼神的怒瞪,而是张口就怼,直将那个男审神者怼得怀疑人生。

    怼完同事之后,她们竟然还不忘安慰一下迪卢木多,表示,她们这个同事就是想太多,并没有质疑他们本丸的意思,让他不要多想。

    这一次的调查,完全是迪卢木多说什么,时之政府的女审神者就是什么。男审神者虽然不爽,可将本丸走了一个遍,还看过据说浴血奋战、身受重伤的审神者,他没有发现半点不对,而他的女同事们根本看都没看,光顾着安慰迪卢木多版烛台切光忠了。

    完全没有派上用场,全程只是背景板的三日月宗近默默地瞟了一眼女审神者b手中的记录本,上面仔细记录了本丸的受创情况。那大概就是她们说的,要帮本丸申请最高等的慰问金和补助金时所需的资料证明了。

    迪卢木多没有给三个审神者四散调查的机会,完全是他带着三人走了一圈,期间男审神者想要脱离队伍,但在迪卢木多表示,由他带领这位尊贵的审神者,两位美丽的小姐由三日月宗近负责时,三日月宗近亲眼看到女审神者b狠狠地掐住男同事小臂里侧的嫩肉再一拧,直接用武力断绝了他想要脱离队伍调查的心思。

    三日月宗近表示,诞生于十一世纪末的老爷爷也算是见多识广,但很少有佩服的人。这一次主公带回来的迪卢木多先生,他真心佩服。

    这就样,本丸轻松渡过了审查一关。

    临别时,两位女审神者恋恋不舍地看着迪卢木多,一再表示她们会帮着向时之政府申请本丸的救助金和慰问金,让他不要着急,他的同伴和审神者一定会很快恢复的。

    两位女审神者一步三回头,离开的时候真是万分不舍。

    三日月宗近觉得,她们可能想要带走迪卢木多。没有开口,一方面是因为本丸遭遇了重大袭击,趁着这个机会带走本丸的付丧神,这样的行为不厚道。再者,烛台切光忠并不是什么稀有刀剑,她们自己的本丸里就有,只不过一直没怎么在意过罢了。

    至于今天迪卢木多的表现会给女审神者们带来何等的冲击,等她们回到本丸后会对本丸的烛台切光忠发展出怎样一个态度,那就不是他们能够担心的了。

    听完了系统猫的感慨,宇智波炑叶却没有高兴的情绪,反而皱了皱眉,喃喃:“爱情痣……”

    “不必担心。”系统猫挥了挥爪子,道:“英灵迪卢木多·奥迪那的爱情痣是神赐的祝福,我看了一下,那颗爱情痣的魔力波动近乎于无,似乎是变异了。总之,除非是高强的感知型灵能者,比如你扉间叔那个级别的,一般灵能者是发现不了迪卢木多身上的魅惑魔法的。”

    再者,如今神道阴阳道衰落,连平庸如原主森田鹤太郎都能够被时之政府录取为审神者,他们这一次派过来的高级审神者,在曾经神道阴阳道鼎盛的时候也不过是一般水准。

    哪怕迪卢木多·奥迪那的爱情痣没有变异,他们恐怕也看不出什么端倪,只觉得这振“烛台切光忠”怎么看怎么帅气,哪怕没有半点出格的举动,也让她们心直痒痒。

    系统猫的解释让宇智波炑叶更加不高兴了。他抿了一下嘴唇,低声道:“迪卢木多不喜欢这个。”

    系统猫:“哎?”

    宇智波炑叶将系统猫抱过来,捏着他的肉垫,不太高兴地解释道:“爱情痣不是神赐的祝福,那是迪卢木多一生悲剧的诅咒。他不喜欢那颗爱情痣,尤其是利用它来博得女性的好感。”扁了扁嘴,宇智波炑叶低声道:“在看过……看过一些梦境之后,我希望迪卢木多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活着。可没想到,我将他带进来的世界里,他还得利用他讨厌的爱情痣来保护大家。”

    宇智波炑叶垮下肩膀,他觉得自己好逊。

    他怎么就晕乎乎地倒下了呢,如果他没有倒下,他完全可以用幻术来应付那三个来调查的审神者。

    系统猫的嘴角抽了抽,道:“没那么严重吧?”

