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书名: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 第38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作者:萧泠风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破道[修真]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丹宫之主带着空间闯六零坐等飞升     远坂时臣比较担心的是, 万一lancer的御主连有想要坐收渔翁之利的胆子也没有, 使用令咒强迫lancer带着他/她躲藏起来, 一直躲到了圣杯战争结束。没有足够的英灵投入圣杯之中,哪怕最终他赢得了胜利,圣杯也没有足够的魔力打通那条通往根源的路。

    圣杯战争的本质, 唯有当初参与了圣杯制造的御三家——远坂家族、爱因兹贝伦家族和佐尔根家族才知晓。其他的御主,只是一味追逐圣杯奇迹的的无知者。事实上,当那些御主召唤出了英灵之后,他们其实就没有用了。

    圣杯需要的是那些英灵从者的灵魂力量。

    远坂时臣慢慢地吐出一口气, 道:“继续找,务必找到lancer和他的御主。”

    “是,老师。”言峰绮礼垂下眼, 温驯地行礼。

    “绮礼啊。”远坂时臣看着自己的这个弟子, 虽然当初收他为徒是因为知道他被圣杯选择为这一次战争的御主, 他还有着圣堂教会做后盾,是再完美不过的同盟,所以他才会教授他魔术。但毕竟三年过去了,他对这个弟子再满意不过,也乐意跟他说说话,沟通一下感情。

    然而,远坂时臣的话还没等说出口, 他的脸色倏地惨白起来。他的身体晃了晃, 要不是言峰绮礼眼疾手快地扶住了远坂时臣, 他差点就要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老师!”言峰绮礼扶住了远坂时臣, 随即就被透过了衣服的冷汗给惊了一下,道:“您这是……?”

    远坂时臣哆哆嗦嗦地从酒红色西装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块宝石,然后不管不顾地汲取其中的魔力。三秒后,原本成色极佳的红宝石就变成了一块干瘪的石头,但这也只让远坂时臣的脸色好了那么一丝丝,勉强有了说话的力气。

    “快……将我、扶、扶到魔法阵里。”远坂时臣说话的时候,手指用力地攥住另一块蓝宝石,转眼间那块蓝宝石就变成了普通的石头。

    作为御主,在召唤出从者之后会承担起供魔的损耗,但再怎么供魔也不会像是现在这样,全身的魔力就像是泄洪似的往外涌出。

    也就是远坂时臣本身魔力出众,底蕴深厚,身上还带着不少救急的宝石,这才没有被契约另一头的archer这种几乎毫无顾忌地汲取魔力而被吸成了人干。

    开启了补魔阵法之后,远坂时臣的脸色终于开始好转。

    艰难地喘了两口气,远坂时臣道:“让assassin看一下archer在干什么。”

    这么大的耗魔量,他差点就被archer给坑死了。

    之前在冬木港仓库区,为了阻止archer与berserker继续毫无意义地战斗,肆意在其他御主英灵面前展露出自己的宝具底牌,远坂时臣选择使用令咒召回了archer吉尔伽美什,因此惹怒了那位最古之王,费了不少口舌才让这位王者勉强息怒。

    现在才过去两天的时间,这位王者显然又在跟谁动手,而且声势远非之前那一次可比。这么大的耗魔量,恐怕吉尔伽美什此刻是宝具尽出。

    无论是出于自己本身的安危还是之后的胜利,此刻用令咒唤回吉尔伽美什都是最佳的选择。但远坂时臣却是犹豫起来,不仅是因为令咒的珍贵,更是因为契约的另一头,吉尔伽美什在大肆抽取他的魔力时传递过来的警告——

    如果敢使用令咒阻挠他,绝对,杀了你!

    狂怒状态之下的最古之王,远坂时臣已经捋过一次虎须,哪敢再来一回。

    远坂时臣心中苦笑,得以召唤出这位王者,俨然赢了这一次圣杯战争。但无奈的是,这位王者并不是那些任由他驱策的使魔,令咒固然能够强制他服从,但后续的麻烦却棘手至极。

    他无法让吉尔伽美什在战斗中听从他的吩咐,令咒的存在不可或缺。而到了最后,他还得用一枚令咒让吉尔伽美什自杀。

    他刚才通过契约传递过去的劝谏,尽数被屏蔽。

    言峰绮礼点头,只是,还没等他召唤assassin,一个assassin分-身就出现在地下室中。扎着紫色高马尾,带着面具的女性英灵单膝跪地,道:“主人,找到lancer及其御主的踪迹了。”

    不待言峰绮礼说话,远坂时臣就在法阵中挣扎着坐起身体,喘了口气,道:“archer正在跟lancer战斗吗?”

    这个lancer究竟是谁?竟然能够将英雄王逼到这个地步!

    “不。”

    出乎远坂时臣预料的是,assassin竟然给出了否定的答案。如果不是一直不曾露面的lancer,已知的英灵,还能有谁让吉尔伽美什宝具尽出?saber吗?

