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第二笼小笼包

【书名: 舌尖上的道术 第109章 第二笼小笼包 作者:鹿水之畔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丹宫之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破道[修真]星际平头哥不死佣兵     搭载顾长生他们过来的出租车还在不远处, 没开走。三人没再另外叫车,直接坐上去,中年男人报了那个茶餐厅的地址。

    这家茶餐厅在本地确实很出名, 出租车师傅不用看导航就知道地点, 他一边打着方向盘调转车头往餐厅开去,一边在心里纳闷:还真不是抓奸?

    车里的气氛太和谐, 怎么看都和自己想的不一样。而且总感觉后面上来的那个中年男人, 对这俩帅小伙的态度, 都太好了。甚至还有些不着痕迹的讨好, 说话都捧着对方。出租车师傅一边开车, 一边暗暗摇头。只觉得自己落伍了, 看不清这几个人之间的关系。

    把人送到目的地, 顾长生才要付钱,中年男人就争着先给了:“我来就好, 我来就好。您大老远的来一趟,千万要让我略尽地主之谊。”

    百来块钱,顾长生也不和他争。顺利地付完钱,中年男人暗暗松了一口气,觉得顾大师肯让自己帮忙付车费,显然对刚刚他的突兀邀请没感到冒犯。

    顾长生当然没感到冒犯,否则哪怕要寻找黑气的源头,他也不一定非要从中年男人嘴里问。完全可以找特殊部门调道路监控, 看中年男人今天都去过哪儿, 一一排除出来就行了。毕竟看中年男人的状态, 那黑气明显才沾染上没多久。

    做生意的人,往往都容易多思多想。顾长生和不少生意人打过交道,因此很能理解对方的心思,也不介意安一安他的心。

    看出了这一点,中年男人心中更是感激涕零。只觉得,顾长生果然像姐姐姐夫他们说的那样,有本事又不拿架子,是个地地道道的好人。于是进入茶餐厅,点完茶点和茶水以后,听到顾长生问他问题,中年男人那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说之前还要想半天,就生怕遗漏些什么。

    “今天开车去过哪儿?我想想。”早上还好,就开车去公司了,后面又开车去了农家乐,但再后面,因为喝了酒,状态不对,中年男人就有些记不清。好一会,他这才说道:“去过公司,农家乐,然后又从金湾大桥那边开下来,一直到刚刚我们遇见的地方。”

    中年男人说完,看到顾长生脸上有些迷糊,这才意识到了顾长生是外地人,并不熟悉本地道路。尤其是那个农家乐,本来就是新开的,许多本地人都还不知道。意识到了自己的疏忽,中年男人连忙找服务员要了纸笔,给顾长生画了简易的地图,递过去后,又拿自己手机,打开地图导航给顾长生参考。

    “大师,是不是有什么不对?”中年男人见顾长生看着地图不说话,一副沉思的模样,没敢打扰,好不容易等顾长生收起地图了,他这才小心翼翼地问道。

    像顾长生这样的高人,肯定不会随便问问题。大师一定是看出了什么。

    想到这,中年男人既焦急,又有些了然,觉得自己果然是被什么东西缠上了,难怪今天这么倒霉。好在天不绝人,让他遇到了顾大师。

    顾长生其实就只是在记地图,他打算等吃完下午茶,就和祖师爷一起按着地图上的路线,到处去看看,找一下是哪里出了问题。听到中年男人忧心忡忡的话,顾长生把手机还给对方,说道:“没什么。”

    怎么可能没什么?

    肯定是大师怕吓到他,在安抚他,大师真是个好人。不过他别的没有,胆子倒是还有一点,只要能解决问题,他就不怕被吓。中年男人继续问道:“我今天一直不对劲,平常别说酒驾、超速了,就是临时在路边停车这种违反规定的事我都没干过。”哪怕真要停车,他也会去找临时停车位,而不是随便觑个空地就停,妨碍公共交通。

    “就算赶着去签合同,也不至于这样。”毕竟订单和命摆在一起,哪个更重要完全不用想,肯定是后者。

    顾长生完全不知道就这么一小会,他就已经收到了对方两张好人卡。听到中年男人的问题,虽然事情已经解决了,不过看他实在担心,又特别想知道的样子,顾长生最终还是说道:“你开车的时候,是沾上了一点不好的东西,不过已经都帮你祛除了,用不着担心。”

