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书名: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 第47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作者:萧泠风

强烈推荐:本着良心活下去[综]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山村名医丹宫之主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间桐邸, 宇智波炑叶秉承着少废话多办事的理念,干脆利落地削着间桐脏砚。

    宇智波炑叶有些受不了间桐脏砚身上的恶心气息,比之前他遇到溯行军, 也就是堕落付丧神身上的恙更让他难以忍耐。

    厚厚的木遁查克拉护在宇智波炑叶的手上, 让他得以将这个老头子砰砰砸得毫无还手之力还没有沾上一点血。但宇智波炑叶还是决定, 等他干掉了这个老头并一把天照火烧得干干净净后,他还要用消毒液好好洗洗手。

    那种感觉, 不亚于他平生最讨厌一种名为青椒的食物还不小心吞了一大口, 吐不出来, 恨不能洗胃来摆脱那一口青椒。

    感觉糟糕透了。

    宇智波炑叶完全没有给间桐脏砚嘴炮的机会, 一连串暴打, 直接轰碎了他腐朽的身体,然后一把天照火烧了个干净。

    而在间桐脏砚倒下死亡的那一刻, 即使间桐邸被攻击,也一脸麻木地行走在府邸中的仆人们纷纷倒地, 身体瞬间化为灰烬。

    宇智波炑叶如愿干掉了那个恶心得让他汗毛直竖的老头子,但他微蹙的眉头却没有半点舒展。

    不对劲,还有哪里不对劲!

    间桐邸外,正被间桐雁夜抱在怀里的间桐樱倏地睁大了眼睛,身上陡然爆发出来的邪气让间桐雁夜和迪卢木多同时看了过来, 满眼惊诧。

    “小樱!”

    间桐樱慢慢转头看向间桐雁夜。

    间桐雁夜的眼瞳猛地收缩,那一刻, 他几乎以为自己看到了间桐脏砚!

    “原来不只是寄生, 还是共生吗。”

    宇智波炑叶走出塌了一半的间桐邸, 跟迪卢木多打了声招呼后,他走到间桐樱的面前蹲了下来。

    宇智波炑叶猩红色的三勾玉轮回眼仔细地看着间桐樱,目光下移,落在了她的心口处。

    “真是恶心的手段。”宇智波炑叶叹了口气,但他不明白的是,究竟是何等执念,让他拖着腐朽的身体和灵魂,以着蚕食其他人的生命苟延残喘。

    “间桐脏砚!”间桐雁夜咬牙切齿地念着这个名字,神情里却满是悲哀。

    宇智波炑叶伸出手,指尖抵在了女孩的心口处。

    根植在女孩体内的邪恶力量,相当根深蒂固,宇智波炑叶两次祓楔也没能驱散她心口处的东西,他甚至都没有发现那个玩意儿。还是在他刚才摧毁了间桐脏砚的身体之后,间桐樱身上的东西就像是压制不住了一样,终于让宇智波炑叶抓了个现行。

    只是,那东西藏在了间桐樱的心脏里,宇智波炑叶自认医疗忍术还不错,却也没到自信满满戳漏别人心脏也不怕的地步。

    “间桐脏砚!”间桐雁夜咬牙切齿地念叨着这个名字,宇智波炑叶的态度让他意识到了,小樱的体内除了那些刻印虫以外,恐怕还有让老头子顽强存活的东西。

    间桐樱看向宇智波炑叶,身上的邪气和腐朽的味道熏得宇智波炑叶忍不住皱眉,但女孩却露出悲哀的表情来。

    她才六岁,已经尝遍了世间苦难。

    女孩慢慢地微笑起来,这样的笑容对这一年的她而言太过奢侈,她几乎忘记了应该如何笑。

    她的笑容有些生硬,看得出她已经很努力了,但她眼中的难过却怎么也掩不住。

    “小樱啊……”间桐雁夜崩溃了,他跪在间桐樱的面前,失声痛哭。如果可以,他愿意用自己的命来换小樱的。

    “哭什么,又没说没有办法。”宇智波炑叶被间桐雁夜的哭声吵得脑袋疼,当即毫不客气地训斥道。

    间桐雁夜眼睛通红地看向宇智波炑叶,急急地道:“你有办法?只要你能够救小樱,无论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全都给你!”间桐雁夜伸出手,“令咒,berserker,全都给你!”

