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第二包榨菜

【书名: 舌尖上的道术 第106章 第二包榨菜 作者:鹿水之畔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破道[修真]丹宫之主星际平头哥不死佣兵     “我是正常人, 我肯定不买。三百五呢, 又不是三十五, 怎么可能愿意掏钱, 压根就没点大鱼大肉。”如果知道后面的事,他当时可能就忍了,可那会他不知道啊。才高中毕业,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男鬼继续说道:“我爸和他理论,说生意不能这么做,哪有白粥榨菜卖这个价的。结果那摊主还振振有词,说他那熬粥的大米, 都是好米,放古代是御用的贡米, 手工慢火熬出来的,熬了四五个小时呢, 就那么一小锅, 又稠又糯, 卖贵点理所应该。还有那榨菜,是涪陵榨菜。”

    “天下榨菜属涪陵,涪陵榨菜属乌江。这句话听说过没有?”摊主看了眼男鬼一家三口,轻蔑地说道:“一看你们就没见识,肯定不知道。我这是大名鼎鼎的乌江榨菜。”

    “乌江榨菜超市里一块钱一包, 某宝团购更便宜。”

    被男鬼顶了一句, 摊主的脸色立马不好了, 皱眉说教道:“这就是你们的不懂行了, 无知,太无知。超市里卖的和我这卖的能一样?涪陵这几年在打造城市名片知不知道?他们推出了沉坛榨菜,要把榨菜坛子沉放在水塘里八年才能拿出来卖,产量稀少,走得就是高端路线。六百克榨菜就要两千块钱,我给了你们两包,就收两百,我还嫌我自己收得太便宜了呢。”

    “放了八年的榨菜,那还能吃?你还觉得价格太便宜?我没找你要我们全家的体检费都算好的了。放了八年早过期了,谁知道吃了这个榨菜会不会拉肚子,身体会不会有事。”都是年轻人,脑子转的快,谁不比谁口齿伶俐?

    “更何况,”男鬼紧接着说道:“涪陵榨菜的事,当时新闻报道的时候我也有听说,人家可不止是卖榨菜。六百克榨菜是要两千元没错,但你怎么不说,他们还赠送一套银碗筷?”

    鬼知道那两千块是榨菜钱还是银碗筷钱。

    当时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他和舍友正在食堂里吃早餐,还拿着食堂的榨菜开玩笑,说这吃的不是榨菜,是两千块钱。因此男鬼对涪陵天价榨菜的事印象特别深刻,直到现在也还记得。

    摊主一时被堵得没话说。他压根没想到还有人记得这事,这都是去年的报道了,而且也很小众,知道的人并不多。他也受了这个报道的启发,才想着来用超市普通榨菜来冒充天价榨菜赚钱。反正都是涪陵乌江的,能有什么差别?!

    甚至很多时候,顾客不买账,他把涪陵天价榨菜的事一拿出来,又有本地人优势,那些顾客理论两句后,一般都会怂,乖乖地掏钱。怎么这家人就不中招?

    “你把银碗筷拿来,这钱我们就给。”男鬼说道。

    他家又不是大富大贵之家,怎么可能舍得拿这么多钱去买榨菜白粥。两千块钱都是他接下来一个月的生活费了。他爸妈早在他考完试后就商量好了,大学一个月给他两千过活。

    不过要是再加上一副银碗筷的话,那这钱还勉强能掏。大不了买回去当收藏品,虽然用不上,只能摆着好看。但出来旅游,遇见坑也没办法。

    说是这样说,不过男鬼其实也不觉得摊主能拿得出来。只是想公平点,按正常景区的价格来付早饭钱,哪怕略贵几块钱也不要紧。

    摊主也确实给不出来,不过银碗筷拿不出来,他能拿出来别的。随手抽了把放在旁边用来切菜切肉的尖刀,摊主把刀往案板上一拍,威胁道:“废话少说,你们就说给不给吧?”

