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书名: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 第49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作者:萧泠风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丹宫之主带着空间闯六零破道[修真]本着良心活下去[综]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汉侯     caster相当讨厌自己在跟贞德谈心的时候有别人妨碍,其他的英灵都是觊觎贞德高洁灵魂的苍蝇, 每次他想要帮助贞德恢复记忆的时候, 那些苍蝇总是会冒出来碍事。

    还有这一次将他召唤出来的御主和御主未婚妻也烦人得很,别以为他看不出来, 那个索拉看他很不顺眼,连带着御主对他的印象也糟糕起来。虽然caster并不很放在心上, 但没能找到一个志同道合的御主还是让他有些失落。

    于是,他很愉快地暂时干掉了肯尼斯和索拉, 吞噬了他们的身体, 以他们为自己的魔力源, 支撑他在现世之中的行动。之所以还留着他们的命, 是因为英灵一旦失去了御主, 一段时间内还找不到接手的御主,他就不得不回归英灵座了。

    好不容易才再见到贞德, caster怎么可能离开他的圣少女!

    思前想后,caster决定将贞德带走,帮助她恢复记忆, 然后,他将再度投身贞德的麾下,为她夺得圣杯。

    saber冷笑三声,秒换盔甲后,握着风王结界就冲了出去。

    让saber十分愤怒的是, 这一次caster无耻地带上了五个孩子作为人质, 这让saber想要一个风王铁锤砸死caster的计划落了空。

    就在saber越发束手束脚的时候, 伊斯坎达尔赶到了。

    发现了圣杯战争并不美好的真实之后,他们决定拉拢值得相交的英灵作为同盟。总之,不能如了御三家的愿,拿他们英灵来填杯子。

    目前,lancer组和rider组已经联手,berserker组算是归顺,assassin组出局,剩下的caster、archer和saber,他们都看不上caster连自己的御主都坑成人肉电池的行径,archer跟lancer的御主结了梁子,看来看去,就只剩下saber了。

    saber的御主虽然是个会偷袭的小人,但saber本身却是高洁的骑士王,是曾经一统大不列颠的亚瑟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亚瑟王不是个男人而是个小姑娘,但这并不妨碍众人对她的欣赏。

    众人一商量,决定告诉saber真相,将她拉入他们的阵营里。

    于是,伊斯坎达尔就驾驶着神威车轮过来找人了。

    至于韦伯,有lancer和他的御主在,他的安全无虞,这会儿作为一个上过正规魔术学校的在读生,他正在研究大圣杯的原理和令咒系统,希望能够找到从中破解的方法。

    saber的御主是御三家的,十有八-九是知道圣杯战争的真相,但作为牺牲品之一的saber,她肯定还不知道。

    伊斯坎达尔已经想好过来找saber的借口。

    大家都是王,一起喝喝酒怎么样?

    这是只有王才有资格参加的酒宴。

    然后就遇到了拿小孩子当人质,让saber的战斗束手束脚的caster了。伊斯坎达尔没客气,对于这种对小孩子出手的变态恶棍,伊斯坎达尔直接让拉车的飞蹄雷牛一蹄子踹过去,破了caster的魔术结界。

    伊斯坎达尔的出现成功让caster的计划告吹,还被saber一剑砍成了重伤。至于那五个小孩子,他们是caster来之前在街上顺手掳走的普通小孩,只是在caster的魔术之下,魔兽寄生了这些孩子的大脑,吞噬了他们的生命。

    他们早已经死去,撑着这副皮囊,做出孩子无辜可怜姿态的是caster役使的魔兽。

    伊斯坎达尔将来意一说,阿尔托利亚自然不会拒绝只有王者才能够参加的酒宴。而且,她相信伊斯坎达尔的为人,相信他不会在酒宴上对她发难。所以,阿尔托利亚很快回到了别墅,将caster已经退去和rider的邀请告知爱丽丝菲尔他们。

    爱丽丝菲尔有些担心saber的安危,但阿尔托利亚表示,御主这边离不开人,他需要多补补血。不用担心她,她相信rider的人品,不会做出让他王座蒙羞的事情。

    然后,阿尔托利亚就出门了,还坐上了伊斯坎达尔的神威车轮。

    等她来到了间桐邸后,拿到了间桐脏砚的手札,知道了圣杯战争的真实之后,她整个英灵都懵了。

    她一直所追寻的,渴望改变大不列颠命运的圣杯,竟然是御三家抛出来的鱼饵,为的就是将她这样渴望圣杯的英灵从英灵座上钓下来,用他们的灵魂灌满圣杯!

