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书名: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 第29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作者:萧泠风

强烈推荐:破道[修真]星际平头哥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丹宫之主不死佣兵     虽说对于审神者被掉包一事, 本丸一众付丧神算是心知肚明,但见这位主公一直保持着前主人的模样,不知有着什么打算, 他们也不叫破他的身份, 只本丸的气氛一反往日的凝重,显得活泼许多。

    “真是一群容易满足的家伙。”

    本丸居所一楼的茶室中, 宇智波炑叶躺在榻榻米上,翘着二郎腿。他的手边放着装满豆皮寿司和蜂蜜蛋糕的盘子,还有一杯精心冲泡的玄米茶。

    除了这些精心准备的吃食,敞开的纸拉门旁还放着一些小物件, 什么绿色四叶草, 紫色风信子, 金色刀装, 零零碎碎的小东西摆了一地板。

    这样的日子简直堕落啊。

    宇智波炑叶忍不住感慨道。

    果然, 他占领了这个本丸是无比正确的。

    系统猫打了个饱嗝, 同样躺倒在地上翘着毛茸茸的二郎腿,他用一根爪钩剔着牙, 慢吞吞地道:“确实, 还不错。”

    现在是为碎刀的招灵的第二日,宇智波炑叶从审神者房间搬到了一楼的茶水室, 而依旧陷在昏迷高热的三日月宗近则被三条家的其他刀剑带回了他们的房间。

    宇智波炑叶得说, 他一般是不吃糖衣炮弹的, 不过, 要是糖衣炮弹味道不错, 他也可以勉强吃一吃的。

    烛台切光忠的手艺是真的好!

    就在宇智波炑叶和系统猫享受着这难得的午后好时光的时候,“轰隆”一声巨响自居所的某处传来。

    宇智波炑叶霍地坐直了身体。

    敌袭?!

    宇智波炑叶和系统猫立刻向声源处跑去,然后看到本丸的一众付丧神穿着居家内番服簇拥在一个房间前。他们一个个面上表情呆滞,动作僵硬,明显全傻眼了。

    “怎么回事?”

    宇智波炑叶眉头一皱,沉声问道。

    一众付丧神如梦初醒,他们的身体抖了抖,小心翼翼地看向宇智波炑叶,怯生生地道:“主、主公,您来了。”

    他们的反应让宇智波炑叶觉得莫名,他抬脚往他们簇拥着的房间走了几步。

    周围的付丧神默默地,默默地散开了。

    宇智波炑叶瞟了一眼房间的标签,锻刀室。

    ……呃,锻刀室?!

    想起了某些东西,宇智波炑叶的嘴角抽了抽,目光漂移了一瞬,而后才看向屋内。

    只见锻刀室内,一个紫发绿瞳身穿金色铠甲的付丧神正半举着锤子,他的神情呆滞,写满了怀疑刀生不敢置信,喃喃道:“不可能……身为虎彻真作的我,怎么可能会失败……”

    浦岛虎彻抱着刚才他仗着身手敏捷抢救下来的断刃,对刀柄上坐着的白团子鹤丸国永小声道歉,换来团子状鹤丸国永嘻嘻哈哈的笑声,表示自己有被吓到了,蜂须贺殿干得不错哎。

    浦岛虎彻干笑两声。

    长曾祢虎彻默默地擦了擦因锻刀炉爆炸而蹭了满脸的黑灰,神情镇定极了。

    事情的过程是这样的。

    虽然大家一致认为团子状的江雪殿、鹤丸殿他们很可爱,但身为值得依靠的伙伴,既然知道了能够让他们身体完全恢复的办法,他们怎么能继续放任他们保持着团子状呢。

    陆奥守吉行咔嚓咔嚓连拍了几十张照片后,一众付丧神表示,可以了,是时候让他们四位恢复了。

    就像是主公告诉他们的,他们目前的状态,只需要将断刃重新打造就能够恢复。但断刃修复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毕竟,锻刀室的开启也需要资源,目前本丸很缺资源。

    好在,上午出阵的运气不错,精神满满的刀剑们捞回来一些资源。虽然不足以锻刀,但修复刀剑足矣。

    重造刀剑的人选,不必说,他们一致推举了蜂须贺虎彻。

    虽然大家都是刀,有的刀能够内番种地,有的刀能够内番下厨,但蜂须贺虎彻却是他们之中唯一还继承了锻造者品刀锻刀能力的刀剑。本丸配套的纸人式神不会修复断刃,但蜂须贺虎彻将理论运用到实践上,修复刀剑还是没有问题的。

    于是,在一众付丧神期待的目光中,蜂须贺虎彻拽着自己弟弟浦岛虎彻作助手,勉为其难地留下长曾祢虎彻打下手,就这么开启了自己修复刀剑之旅。

    然而,万万没有想到,锻刀炉烧上了,用作修复的玉钢也熔好了,就在蜂须贺虎彻挥锤子准备修复断刃部位的时候……锻刀炉“轰隆”一声,炸了。

    这一声爆炸完全能够称得上声威震震宛如雷霆咆哮,不仅将本丸震三震,就连周围的一切都跟着化作了废墟。

    看看墙壁上那擦不去的黑灰,看看墙壁上蔓延开来的无数裂缝,看看已经化作了渣渣的锻刀炉……

    蜂须贺虎彻从来没有遭受过如此重大的失败!

