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书名: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 第40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作者:萧泠风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破道[修真]盛世医香丹宫之主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带着空间闯六零坐等飞升     吉尔伽美什手中的乖离剑猛然挥下。

    天地乖离, 开辟之星!

    强大无匹的力量掀起红色的巨浪,猛地向宇智波炑叶劈来。与此同时,锁链的摩擦声响起,却是吉尔伽美什在挥下了乖离剑的同步解放了天之锁。

    天之锁,等级在c到ex等级徘徊不定的对神宝具, 因为对于没有神性的人而言, 天之锁顶多是结实一点的宝具锁链。但对于具备着神性的存在而言,神性越高,天之锁束缚吞噬的能力便越强。

    吉尔伽美什微微眯起绯红的竖瞳, 以着那个杂种身上气味的恶心程度, 只要天之锁缠住了那个胆敢对王无礼的杂种, 乖离剑正面攻击的威力就足以要了那个杂种的命!

    一瞬间,海湾区的沿海公路就在吉尔伽美什这一击的余威之下崩塌, 烟尘四起,模糊了在场所有人的视线。

    “不愧是archer, 真是莫大的声势啊。”征服王伊斯坎达尔抱怨了一句, 他倒是能够驾着神威车轮避开这一攻击, 但他身后的城市必定要随着这一击化为灰烬。虽然这些人不是他的子民,但他却不是看着无辜之人惨死而无动于衷的暴君。

    眼下,唯一解救这座城市的方法, 似乎只剩下他开启固有结界王之军势, 强行接下archer这一击。只是, 这一击下去, 他的王之军势恐怕得损坏大半了。

    “即使他们并非是本王的子民, 却是即将见证王者征服世界的见证者。”征服王伊斯坎达尔宣布道。然后,韦伯感觉到了魔力的流逝,他不禁看向伊斯坎达尔。

    就在伊斯坎达尔积蓄魔力准备解放宝具王之军势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了什么,他微微睁大了眼睛,看向卷起无数烟尘的前方。而准备解放誓约胜利之剑试图抵消吉尔伽美什这一攻击的阿尔托利亚也不再动作,而是惊讶地看向前方。

    “咔嚓——轰隆!!”

    能量的漩涡之中,有什么东西被强行斩断,随即发生了爆炸。

    大地震动,海水呼啸,这莫大的声势让人几乎以为末日的降临。

    然而,他们之前所以为的大破坏却没有发生。

    烟尘徐徐散去。

    “天啊。”韦伯手脚发软地瘫坐在神威车轮上,他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睛,喃喃:“他真的是人类?”

    “哦。”伊斯坎达尔惊叹道,“原来lancer的御主也是一位英雄吗。”

    如果说英灵是生前的传奇与后世的传说所造就,那么,在伊斯坎达尔看来,lancer的御主此刻创造出来的可堪传奇。

    不远处的浅海区,残破的沿海公路上,还有酒店爆炸后遗留下来的废墟和无人区中,无边巨木疯狂地生长着,转眼就将这里变成了森林。而森林两侧的巨木上带着明显的缺口,那是乖离剑一剑之威的余波所造成的伤害。在穿透了两棵巨木之后却直接抵消了那个威力,而巨木树身上的伤口随即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弥合,转眼就恢复成了健康茁壮的模样。

    而之前乖离剑正面攻击的地方,那个穿着灰黑色砍袖马甲的少年不见了踪影,原地却出现了一个完全由精纯能量构成的蓝色巨人。

    巨人身量之高,比之海湾区刚被炸毁的冬木市最高建筑物都毫不逊色。他全身甲胄披挂,身后双翼舒展,羽翼上的每一根羽毛都闪烁着凛凛寒光。巨人的右手握着一把巨大的火焰团扇,左手则握着一把黑色的巨型长镰刀,两把巨型武器中间则以黑色锁链相连接。

    刚刚正是这一把火焰团扇从中斩断了乖离剑挥出的能量,能量爆炸的余波则被周围树界降临催生出来的巨木抵消吸收。

    须佐能乎!