    紫发的英灵停顿片刻,她其实也在消化着一个难以置信的事实,然后慢慢地道:“archer正在跟lancer的御主战斗。”

    远坂时臣&言峰绮礼:“!!!”

    ***

    时间倒退回十分钟前。

    就在远坂时臣和言峰绮礼在地下室交换情报的时候,冬木市海湾区的凯悦酒店发生了大爆炸,这栋冬木市目前最高的建筑物在爆炸的威力下变成了废墟。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在凯悦酒店里出现人为纵火的时候,酒店紧急疏散了所有的顾客。损失在所难免,但人员没有伤亡已是大幸。

    当然,这些是普通人看到的情况,而事实上却是代表御三家之一爱因兹贝伦家族出战的御主卫宫切嗣为了解决住在这家酒店中的御主肯尼斯·阿其波卢德和caster使出的手段。

    直到这栋高达百米的建筑物被炸掉也不见caster阵营的御主英灵出现,卫宫切嗣并不觉得在这样的爆炸之下,肯尼斯·阿其波卢德还能够存活下来。就在卫宫切嗣通知久宇舞弥撤退的时候,caster拎着肯尼斯和他的未婚妻索拉挡在了他的面前。

    毫发无损。

    或者说,毫发无损的只有caster一个。

    卫宫切嗣皱紧了眉头。

    caster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毒蛇身上滑腻的鳞片蹭过你的身体,黏腻的触感让人心生厌恶。

    比起caster的安然无恙,肯尼斯和索拉明显受到了不小的伤害,而卫宫切嗣只瞟了一眼就看出来,这些伤害根本不是他刚才搞出来的大爆炸弄伤的。

    显然,这一切跟caster这个邪道魔术师分不开干系。

    虽然他们的胸膛还有起伏,不过,卫宫切嗣觉得,如果他们此刻是清醒着的,恐怕恨不能自己已经死了。

    caster身材高大而枯瘦,身上的长袍显得空空荡荡的。但这会儿,长袍里却显得有些拥挤,因为肯尼斯左边的小半身体和索拉右边的小半个身体已经融入了caster高大的身躯中,这使得caster此刻的衣袍看上去有些臃肿。

    两位出众的魔术师,那一身蕴含着魔力的血肉如同养料,滋养着caster。

    显然,caster跟他的御主和御主未婚妻并不怎么合得来。于是,心黑手黑的邪道魔术师就将肯尼斯和索拉变成这副模样。让他既有了存在于世的魔力,还不需要迁就他们的战斗方式和生活习惯。

    一举两得。

    果然该死。

    卫宫切嗣这般想道,只是,他也明白,人类终究无法同英灵较量,能够杀死英灵的,除了御主的令咒以外,唯有其他英灵。

    “哦,原来是贞德的御主啊。”caster大而外凸的眼睛看着卫宫切嗣,用黏腻而尖细的声音“嚯嚯”地笑了两声,道:“贞德在哪里呢?我命中的圣少女在哪里?”

    卫宫切嗣面无表情地看着caster,这个caster一如既往地脑筋不好使,始终认为saber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也就是历史上的亚瑟王就是圣女贞德。

    不过,也正是因为他对圣女贞德超乎寻常的执念,最终让卫宫切嗣查阅过资料后,大致推测出了他的身份——

    吉尔斯·德·莱斯,曾经的法国元帅,在圣女贞德死后走上了邪道,变成了有着“蓝胡子”之称的黑巫师。

    他手中的那本书,等级在a ,是对军宝具,能够召唤出嗜食人肉的魔物来,之前在冬木港的仓库区,卫宫切嗣已经见识过那本魔法书的威力。

    “那么……”卫宫切嗣轻声自语,在心中慢慢地道:“以令咒之名——”

    下一刻,金色的光点闪过,原本正在跟爱丽丝菲尔喝茶的saber阿尔托利亚被令咒召唤,出现在caster的面前。而在阿尔托利亚出现的那一刻,卫宫切嗣毫不犹豫地往旁边的角落一闪,在黑暗中隐匿了自己的身影。

    他单手给手-枪上膛,目光冰冷而锐利地看向caster身上昏迷着的肯尼斯和索拉。

    想要彻底让一方势力出局,唯有同时将御主和从者杀死。既然爆炸没能要了caster一方的命,那么,就由saber对付caster,而他和舞弥抓住机会,杀掉作为供魔养料的肯尼斯和索拉,断绝caster的魔术源。

    saber跟caster没有什么好说的,虽然被令咒瞬间召唤过来的她初始有些懵,但看到了敌人之后,她没有丝毫犹豫地拔出了宝具风王结界。

    什么贞德,什么圣少女,她都解释了无数回了,caster就是固执己见,她能有什么办法?