    宇智波炑叶:“……咳。”

    宇智波炑叶一声轻咳唤醒了陷入刀生低谷的蜂须贺虎彻。他手中的锤子“哐当”一声落在了地上,他慢慢地转过头,绿色的眼眸里盈满了悲痛欲绝。他的身体踉跄了一下,单膝跪倒在锻刀室的废墟之中。

    “主公……”蜂须贺虎彻的嗓音里充满了悲痛,他的双手颤抖着,喃喃道:“属下无能,身为虎彻的真作,我竟然连这么一点小事也做不好……果然,我应该自裁谢罪!”

    说着,蜂须贺虎彻一把抓过浦岛虎彻怀里抱着的断刃,就想要将它作为自裁切腹的刀子。

    “不要啊蜂须贺哥!”浦岛虎彻连忙阻止蜂须贺虎彻在极度的羞愤之下自尽,他和长曾祢哥哥会哭的,鹤丸殿也会哭的!

    比起扑到蜂须贺虎彻身上拼命阻止的浦岛虎彻,曾经因为赝作的身份被蜂须贺虎彻排斥过一段时间,但在本丸最艰难的阶段感情渐好——当然蜂须贺虎彻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已经认可了长曾祢虎彻的事实——能直接动手的事情绝不废话的长曾祢虎彻伸手就捏住了蜂须贺虎彻握刀的手,干脆利落地夺下了鹤丸国永的本体。

    长曾祢虎彻:“胡闹。”

    蜂须贺虎彻:“啊啊啊,你这个赝作竟然敢——!!”

    长曾祢虎彻:“主公没有发话就擅自动手,这是你的忠义之道?”

    蜂须贺虎彻:“!!!”

    虎彻家三振刀剑同时看向宇智波炑叶,片刻后各自规矩地跪在地上。蜂须贺虎彻的额头重重地抵在地上,痛苦地道:“主公,是属下僭越了。”

    宇智波炑叶:“……小事而已,不用这么激动。”

    蜂须贺虎彻霍地抬头:“可是主公……”

    “这不是你的错。”宇智波炑叶轻咳一声,摆了一下手止住了蜂须贺虎彻的话头,若无其事地道:“锻刀室是我前天重铸乱藤四郎的时候炸毁的。”

    虽然不想承认,但宇智波炑叶也不是抓人、不,抓刀背黑锅,自己却不敢承认的人。

    一众付丧神:“哎?”

    宇智波炑叶淡定地补充道:“锻刀炉,本来就只剩下小半个。”

    本丸标配的两个锻刀炉,一个锻刀炉在宇智波炑叶猝不及防间被天照火烧得知剩下小半个,一个在乱藤四郎的灵回到锁镰本体的时候,随着炸裂的天照火焰被烧得干干净净。

    这个锻刀室本就是一片废墟,只是在触发性幻术的作用下,这些付丧神无从发觉而已。知道这件事的只有宇智波炑叶和乱藤四郎……乱藤四郎不在,应该是出阵了。

    宇智波炑叶本想着本丸里没有人会锻刀,所以放心大胆地用幻术掩盖了锻刀室的真实。枉他昨天让这群付丧神自己重铸断刃,全然忘记锻刀室已经被他毁得差不多了。

    “小半个……锻刀炉?”蜂须贺虎彻愣愣地看向宇智波炑叶,手指动了一下。他没有感觉到锻刀室里有丝毫的不对劲,也没有发现锻刀炉的问题。

    “幻术而已。”

    宇智波炑叶抬脚走进了锻刀室中。他单手叉腰看着眼前这一片废墟,挠了挠头。

    前天刚毁了锻刀室,今天这里又派上了用场。果然,做人不能太铁齿。

    只是,应该怎么办呢。

    虽说他能够用天照火伪造一个锻刀炉,但那个锻刀炉只能他一个人用。可宇智波炑叶在不小心将短刀重塑成锁镰之后,短时间内并不想碰锻刀炉。

    他倒是能够木遁出一个锻刀炉来,但木遁催生出来的树木注定不是普通火焰能够烧透的。木遁出来的锻刀炉,隔热性好到烧上个几天几夜也烧不热。

    这个时候……

    宇智波炑叶一脸深沉地道:“还是到万屋买两个锻刀炉吧。”他家喵酱倒是一双连同异世界的爪子,什么东西都能够给他拍出来。但他并没有完全信任本丸这群付丧神,他家喵酱的能力当然不能随便泄露。