    宇智波炑叶踩在蓝色巨人的肩膀上,之前还是勾玉形态的轮回眼已经变了模样。两只猩红色的眼眸中,宛如涟漪的圆圈花纹仍在,但勾玉却各自结成了正三角和逆三角的图案。

    有着须佐能乎巨人的身高加持,宇智波炑叶居高临下地睨着踩着电线杆的吉尔伽美什,哼了一声,道:“你就这点本事?”

    吉尔伽美什脸色铁青地瞪视着宇智波炑叶,他的嘴唇颤抖着,愤怒地道:“你这个杂种!”

    乖离剑的威力被对方正面接下,还被周围古怪巨木同步抵消,这已经超出了吉尔伽美什的预料。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天之锁的攻击居然也落了空。

    烟尘散去的战场中央,四面八方开启了巴比伦之门,最受最古之王信赖的天之锁交织,却没能有一条缠住它的目标。因为每一条从巴比伦之门射出来的锁链甚至没能沾到宇智波炑叶的衣服,它们就被一个个空间裂缝吞了进去。那些黑色的空间裂缝死死地箍住天之锁,它们正在合拢裂缝,试图将这条锁链截断。

    天之锁陷于空间裂缝之中的部分疯狂地游走着,它们想要挣开空间裂缝的束缚,想要打破那个世界继续攻击它们的目标。然而,无论它们怎么在空间裂缝另一端的世界挣扎游走,始终找不到突破口,反而锁链的链身在空间裂缝死命地挤压下开始出现了细小的裂痕。

    可恶!

    吉尔伽美什咬牙,在天之锁和那些古怪空间裂缝的较量中,天之锁明显落入了下风。

    可恶可恶可恶!

    都是时臣的错!

    如果不是他的魔力低微,限制了他使用宝具的威力,这个该死的杂种怎会占了上风!

    吉尔伽美什脸色铁青地挥手,先一步收回了天之锁。

    天之锁是他的母亲宁孙女神赠予他挚友恩奇都的武器,在恩奇都死后化为泥土,天之锁便是他留给自己唯一的东西。虽然他很想以天之锁角力那些该死的空间裂缝,但到底,他仍是不愿让天之锁出现损伤。

    吉尔伽美什并不知道,在他收回天之锁之后,宇智波炑叶不着痕迹地松了口气。

    一招天地乖离,开辟之星,硬是逼得宇智波炑叶开启了完全体的须佐能乎,还为了不让身后的倒霉城市被archer攻击波及还同步使用了树界降临,用以抵消那一招的余威。这样的压力下为了躲开那条让他危机感大作的古怪锁链,宇智波炑叶还使用了黄泉比良坂,饶是宇智波炑叶从来没有少过查克拉,这一连串的攻击下,他一半的查克拉都砸了进去。

    不过……

    宇智波炑叶微微眯起眼睛,以他跟迪卢木多的契约为标准,这个金闪闪的混蛋明显跟另一个人签订了主从契约,他使用那些宝具的魔力都来自于那位御主。看过一旁牛车上抱着车辕瑟瑟发抖的御主,宇智波炑叶不信,archer的御主实力能够跟他两位父亲相提并论。

    一旦魔力供应不足,他倒是要看看,这个混蛋还能不能使出那些招式!

    而持久战,千手的忍者还真不没有怕过几个!尤其宇智波炑叶天生仙人体,查克拉恢复的速度远胜于一般千手忍者。

    宇智波炑叶身下的蓝色巨人手中的火焰团扇猛地一挥。

    决定了!

    那张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脸太讨厌了,所以火焰团扇,照脸砸!