    这个真实,她的御主知道吗?爱丽她……知道吗?

    知道的吧,毕竟,爱因兹贝伦就是御三家之一,是当初创造了圣杯的三个家族之一。

    所以,当爱丽知道她的愿望时,她在想着什么?

    这段时日的相处,爱丽丝菲尔她,真的有将她当做是朋友吗?

    阿尔托利亚的双手用力地按在桌子上,被欺骗的痛苦涌了上来。然而,与此同时,她心底却有一个声音在嘲笑着她——

    将为了圣杯而来,本就是合作关系的人当做是自己的朋友,愚蠢的人,究竟是谁!

    阿托尔利亚的气息有瞬间的不稳。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析出,狂气依旧在他周身萦绕,却不复最初神志不清的狂暴模样。摘下头盔的berserker相貌英俊,眉眼温和,是一个再出色不过的美男子。他看向阿尔托利亚的目光里带着柔和与无奈,温声道:“您还是一如既往地让人头疼。”

    知道英灵死亡败北意味着他们将被小圣杯吸收后,众人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berserker出局填杯子。宇智波炑叶干脆用掌仙术修复了间桐雁夜千疮百孔的魔术回路,虽然间桐雁夜的魔力掉回了之前的水平,但有令咒在,勉强能够承担berserker的实体化。

    当然,战斗是不能战斗了,间桐雁夜承受不来。

    几乎难以抑制心中怨恨的阿尔托利亚忽然一愣,她呆愣地看向berserker,喃喃:“兰斯……洛特?”

    兰斯洛特走到阿尔托利亚面前,单膝跪地,认真地行了一礼,道:“陛下。”

    直到这时,众人才恍然。难怪berserker对saber那么执着,露面就目标明确地攻击saber,原来他就是十二圆桌骑士之一的兰斯洛特啊。之前见过berserker对saber的追砍,他们还以为berserker生前是saber的宿敌呢。

    不管怎么说,在跟兰斯洛特心平气和地谈过之后,阿尔托利亚总算是平静下来,开始琢磨应对的方法。

    因为韦伯在研究了间桐脏砚的手札之后,发现了一个相当棘手的可能。

    那就是,所有应圣杯召唤的从者,哪怕在战争期间没有败北,七天之后,在圣杯赋予的灵核消失的那一刻,他们极有可能不是回归英灵座,而是因为之前的契约而被大圣杯系统吸收,失去自己的人格,化为纯魔力被圣杯吸收。

    而这一切,身在英灵座的本体却无从知晓。一方面是因为每一个英灵座都是独立的,彼此并不相通。另一方面则是英灵座的时间是凝固的,无论英灵的投影在现世呆了多久,对于英灵座上的本体而言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最重要的是,参加圣杯战争的英灵只是投影分-身,哪怕最终没有回到英灵座,对于英灵座上的本体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韦伯用力地咬了咬牙。虽然他之前看rider挺不顺眼的,总是指使他干这儿干那儿,一点也没有将他当做御主来敬重。

    但是……毕竟是他召唤出来的英灵。虽然有些不愿意承认,虽然他时常抱怨rider的行事,但那样的rider征服王,却是韦伯内心最隐秘的渴望。

    他也想要成为像是rider那样的人,虽然他知道不太可能。

    所以,他绝不允许自己的rider被御三家利用,拿去填杯子!

    眼下,lancer、rider和berserker这边还好,他们的御主没兴趣拿自己的从者填杯子,但saber那边,她的御主是卫宫切嗣,是明显知道内情的魔术师。虽然目前卧床的状态有些虚弱,但绝不是什么能够轻视的家伙。

    以令咒强制saber战斗,他绝对干得出来。

    还有archer那边,他的御主是远坂时臣,绝对的知情者,虽然策反archer是个不错的主意,但看看lancer御主提起archer时阴测测的表情,呃,还是算了吧。

    至于caster,完全没有交谈的必要,直接宰了比较好。

    saber不知道,就在她和其他御主、英灵商量对策的时候,有人悄然潜入了爱因兹贝伦的别墅里。

    躺在床上的卫宫切嗣霍地坐起了身,失血过多的情况让他眼前阵阵眩晕,但这点痛苦却抵不过他看到爱丽丝菲尔心口处陡然出现的那一只手要来得触目惊心。

    “爱丽丝菲尔!”

