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书名: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 第44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作者:萧泠风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盛世医香丹宫之主带着空间闯六零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本着良心活下去[综]     间桐鹤野是间桐家名义上的当主,但因为魔术师资质低微, 他只负责处理一些魔道以外的杂事。他的妻子在生下间桐慎二的时候死去, 不过, 这对于他而言并不是什么大事。有着间桐家丰厚的财产作为后盾,他在处理杂事之余就顺理成章并乐在其中地沉浸在花天酒地之中。他的年纪也就三十出头,但眼底的青黑昭示着他昼夜颠倒的生活,还算不错的五官相貌里透着颓靡之气。

    让宇智波炑叶略微有些在意的是间桐樱。

    那是一个相当漂亮的小姑娘, 拥有着紫色的发眸颜色,左边的发间扎着红色的发结。她沉默地站在间桐鹤野的身边, 看到间桐慎二的时候并没有打招呼, 只是默默地低下头,低眉顺眼的模样看上去格外温驯。

    间桐樱原名远坂樱,是御三家之一远坂家的家主远坂时臣的次女,因为魔道世家历代只有一个继承人能够继承家族的魔术刻印,其他的孩子哪怕资质优秀也无法有更进一步的发展。无论是出于跟间桐家协议还是对远坂樱未来的打算,远坂时臣将远坂樱过继给了间桐家, 作为间桐家魔术刻印的继承人。

    唯一不清楚间桐樱身份的,只有间桐慎二这个沉浸在自己世界,兀自高傲的小家伙而已。

    当让宇智波炑叶心中惊诧的却是感知里,间桐樱身上的东西。

    窸窸窣窣, 栖息在女孩身体各个部位的虫子!

    老家油女一族的忍者虽然也是以自己的身体作为豢养虫子的巢穴,让那些虫子以自己的查克拉为食, 但宇智波炑叶见过的油女一族忍者, 没有一个会带给他如眼前间桐樱一样的感觉!

    黏腻得仿佛能够糊住嗓子的恶心感, 如毒蛇的信子在裸-露的皮肤上舔过,邪气与恶意缠绕,要不是宇智波炑叶瞬间攥住了手指,他几乎难以忍下向眼前这个间桐樱攻击的冲动!

    严格地说,是攻击间桐樱身上虫子的冲动。

    宇智波炑叶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然而,他这样的表情却让间桐鹤野领悟到了另一个意思。

    间桐鹤野有些厌烦地看了一眼自己这个连魔术回路都没有的儿子,出生在魔道世家的普通人,就是废物!因为这个儿子,他究竟受了多少奚落,哪怕天生的父子温情,在这样的憋闷之下也被磨损得所剩无几。

    之前他是奉了父亲的命令才对间桐慎二隐瞒了间桐樱的意义,他这个儿子,虽然没有天赋,倒也算是个聪明人。眼见着间桐樱进入书斋,想来他是明白了过继间桐樱的意义了吧。

    间桐鹤野没兴趣安慰受到强烈冲击的儿子,他抬手推了间桐樱一把,示意她快点走,而后直接带着养女从宇智波炑叶版间桐慎二的身边走过。不过,在错身而过的那一刻,间桐鹤野异常冷淡地道:“认清楚你的地位,如果老实点,一生的荣华富贵还是没有问题的。”

    不过,也仅限于此了。

    就像是他一样。

    宇智波炑叶身体一僵,那不是因为间桐鹤野的话,而是因为间桐樱走过他身边的那一刻,那股邪气更加明显了。

    宇智波炑叶不禁转过身,看向那个瘦小而沉默的女孩。

    她知道她正在做些什么吗?

    一个小女孩身上怎么可能会有如此浓郁的邪气?

    犹豫了一下,宇智波炑叶在走进书斋后,没有开始寻找圣杯战争的情报资料,而是走到了书斋的墙角处。他滑坐在地上,双臂抱膝,脑袋耷拉着抵在手臂上,看上去就像是遭受了巨大打击而陷入了痛苦之中的模样。

    而事实上,在宇智波炑叶坐下的那一刻,轮回眼的幻术同步发动。虽然有些冒险,但他却想要知道,那个间桐樱身上那些让他感觉糟糕极了的虫子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那种恶心的感觉,宇智波炑叶一刻也不想忍。

    木分-身术!