    须佐能乎的巨人微微俯身,而后猛地冲向了吉尔伽美什。

    虽然须佐能乎的巨人身形庞大,脚一跺地动山摇,但他的速度极快,几步就冲到了吉尔伽美什的面前。

    “该死的杂种!”吉尔伽美什低咒一声,握紧了手中的乖离剑。与此同时,他身后的巴比伦之门再一次打开了,无数的宝具再一次像是不要钱似的掷向宇智波炑叶。

    须佐能乎的巨人猛然跃起,巨大的火焰团扇猛地一扇,小型的风遁席卷而出,硬是震开了那些宝具。旋即,巨镰回身就是一斩,直接将宝具斩成了两半。

    宝具在蓝色巨人的攻击下化为光点消失。

    “哗啦!”

    就在这时,海浪的声音陡然变大。

    吉尔伽美什眉头一皱,足下金色的涟漪泛起,光之辉舟维摩那瞬间出现在他的脚下,又有七把宝具猛地射向了他的身后。

    然而,完全由海水构成的巨龙半点也没有被这些攻击所阻碍,它灵活地穿梭在宝具攻击的间隙,猛地张开了巨口向着吉尔伽美什咬来。

    水遁·水龙弹!

    而在吉尔伽美什应对水龙的空档,宇智波炑叶双手结印,嘴巴一鼓,猛地喷出了四条火龙。

    火遁·龙炎放歌之术!

    “可恶!”吉尔伽美什脚下的维摩那猛地飞起,然而,那四条火龙和那条水龙一个急转,直奔吉尔伽美什的光辉之舟而去。

    这一连串的战斗,完全可以称得上惊天动地。若不是他们亲眼所见,根本不敢想象,这世上竟然有人能够跟英灵战斗到了这个地步。

    “……骗人的吧。”韦伯连自己什么时候趴在神威车轮的边缘,大半个身体都探了出去都没有注意到。他目不转睛地看着追咬着archer的水龙和火龙,呆愣愣地道:“那个人,究竟有几种属性的力量。奇怪的眼睛,古怪的树木,还有那个巨人,还有这水龙和火龙!”他的声音陡然拔高,语气里充满了不敢置信,“水和火相斥的属性怎么可能同时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上?!”

    saber阿尔托利亚看着不远处进行的战斗,反手将风王结界入鞘,道:“看来这一次圣杯战争又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出现了。”

    而让英灵无奈的是,出手的还不是lancer,而是他的御主。

    阿尔托利亚不禁看向一旁的lancer。

    然而,她却有些惊讶地看到,lancer的表情里既有着自豪也有着失落,总之复杂得很,就连额前的那一缕卷发都没有那么蜷曲了。

    迪卢木多当然是自豪的,早在三天前跟御主的战斗中,虽然没有解放狂暴之怒,但迪卢木多已然意识到,他的御主是能够走在他的面前,与他并肩战斗的英雄。

    追随他,他将看到这世间不一样的风景。

    只是,看着炑叶大人跟archer远胜当初之威不知多少倍的战斗,迪卢木多陡然意识到——他当时,果然是没有让主君尽兴吗?

    想到这一点,迪卢木多不免有些失落。

    而另一边,吉尔伽美什的光之辉舟维摩那在险险躲开了水龙和火龙之后却突然动弹不得。他目光一瞟,却见绿色的藤蔓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紧紧地缠住了维摩那的两翼,陡然的失重让吉尔伽美什猛地坠落。

    而瞅准了空隙,须佐能乎的火焰团扇狠狠地拍向了维摩那,大有将维摩那和吉尔伽美什一起砸飞的架势。

    “可恶的杂种!”吉尔伽美什用力地握紧了手中的乖离剑,他要再一次用这把宝具惩戒这个无礼的杂碎!

    然而,在吉尔伽美什积蓄魔力准备放大招的时候,一个该死的声音通过令咒传来。

    【以令咒之名……英雄王啊……】

    感应到契约另一侧陡然变大的制约之力,吉尔伽美什的脸色蓦地大变,绯红的眼瞳猛地收缩至针尖大小。他脸上的表情有霎时的扭曲,几如恶鬼一般。他咬着牙,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那个名字:“远、坂、时、臣!”

