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书名: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 第51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作者:萧泠风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汉侯山村名医丹宫之主破道[修真]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本着良心活下去[综]     两分钟前, 就在天空中暗红色涌动,黑日高悬, 梦中的景色正在出现的时候, 正在跟吉尔伽美什死磕的宇智波炑叶就心头一紧, 因为吉尔伽美什出现而略微失控的情绪平静了下来。

    他来这边是有正事的!跟archer的恩怨,他们完全可以等解决了预知梦中可能出现的灾厄之后再继续。

    只是, 宇智波炑叶有心收手,但看着吉尔伽美什那么那么那么欠揍的脸, 宇智波炑叶要求停战的话就有些说不出来。短暂地思索了三秒之后,宇智波炑叶就决定,等将这个金闪闪的混蛋打趴下了,他再做正事!

    他觉得,他完全能够在一分钟内解决掉这个魔力跟不上的英灵,打得他妈都认不出他!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天空中那轮黑日说吐黑泥就吐黑泥。宇智波炑叶见状, 他是半点也不想沾到这些东西, 当即就想要躲开。

    然而,战斗中这么一分神, 他就被吉尔伽美什抓到了空隙, 天之锁发动了。

    这一次,宇智波炑叶没能来得及使用黄泉比良坂来克天之锁就被那条锁链缠住了手腕。

    宇智波炑叶:“!!!”

    以着宇智波炑叶的神性, 被天之锁缠住之后就别想挣开!

    吉尔伽美什大笑起来, 他握紧手中的乖离剑, 厉声道:“杂种,用死亡为你之前的不敬忏悔去……”吧。

    结果,刚扬眉吐气了几秒钟的吉尔伽美什就和宇智波炑叶一起被黑泥给埋了。

    吉尔伽美什:“!!!”

    眼耳口鼻那涌过来的恶心气味,吉尔伽美什在那一刻竟生出那么一点点后悔——早知道他就应该躲开那些恶心的污秽,而不是用天之锁抓人了。

    为了教训这么一个无礼之徒就让王如此狼狈地沾上秽物,一点也不值得!

    宇智波炑叶的身体被包裹在了黑色污泥状的此世之恶里,他的皮肤上出现了大片大片紫红色的瘢痕,那是神明被纯恶之念伤到之后留下的恙。这样严重的恙,足以使得一位高位神明濒临崩溃,但宇智波炑叶却阖着眼睛,沉沉地昏了过去。

    他的身体被禁锢在此世之恶中,但意识却被某种力量拉入另一个世界里。

    周围是浓重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纵是宇智波炑叶的轮回眼能够在夜晚视物,此时却什么都看不到。

    他向前走了一步,水声响起,水珠溅到了他的鞋袜上,透过了那薄薄的布料,冰冷得刺骨。

    宇智波炑叶动了动嘴唇,却愕然发现他竟发不出一点声音来。他不由得疑惑,这里究竟是哪里。

    就在这时,他听到远处传来低泣声。

    宇智波炑叶下意识抬脚,循着哭声走去。

    随着他渐入黑暗,周围反而慢慢有了光亮。

    这是一个不知延伸至何方的洞窟,周围的石壁上闪烁着紫红色的细微光亮,脚下则有着积水,不经意间踩上去后,冰冷刺骨的感觉让皮糙肉厚如宇智波炑叶都不由得哆嗦一下。

    但就是有一股力量在催促着宇智波炑叶,让他不断向前走着。

    然后,他看到了。

    一个正在哭泣的女人。

    “为什么……为什么一定得是吾……”女人正在哭泣,泪水大颗大颗地落在地上。她一边哭,一边用力地搓揉着自己的手臂,她的声音因痛苦而嘶哑:“为什么洗不掉,为什么没有办法洗掉!”

    宇智波炑叶的喉咙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攥住了一样,他的嘴唇动了动,无意识地轻唤道:“母亲大人……”

    这个称呼一出口,宇智波炑叶就一个激灵。

    母亲大人……母亲大人个鬼啊,他只有两个父亲,哪里有什么母亲!是他斜眼看人能让人腿肚子发抖的父亲能当母亲,还是他大笑着拍他后背能够将他拍吐血了的老爹是母亲?

