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书名: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 第52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作者:萧泠风

强烈推荐:丹宫之主山村名医破道[修真]盛世医香本着良心活下去[综]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带着空间闯六零坐等飞升     废墟里, 一只手用力地挣了出来。

    是迪卢木多!

    比起阿尔托利亚和伊斯坎达尔他们,迪卢木多倒霉地被黑泥埋得有些深,以至于他们四个都钻了出来, 迪卢木多才挣扎着冒了头。

    迪卢木多抹了一把脸, 看都不看废墟上的几人,直接冲向了半分钟前还算是教堂外的地方。

    “炑叶大人!”

    用力推开了教堂坍塌后挡路的废墟,迪卢木多有些艰难地在黑泥中行进。虽然之前黑泥带给他的不舒服感觉已经退去,但过于黏稠的黑泥淤积在脚下,让他的步子都有些迈不开。

    他完全能够等黑泥消退后再出去,但忧心原本正在跟archer战斗的主君, 迪卢木多顾不上其他。

    然而,等他冲了过去后, 他就看到,archer已经从黑泥中爬了出来。他冷着脸, 神情十分不悦。

    吉尔伽美什之前满头满脸都是黑泥, 虽然他已经将那些东西挥下,但那种恶心的感觉却久久挥之不去。最重要的是,在被黑泥迎面埋下的时候,他用天之锁好不容易抓住了那个杂种。结果,他爬出来了,天之锁却已经因为魔力跟不上而消散,回到了他的宝库中。

    而那个杂种, 吉尔伽美什没有一刻比现在更清楚地意识到, 即使他的天之锁, 也锁不住现在的他了。

    可恶!

    夜空中,月亮肆无忌惮是释放着自己的光芒,尤其是冬木市东南山坡的位置,每一个角落都没有放过。

    刚才还张牙舞爪恨不能吞了整个世界的黑泥蔫哒哒地缩着。

    而月光之下,黑泥之中,有什么东西鼓了出来。

    一脸惶急,正在四处寻找宇智波炑叶的迪卢木多忽然一顿,有什么脉动了一下。他下意识低下头,伸手抓住了之前被御主挂在了他脖子护身符旁的黑色石头。

    或者应该说,那颗种子。

    那颗种子正在震动着,仿佛正在呼应着什么。

    迪卢木多看向黑泥鼓起的部位,以着不确定的语气道:“炑叶大人?”

    下一刻,翠绿的枝干拱开了黑色的淤泥,疯狂地生长起来。

    不过转眼之间,巨木便高入云端,与皓月毗邻。

    那是一棵无法辨别其种类的巨木,虽然生长的速度有些像是宇智波炑叶树界降临时催生出来的巨木,但这棵巨木枝干笔直,没有叶子,缠绕在侧枝上的是类似于藤蔓的东西。

    这棵树太高了,以至于迪卢木多竭力仰头也看不到树顶的模样。

    不过,他却能够清楚地看到,这棵巨木扎根于这堆黑泥的根部正在一鼓一鼓,仿佛正以这些黑泥为养料,供给着巨木的生长。

    这对于每一个了解黑泥本质的人都是无比震撼的冲击,因为,此世之恶,是连神祇都能够污染的恶意集合体。究竟是什么树,竟然以这些恶意为养料供养己身,给人的感觉却没有半点邪恶,反而充满了生机。

    【如果有一天,我能够在不灭绝所有人类的前提下净化人心生出的恶,那么,我是不是就能够将母亲大人接离黄泉?】

    迪卢木多艰难地向巨木走去,然后伸出了手,按在了巨木青绿的树干上,轻声:“炑叶大人!”

    不会错的,虽然他很确定炑叶大人是人不是树,但这棵巨木给他的感觉就是炑叶大人!