    远坂邸地下室补魔阵法之中的远坂时臣苦笑一下,他能有什么办法,英雄王毫无节制地释放宝具,抽走了他太多的力量,哪怕他在这边拼命补充魔力也只是杯水车薪。

    远坂时臣有理由怀疑,以着英雄王此刻狂怒的姿态,只要他没能干掉lancer的御主,他就会不停地释放宝具,一次又一次解放乖离剑和天之锁。

    而对于魔术师而言,毫无节制地透支魔力是一件危险的事情。虽然魔道一直有魔术师透支魔力之后再恢复的魔力总量会提高的传言,但作为魔道世家的家主,远坂时臣可以负责任地表示,透支是有个限度的。当存在于魔术师体内魔术回路里的魔力透支之后,魔术师的身体会本能地压榨生命元力转化为魔力。

    且不说生命元力的损耗就等于消耗生命,没有技巧地榨干魔术回路里的魔力就等于反复在水管内壁胡乱抠挖,水流量固然能够在这样的情况下增多,但也容易挖漏了水管,进而毁掉一个魔术师的未来。

    不客气地说,现在的远坂时臣感觉自己要被榨干了。

    远坂时臣无奈地看着手背上泛着红光的令咒,说出了自己的命令:“请您息怒,然后撤退吧。”

    他真得承受不来了。

    也是远坂时臣倒霉,在他的令咒下达的那一刻,吉尔伽美什酝酿的大招卡住,然后就被瞅准了机会的宇智波炑叶一火焰团扇兼一镰刀,他的光之辉舟“咔嚓”一声,直接被斩成了两半。哪怕再愤怒,为了躲开巨人的团扇,吉尔伽美什也不得不狼狈地落在了地上。

    “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吉尔伽美什咬牙切齿,“远坂时臣,绝对,杀了你!”

    而后他看向脚踩巨人的宇智波炑叶,一字一句:“杂种,这笔账,本王一定会找你清算!”

    说完,他的身体化作灵子,直接回到了远坂邸。

    远坂时臣,看来你是真的想死了!

    而刚将光之辉舟维摩那拍了下来,就在宇智波炑叶准备乘胜追击下一目标就是那张欠揍的脸时,吉尔伽美什的干脆利落的消失让高举火焰团扇的须佐能乎巨人为之一僵,宇智波炑叶面上不由得空白了一瞬,脱口道:“卧槽!”

    这就跑了?

    他还没有打到他下跪道歉呢!

    亲眼看到了这一幕,征服王伊斯坎达尔不由得摇了摇头,道:“archer的御主是真的惹怒了他。”

    一而再、再而三地阻挠王的战斗,哪怕是以臣子谏言为理由,这一次的英雄王恐怕也不会善了。

    撇了撇嘴,宇智波炑叶才不管那个archer的撤退是主动逃跑还是不得已为之,等下一次再见到那个满嘴“杂种”的混蛋,宇智波炑叶一定会毫不客气地拿今天他逃跑的事实嘲笑他。

    这般想着,宇智波炑叶脚下由实体化查克拉构成的须佐能乎开始消散,周围的树木也跟着分解消失。

    宇智波炑叶落在地上,捏了捏手指。

    还行,查克拉还剩下四分之一,好好吃一顿就能恢复至一半。一觉过去,他又是查克拉充沛新时代优秀忍者了。

    就在宇智波炑叶抬脚向迪卢木多走来的时候,黑暗中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宇智波炑叶明显一愣,他下意识抬头看向一个方向,旋即一颗子弹就从刁钻的角度射出,“噗”地一声,精准地射入了他的脊椎处。

    迪卢木多:“炑叶大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相邻的书:霸道总鬼缠上我穿越之翻身农女把歌唱魔修的九零生活春闺错之权相暖妻美人榜之娇娘有毒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帝师系统我的记忆力天下无敌快穿之金手指都是假的吾家卿卿多妩媚长清词(重生)[综]丹凤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