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书名: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 第37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作者:萧泠风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丹宫之主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坐等飞升恶毒炮灰他弟[星际]     迪卢木多看着宇智波炑叶, 主君换下了那身浴衣, 换上了更为现代的服饰。卡其色长裤还有黑色t恤, 黑色的长直发被扎成了高马尾,少年过于昳丽的外貌并没有让他显得女气,反而充满了勃勃生机。迪卢木多完全能够想象, 再过几年,他的主君会变成何等俊美的男子。

    只是不知道他有没有机会见到。

    迪卢木多不由得微笑起来,认真地赞美道:“不及主君风采的十分之一。”

    宇智波炑叶呆了呆,他忍不住道:“我说迪卢木多啊, 你说话难道一直这么……”直白?夸得脸皮厚如宇智波炑叶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嗯?”迪卢木多询问地看向宇智波炑叶,金棕色的眼眸认真地看向宇智波炑叶。

    宇智波炑叶:“……算了。”顿了一下,继续道:“走了。”

    宇智波炑叶将一块金条压在收银台处, 不管收银员会受到何等的惊吓, 带着自己的英灵就离开了小镇。

    现在是2010年9月24日, 刚才在服装店的时候,宇智波炑叶看过店里的电子日历了。

    除了落脚点跟上一次不同以外,两边时间的流速竟然完全一致。而看着罗盘中沙漏的流速,似乎没有个七八天是缓冲不完的。

    那么,这七八天里,应该带着他的英灵去哪里呢?

    宇智波炑叶忽然想起了那个梦境。

    阴阳师的梦境,从来不是随便出现的, 更何况是宇智波炑叶这个从小都不曾做过梦的人。

    所以, 天空中会出现一个黑色的太阳, 无数的黑泥将淌入这个世界, 毁灭它所能够触及到的一切?

    宇智波炑叶不由皱紧了眉头。

    宇智波炑叶并非那种心怀天下大义之人,如果在天下安危跟他身边亲近之人的性命间做选择,他犹豫都不带犹豫一下就会选择后者。

    这就很宇智波了。

    不过,在不危及他重要之人的安危时,如果遇到这种攸关他人性命的事情,能救他自然不会坐视不理。就像上一次穿越时间,在浮世绘町的便利店里,他遇到了三个被邪气缠绕的女孩。哪怕她们并不领情,但宇智波炑叶也会提醒一句,并出手帮她们驱散邪气。

    不过,也仅限于此了。

    而这一回,如果真如他梦境所预示的那样,天空中冒出一个黑日,淌下的黑泥淹没了整个城市,害死无数人,宇智波炑叶自然不能坐视不理。尤其,哪怕是在梦境里,宇智波炑叶在看到那些黑泥的时候,那种从骨子里泛出来的厌恶恶心,他想要用木遁对着黑泥砸砸砸的冲动,简直忍都忍不了。

    那问题来了。

    作为一个并不熟悉岛国甚至整个世界的人,黑泥一股脑倒下来的城市,究竟是在哪里,宇智波炑叶根本无从判断!哪怕他有心想要阻止,但他不知道到哪里阻止啊。

    这就有些麻烦了。

    “炑叶大人,有什么属下能够为您分忧的吗?”迪卢木多见宇智波炑叶越走越慢,最后眉头也拧了起来,顿时有些担心,不由轻声问道。

    “嗯……”宇智波炑叶扭头看向迪卢木多,道:“迪卢木多,你对这个世界了解多少?”

    “了解多少?”迪卢木多眨了眨眼睛,道:“我在奉召降临之后,圣杯会将现世的一些知识灌输进我的脑海中。但我对于这个世界的了解,大概只能有三四分。”

    毕竟,圣杯只是为了避免英灵跟这个时代脱节,所以才会将现世常识和圣杯之战的规则灌输给他们。只为了七天的战斗,哪里会将世间所有真理知识都灌输进他们的脑袋里。

    宇智波炑叶摸了摸下颌,哪怕只有三四分,也比他对这个世界完全不了解的宇智波炑叶强。哦,也不算完全不了解,最起码,2010年浮世绘町的那家赌场,他输了一夜,对里面的各项博-彩设施了如指掌,哼。

    “给你看样东西。”宇智波炑叶伸手拉住迪卢木多,拽着英灵就钻进了一旁的树林中。

    “炑叶大人?”