    “那我现在啥事都没有了?安全了?”听到顾长生的前半句话,中年男人的心就忍不住提了起来,等听到了后半段,心又放了回去。明明坐在环境优雅的茶餐厅里,他愣是感觉像是在游乐园里坐过山车,一颗心七上八下,跟着顾大师的话跳个不停。

    好在结果是好的。听到大师已经帮忙祛除了那玩意,虽然没看见大师有什么大动作,不过或许高人就是这样,杀敌于悄无声息。更何况,那玩意对他来说是危害,能让他倒霉,甚至差点要了他性命。但对大师这样的高人来说,或许根本不堪一击。

    因为有实例在前面,中年男人并没有怀疑顾长生是骗子,反而对他的话深信不疑。中年男人在安心之余,又想起一件事:“刚刚在车上,两辆车差点撞上的时候,车子突然往旁边动了一下,那是大师救了我们吧?”

    司机可能以为是他的努力有了结果,但是当时他在后座却看得分明,那车明显是突然就往旁边移了。只不过当时才死里逃生,满脑子都是庆幸,他根本没顾得上多想。直到这会彻底安全了,听到顾长生说的话,中年男人这才意识到不对。

    救命之恩啊!

    “顾大师您是我们全家的恩人。上次救了我姐夫,这次又救了我。”中年男人当场就想给顾长生转账,这么好的大师,默默无闻帮忙驱鬼怪。对方不邀功,他不能不感恩。该给的报酬必须给,还得多给!

    顾长生不肯给账号,中年男人也有办法:“我姐他们肯定知道你账号,你要是不肯给,我就找我姐要去。实在不行我还能把卡寄到您店里。”真心想要给钱,办法多得是。于是顾长生又发了回小财,他忍不住在桌子底下,悄悄地碰了碰祖师爷的手,低声问道:“你和财神是不是关系很好?”

    要不然祖师爷下来之后,他怎么老发财?

    动不动就几百万上千万,肯定是财神爷在暗中关照。

    当初顾长生缺钱的时候,姜时年确实有过这个想法,不过最终因为各种原因并没有实行。为了能早点追求到对象,这个时候,姜时年本来应该抓住博取好感的机会,顺着顾长生的话往下说,默认或者误导都行。但姜时年不愿意骗顾长生,最终只是摇了摇头,老老实实地说道:“认识,但是不熟,上千年也难碰上一回。”两人毕竟不是一个等级的神仙。

    即使姜时年明确说了他和财神不熟,但自带祖师爷滤镜,滤镜足足有十尺厚的顾长生选择性地忽略了这一点,直接把功劳安到了祖师爷身上。反正祖师爷最厉害!

    顾长生问完问题后,碰祖师爷的手就收回去了。姜时年目不斜视,伸手把小徒孙收回去的手反握住。

    顾长生……顾长生脸上升温,直接秒变虾饺。颜色甚至比桌子上摆着的真正蒸虾饺还要红艳。

    祖师爷这是什么意思?

    不敢往两情相悦的那个方向想,但是又忍不住往那边想。

    祖师爷的体温比自己的高一点。感受着覆盖在手上的热度,顾长生偷偷地瞄了祖师爷一眼,又一眼。嘴巴张张合合,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缺氧的鱼成精了。他犹豫来犹豫去,愣是没敢直接问出来,生怕得到否认的答案。与其这样,还不如趁着现在,暗戳戳地多享受会。

    中年男人完全没注意到顾长生他们的小动作,看到顾长生脸红,还以为是包间里的空调开太高了,于是连忙找到遥控器,把温度调低。

    h市没暖气,很多中高档的店都会选择开空调甚至铺地暖。把温度调低以后,顾长生的脸色反而有越来越红的架势,以为他还热,中年男人连忙又把温度往下调了调。如此来回几次,直到中年男人都有些冷了,顾长生的脸还是红的。

    哪怕自己回去之后会感冒,也不能让顾大师觉得不舒服。

    就在中年男人咬牙要继续往下调的时候,顾长生伸出空着的那只手,接过遥控器,把温度调回之前的室温。真把人热出毛病来就不好了。看中年男人要开口,顾长生连忙转移话题:“你家应该有灶君神像。”