    宇智波炑叶默默盯:“就这么严重。我想过帮迪卢木多封印那颗爱情痣来着,但我的封印术……”宇智波炑叶可疑地顿了一下,“水户姨的封印阵法卷轴我是带着不少,但我总不能往迪卢木多脸上贴卷轴吧?早知道会这样,当初我就好好学习封印术了。”

    系统猫一脸惊悚地看向宇智波炑叶,当初是谁抱怨封印术没意思不想学来着?这会儿他竟然后悔没有好好学封印术?!

    “笃笃。”

    “失礼了,炑叶大人。”门外传来迪卢木多的声音。

    宇智波炑叶立刻将系统猫往榻榻米边一放,然后道:“进来吧。”

    纸拉门被拉开,露出英灵相当居家的模样和放在一边的食盒。

    宇智波炑叶低头咳嗽了一声。

    迪卢木多顿时皱起了眉,道:“炑叶大人,您的喉咙不舒服吗?”他打开食盒,取出里面做好的豆皮寿司还有一个玻璃鸭嘴壶。鸭嘴壶里是金橙色液体,壶底则是黄色的果肉。

    迪卢木多倒出一杯金黄色的果饮。

    “蜂蜜柚子茶,炑叶大人可以润润喉咙。”

    而后,迪卢木多看向系统猫,道:“猫大人也来一杯吗?”

    系统猫呆了呆,他霍地扭头看向宇智波炑叶,这个英灵竟然拿蜂蜜柚子茶给他喝?他家小炑叶可是说了,蜂蜜柚子茶什么的,都是女生喜欢的饮品,他一点都不感兴……趣……

    系统猫面无表情地看着宇智波炑叶接过杯子,笑着颔首道:“谢谢了,迪卢木多。”

    然后,他一口干了,还递回了空杯子,道:“再来一杯。”

    是他喜欢的蜂蜜味。

    系统猫:“……”

    系统猫死鱼眼,道:“哦,来一杯,谢谢。”

    宇智波炑叶一面喝着迪卢木多倒的蜂蜜柚子茶,一面眯着眼睛打量着如今的英灵,有些含混地道:“你这衣服……”

    迪卢木多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穿着的蓝色作务衣,这是本丸里的付丧神借给他的内番服。付丧神自化形以来共有两套衣服,一套是作战服,一套是内番服,他们睡觉时穿着的睡衣还是特意到万屋购买的。

    付丧神们因为是刀剑显形,本身或多或少会带着一些凶器特有的煞意,他们的衣服除了显形带的以外,从万屋购买的衣服都得由特殊衣料制成的。一般的衣服,他们穿上不到半个小时就会因收敛不住的刀剑煞意变得破破烂烂。

    所以,付丧神的衣服不能通过现世购买,只能够走万屋的路子。

    而迪卢木多,他的衣服比付丧神们还少,因为他离开英灵座的时候,只穿着那一身墨绿色的轻甲作战服。

    之前,迪卢木多借走了烛台切光忠的内番服,打发了时之政府派来的调查员,但过后就不得不还回去了。倒不是烛台切光忠小气,而是本丸里多了三十振由溯行军净化而来的付丧神,他们比自带两套衣物的正规付丧神要惨很多,因为他们身上完全是光溜溜的,统共就一把本体刀剑,别的就什么都没有了。

    本丸付丧神已经尽力借出自己的衣物了,可因为身高和体型的问题,还是有新来的付丧神不得已拿被单缝缝补补勉强充作蔽体的衣服。迪卢木多觉得,这套三日月先生借给他的内番作务衣服虽然有些小,但总比披床单强。而且,三日月先生还将他的黄头巾一起借给了他,用来绑住所有的头发确实方便了许多。

    迪卢木多不由得露出一个笑容来,道:“本丸的大家都很热情,三日月先生借给了我衣服。哦,对了。”迪卢木多看向宇智波炑叶,金棕色的眸子熠熠生辉,“原来炑叶大人还养了马,小云雀很可爱。”

    身为骑士,除了趁手的武器让他爱不释手以外,马是最让他有好感的动物了。

    迪卢木多喜欢马,他们勇敢、美丽还忠诚。

    虽然马厩里的小云雀还是个小家伙,但看着他的眼睛迪卢木多就知道了,他长大之后绝对是一匹好马。

    看着明显很高兴的迪卢木多,宇智波炑叶顿时就笑了。他完全没有解释这匹小云雀算是前审神者的遗产,他当初也就看了一眼小云雀,半点兴趣也没有,但这会儿他却态度自然地点头道:“小云雀确实不错,不过,我看你是想起茉莉安了吧。”