    宇智波炑叶看向迪卢木多,他的眼眸倏地变成了猩红色的三勾玉轮回眼。

    迪卢木多微怔地看着宇智波炑叶的眼睛,初次见到炑叶大人的时候,他的眼眸便是如今这般模样。猩红的颜色,宛如水面涟漪的花纹,还有点缀其上的三颗黑色勾玉。

    魔魅的眼眸,充满了让人移不开眼的魅力。

    之前在与炑叶大人战斗的时候,凭借着本能,迪卢木多始终避开了直视这双眼睛。但到了最后,这双眼睛似乎并没有发挥出让他戒备的力量。

    确切地说,宇智波炑叶在跟迪卢木多战斗的时候,压根就没有用轮回眼的瞳术,只用了体术和木遁。

    而这一次,迪卢木多只多看了一眼,周遭的一切倏地变了模样。

    迪卢木多震惊地看着黑红色的天空,那黑色的太阳,还有不断向城市倾倒的黑泥。人类的哭喊声,还有黑泥中诡异的窃窃低语,一切的一切,都在迪卢木多眼前上演。

    “这、这是——?!”

    “我昨晚梦到的预知梦。”宇智波炑叶抬头看向倾倒着黑色污泥的黑日,沉声道:“极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这是出于对喵酱绝对的信任。虽然他不知道喵酱一个猫仙人是从哪里学到了如此驳杂的知识,还有一双连通了异空间的肉垫,老家的蛤-蟆仙人、蛞蝓仙人跟喵酱比起来都差远了。但喵酱没有弄错过事情,所以,宇智波炑叶相信他。

    喵酱说,他如果做梦便是预知梦,便是会即将发生的现实,宇智波炑叶便笃信无疑。

    当然,最重要的是,喵酱是只不会说谎的猫。他说谎的时候太逊了,就像他之前咋咋呼呼地说他也离家出走什么的,还有他一点也不知道罗盘的内情,宇智波炑叶是半个字都不相信。

    说谎逊到那份上,如果宇智波炑叶还捏着鼻子信了,他得蠢成什么样了。

    迪卢木多的神情严肃起来,道:“必须得阻止这一切发生。”善待弱者,保护手无寸铁的普通人,这是一个骑士最基本的守则。哪怕他早已死去,但灾厄在他眼前发生之时,他责无旁贷。

    宇智波炑叶斜睨了迪卢木多一眼,道:“你相信?”

    虽然宇智波炑叶自己认定了这会是即将发生的现实,也准备阻止这一切发生,但迪卢木多是不是相信得太快了!

    宇智波炑叶觉得,如果换做是他,有人拉着他看了这么一场幻术,说这是即将发生的灾难,宇智波炑叶只会让他拿出能够让他信服的证据。

    迪卢木多奇怪地看向宇智波炑叶,道:“当然。不是您说这是您的预知梦,是即将发生的事情吗?”

    宇智波炑叶顿时觉得无语,虽然英灵的信任让他心中熨帖,但他仍是忍不住道:“我说什么你都信?万一我是骗你玩呢?”

    迪卢木多的表情更惊讶了,他不敢置信地看着周围的一切,道:“您这是在骗我?”

    宇智波炑叶的嘴巴张了张,最终无力地垮下肩膀,简直是被迪卢木多给打败了。宇智波炑叶挠了挠头,有些无奈地道:“我倒是没有骗你,可是,迪卢木多,你不能别人说什么都信啊。最起码让他拿出证据证明他说的话,不能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这样很容易吃亏的。”

    宇智波炑叶觉得,他回头得好好地查一查凯尔特神话了。究竟是什么环境造就了如此单纯的英雄,简直让人担心他出门就会被人骗了。

    “可您不是别人。”迪卢木多认真地看向宇智波炑叶,道:“您是我认可的主君,是我行进的方向。您不会在这样的事情上开玩笑。”迪卢木多抬手按在心口,冲宇智波炑叶俯身,一字一句:“我永远不会质疑您的话。”