    “其实之前就算是没我,你回家后,也就没事了。”顾长生记得当初娄厚德请神像的时候,并不止请了一尊。以这一家人的关系,中年男人应该也能分到一尊才对。有祖师爷的神像在,那点儿黑气根本成不了气候,一进屋估计就会被清除。

    不过中年男人能不能撑到回家,就是个问题了。顾长生没把这个说出来,但是中年男人又哪里想不到这点。他对顾长生的感激依旧丝毫没减,甚至还主动提出等吃完了,要给顾长生带路:“我没学过画画,地图画得有些抽象,看起来可能有点困难。反正接下来我也没什么事要做,不如就让我跟着一起走?”

    至于还有电子地图什么的,为了能继续和大师相处,最大限度地给大师留下好感,方便以后有事能再求对方出手。中年男人早就把电子导航抛到了脑后,提都没提起来。理由还十分理直气壮:电子地图冷冰冰的,哪有他亲自带路来得有诚意?

    顾长生还没开口,但正想好好培养感情,十分想二人世界的姜时年,就先说话了:“我们看地图就好。”

    祖师爷说什么就是什么,何况中年男人不在的话,他就能假装两个人是在约会了。顾长生毫不犹豫地点头,跟着说道:“你地图画得挺好的,没必要这么谦虚。”

    得,没指望了。

    一心想要当导航的中年男人出师未捷。

    能把生意做那么大的,都是人精。顾大师他们的言下之意,中年男人哪有听不出来的。心里虽然失望,但他也没表现出来,反而热情地招呼顾长生吃东西——既然不能给自己争取到继续表现的时间,那就要在接下来这有限的时间里,争取表现到最好。

    话虽然有些绕口,但理就是这个理。中年男人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十分努力。发现姜时年多吃了两个虾饺,以为他喜欢吃虾饺的中年男人,连忙又再点了两笼。毕竟这一笼虾饺就只有六个,每个都还小的可怜,实在是不够大小伙吃的。

    很多人,可能对自己的喜好有没有被照顾到并不在意,却会十分重视家人、朋友的感受。就好比自己,中年男人是出了名的好脾气,商场上如果有人竞争失利,口不择言骂了他,中年男人自己是没什么感觉的。但要是那些人的污言秽语牵扯到了家人,中年男人的态度,立马就会发生变化。虽然不至于动手打人,但接下来却绝对会针对对方公司进行报复。

    哪怕因为这样,被那些公司老总暗地里叫做疯狗,中年男人也不觉得有什么。疯就疯呗,反正骂我可以,骂我家人不行。只要能护住家人,狗就狗。

    看两人的关系,这人显然是顾大师的好朋友好兄弟。以己度人,中年男人觉得讨好他,肯定比直接讨好顾大师,更能让顾大师觉得开心。

    果不其然,上了蒸饺,看到姜时年的筷子又夹了上去,显然很喜欢吃的样子。虽然不知道祖师爷为什么突然会喜欢吃蒸饺,不过这家的蒸饺确实做的不错。

    注意到中年男子的举动,顾长生脸上的笑意明显了许多,投桃报李地说道:“我们是不是还没交换手机号码?留一个,下次有事也方便联络。”

    下次!

    这说明将来要是真那么倒霉再遇到脏东西,就可以直接找顾大师求助了。

    听到顾长生的话,中年男人惊喜不已,连忙把自己的手机号码报了出来,又记住了顾长生的手机号码。他之前主动表示想要带路,不就是为了这个么。中年男人一边收起手机,一边把姜时年的重要性又往上提了提。

    顾大师对他,好像不一般啊。

    就是亲兄弟也不过如此了。

    姜时年给顾长生挟了一筷子冷吃兔,顾长生最喜欢吃兔肉了,更何况这还是祖师爷给夹的,当即美滋滋地埋头苦吃了起来。

    中年男人把两人的动作看在眼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好在这人对顾大师也是真心的。一边再点了盘冷吃兔,中年男人一边在心里觉得自己瞎操心。以顾大师的本事,当然不存在交友不慎,遇人不淑这种可能性。

    吃完下午茶,临走的时候,顾长生又特意打包了一份小笼包。吃茶点的时候一直在观察顾长生他们的中年男人顿时心里有些疑惑,顾大师喜欢冷吃兔,他朋友喜欢虾饺,怎么要走了,不打包这两样食物,反而去打包两人基本都没怎么碰的小笼包?中年男人忍不住问道:“要不要再打包一份虾饺和冷吃兔?”