    再者,以着阿尔托利亚的眼力,她一眼就看出了这个邪道魔术师竟然将御主做成了魔源养料,不忠不义的行为实在令人作呕。哪怕她跟caster立场相对,此刻砍了caster也是没二话。

    于是,saber阿尔托利亚跟caster蓝胡子战斗起来,她坚决不跟这个邪道魔术师废话一句,手中被风之魔法隐匿了形态的风王结界干脆利落地往蓝胡子身上招呼。

    就在卫宫切嗣瞅准了机会,准备一枪给处在混沌状态的caster御主肯尼斯爆头的时候,berserker出现了。他又一次如同疯狗一样攻击saber,然后惹得caster大怒,既不忘用言语肉麻地赞颂着saber的纯洁美丽,应对saber的剑,转头就对berserker施放了黑魔法。

    berserker为了攻击saber,当然也不会放过阻拦他的caster。

    saber额头青筋直跳,索性两个英灵一起打。

    然而,这还没有完。

    因为三个英灵战斗时的偌大声势,rider征服王伊斯坎达尔驾驶着神威车轮,带着他的御主韦伯·维尔维特出现了。

    然后是永远站在高处,要么站在屋顶要么踩着电线杆的archer英雄王吉尔伽美什。

    卫宫切嗣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为什么每一次他想要逐一击破的时候,那些英灵却扎堆似的出现在他的眼前?他虽然很想一口气干掉这些英灵,但显然,哪怕saber是所有职阶中综合指数最高的英灵,但想要一挑二、一挑四却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不过就是带着舞弥过来暗杀一下caster的御主,结果,御主方姑且不提,英灵中,除了据说第一天就在远坂邸外被archer射杀但上一次在两天前冬木港仓库区却被卫宫切嗣捕捉到了行迹的assassin,自战争开启之后始终不曾现身的lancer,目前参战的英灵们尽数出现在这里。

    那日在仓库区的混战再启。

    虽然有些超出掌控,但也正好浑水摸鱼。

    卫宫切嗣定了定神,目光始终追逐着caster身上的肯尼斯。

    想要杀死英灵唯有击碎他们的灵核,他的起源弹对魔术师而言是致命的,但奈何不了英灵。

    只要caster有片刻的间隙,只要让他杀死他的御主肯尼斯……

    就在卫宫切嗣严阵以待的时候,一辆越野车以着万夫莫当的气势,伴随着巨大的引擎声,一个漂移,“砰”地一声巨响,车头重重地撞了跨海大桥和沿海公路相接处的索塔上,力量之大连车尾都翘起了半米高。

    然而,那辆越野车几乎没有停顿一下,就这么顶着瘪了一块的车头,全速拐上了沿海公路,引擎轰鸣着直冲英灵混战的地点。

    混战中有些插不上手的rider征服王看着向他们驶来的越野车,眉头顿时高高挑起,露出十分感兴趣的表情来,道:“这个很不错嘛!”而后他看向韦伯,道:“小子,吾也很想尝试一下这样的坐骑。”

    韦伯的眉毛都快抽筋了,他忍不住大吼道:“你想都别想!”

    以着rider驾驶神威车轮的方式,一旦换成了跑车,韦伯十分怀疑他是不是得天天遭遇车祸。普通的跑车,哪里有神威车轮结实!当然,最重要的是,他没有钱!

    说话间,那辆黑色的越野车已经全速开到了眼前,旋即一个漂移,伴随着有些刺耳的车胎摩擦声,车子侧着滑向了神威车轮。

    韦伯陡然瞪大了眼睛,紧张地抓住了神威车轮的车辕,要撞上了!!

    然而,就在那辆越野车的车门距离神威车轮仅剩下十公分的距离时,越野车神奇地停住了。

    韦伯松了口气,然而,他身边的征服王却露出了凝重的表情。

    “完美!”越野车驾驶座旁的车门被“砰”地一声推开,一个穿着卡其裤黑t恤的少年一脸兴奋地走下车。他看向直接灵子化离开副驾驶座复又出现在他身旁的俊美青年,眸光明亮,道:“迪卢木多,你看到了吗?完美的漂移停车,这一次的车胎没有爆!”

    说着,少年还拍了一下车门,表示这一次他开过的车十分结实,哪怕之前失误撞了一下,但还是很完好的嘛。

    然而,他这一拍不要紧,可能是用的力气有些大,可能是他之前开车的时候玩得很开心,车胎就有些不堪重负了。只听到“砰砰砰砰”,接连四声,越野车直接矮了几公分,却是这辆越野车的车轮全爆了。

    少年,也就是一路从八原开车过来的宇智波炑叶:“……”

    这是第几辆爆胎的车来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相邻的书:霸道总鬼缠上我穿越之翻身农女把歌唱魔修的九零生活春闺错之权相暖妻美人榜之娇娘有毒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帝师系统我的记忆力天下无敌快穿之金手指都是假的吾家卿卿多妩媚长清词(重生)[综]丹凤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