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祓楔仪式

【书名: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 第12章 祓楔仪式 作者:萧泠风

强烈推荐:[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恶毒炮灰他弟[星际]被儿子亲爹找上门后[综]刀剑攻略重回六零全能军嫂不死佣兵星际平头哥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神社的内部,一如它的外面那般简朴。

    神龛之前,之前那个红着眼睛对他拔刀的狮子王被捆成了粽子,他躺在地上的阵法中不断挣扎着。由于能够禁锢付丧神的绳子捆得很紧,那个小个子金发付丧神就像是一条毛毛虫,他的身体时而弯成了c形,时而曲成了s形。他的口中发出细小的呜咽声,那是因为他的嘴里被塞着一块大抹布喊不出来的缘故。

    紧挨着狮子王,一蹲一躺的两个付丧神,正是刀剑中有名的神道之刀石切丸和妖刀小狐丸。

    小狐丸身上的暗堕气息要比狮子王浓重多了。

    宇智波炑叶翻看过带着画卷的刀帐,白发红瞳的小狐丸很像是人形的妖狐,笑起来的模样嚣张而肆意,充满了野性。

    而现在,小狐丸原本白色的头发染上了黑色,原本通透的红瞳一片浑浊,面上妖纹纵横。黄色的衣裳破破烂烂地挂在颀长的身躯上,白皙的皮肤上爬着无数灰黑色的纹路,脊背和手脚关节处已然长出了白色的骨刺。

    除了依稀还有些小狐丸的影子,他几乎跟宇智波炑叶之前干掉的溯行军一般模样。

    当神堕落之时,比之妖物都不如。

    宇智波炑叶进入神社之前,神道之刀石切丸分明正在为小狐丸和狮子王举行祓楔仪式。只是,成效如何,看这两个付丧神如今的状态就明白了。

    当刀剑暗堕之时,岂是一把神道之刀就能够解决的?

    刚才那一声惨叫,是小狐丸在痛苦之中咬烂了口中的布料,泄露了声音。

    宁愿独自承受痛苦,苦思解决之道也不愿告知审神者,让他为他们担心吗?

    这群付丧神倒是有些意思。

    完全没有想到这群付丧神不告诉审神者是害怕审神者将暗堕的同伴给刀解了,宇智波炑叶双臂环胸,看着一身绿色神官服的石切丸捏着小狐丸的后颈,就像是对付一只一个弄不好就要给自己一口的野兽——事实也确是如此——而后眼疾手快地往小狐丸口中塞了一大块布料。

    未免小狐丸再一次咬碎了布料喊出声,石切丸这一次塞的布料绝对够结实也够多,直噎得暗堕混沌状态的小狐丸都翻起了白眼。

    宇智波炑叶忍不住笑了一下,低声道:“好吧,看在是我害得你们没了审神者的份上。”

    喵酱弄死的跟他弄死的没有区别,不管那个人是好是坏,他总归是这群付丧神的主人。

    于是,就在石切丸给小狐丸堵了嘴,站起身准备继续祓楔仪式的时候,他的脑袋忽然晕眩了一下,然后一声不吭地栽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宇智波炑叶的身影浮现,他俯下身,捡起了石切丸掉落的御币。

    御币是神道的法器,而宇智波炑叶,本职是忍者,兼职阴阳师。

    而神道?

    父亲和老爹都不喜欢神道的玩意儿,连带着他对神道的东西都敬而远之。

    不过现在……

    父亲大人他们不喜欢的,他就要尝试!

    宇智波炑叶握紧了手中的御币,一脸如临大敌的盯着御币上绑着的白布条。

    呃,这个玩意儿怎么用来着?

    系统猫一脸无语地看向宇智波炑叶,忍不住道:“这么麻烦干什么,用你的查克拉。你继承自柱间大人的木遁查克拉不仅带着生机,还能够净化邪祟。”

    柱间大人哪怕不曾将自己的查克拉转化为灵力,他用查克拉都能将邪祟砸到灰飞烟灭。

    同理,宇智波炑叶用木遁忍术也能够驱邪净煞。

    “不要!”宇智波炑叶撇嘴,现在他就是要用神道的法子来祓楔。然后他催促道:“喵酱,快,帮我查一下,祓楔的过程和祝祷语。”

    宇智波炑叶任性起来的时候,跟他讲道理是没有用的。

    但系统猫还真不敢帮着宇智波炑叶往神道的路子上走,鉴于他知道斑大人对所谓的神明有多厌恶,多年前还跟柱间大人联手砸了高天原,剁死了不少天津神。

    然而,宇智波炑叶错也不错地盯着他的目光让系统猫感到了无比大的压力。

    无法,系统猫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干巴巴地道:“那个,就随便挥一下,然后念个‘消除灾祸,清净身心’就行了。我觉着吧,小炑叶,神道的玩意儿特别依赖天赋,你说你能够用查克拉解决的事情,为什么一定……”

    系统猫卡壳了。

    因为在系统猫的念叨声中,宇智波炑叶虽然知道系统猫在敷衍他,但他还是按照系统猫的指示,对着小狐丸和狮子王挥了一下手中的御币,用着捧读语气道:“消除灾祸,清净身心。”

    下一刻,与绿色木遁查克拉截然不同的金色光点洒在神志不清的小狐丸和狮子王身上。他们身上灰黑色的纹路像是被什么东西滤了一下,灰黑色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稀释直至恢复最初的模样。