    宇智波炑叶满心惊悚。

    就在这时,那个正在低泣着的女人霍地抬起头,冷冷地看了过来。

    那无疑是个美丽的女人,可以说,宇智波炑叶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美丽的女人。最重要的是,宇智波炑叶看到这张脸的时候,明明他确信自己从未见到过她,但心底却泛起了熟悉的亲近,催促着他走过去,伏在她的膝头。

    但让宇智波炑叶毛骨悚然的是,完全可以称得上造物主偏爱的完美容颜下,她的手臂,她裸-露在外的颈部,遍布着大片紫黑色的瘢痕,跟旁边如霜雪般白皙的皮肤形成了鲜明到几乎刺眼的对比。

    那些瘢痕,比宇智波炑叶之前赤手砸溯行军的时候更加严重,肘关节的部位,那里的皮肉已经被腐蚀,露出嶙峋带血的白骨。

    怎么会这样?

    “汝来这里作甚!”虽然形容狼狈至极,但女人冷冷瞥过来时却自有不容冒犯的威严,如同高高在上俯瞰万物的神祇。

    然后,宇智波炑叶发现,他的身体不受控制了。

    他抬脚走了过去,跪倒在了地上,缓声道:“母亲大人,我来接您离开这里。”

    “接吾离开?”女人仿佛听到了什么荒谬的笑话一般,她撩开宽大的袍袖,厉声道:“如今的吾,如何离开这里?!这一切,都拜你的好父亲所赐!明明吾能够改变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吾永生永世都将被束缚在这里!”

    “母亲,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您别生气,我来了,我就是带您离开这里的。”

    “离开……”女人伸出手指,抚摸着【宇智波炑叶】的脸庞,唇角微微翘起,轻喃道:“好啊,离开。好孩子,汝去将苇原中国的人都杀掉,看到吾身上的恙了吗?这些都是人类的恶意汇聚出来的,他们刺伤了吾的神体,让吾变成了这副鬼样子。本来吾有一次能够打破黄泉束缚并恢复如初的机会,但都被那个家伙给毁了!”

    “不过,杀掉所有的人类,清洗掉世间的恶,吾便能够痊愈了吧?”

    “杀掉……所有的人类?”【宇智波炑叶】喃喃,他点了点头,道:“母亲大人,您放心,我这就去杀死那些人类。”

    跟他母亲大人相比,区区人类,还是污染了他母亲神体的罪魁祸首,他杀起来不会有半点犹豫。

    然而,女人狠戾的表情却在瞬间崩塌。她猛地抓住了【宇智波炑叶】的手,她竭力忍耐,但泪水却又一次落下,哑声道:“吾……吾改主意了。不能杀,不能杀了人类。”

    “母亲大人?”【宇智波炑叶】完全不知道自己尊贵的母亲为什么改变了主意,明明是那些人类的存在让她痛苦吗?

    “他们……他们是人类,吾……我也曾经是人类,我本该是人类。”女人痛苦地低喃,她本该是人类,也从未奢望过神祇的永生。

    “母亲大人,您必须离开黄泉了。”【宇智波炑叶】显然没有将女人的话当真,只以为是黄泉中充斥着的令初始神明都为之苦恼的瘴气恶意将自己的母亲大人污染得太过严重了,所以才会说出自己本该是人类的胡话。

    他毫不顾忌地握住了女人的手,清冽的神力试图驱散女人手臂上紫黑色的瘢痕,但根本没有半点作用,还使得瘢痕爬到了他的手背上,感染了他的神体。

    女人猛地抽回了手,她转过头,看着眼前阻挡了她离开的巨石,苦笑了一下,低声道:“汝走吧。”

    “母亲大人!”【宇智波炑叶】着急起来,他身入黄泉,就是为了救离母亲离开黄泉恶地,为何母亲不愿跟他一起离开?

    “是因为这千引石吗?”【宇智波炑叶】的声音冷了下来,“区区道反小神竟敢阻止您离开这里,我这就去将他斩杀!”

