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书名: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 第50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作者:萧泠风

强烈推荐:汉侯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丹宫之主带着空间闯六零破道[修真]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坐等飞升     爱因兹贝伦别墅中, 女人晃了晃手中的圣杯, 里面的黑泥几乎满溢出来,却也只是几乎而已。在即将溢出杯沿的时候, 杯中黑泥反而下降了些许, 保持着满杯却不会溢出的量。

    女人将圣杯凑到唇边,饮下了一大口黑色的浆液,然后露出一个满足的笑容来, 道:“啊,真是美味呢。”

    “那是……什么东西!”卫宫切嗣脸色惨白地看着盛满了黑泥的圣杯, 这充满邪气恶念的东西,就是他一直以来追逐着的,意图以此实现世界和平的圣杯吗?

    “这是人类的杰作。”女人舔了舔嘴唇, 她歪头看了卫宫切嗣一眼, 而后摇了摇头,道:“这一次,我不会选择你了。”

    说着, 女人举杯向卫宫切嗣示意了一下, 而后她转过身,直接消失在卫宫切嗣的面前。

    卫宫切嗣的身体晃了晃, 久宇舞弥连忙扶住了他。

    “爱丽……不行,不行让别人得到那个染黑的圣杯!”卫宫切嗣隐约感觉到了什么, 他的脸色惨白,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几个破碎的画面, 却足够触目惊心。他用力地抓住久宇舞弥的手臂, 一字一句:“染黑的圣杯会扭曲许下的愿望,不能让任何人得到圣杯!”

    而在这时,拿着圣杯的女人已经出现在冬木教会外。

    冬木市是灵地,有四条可堪作为圣杯降临的灵脉,冬木教会所在之地便是其中之一。现在冬木教会没有人,正好作为圣杯降临之地。

    “真是的。”女人抬手抚摸着手中的圣杯,有些不满地呢喃道:“该死的规则,要是我能够自己许愿就好了。”

    明明现在的她谁都不需要,偏偏受限于规则,还得找来这一次圣杯战争的御主来许下愿望。

    女人抱怨了一阵,直接将圣杯放在了教堂里圣十字架之前,而她站在宗教的神圣之所,她面上却没有半点对神明的敬畏。她挥手拂去了祭桌摆放着的烛台圣水,手撑在桌上微微用力,她就直接坐在了祭桌上。

    悬空的双腿晃了晃,女人伸出手指轻轻搅和了一下圣杯中的黑色浆液,道:“好了,你们可以过来了。”女人唇边的笑容渐深,“得到我,我就实现你的愿望哦。”

    与此同时,她也能够借着那股力量降生。

    那便是她的愿望。

    在女人对圣杯吐露轻语的时候,圣杯战争中所有参赛者,无论是御主还是从者都听到了。

    圣杯,降临了。

    “怎么会这样!”韦伯惊慌失措地道,“今天才是第五天,而且圣杯也没有收集到足够的英灵,它怎么会降临了!”

    “现在不是疑惑的时候。”伊斯坎达尔神情凝重,“降临地点在冬木教会,这将是一场无法避免的战斗。”

    他们之前的合作建立在圣杯的降临必须投入七个英灵的灵魂,现在,确认出局的只有assassin,但圣杯却降临了。众人心生疑惑之余,对圣杯仍然抱有一丝期冀的英灵难免生出了渴望。

    至于lancer御主提过的预知梦与黑泥,在没有亲自确认圣杯有问题前,他们还是想要将这万能的许愿机收入自己的手中。

    他们本就是带着愿望回应御主的召唤的。

    宇智波炑叶耸了耸肩,他站起身,道:“那就冬木教会见吧。”

    无论是夺取、阻止还是毁灭,无法说服对方的他们只能够付诸武力。

    间桐雁夜没有参与。

    他本来就是为了间桐樱才参加的圣杯战争,当然,这其中还夹杂着对远坂时臣的怨恨。这一次的冬木教会,远坂时臣肯定会去,间桐雁夜也十分想去教会阻止他得到圣杯。只不过,剔除了刻印虫,虽然有宇智波炑叶帮着恢复了身体,但间桐雁夜催生出来勉强合格的魔术师资质再一次降到了水平线以下,最多只能够承担起berserker实体化而已。