    给不给?

    当然不给。

    拿刀吓唬谁呢?

    男鬼一家都以为对方只是在吓唬人,没想到他真敢动手,推搡间,双方都打出了火气。最终男鬼为了护住父母,被摊主捅了一刀。

    “捅了一刀还不算完,也不知道他是早有预谋还是气急了,反正他没收手,后续又捅了好几刀。”回想起当时的情况,男鬼表情不太好看:“我爸妈拼命拦了半天,也没能拦下,连带着他们也受了伤。”

    “最后还是景区其他过来旅游的游客发现不对,及时报警,我爸妈这才没大事。”要不然他们一家三口,说不准就全折进去了。

    他爸教书育人一辈子,拿过最重的东西就是课本和教案。而且年纪又大,说是手无缚鸡之力绝对不过分。他妈又晕车不舒服,还没完全缓过来。就是缓过来了,其实也做不了什么。相对于男性来说,女性的力气本身就比较小。他妈又是娇小型的,别说摊主手里有利器,就是赤手空拳,他妈也打不过。至于他自己,他自己倒是年轻力壮,可惜投鼠忌器。

    “住院以后,我爸妈身上的伤,花时间就能养好。我失血量大,伤得太重,好几处要害都被捅到了,直接就进了抢救室。经过医生的努力,勉强把小命从阎王爷那里抢了回来,小心翼翼地看护着。谁知道没几天就又反复,只好再送进去抢救,不过这一回,没那么幸运,抢救失败了。”

    “这也就算了,”说到这,男鬼脸上的表情不太好看:“也不知道是我运气太不好,还是他运气太好。捅人的时候,那个摊主还没满十八周岁,差半年才满。因为是未成年人,所以法院从轻处罚,最后就只判了七年。”

    “今年他才刚被放出来,我一直跟着他。谁知道听他和人聊天的时候提到,我这才知道,什么狗屁未成年人,他其实早就成年了,只不过身份证比实际年纪小一岁。”早些年,有些地方户籍管理得还没那么严。很多家长在孩子出生以后,给孩子办理户口的时候,出生日期都是随便说的。

    只不过为了孩子将来能早点入学,快人一步,一般年纪都是往大了报,偏偏那个摊主运气就是那么好,他家刚好反过来,报小了。

    要是按照摊主的实际年纪,法院在量刑的时候,绝对不会这么低。

    生死大仇,难怪男鬼怨气这么大,企图索命了。换谁遇到这种事,都是这个想法。不过普通鬼魂,没得到修炼法门的话,哪怕飘荡五六年,熬成老鬼了,也很难成功报仇。更何况五六年,时间太短了,也算不上什么积年的老鬼。起码要几十年才行。

    按理说男鬼这样横死,心中又有怨气,死后应该会变成厉鬼才是。偏偏不管顾长生怎么观察,男鬼都只是普通鬼,顶多怨气偏重一些。

    难怪他一直没能把摊主怎么样。

    男鬼不知道顾长生心里想什么,只是继续说道:“之前他一直在监狱里,我也没怎么经常过去。”顶多就是恨得不行了,就去看看他做工的惨状。但更多的时候,他还是愿意花时间在家里陪父母,即使父母都看不见他。

    不过他飘得久了,渐渐也就知道人鬼殊途不是句空话。他如果离父母太近,就会对父母的身体健康造成影响。所以他一般都只在父母出门的时候,趁着路上人多,人气旺,这才陪他们走一走。平常就只一个鬼在外面晃悠。

    最开始他还不知道这点,整天整天地陪着父母,看他们伤心难过日渐憔悴,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他一直以为是父母伤心过度影响到了身体,想到父母之前找了个大师来给他超度,于是他就想去找那个大师,企图让大师来帮忙劝慰父母,告诉父母他没事。