    直入云霄的巨木忽地一抖,刚才还保持着固定速度吸收着黑泥的巨木猛地一吸,竟如鲸吞海吸一般一股脑将倾倒在冬木市山坡处的黑泥吸了个干干净净。就连天空中那轮黑日都颤了颤,直接破碎开来。

    那是用人耳无法捕捉到的声音,有什么东西在近乎贪婪的吞食之下,承受不住而终于崩溃。

    根植在冬木市的大地之下,勾连了四大灵脉,仿佛魔术师体内魔术回路一般的存在,在巨木近乎疯狂地蚕食下,解体了。

    脚下陡然传出的大力让英灵不由自主地踉跄了一下,直接扑到了巨木上。

    迪卢木多连忙伸手想要抵住树身,却不想,掌下触碰的却不是坚硬的树干,而是属于身体的触感。他下意识抬起头,看到的却是自家御主熟悉但却陌生的模样。

    之前还比自己矮了小半头的御主此时却明显比他高了半头,原本黑色的长发变成了宛如月光一般的银色,本就昳丽的脸庞少了往日里的生机勃勃,多出来的却是如神祇一般冰冷淡漠的模样。银色的眉睫之下,猩红色的眼眸依旧,只是,除了宛如水面涟漪的圆圈花纹以外,之前里面点缀着的三颗勾玉已然变成了六颗。略微狭长的眼尾处,赤色的妆纹勾勒。

    战斗时紧身的马甲则变成了纯白的长袍,衣领袖口处是黑色的勾玉花纹。他的身后依稀能够看到逐渐虚化消散的巨木,巨木的一条根部与他的脊背相连,仿佛巨木从这片土地汲取而来的养料就是为了供养他的御主一般。

    不多时,巨木彻底消失,除了今晚异常明亮的月亮以外,原地只剩下他气息大变的御主。

    “炑叶大人?”迪卢木多小心翼翼地开口,主君的表情让他有些心慌,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宇智波炑叶的眼睫微垂,看向迪卢木多。

    迪卢木多有些不安地站直身体,他想要查看一下主君的身体,有没有受伤,但却不知道从哪里入手,顿时就有些慌乱。

    “哼。”虽然有了得以在圣杯战争结束后还能够在现世行走的肉身,但没能干掉那个杂种的吉尔伽美什心中不爽,顿时就用力地哼了一下。

    只是,没有人理他。

    “您还好吗?先到一旁休息一下,我……”

    迪卢木多的话还没有说完,他的脸就被宇智波炑叶伸手扳住。

    迪卢木多:“炑叶大……?”

    宇智波炑叶微微低头,吻住了迪卢木多的嘴唇。

    迪卢木多:“!!!”

    阿尔托利亚、伊斯坎达尔等英灵刚离开教堂废墟,想要查看外面的情况,他们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众人:“……”

    原来,lancer和他的御主,是这个关系吗?

    韦伯一脸镇定地开口道:“魔术师的体-液,无论是鲜血还是唾液都具备着浓厚的魔力,这样补魔比依靠契约传递魔力要快许多。”

    所以,别想歪了,万一是宇智波先生正在给lancer补魔呢。

    这么一想,似乎有些道理?

    但不管其他人怎么想,被吻住了的迪卢木多却是大脑一片空白。因为就像是韦伯科普的那样,魔术师的体-液里蕴含着魔力,宇智波炑叶虽然不是魔术师,但力量却是殊途同归。

    迪卢木多作为被召唤出来的英灵,虽然等级不是一般使魔能够比拟的,但在某种意义上,他就是御主的使魔。

    所以,当他被御主吻住了嘴唇,还被撬开了唇齿时,他根本什么都没有办法想了,因为过于强烈的力量刺激让他头皮发麻,要不是他被按住了后腰,他几乎就要软倒在地了。

    而将英灵刺激懵了的是,伴随着唇齿相贴而渡过来的东西。

    珠子还是什么东西?迪卢木多无意识地咽了下来,然后胃部就像是被烫了一下,火烧火燎的,不是疼,而是差点将他燃尽的炽热。

    迷迷糊糊中,他听到宇智波炑叶用着有些缓慢的声音,恍若自语一般道:“还是……难受……”

    迪卢木多神志不清地靠在自家御主的怀里,呼吸急促带着高热。

    宇智波炑叶有些迟缓地扫视了一下四周,之前有一个声音吵得他头疼。

    啊,找到了!