    他甚至负担不起berserker战斗是消耗的魔力。

    而眼下的间桐邸,魔术工房损坏得差不多了,小樱还在昏迷,他不怕死,但是担心小樱的安危。

    而berserker兰斯洛特却选择了跟阿尔托利亚同行。

    虽然无法战斗,那就做一个见证者吧。

    合作破碎,众人离开间桐邸后,各自使用手段向冬木教会赶去。

    宇智波炑叶跟间桐雁夜谈过后,间桐雁夜嘴角微抽地给宇智波炑叶开了车库,而后他虽然认真地拒绝了,但宇智波炑叶还是不容分说地将金条塞进了间桐雁夜的怀里。

    迪卢木多慢慢地吐出一口气,然后又一次坐进了副驾驶座上。

    宇智波炑叶一踩油门,跑车直接窜了出去,向着冬木教会的方向开去。

    一路上,宇智波炑叶大飙车技,闯红灯无数,最终开到了冬木教会外的山坡处又一次爆了车胎。

    lancer组的作战计划,在一路飙车赶来的时候已经制定完毕。

    他就是觉得圣杯有问题,可大家既然都不怎么相信,还想抢圣杯许愿,那没有办法,他就只能和迪卢木多一起将圣杯抢过来了。

    宇智波炑叶都想好了,等他们抢到了圣杯,他就用水户姨给他的封印卷轴将圣杯给封印起来,然后挖个坑给它埋了!虽然轮回眼有一个地爆天星具备着封印的效果,但想到预知梦里黑色太阳中的金色杯子,他就还是别将它往天上打了。

    迪卢木多表示,炑叶大人您说的对,就按照您的想法来。

    结果,刚到地方,宇智波炑叶一脚踹翻了之前的计划,秒切轮回眼,阴测测地瞪着那个浑身金闪闪的混蛋。

    在间桐邸停止合作的主从们以着各自的手段赶来冬木教会,其中速度最快的当属rider伊斯坎达尔。飞蹄雷牛完全是马力全开,以着最快的速度冲到了冬木教会。然后,他迎面撞上了archer吉尔伽美什。

    视圣杯为自己所属物的吉尔伽美什在感知到了圣杯降临后,他自然要过来瞧瞧那些觊觎他宝库藏品的跳梁小丑。

    他之前专注于言峰绮礼,就是想要他撕下那身伪装,以他的真实取悦独一无二的王者。

    他明明都快要成功了,但圣杯的提前降临打乱了他的计划,让吉尔伽美什直到现在都没能摆脱远坂时臣那个无趣的家伙。

    不过,他已经决定了。他就等远坂时臣拿到圣杯,以为自己胜利的时候再夺走那个杯子,让他的一切念想都落空。

    没有人可以冒犯王!就冲着他之前两次用令咒命令了他的行为,死一万次都不足惜。

    吉尔伽美什抵达冬木教会的时候,伊斯坎达尔驾驶着神威车轮赶到了。吉尔伽美什索性就留在外面解决这个曾自称为王的杂种,然后再处理杯子的事情。

    宇智波炑叶赶到的时候,吉尔伽美什刚解放了乖离剑,一剑劈了伊斯坎达尔的固有结界王之军势。

    等级为ex的对界宝具,不是谁都能稳稳地接下那一招的。

    正一路冲进教会的远坂时臣的气息有瞬间的不稳,解放对界宝具所带来的耗魔量不是哪个魔术师都能够承受的,远坂时臣绝对是其中之一。上一次之所以会差点放倒远坂时臣,是因为吉尔伽美什完全是无所顾忌地连放大招,换哪个魔术师都撑不住。

    远坂时臣脚下不停,疾步向着神前十字架下的圣杯走去。他的面上泛着兴奋的红晕,远坂家数百年来的夙愿,在今日即将达成!