    宇智波炑叶怔住,他看着迪卢木多的发顶,嘴唇动了动,终于无奈地道:“真是被你打败了。”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当他看着你说相信的时候,即使宇智波炑叶三分钟前还有着欺负欺负这个老实人的念头,这会儿也消失得干干净净了。

    真是半点也不想让迪卢木多对他露出失望的表情啊。

    宇智波炑叶不由得叹了口气,简直就像是遇上了克星一样。

    “主君?”听到了宇智波炑叶的叹气声,迪卢木多抬起头,有些不安地道:“我说错话了?”

    “说错了。”宇智波炑叶面无表情地道,然后在迪卢木多越发不安的神情里用着捧读的语气继续道:“都说叫炑叶就行,主君主君的,你就不嫌麻烦!”

    迪卢木多眨了眨眼睛,改口道:“炑叶大人。”

    宇智波炑叶:呵,早晚有你改口的时候!

    宇智波炑叶双臂环胸,他偏头看向月读世界里重现出来的灭世之景,道:“即使是我的梦,我当时没有看到的地方,月读世界并不能尽数重现。”宇智波炑叶无奈地看着流淌着黑泥,整座城市就像是掉进了热巧克力里的饼干一样,融化得如此迅速。当时他的注意力都被黑日抓走了,等他低下头的时候,城市没有了能够当做辨别的标志了。

    以至于到了现在,宇智波炑叶月读世界里的那座城市,只有大致的轮廓和毁灭后黑泥肆意流淌的情景。

    迪卢木多神情严肃地扫视着城市的轮廓,他犹豫了一下,沉声道:“我似乎知道这是哪里。”

    “哎?”宇智波炑叶看向迪卢木多,“你知道?”

    “并不十分确定。”迪卢木多仔细地观察着远处的跨海大桥,还有城市高建筑的模样,道:“但我觉得,这应该是冬木市。”

    迪卢木多解释道:“冬木市作为圣杯战争的战场,在英灵降临的时候,圣杯着重会将有关冬木市的一切灌输给英灵。别的地方我不太清楚,但……”迪卢木多抬手描摹了一下城市的轮廓,对着黑泥倾倒的方向遥遥一指,“我觉得应该是冬木市,而那里应该是冬木教会。”

    “哦?”宇智波炑叶摸了摸下颌,道:“说起来,那个梦境里,黑日里面似乎有一个金色的杯子,不会是这一次抢杯子的胜利品吧?”

    “您的意思是,圣杯?”迪卢木多瞪大了眼睛,“那这些黑泥就是从圣杯里面流出来的?”

    据说能够满足一切愿望的圣杯之中竟然充斥着充满恶意的黑泥?御主和从者为之战斗的圣杯真的能够满足愿望吗?

    “啧,真麻烦。”宇智波炑叶撇了撇嘴,道:“看来还是得去一趟冬木市啊。”

    迪卢木多默默地点头,如果这一切灾厄跟圣杯分不开干系,那么,他不得不怀疑,所谓的圣杯战争恐怕别有内幕。而无论如何,他们得阻止预知梦中一切的发生。

    ***

    八原距离冬木市并不远,乘坐电车只需要半天的时间就能够从八原抵达冬木市。而如果他们采用自己的方式,满打满算一个小时就能够到达冬木市。

    而这个自己的方式,就是他们从八原跑到冬木市。

    网吧里,宇智波炑叶和迪卢木多严肃脸坐在电脑前查阅了一下岛国地图后,得出了这个结论。

    宇智波炑叶漫不经心地敲着键盘,道:“其实我们完全不必太过着急。如果圣杯真有什么鬼,七天的圣杯战争,再怎么说也不会在第一天第二天的时候暴露出来。说起来……”宇智波炑叶看向迪卢木多,道:“你知道圣杯的来历吗?”