    宇智波炑叶手一翻,一枚苦无出现在他的手上。他握着苦无就往一个方向一掷,终于安静下来了。

    宇智波炑叶无意识地笑了一下,随手一挥,一道裂缝直接吞下那枚苦无。

    可还是难受。

    好撑……

    宇智波炑叶慢慢低下头,看着靠在他肩膀处的英灵,全给他?

    还没等宇智波炑叶付诸行动,他周围的空间开始震颤,金色的光芒渐渐亮了起来。

    下一刻,宇智波炑叶和迪卢木多同时消失在原地。

    ***

    “十点钟方向,两振大太刀和一振打刀!”

    “六点钟方向,六振短刀,他们的速度很快,注意拦截!”

    “三点钟方向,太刀三振,胁差四振!”

    “统统给我拦下来砍了!混蛋,竟然敢趁着小炑叶不在家抢地盘!!”十分英俊的橘色田园猫愤愤地抓挠了一下,琥珀色的猫眼气得溜圆。

    要不是因为他远离本体导致实力下降,它一只猫就干掉这群胆敢进攻本丸的溯行军!他倒是能通过系统购买一些武器,但就像是他直接抱怨的那样,远离本体,在异世界里仅有30%的权限,他只能购买普通级别的武器,普通的刀剑一砍就断,手-枪狙-击-枪……就一个陆奥守吉行用得还算顺手,但对那群堕落付丧神造成的伤害实在是太低了。

    系统猫这么一挠,他身下付丧神穿梭在溯行军中砍杀的动作就是一顿,无奈地道:“猫大人,还请爪下留情啊。”

    系统猫弹出去的爪钩顿时缩了回去,他用肉垫拍了拍下面深蓝色的头发,道:“知道了知道了,你快点杀!哪怕这栋本丸本来就准备推倒重建,但也不能沾染到那群堕神的恶心气味!小炑叶的嗅觉超灵敏的,再微弱的味道他也能够闻到的!”

    “嗨嗨。”系统猫的可移动猫架,三条家有名的五花太刀三日月宗近微笑着点头。他握紧了手中的本体,冲着那群漆黑的溯行军连挥三刀,新月形的刀纹凝聚成型,转眼就收割了十几个溯行军的生命。

    一把血下去昏睡了三天,苏醒后的三日月宗近可谓是实力大涨,比之回炉重造了一番的乱藤四郎都要略胜一筹。

    系统猫一面监控着整个战场,一面拍着肉垫指挥作战,誓要将这群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混蛋溯行军全部干掉!

    赶走都不行,必须全部干掉!

    一般而言,时之政府分配给审神者的本丸位于时空间的裂缝之中,周围都是空间乱流,只有通过罗盘才能够定位,最大程度上保护了审神者的安全。但每一年,总是会有本丸坐标泄露,被溯行军找上来灭门的情况。

    如今,编号btf058354的本丸就正在遭遇这样一场大突袭。

    系统猫很抓狂。

    六天前,他们本打算利用大阪城出阵的机会佯作发现藏金,以此作为本丸发展的基金。但没有想到的是,时空转移之后,他和出阵的付丧神顺利抵达大阪城,但他家小炑叶却被另一股时空之力拽走。

    罪魁祸首,就是那个罗盘。

    说实话,要不是系统猫绝对相信给罗盘的人,当时跟宇智波炑叶失联的时候,他就要绷不住了。

    什么鬼罗盘,多带他一个能怎样,太坑了!

    大阪城的出阵还算顺利,虽然跟着一起的审神者不见了让当时出阵的付丧神都慌了神,但系统猫一爪子拍下来,他们就都镇定起来。

    猫大人还在呢。猫大人既然说主公没事,那就应该没事吧?