    远坂时臣并没有看到圣杯旁,那个长得跟爱丽丝菲尔一模一样的女人歪着头看着他,撇了撇嘴,有些不满地嘟囔道:“远坂啊,无趣的男人……”

    显然,她对于第一个赶到的远坂时臣并不怎么感兴趣。

    就在远坂时臣距离圣杯只有十步远,圣杯仿佛触手可得的时候,那一日身体被掏空了的感觉又一次出现了!

    远坂时臣蓦地瞪大了眼睛,双膝一软,踉跄了一下,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显然,吉尔伽美什在教堂外又开始无节制地放大招了。

    “可恶……”

    远坂时臣咬牙,他看着手背上仅剩的那枚令咒。

    现在就让他自杀吗?

    还不行,他正在外面狙杀其他英灵。他一旦自裁,那些英灵便会肆无忌惮地冲进来。

    教堂外,看到了必杀名单上最想干掉的杂种第一名后,吉尔伽美什顿时就将伊斯坎达尔抛到了脑后。而宇智波炑叶看到吉尔伽美什后,哪还管圣杯和黑泥不得不说的关系,直接跟迪卢木多说了一句“交给你了”,然后,他就冲了上去,跟吉尔伽美什乒乒乓乓地开打了。

    迪卢木多:“……是的,炑叶大人。”

    韦伯&伊斯坎达尔:“……”

    伊斯坎达尔长长地叹了口气,道:“archer和lancer的御主还真是……”

    记仇起来比小孩子还幼稚。

    “rider。”韦伯抓住了伊斯坎达尔的披风,他手背上的令咒已经全部消失。在赶来这边的路上,韦伯动用了所有的令咒,以御主的身份命令他,活下来,得到圣杯。

    他们到底还是不太相信宇智波炑叶的预知梦。

    “唉……”伊斯坎达尔叹了口气,archer现在明显顾不上他。虽然他没有战胜archer的把握,对死亡也堪称坦然,但这会儿被忽略无视,他还是有些不爽的。

    但不爽归不爽,他总不能傻站在这里,等archer的御主得到圣杯,许下愿望。他索性一挥披风,带着韦伯就冲进了教堂里。

    迪卢木多紧随其后。

    然后是阿尔托利亚和兰斯洛特。

    冬木教堂之中,圣杯之前,一场混战开始了。

    看到英灵冲进来的远坂时臣:“!!!”

    也亏得英灵们互相牵制,这才没有先过来解决了远坂时臣。

    剩下来的英灵太多了!远坂时臣一脸懵逼,archer、saber、berserker、lancer还有教堂外的rider,五个英灵还存活着,圣杯是怎么出现的?

    还没等远坂时臣想明白,一缕黑红色的液体猛地缠住了远坂时臣的脚踝,瞬间带走了他的意识。

    【虽然是个无趣的男人,但没有办法,暂时将就一下吧。】

    下一刻,远坂时臣便出现在远坂邸的花园中。

    或者应该说,这个幻境提取了远坂时臣的记忆,让他的精神世界里呈现出远坂邸花园的模样。

    远坂时臣环顾四周,看到了身后跟爱丽丝菲尔一般模样的女人。作为御三家之一远坂家这一代的家主,远坂时臣自然知道小圣杯与爱因兹贝伦家人造人之间的关系。在这个幻境里遇到了爱丽丝菲尔,他并没有露出丝毫惊讶的表情来。

    远坂时臣没有看到,幻境里远坂邸花园的人造湖里,充斥其中的不是清澈的湖水,而是某种黏稠的漆黑液体,如同流淌着的黑泥,正散发着不详的气息。

    “呐,成功抵达圣杯内部的先生,请说出你的愿望。”

    远坂时臣下意识感觉到了某种不对劲,但他已经被得到圣杯的喜悦冲昏了头脑。他毫不犹豫地压下心底古怪的感觉,直直地看向那个有着爱丽丝菲尔外表的女人,道:“根源之涡,我的愿望就是抵达根源之涡。”