    卫宫切嗣挣扎着伸出手,想要接住胸口喷血向前倒下的妻子。然而,那只穿透了爱丽丝菲尔胸口的手却保持着穿透的动作反手一按,让爱丽丝菲尔痛苦地瘫倒在那只手主人的身上。

    待得看清重伤了爱丽丝菲尔的那人,卫宫切嗣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空白起来。

    因为,刺穿了爱丽丝菲尔心脏的那人,竟然长得跟爱丽丝菲尔一模一样!一模一样的五官,一模一样的打扮,甚至她笑起来的模样都跟爱丽丝菲尔一模一样!

    “啊,对不起。”女人露出一个有些羞赧的笑容来,道:“我等得有些心焦,正巧有人帮我开了门,所以就提前出来了,你们不会介意吧?”

    “放开爱丽!”卫宫切嗣不管这个女人是什么鬼,他从枕头下抽出了手-枪,对准了那个女人,厉声道。

    “夫人!”久宇舞弥也赶到了,她站在门口,举起了手中的突击步-枪。

    “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女人紧了紧手臂,让重伤的爱丽丝菲尔顿时就咳出一口血来,她挣扎了一下,却挣不开身后女人的禁锢。女人的脸上满是伤心,她看都不看身后的久宇舞弥一眼,直直地看向卫宫切嗣,道:“切嗣,你难道认不出我了吗?我是爱丽,你的妻子啊。”

    “闭嘴!”卫宫切嗣担心地看了一眼胸口血迹不断扩大的爱丽丝菲尔,断然道:“你不是爱丽丝菲尔!放开她!”

    “啊啊,真是狠心的男人呢。”女人软声抱怨着,道:“不愧是为了所谓大义,连自己的妻子和女儿都能够毫不犹豫痛下杀手的男人呢。”

    卫宫切嗣面无表情,对女人的控诉无动于衷。

    女人噘了噘嘴,活动了一下贯穿了爱丽丝菲尔胸口的手掌。

    啊,这具人造人的身体颤抖得更厉害了呢。

    卫宫切嗣忍无可忍地开枪了。

    子弹射出。

    然而,子弹在离开枪膛之后,在进入女人周身三米的距离后就猛地悬停住,“啪嗒”一声落在了地上。

    “我告诉你哦。”女人的嘴唇在爱丽丝菲尔的脸庞蹭了一下,在她的耳边用着整个屋子都能够听到的音量道:“这个男人超过分的呢。本来我都选择了他,只要他点头,我就满足他的愿望,让世界得到真正的和平。但这个男人,他居然拒绝了我。不仅如此,为了阻止那个愿望实现,他……杀了你的伊莉雅哦。”

    重伤濒死的爱丽丝菲尔猛地一颤,她挣扎地转过头,艰难地道:“骗、骗人……”

    切嗣他怎么可能伤害伊莉雅,她是他们的女儿啊。

    “才没有骗人呢。”女人转动着手掌,在卫宫切嗣发了疯似的用子弹试图突破那一层将两个爱丽丝菲尔笼罩在一起的结界时,近乎神采飞扬地道:“他抱着伊莉雅,先是道歉没有办法去找胡桃的春芽……”

    爱丽丝菲尔嘴角淌血地呆住了。切嗣有时候会带着女儿在被冰雪覆盖的爱因兹贝伦城堡外寻找胡桃的春芽,这是他宠爱女儿的方式。

    “可那个男人,一面说着喜欢伊莉雅,一面却掏出了手-枪,抵住了伊莉雅的喉咙。一句‘永别了’,砰地一声枪响……你的女儿死掉啦。”

    “住口!”爱丽丝菲尔的眼中噙满了泪水,随着身后女人的讲述,她的眼前浮现出了那个画面。

    “哦呀,你也看到了,是吗。”女人笑眯眯地蹭了一下她的头发,“被爱人亲手掐死的感觉,疼吗?”