    “千引石?”女人苦笑一声,慢慢道:“千引石不过是一个幌子。”

    【宇智波炑叶】还想再说什么,那个女人却对他伸出了手,抚着【宇智波炑叶】的头发。

    【宇智波炑叶】慢慢地伏在女人的膝头,由着女人用手指为他梳理长长的头发。

    垂落在地上的发丝,是无瑕的银色。

    “万天诸神,吾虽被称之为众神之母,可唯有汝姊弟三个才是吾亲自孕育的孩子。吾本以为,汝等三神会是吾改变命运的契机,却不成想,吾终究陷入了这黄泉。”

    “母亲大人……”

    “汝听吾一句,汝虽为二子,但三贵子之中,汝却为长男。”女人的声音里有着满满的无奈,哪怕是神祇,男女之间却始终存在着某种界限,就像是她始终要低自己的兄长与丈夫一头一样。

    “吾知汝无觊觎尊位,但汝要小心阿姊。小心些,她与汝父是一样的存在。若有一日汝挡了她的路,她不会放过汝的。”

    “母亲,阿姊她怎么可能……她是阿姊啊。”

    女人俯身亲吻【宇智波炑叶】的发顶,喃喃:“傻孩子。”随即,女人抬手在【宇智波炑叶】肩上一拍,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化为了虚无。

    “黄泉不是汝应该来的地方,走吧。”

    宇智波炑叶蓦地睁开了眼睛。

    到处都是黑泥,到处都充满了恶念。刺痛的感觉传来,额角的青筋不自觉迸起。疼到了极致的时候,一个想法倏地冒了出来——原来,被人类生出的恶念刺伤,竟然会痛到这个地步吗?

    【母亲大人……】

    “啊啊啊啊啊——!!!”从未体会过的痛苦刺激着宇智波炑叶,让他在黑泥中挣扎着发出嘶喊。破碎的画面在他的眼前浮现,战争、杀戮、鲜血,都是人心生出的恶,都是人类所行之恶行。

    既然人类的存在是恶,为什么不将他们彻底毁灭?!

    毁掉了这些人类,被伤害的母亲大人就能够恢复最初的模样,离开黄泉恶地。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因为……】

    【神之所以会被人的恶念所刺伤,是因为,所谓的神,心底也存在着恶。】

    恍惚间,宇智波炑叶一片倒映着皓月的美丽湖泊。

    那个湖泊干净而澄澈,湖面上氤氲着薄薄的雾气。但这些雾气却盘旋着向着天空飞去,在一定的高度时,雾气凝聚成了水,流淌入一个圆形的孔洞中。

    宇智波炑叶挣扎着向那片湖泊伸出了手。

    那一刻,一直被其他力量压制在灵魂深处的力量,猛地爆发开来。

    时间,恢复了流动。

    但是,黑泥却停止了蔓延。

    安哥拉·曼纽保持着手臂揽住远坂时臣的动作,忽然惨叫出声。他用力地推开了远坂时臣,惊慌失措地看着自己的双手。

    白皙而又修长的手指,正从指尖开始沙化溃散。

    “不不不,我的身体,我的力量!!”安哥拉·曼纽的脸上、身上忽然出现了无数错乱的咒文,这是因为他溃散的身体再不能保持爱丽丝菲尔的模样。

    “啊啊啊啊,我好不容易才降生,好不容易才得到了身体和自由!不要抹杀我,不要啊啊啊!”

    之前还趾高气昂的安哥拉·曼纽爆发出一连串的惨叫,惊呆了教堂里唯一一个还没有被黑泥淹没的远坂时臣。

    旋即,他就被夜幕上逐渐压迫黑暗的光亮吸引走了全部的目光。

    不知何时,原本被氤氲的邪气和恶念所遮挡的夜空正在以着缓慢而坚定的速度恢复着。而今晚的月色,出奇得明亮与美丽。

    远坂时臣怔怔看着越来越亮的月亮,慢慢地冲着月亮伸出手,潸然泪下。

    他一生的坚持,究竟是为了什么啊……

    “这是……”迟了所有人一步赶到冬木教会的卫宫切嗣惨白着脸,在他看到铺天盖地而来的黑泥时,心中的绝望已经将他淹没。就在他以为自己会和久宇舞弥被这些黑泥杀死的时候,明明已经淹至脚踝的黑泥却停止了流动。