    女人慢慢地笑了起来,道:“好啊。”

    冬木教堂里,远坂时臣猛地睁开了眼睛。

    与此同时,生活在冬木市里的人都感觉到了大地的震动。

    随即是一声嗡鸣。

    冬木教堂里正在交手的英灵猛地停住了攻击,他们霍地看向了十字架前的圣杯,黄金色的圣杯中,黑色的污泥正在溢出杯沿,淌下祭桌,向着整个教堂蔓延开来。

    黑泥蔓过的地板就像是被某种腐蚀性液体侵蚀了一样,在“嘶嘶”的声响里融化进黑泥之中。

    “竟然……是真的!”

    韦伯呆愣地看着不断溢出黑泥的圣杯,联想到宇智波炑叶提及的预知梦,心脏被某种未知的恐惧攫住,几乎让他无法呼吸。

    很快,黑泥就不满足以这种和风细雨的方式溢出了。

    涌动着暗红色的夜空被撕裂,夜幕之上,一轮黑日高悬。

    圣杯的虚影若隐若现。

    “糟了!”阿尔托利亚顾不上痛苦自己的愿望终究无法实现,她看得出这些黑泥的威力,一旦泄露到了外面,整个城市的人都别想活了!

    但是,她作为剑士回应召唤,手头上根本没有禁锢住这些黑泥或是净化这些东西的宝具!

    冬木教堂里,之前还打得热闹的英灵们面面相觑,而后下意识看向了之前倒在圣杯十步开外地方的远坂时臣。

    人类的魔术师,他应该有能够封印的东西吧?

    远坂时臣为什么会脱力倒地,看看正在教堂外跟lancer御主打得昏天黑地的archer就知道了。他们不觉得远坂时臣还有力气走到圣杯前,所以他们才想要先抉出胜负来确定圣杯的归属权。

    他们没有想到,圣杯会给远坂时臣开个后门。

    然而,他们这一看,却发现远坂时臣不知何时站了起来。

    他站立的动作很僵硬,就像是一个牵线木偶一样。但他的眼睛却用力地睁着,蓝黑色的眼睛里充满了惊骇的情绪。

    不过眨眼间,整个教堂就被黑泥所侵蚀,碎片脱落,露出黑日高悬的天空。

    无论是黑日还是蔓延在周围的黑泥,都给了他一种汗毛直竖的感觉。

    “这究竟……”远坂时臣呆呆地看着这一切,喃喃道:“究竟怎么回事?!”

    忽然,一条白皙的手臂揽住了他的肩膀。

    阿尔托利亚惊讶地看向远坂时臣的身后,脱口道:“爱丽丝菲尔!”旋即,阿尔托利亚就意识到自己认错人了,因为爱丽丝菲尔的笑容不会如此瘆人。

    女人,或者应该说是用着爱丽丝菲尔外表的安哥拉·曼纽看都不看阿尔托利亚一眼,只笑盈盈地看向远坂时臣。

    安哥拉·曼纽,一个被咒术剥夺了真名的普通人,被渴望折磨罪恶来凸显自己善的村民们冠上了恶神安哥拉·曼纽之名。他们日复一日地折磨着他,让他尝到人类所能够感觉到的所有痛苦之后死去。

    他理所应当地怨恨着那些村民,怨恨着世界的不公。他的亡灵无法安息,他的怨恨无法消弭。就是这样的他却被世界的意识当做了反英雄得以栖息在英灵座之上,因为在世界意识看来,他的存在即为恶,而就是这份恶,成就了世间的善。

    何其可笑!

    六十多年前,第三次圣杯战争中,他作为独立于七大职介之外的avenger被召唤出来,但在第四天就败北了。

    只可惜,那一届的御主和从者都没有想到的是,作为因人类扭曲愿望所创造出来的英灵,在他被吸收进圣杯的那一刻,其实就已经许下了愿望。

    因为他的恶,就是人类所期望的,不是吗?

