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书名: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 第39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作者:萧泠风

强烈推荐: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破道[修真]带着空间闯六零山村名医丹宫之主坐等飞升     明明八原距离冬木市不远, 开车半天多的时间就能够抵达却硬是开了三天,不得不说,这恐怕与宇智波炑叶用三勾玉轮回眼复制下来的某司机是一个热衷赛车,老爷车也能够开出赛车风采的黑市赛车手的原因分不开干系。而宇智波炑叶显然也十分中意他那种开车方式,比中规中矩地开车要痛快许多, 就是车子有些不争气。

    俊美的英灵一身西裤白衬衫, 英俊完美得就像是每一个姑娘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他微微俯身,右手手掌轻抵胸口。他就像是没有听到这四声刺耳的爆胎声一样,认真地道:“是的, 炑叶大人,相当完美的漂移, 只是这架坐骑完全不与您的身份相称。”

    主君开车的技术没有丝毫可以指摘的地方,唯一的问题就是车子太脆, 轮胎质量太差。

    宇智波炑叶认真点头,对,没错,他和迪卢木多一路开车过来,废了十几辆车子, 不是爆胎就是散架, 纵是他有再好的技术,车子质量太差也无法施展手脚。

    都是汽车公司的锅!

    理直气壮地甩锅某汽车公司后, 宇智波炑叶偏头看向依旧混战中的英灵们。

    他们就是圣杯战争的其他参赛者?

    这算是圣杯战争以来, lancer和他的御主第一次在其他御主英灵面前露面, lancer也是刚露面就被自己御主掀了马甲的英灵。

    光辉至极的外貌, 右眼下带着魅惑气息的黑痣,还有“迪卢木多”这个称呼,除了凯尔特神话中费奥纳骑士团的首席骑士,光辉之貌迪卢木多·奥迪那又能是谁!

    撇除被确认死亡出局的assassin以外,圣杯战争所有参战英灵又一次齐聚冬木市海湾区。

    因为lancer迪卢木多和他御主的出现,搅和在混战中的英灵,理智尚存的当然想要暂时停战,毕竟,他们都还没有摸过lancer的底细。然而,他们想要收手,但对saber执念深重还被御主添加了狂乱属性的berserker根本没有理智可言,依旧在锲而不舍地攻击着saber。

    混战依旧中,但原本像是不要钱似的向berserker砸着宝具的英雄王吉尔伽美什却停下来攻击,绯红的眼瞳直直地看向了宇智波炑叶。

    在赶来冬木市的一路上,宇智波炑叶跟迪卢木多商量过。虽说宇智波炑叶笃信冬木市即将出现的灾难,对那些黑泥和圣杯的关系有些猜测,但这并不足以作为令其他为着圣杯战斗的御主和从者为之停手的原因。

    没有办法,既然准备插手这件麻烦事了,那就只能调查一下圣杯的问题。实在没有办法,他和迪卢木多就得联手夺取圣杯了。

    如果黑泥真是从圣杯里倒出来的,那他们得到圣杯后就不许愿,憋死那堆黑泥。

    然而,宇智波炑叶抬起手,想要意思一下打个招呼的时候,高站在电线杆上,一身黄金铠甲,金发红眸的最古之王却冷冷开口道:“这一身让人厌恶的臭气,原来是一个杂种。”

    对于最古之王吉尔伽美什而言,这世上大抵没有什么比神明更让他厌恶。虽说一些英灵或多或少都带着神性,他自己就带着三分之二的神之血脉,但如今站在他眼前的这个家伙,这一身的气息可不是单纯用神性就能够解释的。

    宇智波炑叶懵了:“杂、杂种?!”

    迪卢木多顿时就愤怒了。

    他身上的西裤白衬衫一瞬间化作英灵紧身的墨绿轻甲,他甚至放弃了在看到saber之后想要将自己两把魔剑当做底牌暂时不用的念头。宽刃巨剑狂暴之怒和魔枪必灭的黄蔷薇出现在他的手中,俊美的英灵愤怒地瞪视着吉尔伽美什,厉声道:“archer,我以迪卢木多·奥迪那之名起誓,你对我主君的不敬,必将付出鲜血的代价!”

    “哼,杂种的走狗而已。”对神明半点好印象也没有的吉尔伽美什不屑地瞥了迪卢木多一眼。

    迪卢木多的下颌绷得死紧,金棕色的眼眸中充满了愤怒,他握紧了手中的长剑短-枪。

    赌上他的生命和荣耀,必须让archer为他的出言不逊付出血的代价!

    就在迪卢木多准备冲上去的时候,一只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

    “炑叶大人?”迪卢木多顿时意识到自己在没有得到主君的允许就要战斗的行为是一种僭越的行为,他想要向主君请罪,然后再请战,誓要让archer付出血的代价时,但他的话却在到了唇边后猛地一滞。

    因为宇智波炑叶的眼眸已经变成了猩红色。

    宛如水面涟漪的花纹,其上点缀着的三颗黑色勾玉绕着眼瞳处一圈圈地转动着。

    “呵……哈哈……”

    宇智波炑叶笑了。

    只是这笑容里有说不出的瘆人,简直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凶鬼恶灵一般。

    “杂、种?”宇智波炑叶的嘴角噙着笑容,他抬起手,冲着站在电线杆上的吉尔伽美什高高地竖起了中指,一字一句:“你才是杂种,你全家都是杂种!!杂种杂种杂种!!!”