    宇智波炑叶将自己使用了变身术的木分-身留在书斋,自己则全程开启三勾玉轮回眼,配合黄泉比良坂和幻术,竭力削弱自己的存在感。他一路向着那股让他觉得分外难受的邪气追踪而去,最终来到了间桐家的禁地虫窖。

    宇智波炑叶微微眯起眼,利用了勾玉轮回眼自带的白眼能力,看向门后的世界。

    然后,他呆住了。

    与此同时,远在间桐邸三条街外,正处在待命状态的迪卢木多霍地抬起头,虽然只是一瞬,但他感觉到了契约的另一端,那尖锐得几乎刺痛了契约这一边迪卢木多的愤怒。

    【炑叶大人?!】

    迪卢木多试着询问,但契约的另一端却没有回应,仿佛陷入了爆发前的沉寂。

    宇智波炑叶站在间桐家的虫窖外,眼旁的经络迸起,表情看起来格外得狰狞。

    虫窖里,无数黏腻肥硕的黑色虫子正在肆意侵犯着赤-裸着年幼身体的间桐樱。

    女孩麻木地躺在黑色的虫群中,不哭不闹,任由那些恶心的虫子在她的身体里进进出出。她显然对这样的事情司空见惯,也习惯于那些虫子的蹂-躏,对自己身体所遭受的一切都能够做到漠然以对。

    但那只是因为无法解脱的痛苦而不断将自己的真实掩埋,灵魂竭力蜷缩在努力搭建好的保护壳里,不去看不去听不去反抗的绝望而已。

    宇智波炑叶听到了细小的哭声在他的耳边响起。

    【救救我。】

    【救救我。】

    【谁来救救我!】

    然而,间桐樱名义上的父亲间桐鹤野却饶有兴致地看着虫群中的小女孩,半点也没有解救她的意思。

    女孩断断续续的痛苦心音中,那个声音又一次响起了。

    【人类啊,是诸多造物之中唯一能够从残杀自己同族中获取到乐趣存在。你说,这样的存在,是不是很有趣呢?】

    “闭嘴!”

    宇智波炑叶的眸光一冷,厉声开口道。他扬起拳头,狠狠地砸在了眼前虫窖的大门上。

    只听到“轰”地一声巨响,那扇大门直接被宇智波炑叶的查克拉拳头砸进了虫窖中,直直地撞上了惊讶回头的间桐鹤野,直接将这个男人一头砸进了虫群中。

    一脸血的间桐鹤野先是一懵,旋即他被涌动在身体周围黏腻冰冷的触感吓得魂不附体。他连忙挣扎着站起身体,想要逃离虫群。然而,虫窖中以魔力豢养的魔虫岂是能够轻易被挣脱的。

    但凡掉进虫窖里的人类,都是它们的食物。虽然这个男人魔力的味道差一点,但这些虫子不挑食。

    它们涌上了间桐鹤野的身体,就像是对待间桐樱一样,疯狂地钻进他的身体里,折磨他的肉体,吸收他的魔力。

    “啊啊啊啊,救命啊!!父亲快救救我啊!救命啊!!!”

    间桐鹤野顾不上其他,拼命地挣扎。然而,他的天赋太低了,连最基本的魔术都无法施放,更别提控制这群可怕的虫子。他只能徒劳地挥动着四肢,想要将这些爬到了他身上的虫子打下去,他挣扎着向虫窖的台阶爬去,痛哭流涕的模样半点也没有之前看着间桐樱遭受折磨时的从容。

    宇智波炑叶面无表情地看着不断挣扎着的男人,脚下用力一踩。

    “轰隆”巨响中,虫窖的台阶塌了。

    不去看一脸绝望的男人,宇智波炑叶冷冷地盯着涌动着的虫群。

    天照!