    月亮,照亮了这个夜晚。

    夜空之上,黑日与皓月高悬。而随着月光越发清冽明澈,黑日淌下黑泥的速度越来越慢,片刻之后,黑泥便不再泄露。

    旋即是已经倾倒在冬木市的黑泥。

    应该说,幸亏这一次圣杯降临的地点是处在城市东南边缘的冬木教会,冬木教会首当其中,被这些黑泥给融得只剩下断壁残垣。而在黑泥汹涌着冲下山坡的时候,即将席卷整个冬木市甚至全世界的时候,黑泥却以着诡异的姿态停在了下坡处。

    卫宫切嗣微怔地低头看着自己浸没在黑泥中的双脚,刚才黑泥溅到身上的那一刻,他感觉到了烧灼的痛苦,但现在,痛苦消失了。

    “切嗣……”久宇舞弥震惊地看着差一点将他们淹没的黑泥,喃喃:“黑泥在后退。”

    不,并不仅是后退。

    如果有人借助站在高空向下俯瞰便会发现,黑泥其实在被蒸发。

    或者说,净化。

    教堂的废墟中,刚被黑泥埋了一身的四个英灵和一个人类在黑泥渐渐退去的时候挣脱了那些黑泥的束缚。

    阿尔托利亚有些呆愣地握了一下手指,之前她所感觉到的让她窒息的恶念已经消退,但她如今的状态,这具肉体是怎么一回事?

    “似乎是得到了一具身体呢。”兰斯洛特看向阿尔托利亚,轻声说道。

    “咳,呸呸!”相比其他英灵,身为人类的韦伯就有些惨了。那些充满恶念的黑泥已经退去,虽然伊斯坎达尔及时用披风将他包在里面,护在身下,但他仍不免被那些东西糊了一脸,鼻子嘴巴里全都是臭烘烘的黑泥,呛得他眼泪都流了出来。

    伊斯坎达尔有些惊异自己的状态,毕竟,他之前的愿望就是能够转生于此世,再续征途。本来看到漏黑泥的圣杯以为自己没指望了呢,但没有想到的是,他真的得到了一具身体。

    还没来得及享受一下获得肉体的喜悦,他就感觉到掌下的身体正剧烈地颤抖着。伊斯坎达尔以为韦伯被黑泥呛得难受,毕竟他只是一个柔弱的人类。他低下头,果然看到韦伯哭得满脸都是泪水。

    “小子……”伊斯坎达尔有些无奈,他这个御主,其实是一个很出众的人类。只是,许是跟他之前的经历有关,总是不那么自信,还有些自卑。

    但不得不说,比起之前那个藏头露尾的caster御主,那个差点成了他御主的男人,伊斯坎达尔还是比较喜欢这个小子。虽然性格上有些懦弱,但他愿意忍下恐惧,跟他并肩作战。

    见过几个阴险又卑鄙的御主,哪怕这个小子没有lancer御主能打,伊斯坎达尔也相当满足。

    然而,伊斯坎达尔所没有想到的是,韦伯哭得满脸泪水,但手却忽然用力地抓住了他的披风。

    伊斯坎达尔微微愣住,因为韦伯的眼睛里盈满了喜悦和悲伤,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充斥其中,像极了一个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却不确定这根稻草会不会被他的手指不小心握断。

    “我的王……”韦伯仰头看向伊斯坎达尔,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却努力地张口,一字一顿,仿佛用尽了一生的力气:“我发誓,为您所用,为您而终,请您引导我的前行,让我看到相同的梦境。请让我,让我……拜入您的麾下……让我见证您的梦想……”

    伊斯坎达尔定定地看着韦伯,忽然笑了一下。他抬手揉乱了自己御主的头发,道:“小子,韦伯·维尔维特,这本是我想要问你的。不过,既然你先开了口,那么答案当然是,很好。”

    韦伯冲进伊斯坎达尔的怀里,拽过伊斯坎达尔的披风用力地擦着眼泪,还不忘擤了一把鼻涕。

    伊斯坎达尔:“……”

    自己刚说收下的臣子,再坑,也得留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相邻的书:霸道总鬼缠上我穿越之翻身农女把歌唱魔修的九零生活春闺错之权相暖妻美人榜之娇娘有毒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帝师系统我的记忆力天下无敌快穿之金手指都是假的吾家卿卿多妩媚长清词(重生)[综]丹凤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