    吉尔伽美什一句“杂种”,直接戳了宇智波炑叶的肺管子。

    之前在冬木港仓库区见过吉尔伽美什一次的御主、英灵都知道,这位最古之王的口头禅就是“杂种”,一句话里不带着几个“杂种”都不是他的风格。

    在他看来,这世上万事万物,人类也好,英灵也罢,除了他以外,全都是杂种,全都没有资格直视他的面容。

    什么,你也是王?

    杂种!

    上天下地,唯有他一人能够称王!

    在别人看来,archer张嘴闭嘴的“杂种”就跟某些人类挂在嘴边的脏话没有什么区别,在打不过这个张狂至极的英雄王的前提下,他们学会了无视并过滤这句“杂种”。

    但宇智波炑叶办不到!

    不客气地说,刚经历了家变的宇智波炑叶,一听到这句仿佛在内涵他出身的辱骂,简直就是他父亲刚告诉他,完美如他不是什么爱的结晶而是系统小赠品,转头就有人冒出来证实,他们看到了,他其实是他父亲从垃圾堆里扒拉出来的。

    甭管这两者有什么直接联系,反正宇智波炑叶就是气炸了。

    宇智波炑叶怒极反笑,一双三勾玉轮回眼红得宛如用鲜血染就。

    吉尔伽美什呆了一瞬,旋即大怒:“杂种,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

    生而为王,拥有着三分之二的神血和三分之一的人血的最古之王,哪怕天上的诸神也不曾让他俯首,甚至能够理所当然地拒绝一位女神的求爱。吉尔伽美什曾经在恩奇都的身上跌过大跟头,也因为失去这位挚友而痛苦不堪,但从没有人胆敢辱骂这位王者!

    吉尔伽美什的身后,金色的涟漪出现,一把把等级不同的宝具出现在他的身后,数量庞大的宝具昭示着王者对于忤逆者的愤怒。

    吉尔伽美什怒不可遏地瞪向宇智波炑叶,厉声道:“这份不敬罪该万死,杂种!”

    “这句话我原封不动地还给你,杂、种!”宇智波炑叶毫不示弱地瞪向吉尔伽美什,他能够感觉到这个金闪闪的家伙身后,那一件件探出了头的武器都具备着可观的力量,明显跟迪卢木多的双枪双剑一样,都是英灵携带下来的宝具。

    可那又怎么样,哪怕宇智波炑叶没有什么可心的武器,还会怕了这个张嘴闭嘴都是“杂种”的家伙吗!

    不打到这个内涵他出身的混蛋下跪道歉,他就不姓宇智波!!

    宇智波炑叶按在迪卢木多肩膀上的手指略一用力,下一刻,他一个纵跃就冲向了吉尔伽美什,抬手握拳,冲着吉尔伽美什的脸就是狠狠一拳。

    与此同时,吉尔伽美什身后的宝具也发动了。

    无数宝具如同急促的雨点一样拍打下来,密密麻麻,直接将直冲吉尔伽美什的宇智波炑叶扎成了筛子。

    鲜血喷涌,刚跃到了半空之中气势惊人的少年转眼就满身鲜血地坠落下来。

    众人:“!!!”

    迪卢木多心中一紧,下意识握紧了手中的狂暴之怒,虽然他感觉到了什么,但亲眼看到这样的场景仍是忍不住脱口喊道:“炑叶大人!!”

    韦伯下意识捂住了眼睛,不敢再看如此血腥的场面。

    这就是圣杯战争吗?这就是英灵之间生与死的厮杀吗?

    太残酷了。

    “哼,杂种。”吉尔伽美什不屑地瞥了一眼落在了地上的尸体,然而,下一刻,他就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他猛地一回头,却见到刚才被他的宝具扎成了筛子的少年竟不知何时闪身出现在他的面前,一拳砸上了他的脸。

    吉尔伽美什绯红的眼瞳猛然收缩,他下意识召唤自己的宝具。

    然而,宇智波炑叶这一拳的速度太快了,吉尔伽美什也没能预料刚在眼前被扎成了筛子的家伙转眼就能出现在他的身后,哪怕吉尔伽美什的命令以着最快的速度传达给他的宝具,还是让宇智波炑叶先一步砸到了他的脸,而后才被那些宝具又一次扎成了筛子。

    “砰!”

    只是这一次,被宝具扎成筛子的身体连血都没流一点,直接一声轻响化作了一截扎着七八把宝具的木头。

    旋即是之前落在地上满身鲜血的“宇智波炑叶”,紧随其后变成了一截扎满了宝具的木头。

    替身术!