    黑色的火焰陡然燃烧起来,火焰所到之处,硕大滑腻的黑色虫子直接被烧到了虚无,连灰都没有剩下。

    这样的火焰,简直就是魔虫的克星。

    当天照之火向着虫窖中间的间桐樱逼近的时候,那些已经钻进了间桐樱身体里面的虫子疯狂地爬了出来,向着虫窖阴暗潮湿的角落涌去。

    宇智波炑叶目光冰冷,天照之火直接追了过去,落在它们的身上,不管它们逃到哪里,直到将它们的躯体烧得干干净净才渐渐熄灭。

    虫窖里的数目惊人的魔虫,就这样被一把天照火烧得干干净净。这倒是顺道救了间桐鹤野一命,虽然宇智波炑叶并没有这个意思。

    不去看那个涕泗横流还尿了裤子的男人,宇智波炑叶半跪在身躯赤-裸的女孩面前,将自己从封印卷轴里取出来的羽织盖在了女孩的身上。

    间桐樱空洞的紫眸动了动,她慢慢地看向宇智波炑叶,嘴唇动了动。

    她似乎想要问宇智波炑叶是不是过来救她的,只是,无数次的失望过,间桐樱反而不敢问出这个问题。

    “没事了。”宇智波炑叶的手掌安抚地摸了摸她的头发,却在间桐樱看不到的地方露出凝重的表情来。

    这个地下室里的虫子虽然被宇智波炑叶一把天照火烧个干净,但这个女孩的身体里却依旧有着虫子。那些虫子跟他之前烧死的各类黑虫不同,散发着的邪气远超那些虫子十倍不止,它们还咬合住女孩全身经脉,将自己跟女孩融为了一体。

    对付虫窖里的虫子,宇智波炑叶能够一把天照火烧下去。但女孩身体里寄生的虫子,他总不能用天照火烧烧烧吧!血肉之躯,哪里承受得住天照之火。

    “邪气……”宇智波炑叶喃喃,然后抬手覆在了间桐樱的额头处。

    间桐樱看向宇智波炑叶,面上依旧没有什么情绪的波动。

    宇智波炑叶缓声道:“消除灾祸,清净身心。”

    间桐樱脸庞的皮肤猛地鼓了一下,有什么东西在皮肤下速度极快地蠕动着。它们仿佛遇到了自己的天敌,在无处躲藏的仓皇中流窜在女孩身体的各处。原本可爱娇小的女孩就像是被毒虫子咬了一样,全身都鼓起了硬币大小的肿包。

    这样无疑会给间桐樱的身体带来难以言表的疼痛,但间桐樱只是脸色白了一下,竟没有发出一声呻-吟,就那么平静地承受了加之在她身体的痛苦。

    宇智波炑叶的目光一利,有别于木遁查克拉的清澈力量顺着手掌直接灌入了间桐樱的身体里,他一字一句地重复道:“我说,消除灾祸,清净身心!”

    微弱得几乎无法捕捉到的细微声音响起,间桐樱之前因为宇智波炑叶的力量而刺激得鼓起的肿包消了下来。那些寄生在女孩身体里面的虫子在清澈而凛然的力量下化为虚无,只剩下曾经被那些虫子吸收了的魔力,在宇智波炑叶的指引下反补女孩受创严重的身体。

    间桐樱往日里总是显得空洞的紫眸忽然亮了一点。

    但宇智波炑叶的表情却没有变的轻松。

    按照宇智波炑叶为数不多的几次祓楔中,这么一两下就足以净化邪气。但宇智波炑叶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力量绞碎了女孩体内的虫子,将它们化作魔力滋养着她的身体,但她身上的邪气却没有散去,反而更加强烈起来。

    仿佛之前的虫子在咬合住女孩身体经脉的同时还担任着掩盖的工作,在它们彻底消散之后,女孩身上的邪气再无法遮掩起来。

    宇智波炑叶的眉头登时蹙紧,果然,半吊子的祓楔并不足以驱散女孩身上浓重的邪气吗?

    就在这时,笃笃的拐杖声响起,有人杵着木头拐杖慢悠悠地走到了虫窖里。

    “哦,这不是lancer的御主吗。贵客上门,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老者的声音嘶哑而黏腻,就如同那些刚刚还在虫窖冲蠕动着的魔虫。

    宇智波炑叶冷冷地瞥过去。

    间桐家真正的当主间桐脏砚是一个身体枯瘦的秃头老者,他的个头不高,身躯佝偻着,就像是每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一样。但他的眼睛却没有老年人的浑浊,他看向宇智波炑叶的目光里闪烁着精光,充满了打量和评估。

    虫窖里的味道很难闻,尤其在被天照之火烧光了所有的虫子后,那种烧焦蛋白质的臭味和虫窖长年阴冷潮湿的霉味混在一起,令人作呕。但这些气味的恶心程度,竟然比不上老者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相邻的书:霸道总鬼缠上我穿越之翻身农女把歌唱魔修的九零生活春闺错之权相暖妻美人榜之娇娘有毒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帝师系统我的记忆力天下无敌快穿之金手指都是假的吾家卿卿多妩媚长清词(重生)[综]丹凤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