    “不用,放久了就不好吃。”他怎么舍得祖师爷吃凉掉的蒸饺!至于小笼包,当然是有别的用场才打包的。

    可小笼包凉了也不好吃啊。还不如冷吃兔呢,这个本来就是凉了才吃的,打包回去也不会多影响口感。猜不透顾长生的心思,中年男人没再说什么,说不定是顾大师想拿小笼包做法。他可都听侄子说了,当初姐夫中招住院的时候,顾大师就是拿食物破解的邪术。

    一碗面能保平安,一个椰青能当监控器用,可以回溯往事。也许小笼包也有它的妙用。

    中年男人猜的没错,顾长生还真的是想拿小笼包做法。小笼包被放在精致的打包盒里,顾长生提着离开,正打算再叫个出租车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这样有些不妥,到时候做法有可能会吓到出租车师傅。就在顾长生想着,要不要自己去租辆车子的时候,电话又响了。

    “你是不是在h市旅游?”秦翼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顾长生旅游的事他倒是知道,毕竟去店里吃饭没看到人。不过在哪里旅游,他就不知道了。刚刚上面领导突然打电话问他,姜翼懵了半天,愣是回答不出来。他压根就不知道顾长生到底在不在h市。

    “h市这两天发生了不少车祸,有路怒症状的人也越来越多。驻扎在h市的特殊部门分部怀疑有邪祟作怪,本来想抽人手去排查一下原因,然后解决掉这个问题。结果他们部里实力最高的那两个,前几天抓一个厉鬼受伤了,这会还躺在医院里起不来。剩下的那几个又都不顶事。本来想从其他市借调的,但是正好有人看到你在当地,于是就想着能不能请你出手帮忙。”

    像顾长生这样有本事的术士,特殊部门里,每个成员都看过他们的照片。并且强制要求记住长相,务必要做到,一遇到,看见了就能认出来的地步。这是为了不得罪术士,能给便利就给。也是为了,在遇到紧急情况的时候,能及时找到人求助。

    旅游肯定是要到处走,顾长生这么晃来晃去的,h市的特殊部门前几天就注意到他了。有个兼职做交警的部员发现的顾长生,当时就上报了。

    只不过顾长生看起来并没有什么需要人帮忙的,所以特殊部门也就没露面。直到这会,事情越变越严重,特殊部门反过来需要其他人帮忙了,有人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顾长生。

    与其从其他市借调,还要扯半天的皮,还要再等人坐车赶过来,还不如直接找顾长生。方便迅捷,能力还强。唯一要担心的就是,顾长生会不会愿意帮忙这一点。

    知道顾长生是a市人,他们特意打电话去那边的分部取经,想知道能用什么说动顾长生。电话打到a市,a市分部里,和顾长生关系最好的就是秦翼了,这事也就交到了秦翼手里。

    “h市有钱,你要是有空去解决这事,报酬我尽量给你多争取。”秦翼了解顾长生,这事他不知道也就算了,知道了肯定就会去帮忙。不过决不能义务帮忙。

    要是让顾长生吃了亏,回家他爸妈还能饶得了他?他还想安安生生地过日子,并不想被叨叨。秦翼想起父母的那个唠叨劲,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听到车祸的事,理清楚这一切以后,顾长生怀疑其他车祸的车主,可能和中年男人一个遭遇。如果真的是同一件事,那他本来就要去解决,答应下来还能白拿一笔钱,为什么不答应。就算现在不缺钱了,也不代表他不想赚钱。

    毕竟钱这东西,往往都是越多越好!