    茉莉安,迪卢木多从小在仙境喂养长大的爱马,是个漂亮的姑娘。迪卢木多在费奥纳骑士团的时候,身边一直有茉莉安的陪伴。那个好姑娘在冲锋陷阵时的勇敢不逊于他的英灵,撩起蹄子踩踏敌人的英姿让宇智波炑叶赞叹。

    迪卢木多愣了一下,虽然他的笑容依旧温柔,但眼中却多了一丝难过和失落,道:“茉莉安是个好姑娘,小云雀是个好小伙子,他们都是好家伙。”

    看出了迪卢木多眼中的难过,宇智波炑叶顿时抿紧了嘴唇。

    他通过梦境从迪卢木多那里得到的记忆并不完整,画面都是零零碎碎的,但迪卢木多在给那匹名为茉莉安的棕色骏马喂食草料然后被骏马用湿乎乎热腾腾的舌头“洗脸”的时候,他笑得就像是小孩子一样。

    宇智波炑叶并不知道,茉莉安从降生以来一直陪伴着迪卢木多,直到那一场改变他命运的订婚宴。

    婚宴举行的时候是傍晚,王城的大门已经封闭。格兰妮公主用药放倒了几乎所有人,并对他下了禁制,命他带着她私奔。虽然他以禁制之一“绝不从边门进出王者府宅”为由搪塞公主,不愿带着她从公主居所的边门离开王城,但还是被格兰妮公主指出,即使不从边门离开,他也有能力带着她飞跃城塞最高的壁垒。

    最终,迪卢木多带着格兰妮公主离开了,就如她之前所说,凭借一杆枪,飞跃壁垒。

    迪卢木多不得不舍下茉莉安。

    虽然芬恩并没有为难茉莉安,但失去主人的茉莉安却在马厩里日日哀鸣,绝食至死亡。

    他之一生,辜负良多,茉莉安便是其中之一。

    迪卢木多很快收拾了心情,他笑了笑,将装着豆皮寿司的盘子放到宇智波炑叶面前,道:“炑叶大人,您一天一夜没有进食了。这是烛台切先生做的豆皮寿司,您先用一些吧。”

    宇智波炑叶微微松了口气,道:“你吃过了吗?一起吃点?”

    系统猫死鱼眼看向宇智波炑叶,他家嗜豆皮寿司如命的小炑叶竟然要跟别人分享豆皮寿司?他不是在做梦吧!

    “感谢您的好意。”迪卢木多道,“我之前在厨房用过饭了。”他现在一日三餐完全是宇智波炑叶逼着养出来的习惯,魔力十分充沛的他其实并不需要进食。

    至于为什么在厨房吃饭,那是因为本丸的饭堂已经塌了,厨房其实也是露天状态。

    宇智波炑叶夹起一块豆皮寿司,咬了一口,烛台切光忠的手艺一如既往得好。

    迪卢木多将宇智波炑叶的表情看在眼里,暗暗做了决定:在豆皮寿司上挑剔如斯的炑叶大人都能够接受的豆皮寿司,他之后完全可以向烛台切先生讨教一下厨艺。

    迪卢木多不知道,此时的宇智波炑叶吃着酸甜可口的豆皮寿司却在出着神。

    他在考虑本丸扩建后的装修问题。

    之前他忽略了一件事。

    他光想着居所的建造了,完全忽略,本丸还可以多建造一些其他设施。

    比如,跑马场就很不错。

    虽说马不是忍者欣赏的交通工具,因为马跑不过忍者的忍足。不过,休闲放松的时候跑跑马,似乎也不错?

    宇智波炑叶默默地撕掉了之前设想的景观设计图纸。

    本丸扩建的面积还得增大至少三倍。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相邻的书:霸道总鬼缠上我穿越之翻身农女把歌唱魔修的九零生活春闺错之权相暖妻美人榜之娇娘有毒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帝师系统我的记忆力天下无敌快穿之金手指都是假的吾家卿卿多妩媚长清词(重生)[综]丹凤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