    虽然他爸妈以前都觉得这些是封建迷信,从来不相信。不过那大师是他们亲自请过的,说出来的话,应该能有用。

    “谁知道那大师是个骗子,根本就看不见我。我跟了他好几天,天天在他面前晃来晃去他都没发现。”

    不过那大师倒也不是没一点用处。跟了他没几天,原本身体健康的大师,就开始各种闹毛病,不舒服。也是因为这,男鬼这才意识到了鬼气对人身体的影响,开始和父母保持距离。果然,没多久,父母虽然还是伤心,但身体却渐渐好了起来。

    可惜这点不舒服,并不能要了摊主的命。

    不过男鬼坚信,铁杵磨成绣花针,只要坚持下去,迟早有一天能让对方狗带!

    听到男鬼提到大师,知道男鬼父母在男鬼死后,找过大师来给男鬼超度,顾长生心里就有了揣测。如果他猜得没错,男鬼没变成厉鬼,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大师。

    虽然看不见鬼,也感觉不到鬼,但这大师并不完全算是骗子,只能说是半吊子。他没能按照男鬼父母的要求,超度男鬼去投胎转世,但却也误打误撞地把男鬼身上的戾气消除了大半。

    哪怕此举让男鬼迟迟没办法成功报仇,但却也保住了男鬼的神智清明,让他没被戾气占据头脑,没误伤其他人,背上不必要的因果。对男鬼来说,这其实是件好事。即使男鬼如果能选择,很有可能会选变成厉鬼报仇,然后自毁也一样。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

    即使不知道世界上有鬼,但为了孩子死后能顺利投胎,他们还是找了自己眼中属于封建迷信的道士大师上门。

    顾长生把自己的猜测告诉了男鬼,男鬼差点没直接哭出来,对摊主更加怨恨了。要不是对方,他们一家三口,现在都还活得好好的,不知道多幸福。他这会大学都应该毕业有两年了,说不准找到了很好的工作,能回报父母。也说不准有了女朋友,可能都已经订婚,在商量结婚的事,或者早已经结婚,连孩子都有了。

    子孙承欢膝下,一家和乐融融,他爸妈肯定整天都高兴得合不拢嘴。哪像现在,固然随着时间的过去,家里不再是一片愁云惨淡,但却也冷冷清清。

    他父母并没有要二胎的意思。他们老来无依,只能靠亲戚或者以后去养老院生活。一想到这,男鬼就恨得不行。

    “可惜他身体好,不管我怎么折腾都只是头疼感冒,牙龈发炎这种小儿科。”从摊主出狱开始,他就一直跟着对方了。就只有顾长生他们来之前,他才因为想念父母,临时离开了两天。

    “他出狱后,无所事事了一段时间,有天逛街的时候看到这家店老板急着回老家,要转手,于是就花钱把饭店盘了下来。”看到摊主重操旧业,男鬼心里的气愤可想而知。

    尤其是摊主摇身一变,成为店主以后,不仅没有收敛,还变本加厉,狮子开口开得更大了。从原来小摊子上的三百五,变成了现在的好几千。

    男鬼继续说道:“那家店换老板半个多月了,在你们之前,他已经坑了不知道多少个外地游客。偏偏那些外地游客被他吓一吓,就真的以为他背后有靠山,要不然怎么可能这么嚣张。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他们全都老老实实给钱了。”要不是踢到顾长生这块铁板,对方还不知道要祸害多少人。

    男鬼说完以后,看着顾长生和姜时年两人,突然福至心灵地问道:“我爸妈请的道士看不见我,都是我们那里很有名的大师。那你们两个都能看见我,岂不是比他更厉害?”更何况,刚刚顾长生还评价那个大师是半吊子。能这么评价,显然顾长生的本事,比那个道士更高。