    万一到时候查出来发现不是同一件事,那也不要紧,反正就是再多干点活而已。他有的是时间,就当是旅游途中顺便赚个外快。

    顾长生果断答应了下来。

    “h市排查出来,说有可能是郊区新开的那家农家乐有问题。因为出事的车辆有一个共同点,车主都开车去过农家乐,或者经过农家乐。建议你先去农家乐看看,地址发你手机里了。”听到顾长生答应,秦翼把h市特殊部门调查到的情况说了说,就挂断电话。

    顾长生拿起手机,点开短信一看,秦翼发来的地址,果然和中年男人给的一样。

    因为有了具体的地址,特殊部门已经先排查过了,顾长生就用不着再去其他地方看情况,直接出发去农家乐就可以。

    “对了,”秦翼突然又打电话说道:“刚刚差点忘记说,考虑到你是外地人,在本地没车子可能不方便,h市那边给你安排了车辆和司机,你打这个电话,到时候会有车来接你。”

    说着,秦翼报了一串数字,又用短信给顾长生发了司机的手机号码,免得他忘记。

    真是缺什么就来什么,有免费车子用,顾长生当然不客气。不过他并不想要司机,要不然之前中年男人说他叫车送顾长生的时候,顾长生也就不会拒绝了。最终,特殊部门的人把车开来以后,留下车,人又回去了。

    顾长生自己开车载祖师爷。

    姜时年虽然也会开车,毕竟以他的学习能力,看一回就能学会。但是在人类社会,光学会开车了还不行,想要正式上路,还必须有驾驶证。因为迟早要回去,姜时年即使知道这点,但也没想去考。不过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想到顾长生,坐在副驾驶座位上,姜时年觉得,很有必要把考驾驶证提上日程。总不能以后每次出门,遇到要开车的时候,都辛苦顾长生。

    短途还好,长途肯定是要换人的。要不然长时间开车,疲劳驾驶,虽然有他在,不至于出事,不过顾长生会很累。

    姜时年的这份体贴心思,正在开车的顾长生并不知道。顾长生一边往农家乐那边开车,一边就只顾着紧张了。这会没了外人,他的思绪,就总忍不住想起刚刚在茶餐厅里发生的事。

    刚刚那算不算真正地牵手?

    以前店里店员聊天的时候,顾长生听她们说过,男人的副驾驶,只能留给伴侣,其他人都不能坐。想到祖师爷现在就坐在自己的副驾驶位上,顾长生忍不住心生荡漾,好半天才把注意力都集中在驾驶上。

    祖师爷还在车上,决不能出车祸!

    抱着这个念头,顾长生没再东想西想,专注地把车开到了农家乐附近。原以为是像特殊部门说的那样,有问题的会是农家乐。谁知道还没到地方,顾长生就发现前面的路段情况不对。

    农家乐的位置有些偏,要从公路上下去旁边的一个石子道,再开进去才能到。最开始顾长生还怀疑可能是农家乐那边的黑气漫出来了,影响到公路。但是仔细一看,却发现石子道上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反而是公路,有一大段被黑气覆盖了。普通人看不出差别,但在他这样开了眼的术士眼里,那段公路黑漆漆的,知道的是水泥路,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柏油路。

    把车开进去,直到开到农家乐门口了,顾长生发现,农家乐固然如他所想的那样,并没有问题。但农家乐两边的停车位上,停着的几辆汽车,车轮上却全都有黑气。这应该是因为,客人从外面开车过来,在公路上沾上了。

    郊区虽然没市区繁华,不过来往的车辆也不少。背后的人胃口还挺大。这大概又是邪神手下搞的鬼,如出一辙的手段,就跟一个培训班出来似的。

    不过都是邪神的人,说是同一个培训班也没错。

    顾长生把车停下,然后和祖师爷步行出去,回到公路上。黑气虽然浓厚,但还没到处理不了的地步。姜时年没动手,把这留给顾长生练手。

    “薄皮身小容万物,内有乾坤纳百川。”趁着周围没人,也没车子开过来。顾长生揭开打包盒盖子,几个小笼包蹦跶着跳出来,在地上滚来滚去,飞快地滚到公路中间这才刹车。随着顾长生的咒语念完,小笼包主动在路面上列起了队。队伍笔直的一条,就跟强迫症排出来的一样。

    明明是包子,这会却有点儿像海绵。包子滚进去,黑气都还没来得及作反应,包子就跟海绵吸水似的,把黑气全都吸进了小小的身体里。

    一个包子负责一小段路,黑气连逃都没能逃,眨眼就被小笼包全都吞进肚子里,和馅料作伴去了。被困住以后,黑气几次三番地想要逃出来。

    这家茶餐厅的小笼包,皮特别薄,比普通小笼包还要薄上三分,似乎一下子就能戳破。但是不管黑气怎么挣扎,怎么拼命,努力了半天,都没能成功破皮逃出来。最后只能不甘地被馅料分解掉,变成无害的气体放出来。