    迪卢木多微微一愣,将berserker……给炑叶大人?

    他只见过berserker一面,无从判断他的身份,但berserker的实力不俗。那个英灵似乎被他的御主添加了狂乱属性,让他始终不能平静下来。但那不是大问题,只要驱散了狂乱状态便可。

    以着炑叶大人的实力,供养两个英灵是很轻松的事情。

    多一个英灵就等于他们这边多一个砝码,似乎,没有拒绝的理由。

    迪卢木多冷静地想着,然后,他额前那缕蜷曲的头发微微耷拉了下来,显得他整个英灵都有些蔫。

    “我要那些干什么。”宇智波炑叶无语地看了间桐雁夜一眼,直接道:“我有迪卢木多就足够了。”令咒就更不需要了,他才不会强迫自己的朋友做什么事情。

    间桐雁夜没有想到自己的提议会被拒绝,心中大急,连忙道:“那……那还有间桐家!整个间桐家都给你!”

    虽然间桐家的当主名义上是他大哥,继承人是他侄子,但拳头大就是道理,这是间桐雁夜这一年悟出来的道理,反正他大哥现在打不过他了。

    宇智波炑叶:“……”

    不,他已经有了宇智波家和千手家,并不需要什么间桐家,谢谢。

    “请放心。”迪卢木多伸手按住了间桐雁夜的肩膀,道:“炑叶大人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救人的。”

    一句“我有迪卢木多就足够了”让迪卢木多的心情明媚了许多,他的目光明亮而坚定,缓声出口的话里充斥着对宇智波炑叶的绝对信任。他宽慰着间桐雁夜,在宇智波炑叶抬眼看过来的时候露出一个清浅的笑容来,眼下的爱情痣几乎都快闪闪发光了。

    迪卢木多注视着自己的主君,道:“这不是出于所谓的谢礼而给出的帮助,而是,对一个身处困境之中的女孩伸出援助之手,是每一个善良的人都会选择的道路。”

    而后,迪卢木多看向发怔的间桐雁夜,道:“并不是所有的帮助都要求回报,不是吗?”

    宇智波炑叶默默低头,耳尖发红。

    噫,迪卢木多的“甜言蜜语”,真让人有些受不了,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还是宇智波炑叶看到了歪头看着他的间桐樱才回过了神,而后他慢慢地吐出一口气,小声地对间桐樱道:“别怕。”

    间桐樱定定地看了宇智波炑叶一眼,缓慢而坚定地点了点头。

    宇智波炑叶慢慢地阖上了眼睛。

    他抵在间桐樱心口处的手指微微用力,猛地刺入了她的心口处。

    间桐樱蓦地瞪大了眼睛,她的嘴巴大张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来。

    间桐雁夜差点扑了过去,然后迪卢木多眼疾手快地将人给按住了,顺道捂住了他的嘴,以免干扰到主君。

    随着宇智波炑叶手指的深入,他原本严肃的表情却渐渐变得空茫起来,木遁查克拉特有的生机渐渐起了变化,变得异常柔和却清冽。

    迪卢木多金棕色的眼瞳忽然猛地收缩了一下,他手下顿时乱了力道,差一点将间桐雁夜捂得背过气去。还好他及时松手,这才没有捂死了berserker的御主。

    迪卢木多心头颤抖。

    他看到,随着宇智波炑叶手指没入间桐樱胸膛的动作,主君原本黑色的头发竟开始变了颜色。

    从发根开始,霜雪的银色渐渐染上了原本纯黑的发丝。

    这样的情况让迪卢木多的心都提了起来,不知道这是不是试图驱散间桐樱体内虫子而带来的症状。要不是主君渐渐染上了银色的头发不是那种失去生命力的枯槁白色,迪卢木多恐怕会忍不住出手打断宇智波炑叶正在进行的动作。

    由于宇智波炑叶正背对着迪卢木多,忧心忡忡的英灵不知道,他的主君不仅头发白了,在他眼角的位置,赤色的妆线勾勒出勾玉的模样。这让宇智波炑叶本就昳丽的脸上多了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气息也变得缥缈起来。

    宇智波炑叶完全不知道自己此刻的变化,他专注地感知着间桐樱心口里的东西,尽可能在不伤到女孩身体的前提下将心脏里面的东西抓出来。

    然而,随着他手指的深入,他的眼前却浮现了一些破碎的片段。

    淫-欲暴食贪婪懒惰愤怒嫉妒傲慢——

    杀杀杀杀杀杀杀!!!