    不待爱丽丝菲尔回应,女人就自顾自地继续道:“好啦,我知道你很疼,我就给你一个痛快好了。”说着,她猛地抽出了手掌。

    鲜血狂涌。

    “爱丽!”卫宫切嗣用力地捶打了一下将他阻隔在外的结界,痛苦地喊着妻子的名字。

    “切嗣……”爱丽丝菲尔向结界外的男人伸出手,只是,还没有抬起几公分的高度,她的手掌蓦地垂落在了地上。

    爱丽丝菲尔如同一朵凋零的白兰花,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抱歉啊,切嗣。

    本以为,还能够多陪你一天的。

    “爱丽!!”

    女人歪了歪头,将爱丽丝菲尔的尸体规整地摆好,还不忘帮她整理一下裙子。然而,这样的动作却激发了卫宫切嗣疯狂的杀意。

    “可恶啊啊啊!我杀了你!”卫宫切嗣的双眼赤红,他不管手上的伤,发了疯似的攻击结界。只是,无论他和久宇舞弥如何努力,那个结界始终岿然不动。

    卫宫切嗣的手指用力地抓住手背,他在试图突破结界的时候就试图以令咒给saber下令。但令咒却没有丝毫的回应,仿佛他手背上的两枚令咒是个摆设一样。

    自顾自地将爱丽丝菲尔的尸体摆好,女人弯了弯嘴唇,手掌一翻,一团灰黑色的晦暗力量出现在女人白皙的手掌上。女人直接将这团力量按入了爱丽丝菲尔破了个洞的胸口处,转眼那股力量就弥合了爱丽丝菲尔胸膛上的伤口。

    只是,伤口虽然恢复如初,但爱丽丝菲尔却没有半点活过来的迹象。

    女人往爱丽丝菲尔的身体压入这团力量,本就不是为了让她活过来。

    那股力量融入了爱丽丝菲尔的身体之后,她虽然没有活过来,但气息却向着另一个方向过渡而去。

    卫宫切嗣捶打结界的动作一顿,那是——!!

    “啊啊,果然再加上一个caster也不够吗。”女人抱怨着,她倒是想要干掉其他的英灵,但落单的英灵就archer吉尔伽美什一个,偏偏是个硬茬子。她窥见的未来里,她不仅没能吞掉他,还被他抢走了一些力量,凝聚出了肉身。剩下的英灵聚在一起,她倒是不怕他们,只是,lancer的主人给了她一种很复杂的感觉,她看到的未来里并没有他的存在,但他的存在却让此刻的她有些忌惮。

    既想染黑他又有些畏惧沾上他灵魂里潜藏着的那个力量,很矛盾,却还有些跃跃欲试。

    “嘛……果然还是等降生之后再动手吧。嗯,还是得用上那些力量。”女人自语道,反手穿透了自己的胸口,直接掏出了一大团涌动着黑气的力量,又一次往爱丽丝菲尔的尸体上灌去。

    卫宫切嗣的眼瞳猛地收缩:“不要!”

    女人抬头灿然一笑,道:“前几次没有消化的力量,全都给她。”

    说着,随着女人话音落下,爱丽丝菲尔的尸体上猛地燃起了金红色的火焰。

    火焰一瞬间吞没了爱丽丝菲尔的身体,转眼就将她的尸体燃烧殆尽。

    随着爱丽丝菲尔的尸体消失,一只金色的杯子出现在原地。

    圣杯!

    黄金质地的圣餐杯上镌刻着精美的花纹,它悬浮在半空之中,散发着璀璨的光芒。

    女人笑了起来,伸手握住了爱丽丝菲尔尸体所化的小圣杯。她轻轻晃了晃圣杯,原本空无一物的圣杯中却涌出了黑色的物质,瞬间就盈满了整个圣杯。

    那是汇聚了腐朽和恶意的黑泥,人类沾上一点便能够令其灵魂堕落成妖鬼。

    在圣杯涌出黑泥的那一刻,间桐邸里正在商议对策的宇智波炑叶霍地站起身。他的眉头紧蹙,神情里充满了嫌恶。

    “炑叶大人,您怎么了?”迪卢木多被宇智波炑叶的突然动作吓了一跳,连忙站起身。

    “那种恶心的气味,传到了这边。”宇智波炑叶的手指无意识攥紧,喃喃:“真是恶心透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相邻的书:霸道总鬼缠上我穿越之翻身农女把歌唱魔修的九零生活春闺错之权相暖妻美人榜之娇娘有毒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帝师系统我的记忆力天下无敌快穿之金手指都是假的吾家卿卿多妩媚长清词(重生)[综]丹凤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