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第二个榴莲

【书名: 舌尖上的道术 第135章 第二个榴莲 作者:鹿水之畔

强烈推荐:丹宫之主山村名医盛世医香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带着空间闯六零坐等飞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当齐木楠子穿成玛丽苏[综]     店员顺利加入了灵异小分队。了解过情况后,揣着顾长生特意交给他防身的符, 店员给租房中介打电话, 约人家出来看房。

    “先生你放心, 我干这行很多年了,手上的房不敢说是全a市最多的, 但肯定是最好的。绝对适合像先生您这样的青年才俊。”见面后, 一个相貌普通的中年男人,自夸的同时, 还不忘小小地捧了一下店员:“香车配美人,好房子, 也就您这样年轻有为的人才配住。”

    中年男人的态度,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油滑中介,溜须拍马,为生活所折腰。说着,中年男人似乎怕店员不相信,特意拿出手机, 连续给店员看了好几张图:“这些都是我手里空闲着的好房子,您挑挑?”

    “或者您对房子有什么要求也可以具体地说一说。比如房子的朝向啊, 面积什么的,您说了, 我心里也有个成算, 要是有合适的, 我就直接带您去看, 正好免了挑选的麻烦。”中年男人很是殷勤, 店员装出一副无聊的样子,随意翻了翻中年男人手机里的房子图,看了没两张,就不耐烦地说道:“十八层楼的那套房子还没租出去吧?我之前在网上看图片的时候,最满意这套了。”

    “当然没。您真是好眼光。那套房子谁见了都说好,除了租金有点贵以外,真的是没有任何缺点。南北通透不说,房子大小也合适。装修用的都是好材料,也空置过一段时间了,绝对没甲醛。屋子里电器家具配的也齐全,还包水电网络。房子所在的位置,地段也好,交通方便。附近还有各项生活必备的设施,什么超市、医院,该有的都有,特别宜居。”

    “我相信,这套房子唯一的缺点,对您这样的有钱人来说也算不上什么。”对很多有钱人来说,要是房子不贵,他们还不愿意住,觉得辱没了自己的身份。

    中年男人说了一大堆,全是好话。店员百无聊赖地一边听着,一边玩手机。这态度可以说是十分地没礼貌了,不过大概是急于赚钱,中年男人并没有介意,反而依旧卖力地拍马屁,推销房子。

    怕打草惊蛇,顾长生他们只远远地跟着,并没有靠近。确定来的中介是邪神手下以后,顾长生就给店员发了条短信:“晚上吃鱼怎么样?”

    这是两人事先约定好的暗号,如果中介是邪神手下,钓鱼成功,顾长生就发短信问吃鱼。如果中介不是邪神手下,钓鱼计划失败,那顾长生就发短信问晚上吃什么。这样看到短信后,店员就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之所以发短信还要多此一举弄个暗号,也是为了避免短信被中介看到,引起对方的怀疑。

    借着玩手机做掩护,店员看到短信内容以后,心里就有数了,当即打断中介滔滔不绝的话,拍板道:“我晚上还有约,挺赶时间的,不多折腾了,就去这家,要是满意我就直接定下来。”

    “好,爽快!”既然顾客都这么说了,那还有什么好废话的。中年男人悄悄瞄到了那条短信,信以为真,当即就不再啰嗦,带着店员往房子所在的小区走。一边带路,他还不忘一边解释:“那地方离这儿挺近的,没什么坐车的必要。”

    不坐车也正和店员的意,坐车速度太快容易跟丢。

    中年男人走着走着,路就越走越偏。虽然早已经和顾长生约好,要想办法把中年男人带去人少的地方,方便他们动手。不过对方既然打着同样的主意,主动配合,店员心里满意的同时,怕引起中介的怀疑,于是和一般人一样,有些警惕地问道:“怎么感觉越走越偏僻了,这好像不是去那个小区的路?”