    人心的恶翻滚着黑泥在世界涌动着,目之所及,尽是人心造成的恶。

    何其悲哀。

    想要,阻止这一切!

    想要切除此世所有的恶!

    布满荆棘的道路上,前方露出熹微的光亮。

    一个女人站在光亮的尽头。

    银发的女人有着异常美丽的面容,绯红的眼眸静静地看向前方。她头戴纯白冠冕,身穿白色裙袍,红色的长绶垂落。

    她如同端坐在御座的圣女,摒弃了人的七情六欲,安静而理智地注视着世界。

    直到,她似乎看到了什么。

    然后,她微微地笑了起来,笑容里有虔诚,亦有释然。

    【玛奇里,我希望,你的愿望能够实现,那个理想国能够降临。】

    【羽斯……缇萨……】

    间桐脏砚的声音响起,他缓慢地念着那个名字,在最后几个音节里,原本沙哑低沉的声线变成了青年男子带着磁性的声音。那个声音轻声呢喃着那个名字,如同念着他深深眷恋着的人。

    宇智波炑叶霍地睁开了眼睛,他的手指猛地抽了出来。

    右手的食指与中指间,一只丑陋的黑虫子像是死了一样垂着触须,但它身上浓郁的邪气却没有因此减少半点。

    这是邪气的本体,是那个老头子灵魂的寄生体。未防那个老头子的灵魂逃脱,宇智波炑叶用他的力量将这只虫子裹了一层又一层。但出乎意料的是,这只虫子竟然没有半点逃脱的意思,仿佛任由宇智波炑叶处置般动也不动。

    间桐樱闭上了眼睛,她晕了过去。

    宇智波炑叶眨了眨眼睛,他半点也不好奇之前那个无论如何再怎么难看也要活下去的老家伙这会儿怎么就认命了。萦绕在指尖的清冽力量瞬间吞没绞碎了那只虫子的躯体,连点渣滓都没有留下,清理得干干净净,就连邪气都一并净化了。

    宇智波炑叶嫌弃地甩了甩手,噫,怕虫子跑了他才捏着那只虫子来着,好恶心!

    在间桐脏砚的生命彻底断绝后,间桐雁夜的身体晃了晃,他的体内本就对他不甚友好的刻印虫暴走了。

    正在甩手的宇智波炑叶一巴掌拍在间桐雁夜的身上,在将他体内的虫子一股脑净化了之后,还不忘用他的衣服擦了擦手。

    就在这时,有人半跪在他的面前,一只手伸了过来。

    宇智波炑叶正在蹭手的动作一顿,他抬眼看过去,却见迪卢木多跪在他的面前,他小心地握住宇智波炑叶的手,用白色的手绢擦拭着他的手指。

    宇智波炑叶些发怔地看向迪卢木多微垂的眼睫,直到间桐雁夜的呻-吟声唤回了宇智波炑叶不知飘到了哪里的神智。他眨了眨眼睛,忍不住开口道:“迪卢木多……”

    迪卢木多抬眸看向宇智波炑叶,金棕色的眼睛里带着疑惑,道:“是,炑叶大人。”

    宇智波炑叶抿了一下嘴唇,慢慢道:“你……嗯……你不用对我这么好。”宇智波炑叶挠了挠头发,他此刻的头发已经恢复了之前的黑色,眼角的赤色妆线也在无人注意到的情况下消失。他有些语无伦次地道:“你是朋友,迪卢木多,你真的不必事必躬亲地照顾我。”