    黑气被解决了以后,顾长生又检查了一下路面,确定没其他问题以后,他这才轻轻地敲了敲手里的一次性打包盒,听到召唤,才干完活的小笼包,就跟得到了命令似的,欢快地朝顾长生滚了过去。

    等滚到顾长生面前,距离差不多一米的时候,小笼包就跟包子皮里偷偷安装了弹簧一样,一下子蹦了起来,轻而易举地跳回到打包盒里。

    几个包子乖乖巧巧地坐在打包盒里,收拾完后,咒语的效果也彻底没了。刚刚还带着灵性的包子,这会看起来,又和普通包子没两样。不过到底在地上滚过一圈,又分解过黑气,已经不能吃了。顾长生把打包盒的盖子盖回去,路过垃圾桶的时候,顺手把小笼包放进去。

    忙完后,这个点,再开车回市区有些麻烦。毕竟工作党下班的时间到了,可想而知市区会有多拥挤。在加上这家农家乐也提供住宿服务,刚刚又用了人家的停车位,顾长生和祖师爷商量了一下,两人就决定晚上干脆直接住在这边。

    一边往农家乐走,顾长生一边给秦翼发了条完成任务的短信。怕顾长生不看路,会撞到人或者人行树。姜时年小心地护着他,时不时地把走歪的顾长生拉回正道。等发完短信,收起手机后,意识到祖师爷刚刚的动作,顾长生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

    祖师爷今天好像对他特别特别好。

    顾长生又忍不住往两心相悦那边想。

    就在他鼓起勇气,打算问个究竟的时候,突然听到摔摔打打的声音。

    当即什么绮念都没了,想问清楚的勇气也呲啦一下子,缩了回去。就跟蜗牛似的,被人一碰,就彻底缩进自己的壳里。

    顺着摔打的声音看过去,顾长生这才发现,他们原来已经走进了农家乐。农家乐的院子里,有一棵枇杷树。枇杷是常青树,即使现在已经入冬了,它的叶子还是翠绿翠绿的。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明代文学家归有光,写的《项脊轩志》,最后一段话让枇杷树得到了许多人的喜爱。农家乐的老板很有经济头脑,从中看出了商机,开农家乐的时候就特意移植了一棵三十年的枇杷树到院子里。然后还在树下,仿着木头,做了一套桌椅。果然开业以来,哪怕入冬天气渐冷,一旦有夫妻或者情侣一起过来,女方都会要求在这张桌子上吃饭。

    生意好得不得了。

    不过有时候生意太好,也不是件好事。就像是现在,有两对情侣都看上了这张桌子,想把晚饭摆在那。但是他们又都没预定,还同一时间过来,谁也不肯让谁,一下子就争执了起来。

    争着争着,就动起了手。摔了他店里不少东西,农家乐老板看着一地的摆设残骸,心痛到不行,连忙示意服务员:“快多找几个人过来拉架。”要不然就他们两个人,真动起手来了根本拦不住。得赶紧趁着情势还没恶化,把双方分开安抚住。

    “明明是我先来的,凭什么让你?”年纪大点的那对情侣皱着眉头,十分不满。避开对面砸过来的花瓶的同时,中年女人伸手往旁边一摸,捞起前台摆着的招财猫就往对面的人身上砸:“别以为你年纪小我就要让着你,还砸起瘾了是吧?之前我都没往你身上招呼,不想把你送进医院你还不识趣。这回可是你先动手的!”

    她之前就只是争执到情绪激动的时候,顺手把手里拿着的半瓶矿泉水砸到地上做发泄而已,可没打人。但现在看对方那架势,显然是对准了她砸的。

    这还能忍?