    “嗷呜。”

    就在这时,一只白色带黑纹的小老虎连滚带爬地抱住了宇智波炑叶的脚踝。

    “小老虎!”五虎退惊了一下,当即就想要冲过去阻止小老虎的无礼。但不知想起了什么,神情顿时怯生生的,冲出去半步的脚就停住了。

    “嗷呜嗷呜。”比起自己怯生生的主人,小老虎显然十分喜欢宇智波炑叶身上的气息,黏上了就不想松开。而让五虎退心生绝望的时候,在他阻拦不及下,一只两只三只小老虎都扑倒在宇智波炑叶的脚边,又是打滚又是蹭。

    五虎退抱住了唯一一只被他拦下的小老虎,但这只小老虎“嗷呜嗷呜”叫得特别惨,仿佛被主人给虐待了一样,直让这振小短刀额上冷汗直冒。

    系统猫高傲地蹲坐在宇智波炑叶的肩膀上,比起那只蠢狐狸,这几只连灵智都没有开的小老虎,他才不屑于跟他们计较。

    “主、主公大人,万分抱歉。”五虎退的声音发颤。

    “唔,挺可爱的嘛。”宇智波炑叶拎住一只小老虎的后颈,小家伙老老实实地缩着爪子,长长的尾巴甩来甩去,毛耳朵还不时抖动一下。

    系统猫哼了一声。

    宇智波炑叶若无其事地补充道:“当然没有喵酱可爱啦。”

    系统猫撩起一边的眼皮,抬爪子戳了一下小老虎的脑袋,在它露出蠢蠢笑容后,系统猫颇有些不以为意地道:“还行吧。”

    宇智波炑叶的嘴角翘了翘。

    宇智波炑叶天生仙人体,气息里就透着无限生机,一向很招小动物喜欢。关东煮狐狸老板家的小家伙,纯属是个意外。

    宇智波炑叶将小老虎挨个拎起来递给五虎退,没忘撸了一把五虎退怀里那只小家伙。

    五虎退抱着晕陶陶的挂在他手臂上的小老虎们,有些发怔地看向宇智波炑叶。他眨了眨眼睛,喃喃道:“主公长什么样子呢……”他的小老虎们那么喜欢这个主公。

    “哎?”宇智波炑叶愣了一下,道:“很好奇?”

    “没、我不是!”五虎退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不小心将心里话说出了口,连忙摆手,却差点将小老虎给甩了出去,还是宇智波炑叶出手接住了小老虎。

    宇智波炑叶挠了挠小老虎的下颌,若有所思道:“确实应该好好地谈一下了。”

    总不能让这群付丧神懵懂不知地跟着他跑路,总得给这群付丧神一个选择的机会。当然,本丸的所有权他是不会让出的。

    就在这时,屋外的时空转换罗盘亮了一下,上午出阵的另一只队伍回来了。

    “去会议室吧。”宇智波炑叶将小老虎挂在五虎退的肩膀上,道:“有些事你们应该知道。”

    于是,本丸四十振刀剑,除了依旧昏睡中的三日月宗近,刚出阵归来连衣服都来不及换的付丧神都挤在了本丸的会议室中。

    不得不说,相当拥挤。

    宇智波炑叶坐在正座,系统猫则蹲坐在会议桌上。

    首先说的是他们原审神者的问题。

    宇智波炑叶没有隐瞒,直接告诉这群付丧神,他们的原主人被他弄死了。

    系统猫舔了舔爪子,哼了一声,道:“惯会偷袭的鼠辈而已。”

    乱藤四郎举手补充道:“我有看到全过程,是他先偷袭了主公,然后作为暗器的符咒被猫大人拍了回去,自食其果,罪有应得!”

    虽然不知道有多少次想要弄死前审神者,之前也隐隐意识到了他的死亡,但真得知了他的确切死讯之后,不少付丧神忍不住叹息一声,没有什么大仇得报的痛快,只有这个坎儿终于被他们迈过去了的释然。

    因他的灵力而显形,诞生之初便存在着主从的契约,他们对审神者的依恋几乎是与生俱来的,这也是时之政府控制刀剑付丧神的手段之一。只是,再多的依恋也及不上没日没夜地磋磨和亲眼看着同伴碎刀时的痛苦。

    再者,那些依恋本就不是他们发自内心逐渐积累的感情,或者,并不完全是。空中的楼阁,坍塌的时候自然是全面的崩溃。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相邻的书:霸道总鬼缠上我穿越之翻身农女把歌唱魔修的九零生活春闺错之权相暖妻美人榜之娇娘有毒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帝师系统我的记忆力天下无敌快穿之金手指都是假的吾家卿卿多妩媚长清词(重生)[综]丹凤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