    他这么一个完全被放养大的忍者,忽然被这么悉心地照顾,这让实在他有些不自在。更何况,迪卢木多是一个出色的战士,是一个强者,哪怕是他想要追随他,也不至于包揽了他日常的所有事务。

    那是家忍干的活儿,而迪卢木多可不是什么家忍。

    迪卢木多愣了愣,道:“炑叶大人,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宇智波炑叶的嘴角抽了抽,他无奈地解释道:“你当然没有做错什么,我的意思是,你根本不必做那么多。”

    迪卢木多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睛,慢慢地松开了手指。他的神情里有些失落,他慢慢地点头道:“是的,炑叶大人。”

    迪卢木多嘴上虽然这么说,但他神情里却露出了难言的失落与沮丧。

    他果然还是做错了吗。

    迪卢木多额前的那一缕卷发又耷拉了下来。

    虽然之前被圣杯灌输了一些现代的常识,但迪卢木多毕竟是千年之前的古人,他所恪守的价值观和行为准则都跟现代社会有着很大的区别。如果说三岁一个代沟,他跟自己这位御主的代沟可能比马里亚纳海沟还要深了。

    迪卢木多生前就没能对主君芬恩尽忠到底,这一次他真心追随宇智波炑叶,自然不愿出现任何的纰漏。考虑到自己跟现代社会的差异,迪卢木多很时髦地上网求助了。

    迪卢木多误入一个名为“十代目后援会”的论坛后,跟版主【独一无二的左右手】相谈甚欢。经过交流,迪卢木多得知版主【独一无二的左右手】正在追随一位伟大的首领,为了成为首领最倚仗的下属,他正在努力地充实自己。

    这就跟迪卢木多目前的情况很相似了。

    迪卢木多当即向版主【独一无二的左右手】讨教方法。

    版主是个热心的好人,当即给出了满满三十页差不多四万字的建议,迪卢木多完全是以着谨慎学习的态度拜读了一遍并将这些内容全部背诵了下来。

    一开始,迪卢木多觉得效果挺好,因为他还算细心的照料,主君这几天的生活质量还不错,就是开车过来的路上,主君不愿将方向盘让出。不过,看在这是主君兴趣的份上,回想着版主的建议,迪卢木多没有半点异议,只在后备箱里塞了一些野营的道具,万一入夜后没有进入市区,他们就在野外露营了。

    迪卢木多斗志昂扬地效仿版主,立志要成为主君的左右手,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还是出了纰漏,让主君亲自开口让他不要再继续做下去了。

    迪卢木多无法不沮丧,几乎让他觉得,之前几天的其乐融融之下,都是主君的包容和忍耐。实在忍不下去了,主君这才开了口。

    见迪卢木多额前的卷发也不蜷曲了,眼睫也耷拉了,整个英灵就像是淋了雨的流浪狗,宇智波炑叶控制不住地捂心口,又来了!这铺天盖地而来的负罪感!!

    宇智波炑叶狼狈地抹了一把脸,反手抓住了迪卢木多的手。

    “……主君?”

    来了,这回连“炑叶大人”都不叫了,直接喊主君了!

    宇智波炑叶的内心有些小崩溃。他无奈地叹了口气,道:“迪卢木多,我没有别的意思,你在我心中是重要的朋友,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总觉得……”

    迪卢木多默默抬眼看向宇智波炑叶。

    宇智波炑叶笑了一下,继续道:“一见如故。”

    迪卢木多眨了眨眼睛。

    宇智波炑叶抢过迪卢木多手上抓着的手绢,用力地擦着之前捏过虫子的手指,他避开迪卢木多的眼睛,道:“你是朋友,不是家忍。虽然我平时生活有那么一点点一塌糊涂,但那些工作不应该由你负责。不是说你做得不好,而是做得太好了,我不想你那么辛苦。”

    “可是我不觉得辛苦啊。”迪卢木多老实地道,“而且,我喜欢照顾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相邻的书:霸道总鬼缠上我穿越之翻身农女把歌唱魔修的九零生活春闺错之权相暖妻美人榜之娇娘有毒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帝师系统我的记忆力天下无敌快穿之金手指都是假的吾家卿卿多妩媚长清词(重生)[综]丹凤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