    必须还以颜色。

    招财猫呼啸而出,年轻情侣里,男的那个伸手把招财猫挥到一边,女的一边找东西打人,一边说道:“你是没打人,但是你刚刚吓唬谁呢?还摔矿泉水瓶,告诉你,我就不是被吓大的。”

    “这回是我先动手怎么了,我还就动了。一人先动手一次,这不是正好公平么。”前台上的东西几乎都被她们砸光了,就只剩下个电脑不好搬,没人去动。连鼠标、键盘,电话这类比较轻的东西,都已经阵亡在地上。

    年轻女人找了半天没找到合适的武器,但是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最后只好抄起自己的名牌包包拼命往中年女人身上拍。

    这包虽然没什么铆钉,但是包前面有一个金属扣子,四边还有硬质包角,砸起人来,威力十足。中年女人被砸得又疼又气,但是她自己包包放在房间里,压根就没带出来,这会想还手都没办法。

    也顾不上女人打架男人别插手这个潜规则了,反正刚刚那个招财猫,那女的也是让她男人给挡下的。中年女人没好气地冲站在一边的男友嚷道:“愣着干什么,就只会傻站在一边看我被打?帮忙啊!”

    眼看着有男人加入战场,农家乐老板也顾不上别的了,连忙插手。正好服务员叫的人也来了,几人连忙把快要打成一团的双方分开。即使有人拦着,两边的人也骂个不停。

    “这都是怎么回事啊,火气这么大?”有个服务员小声地嘀咕了一句,他旁边的人听到了,也忍不住跟着说道:“就是,这几天来店里的客人,脾气好像都不怎么好,动不动就吵起来。”

    不止他们,农家乐老板心里也纳闷呢。按理说,他这个农家乐的定位是中高档,顾客群都是些商业精英、公司老板之类的人。这样的人,即使本身素质不行,但一般为了面子,就是装,也要装得彬彬有礼。

    哪怕看上了同一样东西,怕得罪人,也会彼此谦让。毕竟谁知道对方是什么身份,说不准就是哪个大人物。与人为善,多个朋友多条路。有一部分人来这种场合,来玩来放松是一方面,但更主要的是来发展人脉。

    像这样别有目的的人,到了店里,简直男的恨不得表现得更绅士,女的恨不得更淑女。一个比一个有风度有气质。

    他以前在其他地方也开过农家乐,顾客全都特别有涵养。结果也不知道是不是h市风水不对,这家农家乐开业以后,来的客人几乎全是暴脾气。像今天这样的还好,毕竟是陌生人,起了争执打起来也能理解。但有的明明是一起来的,看起来是关系很好的朋友或者情侣。然而吃着吃着饭,往往没多久,他们就会吵起来了。为此,他店里的碗碟都不知道换了几批。

    农家乐老板不知道原因,顾长生和姜时年还能不知道原因么。光是看着这两对情侣身上缠绕的黑气,就能明白是为什么。

    顾长生这才想起自己忘记了什么。虽然黑气的源头没了,但沾染过黑气的人有不少,这些黑气也必须祛除才可以。其他地方特殊部门的人应该会去祛除,但这里,既然看都看到了,顾长生也不吝于帮忙。

    因为人多,顾长生没敢借助食物,只悄悄地学着祖师爷的样子,暗地里掐了手诀,一点点地把那些人身上的黑气打散。也多亏这些人身上沾染到的黑气不多,要不然顾长生还没这么轻松。

    大概是因为,车子虽然沾到了黑气,不过由于离农家乐比较近,车上的人没两分钟就下车了。时间太短,黑气缠上的量也就少。而两个女性的脾气之所以看起来会比男性大,比较暴躁,则是因为女性体质偏阴,更容易受到侵袭的缘故。

    把黑气都祛除掉了以后,顾长生想起外面的那几辆车子,车轮上的黑气也必须消灭才行。不然等车主走的时候开车,还会又沾染到黑气。

    这个问题顾长生能想到,姜时年当然也能。车子上的黑气比较多,在顾长生给那两对情侣驱除黑气的时候,姜时年就往院子外面的停车场走去了。

    等顾长生祛除完黑气,姜时年也刚刚好解决完车子的问题回来。

    没了黑气作祟,两对情侣都恢复了正常。虽然心里还堵着气,不过理智却回来了。男性还好,两个女性回想起自己做了什么,纷纷变了脸色:刚刚那泼妇是谁?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舌尖上的道术相邻的书:夺梦解药大天师[综]专业当爹被幻想世界拉入的我超能力与神魔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洛米的火影时代百鬼杂货店.重生之逐鹿三国舰娘之提督厨从变形金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