    迪卢木多道:“听说圣杯是神之子的圣遗物,一向为人类所争夺,拥有着能够实现任何愿望的力量。”

    “真的有能够视线任何愿望的宝物吗?”宇智波炑叶托着下颌,“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变更所带来的因果之力,真的是一个所谓的圣遗物就能够承受的吗?啊啊啊想不通,要是喵酱在这里就好了,他肯定什么都知道。”

    喵酱?

    迪卢木多眨了眨眼睛,将这个称呼记下。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宇智波炑叶一推键盘,道:“我想好了,迪卢木多,咱们开车去冬木市吧。”

    “开车?”有圣杯灌输知识,迪卢木多立刻想到了马路上跑着的铁皮盒子。有些铁皮盒子的速度比仙境最出色的战马也毫不逊色。

    “嗯嗯。”宇智波炑叶一本正经地点头,老家只有马车牛车,他还没有开过铁皮车呢。

    主君既然开口了,迪卢木多当然不会反对。

    两人没犹豫,出了网吧之后,直奔车行,全然忘记,无论是宇智波炑叶这个外来者还是迪卢木多这个老古董英灵都是没有驾照的黑户。

    宇智波炑叶表示,这不算什么,不就是一个幻术的事儿吗。

    不会开车?

    这算什么!

    对着正在开车的司机瞄两眼,分分钟拷贝下来,一个宇智波的学习能力就是这么强。

    宇智波炑叶摩拳擦掌。

    三天后。

    冬木市深山町远坂邸地下室中,魔术世家远坂家的家主远坂时臣眉头微蹙,神情凝重地道:“还没有找到吗,绮礼君?”

    曾经圣堂教会第八秘迹会的代行者,后被教会派遣至岛国,跟随远坂家家主远坂时臣学习三年魔术,本次圣杯战争七位御主之一的言峰绮礼微微俯身,歉然地道:“很抱歉,老师。圣堂教会虽然在圣杯战争前一日就监测到了从者lancer降临时的魔法波动,但始终没能找到lancer和其御主的所在。assassin一直在寻找lancer,但还没有消息。”

    言峰绮礼作为本次圣杯战争的御主之一,他召唤出来的英灵是第十九任山中老人哈桑,职阶是assassin。因其生前的多重人格,这一位山中老人能够将自己的人格分裂出去单独行动。虽然能力会被大大地削弱,但在情报收集上,言峰绮礼等于拥有一整个集团的谍报人员,又个个兼备assassin达到a 的气息遮断,用来监测冬木市内的御主和从者行动再方便不过。

    只是,言峰绮礼将assassin们四散派出,一连找了三天也没能找到lancer和他的御主。

    远坂时臣闻言,不由得眉头紧锁,道:“难道lancer的御主准备藏到圣杯战争的最后一天,想以此来坐收渔翁之利?”

    不怪远坂时臣会这样猜测,圣杯选择御主的一般原则是他们有着亟待实现的愿望,但也不是没有选择了不该被选中的普通人时的情况。言峰绮礼算是其中之一,他是因为圣堂教会的命令才会来到岛国,拜入他的门下修习魔术,并在这一次的圣杯战争中协助他取得胜利。

    至于lancer的主人,哪怕圣杯选择的御主是个普通人,还是一个听闻了圣杯战争残酷就怂了的普通人,被他召唤出来的英灵从者也不会因御主而放弃对圣杯的渴望。

    不仅是御主,每一次圣杯战争从英灵座上召唤而来的英灵,他们同样有着想要实现的愿望。

    这是他们回应御主召唤,愿意协同战斗的最根本理由。

    当然,也有一些观念较为清奇的英灵,比如他这一次召唤出来的王牌archer英雄王吉尔伽美什。他视世界为自己的后花园,视圣杯为自己的所有物,不容他人染指,勉强也算是一种回应圣杯召唤的理由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相邻的书:霸道总鬼缠上我穿越之翻身农女把歌唱魔修的九零生活春闺错之权相暖妻美人榜之娇娘有毒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帝师系统我的记忆力天下无敌快穿之金手指都是假的吾家卿卿多妩媚长清词(重生)[综]丹凤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