    “你们能不能帮我个忙,让我变回厉鬼,我肯定不滥杀无辜。你们要是不放心,等我索命完,把我收服了或者打得魂飞魄散也行。”男鬼说完,期盼地看向顾长生。他其实有两个愿望,不过萍水相逢,要求对方帮忙已经很过分了,如果求的太多,他怕两人嫌他烦,到时候反而竹篮打水一场空。于是男鬼在报仇和帮忙给父母传话的两个选项里,艰难地选了前者。

    毕竟他爸妈虽然伤心,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心情也已经平复了下来。而且经过道士做法,他们都觉得他去投胎了。与其现在托人报平安,还不如什么都不说,把握住这个机会去报仇。

    虽然没要求太多,但男鬼还是很怕顾长生和姜时年不答应,脸上的表情有些可怜巴巴的,让人看了,怪不忍心的。顾长生也很想帮忙,但他最终还是摇了摇头。在男鬼失望的眼神里,顾长生解释道:“不是我们不想帮忙,实在是没办法。”

    以往遇到这种情况,他一般都是利用法律手段让对方受到惩罚,剩下的都是精神打击。但男鬼这意思,显然不想要什么精神打击,他就只想让对方一命偿一命,哪怕过后魂飞魄散也在所不惜。

    偏偏判刑是不可能了,按着人间的法律,摊主已经受到过惩罚了,不可能再因为同一件事重复判刑,更不可能是死刑。虽然对方后面再开黑店宰客,但却没闹出大事。顶多罚款再撤销营业执照,对男鬼来说,这样的惩罚简直不痛不痒。

    男鬼其实也知道这个道理,失望归失望,却没为难顾长生和姜时年,只是神情有些郁郁。

    “也不是没办法。”说话的是姜时年。

    闻言,男鬼和顾长生都忍不住看向姜时年。不同的是,男鬼是激动,顾长生是好奇。

    “阳间有阳间的法律,阴间也有阴间的规矩。如果实在有冤情,其实可以去阴间走程序上诉的。一旦上诉成功,判管会让鬼差带你回阳间了结这一切。虽然不能让对方马上死,但是他会得病,像是患癌什么的,一发现就是晚期,然后用不了多久就会死亡。”反正表面上是看不出端倪的。毕竟生病这种事,非人力可控,死亡也比较正常。

    当然,要是那种特别罪恶滔天的,就不会这么慢刀子了。为了避免他害更多的人,地府一般都会安排对方发生车祸或者其他意外,快速去世。完事后,把人带到地府里继续受罚。

    “还能这样?”男鬼喜出望外,顾长生为男鬼高兴的同时,也还有些吃惊——居然还能这么操作。

    男鬼迫不及待地问道:“具体要怎么走程序?”不管能不能上诉成功,只要有这个机会,他就不会放弃。

    “已经去地府的,只要和鬼差说就可以。本身他们到了地府以后,就会经过审判。会有判官翻阅他们一生的经历来判断他们下辈子要投什么胎,投胎之前要排多久的队,或者要受什么罚。这个时候,如果有冤情就可以提出上诉。不过像你这样滞留人间的,会比较麻烦,但也是要找鬼差,让鬼差带你回地府申诉。不过让人家给你跑腿,肯定多少要给些跑腿费。”

    早知道能这样,以前的那些委托,哪用得着那么费劲。不过那时候祖师爷不在,也没办法。后来祖师爷虽然在了,却也一直没遇到像今天这样的情况。

    又学到了一招,顾长生心里美滋滋。男鬼也很高兴,然而没高兴多久,听到要跑腿费的时候,他就又忍不住皱眉。

    倒不是中二病犯了,觉得不该给。毕竟不是走正常程序,求人办事就要有求人办事的态度,这点道理他还是懂的。但是,换做是他还活着的时候,让他拿出跑腿费并不困难。毕竟虽然那时候他还没工作,不过家境小康,父母对他又宠溺,在零花钱上向来不怎么限制他。每年的压岁钱,也没像其他家长那样没收,而是都交给他自己打理。十几年下来,男鬼正经有不少存款。

    但现在,他一个孤魂野鬼,虽然他爸妈经常给他烧东西,他并不缺什么。不过用脚趾头想,就知道人家阴差肯定看不上这些东西。纸钱也就算了,衣服、食物,哪样是鬼差能用的?