    快快地干掉了溯行军,完成了当天的出阵,心中有气的系统猫带着付丧神们在大阪城绕了一圈。然后,在付丧神目瞪口呆下,系统猫指挥着他们还真挖到了丰臣家的藏金。

    本来么,当时系统猫之所以会作假,是因为他并不确定丰臣家地下城里有没有藏黄金,未免白折腾一趟才自带黄金。如今这么一看,丰臣家的藏金数目虽然少了些,但也勉强够用吧。

    那一次的出阵,他们弄丢了审神者,带着四箱子藏金回到了本丸。

    只是,本丸虽然有钱了,但审神者不见了啊。失去了审神者坐镇的本丸顿时就陷入了凄风冷雨之中,虽然猫大人很镇定,但他们就是心慌慌。

    有了藏金兑换小判,本丸很快就从万屋买了新的锻刀炉,在蜂须贺虎彻小心翼翼地修复下,鹤丸国永、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国广终于恢复了原样。而三日月宗近在昏迷数日后也苏醒过来,实力大涨。

    好事不少,但一个审神者失踪就足以让本丸的气氛活跃不起来。

    宇智波炑叶失联的第一天,系统猫很镇定。

    宇智波炑叶失联的第二天,系统猫还算绷得住。

    宇智波炑叶失联的第三天,系统猫挠烂了茶室的地板……

    等到宇智波炑叶失联的第六天,系统猫抓狂了。

    他家孩子一连失踪了六天啊啊啊啊!!!

    溯行军就是这个时候奇袭本丸的。

    本丸的夜空上,时空法阵启动时的金色涟漪一个个出现,溯行军几乎是一窝蜂地冲进了本丸里。系统猫立刻调集付丧神迎敌,还试图利用了系统自带的能力试图封住这些时空法阵。然而,这些法阵后面的力量竟出乎意料得强劲,一时之间,他也奈何不得这些时空法阵,只能眼见着那群带着恶心腐朽气息的溯行军下饺子似的往他家小炑叶的本丸里掉。

    好在,溯行军数量虽然不少,其中不乏一些棘手的家伙,但综合起来的实力却不怎么样。再加上系统猫全方位无死角的控场,本丸渐渐扭转了战局。

    只是,不断向本丸传送着溯行军的时空法阵一刻不停止,消耗战打起来却是要命。

    系统猫咬牙切齿地瞪视着天空中不断泛起的金色涟漪,要是他本体在这里,还轮得到这些传送法阵在他面前嘚瑟?还有,这些时空法阵的能源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他感觉到里面有一丝法则的本源气息?

    就在这时,混战中的本丸上空闪过了金色的光芒。

    这个光芒却不属于夜空上方的传送法阵,而是一直被鹤丸国永等三个付丧神守护着的本丸时空转换装置。

    唯有本丸配备的罗盘才能够勾动这个时空转换装置的力量,当它亮起来的时候,那意味着——

    “主公/大将回来了!!!”

    鹤丸国永一刀砍碎了眼前的溯行军,一脸兴奋地看向时空转换装置。

    下一秒,鹤丸国永:“……”

    只见到徐徐散去的金光里,一个身量高挑的银发男人将一个黑发金眸的男人压在地上。黑发的男人脸颊酡红,呼吸都带着高热,明显神志不清。而那个银发的男人则用手撑在黑发男人的脸侧,他的头晃了晃,慢慢抬起了起来,露出了跟审神者原本模样异常相似……不,就是一模一样,但就是给人的感觉截然不同了的脸。

    鹤丸国永有些懵逼地看向个子高了,头发白了,眼睛……咿呀,眼睛变红了,里面又是圈圈又是勾玉的审神者,他承认,他有些被吓到了。

    鹤丸国永反手一刀干掉了偷袭的溯行军,而后小心翼翼地问道:“主公大人?”

    宇智波炑叶没有理会,而是有些踉跄地爬了起来,脚下发软地走了两步才勉强站定。

    一时之间,负责守护时空转换装置的三个付丧神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不知所措。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相邻的书:霸道总鬼缠上我穿越之翻身农女把歌唱魔修的九零生活春闺错之权相暖妻美人榜之娇娘有毒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帝师系统我的记忆力天下无敌快穿之金手指都是假的吾家卿卿多妩媚长清词(重生)[综]丹凤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