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书名: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 第45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作者:萧泠风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丹宫之主破道[修真]本着良心活下去[综]     这个老头, 无论是身体还是灵魂, 都散发着让宇智波炑叶鸡皮疙瘩直冒的恶心味道。

    而在间桐脏砚出现的那一刻, 间桐樱眼底细微的亮光立刻黯淡了下来。她的身体瑟缩了一下,显然,她对这个名义上的爷爷充满了畏惧。

    间桐脏砚瞥了一眼明显被魔虫啃了好几口, 受伤不轻的间桐鹤野,半点也没有儿子受伤时的担忧心疼。他无所谓地移开目光,看向虫窖中间半跪在间桐樱身边的宇智波炑叶, 挑了挑眉,道:“哦,原来是被我们的小樱给迷上了吗?过不了多久,我们小樱就离不开男人了。如果你喜欢,我可以送小樱过去陪你两天……”

    “闭嘴!”宇智波炑叶毫不犹豫地道:“恶心的尸臭味, 老家伙, 你死多久了?”

    “哦呀,真是无礼的说辞。”间桐脏砚慢悠悠地道:“原本还想要好好招待一下你呢,看来你是不会领情了。”

    “得了吧, 老家伙,你的招待我可没有兴趣。”宇智波炑叶冷冷瞪着间桐脏砚,忽然间意识到了什么,他复又低头看了一眼神情麻木的间桐樱, 恍然道:“是你!这个小姑娘身上的邪气源自于你!”宇智波炑叶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间桐脏砚, 厉声道:“你竟然是在以她的生命力为食!”

    这个老头就如同间桐樱之前身上的寄生虫一样, 折磨着她, 蚕食着她。

    恶心!

    宇智波炑叶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

    “被发现了呢。”间桐脏砚笑了一下,闪烁着精光的眼睛有些贪婪地打量着宇智波炑叶,舔了舔嘴唇。

    这充满了生机与力量的躯体,简直就是为了他量身打造的驱壳!

    间桐脏砚,不,或者应该称呼他为玛奇里·佐尔根,作为二百年前亲手设计了强制命令英灵令咒系统的魔术师,为了能够追求圣杯,他不断地更换身体,强行停留在现世之中。

    只是,这种寄生虽然让他活了二百多年,但他的身体与灵魂仍是不可避免地腐朽下来。没有任何一具活人的躯体能够打破这种寄生续命的弊端,但lancer御主这一身勃勃的生机却让他看到了希望。

    如果能够得到他的身体,说不定,他就能够恢复最巅峰的实力和状况。

    毕竟,当他得到圣杯,抵达至根源,见到她的时候,他希望,他在她的眼中一如当初的模样。

    一想到这个可能,间桐脏砚仿佛忘记了眼前少年可以跟英灵相抗衡的实力。他魔怔地看向宇智波炑叶,得到他的身体,恢复最巅峰的实力,得到圣杯,然后再一次见到冬之圣女,这些念头魔怔似的充斥着间桐脏砚的脑袋里,竟然怎么也压不下去了。

    “那么,老夫只能将你留在这里了。”间桐脏砚张开手臂,他的声音亢奋,眼睛亮得骇人。

    那一刻,他仿佛回到了年轻的时候,为着他崇高的理想,为了“废绝一切的恶”,大胆地将目标放在了根源之上。

    他创造了世人难以想象的奇迹,他走到了一般魔术师难以企及的高度。

    唯有他,才有资格掌控圣杯!

    与此同时,间桐邸的土地墙壁都亮了起来。

    浑浊的灰黑色光芒充斥着这栋宅邸的每一处。

    “禁魔阵法!”

    间桐樱哆嗦了一下,她努力抬起无力的手臂,抓住了宇智波炑叶的衣角,艰难地开口道:“快、快走。”

    如果继续停留在这里,爷爷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小樱啊,真是不乖的孩子,看来还需要好好地调-教一下呢。”间桐脏砚意有所指地说道,果然让间桐樱身体的颤抖更加剧烈起来。

    宇智波炑叶没有说话,只伸手摸了摸间桐樱的头发。

    “老头子,你在搞什么鬼!”

    虫窖外传来踉踉跄跄的脚步声,却是berserker的御主间桐雁夜。

    间桐雁夜一点也没有情报上二十多岁正值壮年的精神模样,他的头发花白,半边脸血管外凸,还瞎了一只眼睛。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比间桐脏砚更像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

    宇智波炑叶微微眯起眼睛,类似的邪气,但没有间桐樱身上的浓烈。

    间桐雁夜在看到虫窖中的宇智波炑叶和躺在地上盖着羽织的间桐樱后,眼瞳明显地收缩了一下。他的脸上凸起的血管里顿时能够看到虫子爬过时的痕迹,他霍地瞪向了间桐脏砚,声音因为愤怒而变得嘶哑起来:“间桐脏砚!我都说了,我会将圣杯拿给你,就只剩下三天而已,为什么你还在让小樱来虫窖!”