    可惜不能给父母托梦,要不然这事也不会这么难办。就在男鬼烦恼的时候,顾长生主动表示要帮忙。灶神传人亲手做出来的食物,在底下可是硬通货。要不然顾长生也不会想着,哪天要是死了,在底下钱不够花的话,就去摆个小吃摊赚生活费。

    普通食物到了下面,吃起来味如嚼蜡,毫无滋味。比起嚼蜡,灶王传人做出来的食物,却能让鬼像是活着的时候似的,吃到正常的饭菜。

    再多的纸钱贿赂,再多的奇珍异宝,对鬼差来说,都不如一盘顾家人亲手做的菜。

    有顾长生帮忙,这事也就妥当了。虽然不知道这点,不过对于主动伸出援手的顾长生,男鬼还是感激非常。

    顾长生这次住的是公寓式酒店,房间里自带小厨房,方便顾客自己做饭。顾长生当即买了菜,做好后烧香请来了附近的鬼差,禀明原因以后,鬼差笑纳了供品,带着男鬼离开:“放心吧顾大师,这事兄弟们一定给您办妥。”

    早就听说a市的顾大师厨艺非凡,得了灶君的真传,就是可惜一直没机会尝。毕竟他们的辖区不在那,平常只能羡慕地听着a市同僚炫耀,暗自流口水。没想到顾大师居然来s市了,鬼差们一边带着男鬼离开,一边在心里哼着歌,暗自决定接下来多往顾长生身边巡逻巡逻,说不准还能趁机再混几顿饭。

    后续的事,顾长生其实很想关注,不过地府的事不好打听,于是顾长生就把注意力放到了饭店老板身上。为了不耽误和祖师爷的旅游,没时间一直盯着饭店老板,现在不差钱的顾长生,本来想请个私家侦探,专门全天候地跟着对方。不过还没来得及去找人,就撞见了难得离开夜市的城管鬼。

    闲聊了两句,顾长生这才知道,城管鬼生前就住在这附近。现在虽然死了,但夜市关了以后,他还是习惯到这边走一圈再回墓地睡觉。

    城管鬼是个热心鬼,知道顾长生的打算后,当即就拍着胸膛保证道:“我去给你盯着,保证不落下一丝细节。不仅全天候,而且还能近距离贴身跟踪,得到的消息更全面不说,还安全无隐患。”谁知道那私家侦探靠不靠谱,万一转头就把顾长生给卖了呢。

    因为省了一笔钱,顾长生索性买了食材,给城管鬼做了一顿饭当报酬。顾长生亲手做的饭,味道好不说,鬼吃起来,也能最大程度地体会到食物的滋味。这可比不是顾长生亲手烤制,只是经过他做法的烤鱿鱼,还原的味道好多了。

    烤鱿鱼,城管吃起来,能尝到的味道只有人的一半好,但顾长生亲手做的饭菜,他吃起来,却和人吃到口的感觉一模一样。

    吃完了大餐,本来只是义务劳动的城管一抹嘴,也不等第二天了,直接就飘到了饭店老板身边,寸步不离地当起了背后灵。

    通过城管鬼,顾长生不管在s市哪个角落里游玩,都能够得到第一手消息。

    饭店老板被罚款了,罚金高达十四万。

    饭店老板被吊销营业执照了,哭丧着脸把饭店低价转手了出去。

    还有,饭店老板最近身体不太舒服,自己在药店买了点药,可惜一直不见好,他正犹豫着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舌尖上的道术相邻的书:夺梦解药大天师[综]专业当爹被幻想世界拉入的我超能力与神魔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洛米的火影时代百鬼杂货店.重生之逐鹿三国舰娘之提督厨从变形金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