    听到质疑,中年男人头也不回地说道:“您不是赶时间么,我带您抄小道走。小道可不就是这样么。”

    “是吗?”店员假装被说服了,有些半信半疑地说道:“我是外地人,还真不清楚这些。”

    前面是条死胡同,除了扫地的大妈大爷之外,基本没人会来这里,可以说是僻静得不行了。把人带进来后,见面以来,一直表现得十分和善,甚至有些谄媚的中年男人,瞬间就变了脸:“是不是有些好奇为什么是死胡同,想问我是不是带错了路?”

    不是,大哥,你戏有点多啊。

    谁要问你这些问题。店员在内心里翻了个白眼。以中年男人的站位,看不到出现在巷子口的顾长生和姜时年,但店员却把两人看得清清楚楚。救星已经来了,店员也就懒得再演戏。清楚自己的实力,怕给人拖后腿,店员往后退了两步,想要脱离战场。

    不知道事情真相的中年男人,见状,误以为店员要逃跑。自觉对付一个普通人,先让他跑个一二十米也无妨,于是中年男人视若无睹,自顾自地继续往下说自己的台词:“我没带错路,这条死胡同已经走到头了,你的死路可不就到了么。”说着还嘿嘿地笑了两声,平凡的脸上,神态说不出的猥琐。

    “这里是不是他的死路我不知道,不过你的死路倒确实是到了。”顾长生从空间戒指里抱了个榴莲出来。榴莲已经彻底成熟了,外壳微微裂开几条缝,顺着缝隙,轻易就能把带着尖刺的榴莲壳掰开。

    顾长生一边走,一边不紧不慢地开榴莲,开完后,取了果肉,用保鲜袋装了,先塞给祖师爷一瓣,在路过店员的时候,又顺手送了对方一瓣,剩下的全都收到空间里的盘子上。

    享受到和祖师爷一个待遇的店员,受宠若惊。他连忙捧着榴莲,飞快地躲到姜时年背后的安全地带,一边吃榴莲一边当观众,现场看大片。

    收完果肉,顾长生手里就只剩下了榴莲壳。掂了掂颇有分量的榴莲壳,顾长生对还在纠结榴莲壳只有四瓣,不吉利的中年男人一挑眉:“四瓣不吉利?连十八层地狱都不避讳的人,你怕什么四啊?”不就是死么。

    “呸,什么十八层地狱,你才下地狱呢!”已经认出来顾长生是谁的中年男人一脸晦气,遇到煞星不说,偏偏煞星手里的榴莲壳还是四块。这让迷信幸运数字的中年男人感到不妙。

    虽然种种迹象都表明,他今天很有可能会在劫难逃,不过中年男人还是没放弃。前路被堵,背后虽然是面墙,不过对普通人来说,这墙是拦路虎,但在中年男人眼里,这墙和救星也没差了。

    这就是生路啊!

    中年男人一转身,就企图翻墙逃跑。谁知道他才刚刚动作,顾长生就已经后发制人。

    “树上挂棕果,墙面生荆棘。”榴莲壳被顾长生抛了出去,越过中年男人落到墙上。和篮球差不多大小的榴莲壳,瞬间变大覆盖住了光滑的墙面。

    榴莲壳上,原本因为榴莲成熟而有些变软的尖刺,全都又重新□□了起来。上面的尖刺甚至变得比以前更大,更锐利。眨眼之间,硬生生把墙面改造成了一块钉板。

    中年男人这一扑,就把自己送了钉板。看起来就跟一块待烤的猪肉似的,怕烧烤的时候不入味,于是打几个孔方便调味料进去。

    看着挂在墙上的那块巨大型烤肉,顾长生突然有点想吃烧烤。抓完人,晚上找点人一起自助烧烤好了。烧烤就是要人多才好吃。

    一块钉板当然奈何不了中年男人,意识到自己自投罗网以后,中年男人连忙挣扎着想要从钉板上跳下去。不过他才有动作,心神虽然已经飞到夜晚的烧烤上了,但顾长生并没有放松警惕,见状,法诀一掐,钉板瞬间又发生了变化。