    在一年前听葵姐说小樱被过继给了间桐家后,间桐雁夜就预料到了这种事情。所以,当初毅然离家出走的间桐雁夜回到了间桐家,不惜承受着刻印虫不断在身体里改造魔术回路,蚕食他生命的痛苦,只为了取得圣杯,让间桐脏砚放过小樱。

    就剩下这么几天,他就能够将小樱送回到葵姐和凛的身边,让她能够获得幸福。为什么,为什么这个老头子这几天也不肯让小樱休息,还来虫窖中承受被魔虫侵-犯的痛苦!

    “哦,雁夜啊。”面对间桐雁夜的愤怒与痛苦,间桐脏砚却没有半点动容,甚至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露出一个竟然还有些温和的笑容来,道:“你说的这个,我并没有答应过你啊。”

    所以,圣杯战争期间,让间桐樱不来虫窖接受魔虫的侵-犯和改造,只是间桐雁夜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

    “你这个该死的老家伙!”间桐雁夜咬牙切齿地瞪视着间桐脏砚,他的双拳紧握,几乎想要不管不顾地命令berserker撕了这个老家伙。可他也明白,身体里有着刻印虫的他,就等于将身体的主宰权交到了间桐脏砚的手上,他根本没有办法反杀间桐脏砚。

    “不过呢,雁夜。”间桐脏砚微微地笑了起来,道:“如果你能够留下lancer的御主,我就将小樱交给你处置,怎么样?”间桐脏砚毫不顾忌地当着宇智波炑叶的面说道,“并不是很难的任务哦,有间桐家的禁魔阵法在,他根本使不出魔力。而你有着刻印虫,你和berserker不会受到半点影响。”

    在间桐脏砚看来,使出了这个禁魔阵法后,宇智波炑叶就是瓮中之鳖。之所以他自己不动手,只不过是觉得间桐雁夜在百般挣扎直至崩溃的模样,有趣极了,果然是能够取悦他的景色。

    间桐脏砚的笑容异常慈祥,道:“有了更好的素材,小樱的价值就没有那么大了。”

    间桐雁夜愣了一下,下意识看向虫窖当中的宇智波炑叶。

    留下他,就将小樱交给他?

    老家伙的意思是,他愿意放掉小樱?

    不得不说,那一刻,间桐雁夜是真的心动了。

    对于这一年里不断承受着折磨的男人而言,大概没有什么比救出小樱,让她跟葵姐和凛团聚更加重要的事情。哪怕是远坂时臣那条狗命,都得排在这一项的后面。

    间桐雁夜的手指颤抖起来。

    代替小樱,用一个与间桐家并无关联的人代替小樱,代替她……

    间桐雁夜的嘴唇惨白,仿佛有什么正在他的身上崩塌。

    间桐雁夜无意识地抓住了自己印有令咒的手,他对于圣杯的追求完全是建立在当初跟间桐脏砚的交易上。如果可以救出小樱,他……

    宇智波炑叶看着男人的神情渐渐从犹豫崩溃到平静死寂,他知道,这个男人已经做出了抉择。

    不过,宇智波炑叶倒没有愤怒失望之类的情绪。

    比起间桐樱,间桐雁夜身上的邪气虽然没有她的严重,但他的气息却呈现着大限将至的萎靡。他的生命因为对潜力和生命力的无底线压榨而透支,哪怕放着不管,他也没有几天好活。

    这样的人,之所以还苟延残喘着,恐怕就是为了这个小姑娘。而他为之豁出生命的人跟一个陌生人相比,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困难的选择。

    不过,他果然还是比较想打爆那个恶心的老头。

    宇智波炑叶捏了捏手指。

    间桐雁夜抬起了手,慢慢地道:“以令咒之名——”

    “不可以!”

    就在间桐雁夜准备召唤berserker战斗的时候,间桐樱却出声了。

    这个也就在最初的时候崩溃嘶喊了三天,接下来的一年里沉默忍受着身上一切的小女孩用力地抓住了身上的羽织,她在间桐脏砚冷厉的目光里瑟缩了一下,但她仍坚持地重复道:“不、不可以。”

    这个刚刚用温暖力量驱走了她身体里痛苦的大哥哥,不能留在这里!

    泪水无声地滑过间桐樱的脸颊,她挣扎着坐起了身体,用力地抱紧了身上的羽织。她仰头看向间桐雁夜,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喊道:“雁夜叔叔,救哥哥走!离开这里,远远地离开这里!”

    “小樱……”间桐雁夜的手指颤抖着,他看向间桐樱的眼中忍不住涌出泪水,声音哽咽。

    “我没有关系的。”间桐樱努力露出一个笑容来,慢慢地道:“我可以忍耐,我已经做得很好了,雁夜叔叔。”

    间桐雁夜用力地闭了一下眼睛,嘶声道:“以令咒之名,berserker啊……”

    就在他准备召唤出英灵从者的时候,骤然从身体泛起的剧烈疼痛让这段时日忍痛能力一流的间桐雁夜脸色一变,脚下就是一软,踉跄着跪倒在了地上。他用手撑着地面,大口大口地喘息着,然后惊惧地看向间桐脏砚。

    他知道自己的打算了?