    尤其是小狐丸,他脊背关节处的骨刺就像是失去了养分的枯枝败叶,枯萎着蜷曲着,然后从小狐丸的身体脱落。

    系统猫:“……”

    宇智波炑叶耸了耸肩,冲系统猫挥了挥手中御币,笑嘻嘻地道:“看来我是那种很有天赋的了。”

    系统猫:他觉得,他可能要被小炑叶害死了。

    “唔……”

    暗堕之息被净化,狮子王和小狐丸自然从混沌中清醒过来。他们发出细小的呻-吟声,那不是痛苦,而是身体被纯净力量所洗涤之后,从每一个部位都在发出舒服的叹息。

    而在两刀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宇智波炑叶将御币甩到了石切丸的身上,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解开了石切丸所中的幻术,一个瞬身离开了神社。

    只留下恢复了意识的三刀面面相觑。

    石切丸看了看对面两个明显恢复健康的付丧神,复又低头看了看他手中的御币,神情有些懵。

    他记忆里最后一幕是……是他祓楔的时候太过卖力而晕了过去。

    所以,小狐丸和狮子王被他的祓楔治愈了?

    为什么他一点真实感也没有?

    ***

    不提面对小狐丸和狮子王感谢反而越发摸不着头脑的石切丸,再说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宗近得了审神者的许可,能够动用库房里的资源为受伤的大家开启手入池,他顾不上其他,连忙带上资源去了手入室。

    重伤状态的小夜左文字有了这些资源,应该能够恢复。

    虽然本丸只有两个手入池,大家只要轮换一下,身体多少能恢复一些。

    于是,三日月宗近这一动用,除了宇智波炑叶指名要留下的那几箱子资源以外,库房里的其他资源宣告殆尽。

    这就不太好交代了。

    三日月宗近这时候才想起了审神者。

    他看了一眼手入室窗外暗沉的天色,所以,他这一下午近侍的工作,就这么旷工了?

    “稍微有些忘形了啊。”三日月宗近轻声感叹道,他起身,准备去执行今天最后一项任务。

    寝当番。

    希望不会太折腾老爷爷。

    三日月宗近起身的动作让手入室里清醒的刀剑为之一静。

    手入室里的刀剑并不多,因为这里着实有些狭窄,未免给正在手入的同伴一种催促的错觉,这里除了躺在手入池里接受治疗的刀剑以外,还有两个陪护的刀剑。

    目前,手入池里正在接受修复的刀剑是博多藤四郎和宗三左文字,陪护的则是药研藤四郎和小夜左文字。

    一期一振本想陪着弟弟,但药研藤四郎以着一期哥已经陪了三个兄弟手入修复,很辛苦了,必须休息才在其他粟田口短刀的帮助下抢了这个陪护的名额,将一期一振赶回去休息。

    而小夜左文字,他之前重伤到接近碎刀,宗三左文字身上带伤,但他根本顾不上自己,只守着小夜左文字,生怕这个弟弟步了兄长的后尘。

    好在,三日月宗近弄来了加大手入池输出的资源,小夜左文字恢复了健康。

    于是,伤势其实也挺重,已经达到中伤程度的宗三左文字转头就被小夜左文字按进了手入池里。

    “三日月殿。”药研藤四郎喃喃,知道三日月宗近准备去做什么之后,他心中难过极了。

    就因为他们是能够不断量产的刀剑分灵,所以,他们就该受到审神者如此磋磨?

    “嘛,不用担心。”三日月宗近面上的笑容温和,眼含新月的付丧神准备离开手入室时,一只小手却拉住了三日月宗近的袖摆。

    是小夜左文字。

    背着斗笠,衣着朴素的短刀付丧神一手拉住三日月宗近的袖摆,一手则抱着一个包袱。包袱的一角被里面包裹着的利器戳破,露出一截微微黯淡却依旧凛然的断刃。

    那是左文字家的长兄,江雪左文字已然折断的本体。

    江雪左文字是在战场之中碎刀,当时同一队的三日月宗近亲眼看着江雪左文字的灵消散。他将江雪左文字断裂的本体送回本丸,交到小夜左文字和宗三左文字的手中。

    那不是他们第一次失去同伴。

    他们无法挽回已经碎刀的同伴,只能由亲近的兄弟同伴将碎裂的本体埋在神社后,是祭奠,是思念,还有永不相忘。

    但在江雪左文字上,小夜左文字却说什么也不让他们将仅剩下的本体埋葬。这个孩子将断裂的江雪左文字仔细地包好,每天每天地抱在怀里。出阵的时候就绑在身后,宗三左文字想要帮忙都不让。

    此刻,差一点碎刀的小夜左文字紧紧地抓住三日月宗近的袖摆,他抿着嘴唇,不说话,就是倔强地看向三日月宗近。

    作者有话要说:  祝天下母亲节日快乐,每天好心情~

    #818辣个每天都在担心的系统猫#

    系统猫:眼见着小炑叶大踏步往神道走……当初斑大人和柱间大人砍死多少神来着?

    宇智波炑叶:这,就是天赋~

    ***

    左文字家的刀都敲可爱的,尤其是小夜,那就是一个小天使~

    ***

    醉里挑灯看剑扔了1个地雷,过客扔了1个地雷,谢谢(づ ̄ 3 ̄)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相邻的书:霸道总鬼缠上我穿越之翻身农女把歌唱魔修的九零生活春闺错之权相暖妻美人榜之娇娘有毒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