    真正的宇智波炑叶则在一连串的突袭后,落在了吉尔伽美什对面的电线杆上。他身上的衣服在战斗中已经悄然切换成了忍之国暗部的紧身马甲,他学着之前吉尔伽美什双臂环胸的姿势,下颌轻抬,神情不屑地哼了一声。

    “声势不小,但战斗意识可真不怎么样。”

    只会站桩的投掷式攻击,不将他变成一个真正的靶子就对不起这些年训练的时候他从老爹那里挨的重拳。

    吉尔伽美什手指颤抖着捂住了自己被刚刚打了一拳的脸部,那一拳打得很重,直接砸肿了他一侧的脸颊。哪怕他利用了契约勾连的魔力瞬间治愈了脸侧的红肿,但口腔中英灵独特的血腥气仍是刺激得他身上戾气暴涨,绯红的眼瞳瞬间变成了蛇类的竖瞳。

    “不可原谅……不可原谅!”吉尔伽美什的手指颤抖着,他愤怒地瞪向宇智波炑叶,厉声道:“不可原谅,你这个杂种,竟然对天上人间最尊贵的王者如此无礼!杀了你,吾要杀了你!”

    回答吉尔伽美什的,是宇智波炑叶又一次高高竖起的中指。

    英灵archer吉尔伽美什和lancer御主宇智波炑叶的战斗正式打响。

    最古之王吉尔伽美什很强,他的强基于他的古老传说还有收藏着世间一切宝物的宝库,他的宝具之多完全可以称得上英灵之最。但他毕竟是王者,不是一个将剑道枪道钻研到了极致的战士。他的宝具多而繁杂,但大多都采用投掷的手段。

    虽然他王之财宝的巴比伦之门能够开在目之所及的任何地方,让那些等级不低的宝具出其不意地射杀敌人,但他这一次的对手却是宇智波炑叶,一个掌握着时空间瞳术,对空间再细微的能量波动都有着近乎本能感知的血迹忍者。

    吉尔伽美什攻击的宝具要么落了空,要么明明扎到了人转眼却变成了木头桩子。

    于是,吉尔伽美什在怒火中烧中拔出了乖离剑,等级在ex的对界宝具。一经解放,直接抽走了远坂时臣近九成的魔力,而这还不是全部。

    虽然吉尔伽美什看上去被宇智波炑叶的无礼完全激怒,宝具的攻击完全是无序无理智地投掷射出,但那双绯红的竖瞳深处,他却在时刻分析着宇智波炑叶的能力,寻找将他一击必杀的机会。

    一位王者,哪怕再愤怒,也不会失去所有的理智。

    他的攻击越是落空,他越是冷静。

    而到了现在,他拔出了乖离剑。

    红色的力量漩涡以乖离剑为中心疯狂地旋转起来,蓄积的强大力量让在场所有的英灵御主都为之色变。哪怕是正在交战的saber等人,他们都不得不暂时停了手。

    “不好!”saber阿尔托利亚脸色微变,她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海湾区建筑群,以着archer这一击的威力,恐怕会将整个海湾区、不,是整个冬木市化为灰烬。

    这实在是太乱来了。

    而在这时,berserker和caster的身体同时化作灵子消失了,走得干脆利落。显然,berserker的御主和caster自己都没有兴趣留在这里经受archer无差别的攻击。

    “你们快住手!”阿尔托利亚想要上前阻止。应该说,幸亏因为海湾区凯悦酒店的纵火爆炸事件,酒店的顾客和附近的居民就被市政府派人疏散了,不然这宛如末日降临的情景非得吓死一些普通人不可。

    就在阿尔托利亚想要出手阻止的时候,迪卢木多挡在了阿尔托利亚的面前。

    “lancer?!”

    “很抱歉,saber。”迪卢木多神情严肃地道,“任何人不准打扰主君的战斗。”

    “你没有看到吗?”阿尔托利亚着急地道,“在那把剑的力量下,不只你的主君,整个冬木市都会跟着化作灰烬。”

    “不会的,saber。”迪卢木多平静地看着阿尔托利亚,道:“我相信主君。”

    主君不曾开口协战就证明他有把握解决这把剑,虽然只跟主君相处了短短三天,但迪卢木多相信他。

    “可恶!”阿尔托利亚咬牙。

    “rider!”韦伯看着这一幕都快哭了,他死死地抱住神威车轮的车辕,内心不知道第多少次后悔自己离开英国,参加这简直要了命的圣杯战争。如果老天爷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不会因为一时的义愤而偷走了阿其波卢德导师弄到的圣遗物,大老远地跑到这见鬼的极东之地。

    然而,比起韦伯的满心恐惧,征服王看着那边的目光却是异彩连连,感慨地道:“archer的底牌还真是不少呢,真不愧是那位王者。”

    最古之王,吉尔伽美什,世间最古老的英雄王者。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相邻的书:霸道总鬼缠上我穿越之翻身农女把歌唱魔修的九零生活春闺错之权相暖妻美人榜之娇娘有毒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帝师系统我的记忆力天下无敌快穿之金手指都是假的吾家卿卿多妩媚长清词(重生)[综]丹凤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