    间桐脏砚面无表情地看了间桐雁夜一眼,淡淡地道:“废物。废物果然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废物,一点小事也做不好。看来……”间桐脏砚看向宇智波炑叶,“只能我自己亲自动手了。”

    阴暗的虫窖中,再一次响起了魔虫窸窸窣窣爬动的声音,却是潜藏在间桐邸其他地方的虫子,在禁魔法阵开启之后,遵从间桐脏砚这个主人的命令,大批大批地向虫窖涌来。

    窸窸窣窣的声响之中,无数虫子攀爬在墙壁地板上,虎视眈眈地围着虫窖中间的宇智波炑叶和间桐樱。

    这是足以逼死密集恐惧症的恶心。

    宇智波炑叶却轻笑出声,他的下颌微抬,目光睥睨,半点也没有陷入重围的不安。

    间桐脏砚皱了皱眉,间桐家的禁魔法阵在这两百年来被反复试验改进,不仅是针对魔术师的大杀器,岛国的灵能者、妖怪还有近五十年来才出现的什么权外者,都曾被间桐脏砚拿来祭了法阵。

    可以说,间桐家的禁魔法阵,是针对于其他有别于间桐一系魔道的所有力量。哪怕lancer御主的力量再与众不同,他也不可能挣脱禁魔法阵的束缚。

    观看过他跟archer的战斗,不难看出他的近身格斗相当出色,完全不逊色于传说中身经百战的英灵。但只要他的魔虫们围上去,咬上哪怕一口,他就只能任由他宰割了。

    然而,间桐脏砚没有想到的是,身陷这样的困境中,lancer的御主竟然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是伪装,还是他有应对这一切的底气?

    “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我得说……”宇智波炑叶脚下一跺,蕴含着查克拉的一下直接震裂了虫窖的地面。

    “没有用!”

    宇智波炑叶的眼睛倏地变成了猩红色。

    他的查克拉很特殊,带着查克拉和灵力的双重特征,无论是使用忍术还是阴阳术,他甚至都不需要切换转化。而想要封禁他的力量……抱歉,就连他两位父亲也没有办法将他的力量完全封印,因为一旦封印了他的查克拉,另一股有别于查克拉的力量会冒出来,虽然感觉上温温和和,但凶残程度起来完全不逊于查克拉。

    这股力量,在他之前的几次祓楔中,格外活跃。

    “你这家伙!”间桐脏砚脸色一变,显然没有想到自己完美的禁魔法阵竟会出现如此纰漏。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更想要得到这具身体。

    【迪卢木多。】

    间桐邸外,正在焦急等着命令的迪卢木多听到了宇智波炑叶的冰冷的声音。

    迪卢木多直起身体,神情严肃起来。

    然后,他听到宇智波炑叶的声音。

    【给我砸了间桐邸!】

    迪卢木多微微一愣,明显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命令。不过,想到之前契约另一端传递过来的愤怒,迪卢木多毫不犹豫地点头道:【遵命,炑叶大人!】

    迪卢木多以着最快的速度赶到了间桐邸外,他看着这个屹立在深山町两百多年的魔道宅邸,这栋宅邸按照魔术师的习惯,已经改造成了魔术工房,攻击与防御的结界层层交叠,将这座宅邸笼罩其中。

    迪卢木多直接召唤出了自己的狂暴之怒。

    等级在a的对城宝具。

    迪卢木多握紧了手中的魔剑,既然主君要他砸了间桐邸,那他就用最强的攻击,砸了它!

    信任着这位主君,迪卢木多对宇智波炑叶的命令有着超高的执行力。

    与此同时,虫窖中,黑色的天照之火再一次燃烧起来。

    宇智波炑叶一个瞬身出现在间桐脏砚的面前,扬起拳头,冲着他橘皮似的老脸就是狠狠一拳,直接将身体不怎么方便的间桐脏砚砸飞了出去。随即,宇智波炑叶伸手就抓住了间桐雁夜的衣领子,直接跳到了间桐樱的身边。

    间桐雁夜一脸懵逼地看着抱着小樱又拎着他衣领子的少年,猛地抬起头,目瞪口呆地看着正在暴揍间桐脏砚的少年。

    两个lancer的御主?!

    正惊疑间,间桐邸外忽然传来一声巨大的轰鸣,旋即整栋宅邸都晃动了起来,简直就像是被一枚导弹轰了个正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相邻的书:霸道总鬼缠上我穿越之翻身农女把歌唱魔修的九零生活春闺错之权相暖妻美人榜之娇娘有毒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帝师系统我的记忆力天下无敌快穿之金手指都是假的吾家卿卿多妩媚长清词(重生)[综]丹凤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