    榴莲壳上的尖刺,就好像得到了阳光雨露和各种养分的滋润,瞬间发芽抽条,从小尖刺,长成了大荆棘。

    一个尖刺就是一根荆条,荆条上又遍布着小刺,就好像一条带着倒钩的长鞭。有顾长生在,这条长鞭的威力即使不能媲美双胞胎姐姐用的那条骨鞭,却也相差无几了。

    一条骨鞭就十分难缠了,更何况是这么多条和骨鞭差不多的荆条。整整有一面墙,令人望而生畏。中年男人见状,脸色十分难看。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做什么,挥舞着的荆条就全都往他身上招呼了。带着尖刺的荆条,抽打到他身上后,也没有马上离开再来第二下,而是顺势,紧紧地缠住了中年男人,令其不能脱身。

    可怜中年男人一身本事,被这么一通折腾下来,连法器都没能掏出来。四肢被束缚住,连动一下都艰难,更别提拿法器掐法诀了。中年男人被荆条绑得,犹如一只蜘蛛的猎物,身上缠满了蛛丝,挂在蜘蛛网上无法逃脱。

    不过蜘蛛的猎物只能等死,中年男人却自觉还没到那地步,手脚不能动,他还有嘴。

    对一个术士来说,只要还能开口说话,他就还有一战之力。

    中年男人剧烈挣扎,借此吸引顾长生的注意力,好遮掩自己的小动作。他无声地念起了咒术。

    快了,最后一句了。

    一直没被发现,自觉马上就要成功的中年男人,有些窃喜又有些鄙夷地想到:顾长生似乎也没多有本事,到底还是太年轻,不知道姜还是老的辣这个道理。

    眼看着咒语念到了最后,只差一个字就能完成,中年男人的情绪都没那么紧绷了。逃脱在望,顾长生也没他想象得那么厉害,中年男人的精神忍不住松懈了一两分。谁知道一直老老实实,只缠着他越收越紧,不让他有所动作的荆条,突然有一根动了起来。

    粗壮的荆条猛地一下子塞进了他嘴里,把一整条咒语最后那个字眼彻底地堵在嗓子眼里。咒语一下子被打断了,最后那个字说不出来,但让他咽下去,他又不甘心。

    咒语只要没完全念出来,哪怕你念了一大串,但只要少一个字,或者念错一个字,这整条咒语就算彻底废了,毫无作用。说再多,也只是平白浪费口水而已。

    功亏一篑,中年男人想要把嘴里荆条吐出来,然而几番努力,始终没有成功。荆条堵得很严实,上面的小刺把他的嘴巴划得鲜血淋漓。

    全身上下,尤其是口腔内壁的刺痛,终于让中年男人醒悟了过来。

    死路,是逃不开的。

    十八层地狱,十八层地狱。

    回想起顾长生之前说的话,中年男人原本就很难看的脸色,突然一白。面白如纸,除了嘴上鲜血之外,中年男人的脸上看不到丁点血色。

    早知道有今天,他就不该买那套十八层楼的房,更不该用这套房假装出租来害人。就算要害人,也不该心急,半路上就动手。早知道就该徐徐图之,在房子里设阵法,缓慢地腐蚀入侵租客的身体。虽然这样做,慢是慢了点,但胜在安全。

    可惜悔之晚矣。

    他原本是想多表现表现,争取在主上发现手下锐减,暴怒的时候,能看在他的贡献下,饶他一条小命,允许他将功折罪。没想到反而弄巧成拙。

    十八层,18,要发。单看表面,这字数可以说是很吉利了。可惜自己疏忽了一点,在华国,十八层还有一个寓意。

    十八层地狱啊,天要亡我!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舌尖上的道术相邻的书:夺梦解药大天师[综]专业当爹被幻想世界拉入的我超能力与神魔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洛米的火影时代百鬼杂货店.重生之逐鹿三国舰娘之提督厨从变形金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