    前三次的圣杯战争并没有完全失败,最起码第三次圣杯战争中,圣杯之中充盈的无色之力就完成了人类的愿望,赋予了他与此世之恶相匹配的力量。

    纵是传说中的神明也难逃人心生出的恶所污染,更何况是人类创造出来的圣杯。

    所以啊,圣杯之中,流淌着的早已不是清澈的无色之力,而是充满了人心无穷无尽恶念的此世之恶。

    而他虽然失去了外表,但因为真名被咒术剥夺而在圣杯中保留了自己的人格,最终反客为主,主宰了圣杯的意识。

    他当然很乐意满足那些贪婪人类的愿望,只是,他对愿望的实现方式,大概跟他们想象得有些不太一样。不过,本质都是一致的。

    远坂时臣动弹不得,但他的声音因为过于震惊而变得尖利起来,他几乎是咆哮着喊道:“我的愿望根本不是这个!!”

    “怎么不是?”安哥拉·曼纽感觉着身体充盈着的力量,那种踏踏实实有着身体的感觉。虽然这是一具女人的躯体,但无所谓,有身体就行。他歪着头,狡猾地道:“所谓的根源之涡,不就是一切初始之因吗?世界的起源,难道不是混沌?我啊,将这个世界归于混沌,只要你走出去,不就是抵达至根源之涡吗?”

    “不、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远坂时臣要疯了,圣杯这是什么鬼!让世界重归混沌,不就是毁灭这个世界吗!他一生所求是探索根源,不是毁灭世界!

    教堂里的英灵们迅速达成了合作,他们呈包围状围住了远坂时臣和安哥拉·曼纽。迪卢木多厉声道:“不管你在干什么,立刻停下来!”

    安哥拉·曼纽睨了迪卢木多一眼,他知道这个英灵。在大圣杯再一次召唤了英灵下界之后,原本守在圣杯里无所事事的他忽然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在梦境里,他看到了另一番模样的第四次圣杯战争。这个英灵被自己的御主命令自杀,死前还发下了诅咒呢。

    他得说,他喜欢迪卢木多·奥迪那发自内心怨恨并发出诅咒的模样,他喜欢这样的破碎。

    圣杯战争的第五天,梦醒了,虽然这次的圣杯战争进程却跟梦境里的不同,但他却发现,从某种角度上禁锢了他的圣杯被开了一个小口,仿佛是专门留给他的通道。

    不管这是谁做的,安哥拉·曼纽很愉悦地暂时离开了圣杯,决定加快圣杯的进程。

    比如,亲自出手干掉caster。

    小圣杯太废物了,五天了,才吸收了一个英灵。

    安哥拉·曼纽才不管远坂时臣内心的崩溃,他只亲昵地用唇角蹭了一下他的耳廓,然后轻语道:“看好了,你要的根源。”

    远坂时臣的眼瞳猛地收缩。

    下一刻,无数黑泥自那轮黑色的太阳喷涌而出,就如同失去水坝阻拦的洪水,咆哮着奔向了下方的冬木市。

    “不要啊啊啊啊!!!”

    倾倒下来的黑泥瞬间吞没了整个教堂,然后奔腾着向冬木市的市区涌去。

    “真美啊。”安哥拉·曼纽叹息道,忽然,他的神情一变。

    惊讶的表情就凝固在了安哥拉·曼纽的脸上,连同周围突袭过来试图斩杀他的英灵,远坂时臣脸上痛苦内疚的表情,还有向着周围奔涌而出的黑泥,一切都停滞住了。

    时间,停住了。

    天空中涌动着的黑色被撕裂,有什么东西一点点地亮了起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相邻的书:霸道总鬼缠上我穿越之翻身农女把歌唱魔修的九零生活春闺错之权相暖妻美人榜之娇娘有毒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帝师系统我的记忆力天下无敌快穿之金手指都是假的吾家卿卿多妩媚长清词(重生)[综]丹凤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