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第一包榨菜

【书名: 舌尖上的道术 第105章 第一包榨菜 作者:鹿水之畔

强烈推荐:丹宫之主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破道[修真]星际平头哥不死佣兵     “就是可惜那个城管, 死得太惨了。消防员把他救出来的时候,都看不出本来样子了。”民警语带钦佩,还有惋惜:“前车之鉴就摆在那, 怎么就不知道看一看呢?”

    “其实也怪不得大家,咱们这儿是旅游大省, 游客们来来往往,人流量大,别说半年前了, 就是半个月前, 发生的事都没几个人能记住。”大家旅游完了就回家了,记得的人都不在本地。另一个民警叹了口气, 说道:“只能多宣传一下,多做一点警示牌什么的。再找人上网强调一下气球的危害性。”

    民警们聊起了要用什么语气来科普, 好能尽量多地引起群众关注。后面这些东西, 小贩都没心情再去认真听。这会,他满脑子都是刚刚那个梦。为什么会和民警说的半年前那起事故那么像。

    该不会,是见鬼了?

    小贩之所以会认定自己撞鬼, 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在极致的恐惧里,他终于回想起了,梦里的他, 穿的好像就是一身城管制服。

    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巧合, 共同点这么多, 再想想刚刚那个梦的真实感, 小贩完全没办法再自我安慰 ,那只是一个梦而已,这不止是一个梦。确定完这一点后,小贩也顾不上钱了,改行,必须改行!

    等拘留期过了,一出去他就把那些存货转手然后换新工作。不对,不能转手,谁知道转手给其他人,换个人来卖气球,那个鬼会不会生气。万一对方再一生气,把他拉进梦境里,真正地让他去替死怎么办?

    还是直接砸了扔掉比较好,安全!

    出于对小命的担忧,小贩终于如男鬼所愿,洗心革面了。

    等小贩被放出来以后,男鬼又特意盯了几天,确定小贩把气球和各种工具都扔掉,又花高价买了小吃的秘方,摆摊改卖小吃,不会再重操旧业以后,他这才离开。

    因为背后总跟着个鬼,虽然怕影响到小贩的身体健康,男鬼每天没有从头到尾一直盯着,而是选择抽查。但鬼毕竟是鬼,每次男鬼一来,小贩就觉得背后一凉,阴森森的,下意识地就头皮发紧。经常这么折腾,小贩即使还有什么小心思,也都打消了。直到后来男鬼没再来,小贩也没了歪心思。卖了一段时间的小吃,干一行爱一行,小贩觉得卖小吃虽然辛苦了点,不过胜在心里踏实。即使现在收益还比不上以前卖气球的时候,但每天都有稳步上涨,用不了多久应该就能超越。

    男鬼盯完小贩后,又继续着自己的义务城管生活。顾长生去夜市买烤鱿鱼的时候,撞见了好几次,有一次还特地过去问他要不要去地府投胎,不出意料,果然被拒绝了。或许对男鬼来说,待在这条夜市街上,保护着去逛夜市的人们,就是他滞留人间的执念也说不定。

    顾长生没再插手,鬼也是有鬼权的,总要尊重别鬼的意见。

    出来旅游,不能一直停留在一个地方,虽然烤鱿鱼很好吃,吃腻是不可能的,但顾长生还是决定去下一个景点。

    去过一个风景区后,为了方便去另一个风景区。顾长生和姜时年换了家酒店,名正言顺,顺利地摆脱了被所有人看情侣的暧昧目光。

    虽然换了家酒店,不过由于这家酒店知名的地方在于服务好。酒店自带的餐厅食物味道并不出色,只能说是不功不过,于是两人还是习惯出去觅食。虽然姜时年有主动提出买菜回来自己做。不过旅游嘛,把时间花在做饭上,就没意思了。

    在外面吃饭,顾长生习惯找网友吃过,口碑评价比较好的店。不过出门前即使精心做过功课,有时候也难以避免踩雷。

    现在很多网红店,各种营销,以至于网红两个字,都快变成贬义词了。顾长生这回带着祖师爷去的这家店,据网上说,那是环境优美,服务周到,味道绝佳,总之想吃地道的本地特色菜,就到这。

    出来旅游,不就是为了吃喝玩乐么。吃喝二字,还在玩乐之前。有这么个好地方,顾长生能不来?他果断带着祖师爷过去了。可惜在去之前,顾长生没再刷新一遍网上的评论。

    这家店之前确实还能算得上名副其实,但是半个多月以前,它换老板了。

    很多正在营业的店,如果人气不错,那换老板的事一般都不会往外透露。这是为了避免影响人气,想要最大限度地留住老顾客。

    但一家店换了老板,经营理念不一样,对待客户的态度也不一样,对顾客来说,影响是很大的。顾长生做攻略的时候,查找到的资料是以前的,所以他也就不知道这一点。

    高高兴兴出门吃饭的顾长生,到了店门口,就看到那家店鬼气缭绕。

    顾长生犹豫了两秒,最终还是进去了。毕竟来都来了,说不定是店里老板、店员,或者顾客被鬼缠上了呢,不一定就是店的问题。反正他是来吃饭的,大不了顺手抓个鬼。

    然后接下来发生的事,简直就是在用真金白银告诉他,心存侥幸是不对的。

    菜的味道还行,不算难吃,虽然分量有点少,不过景区么,物价本来就高,这个价这个分量,能理解。谁知道一结账,居然吃出了五千多人民币的天价。五千多都能在他的私房菜馆里吃一顿中等价位的饭菜了。他那是私房菜馆,走的是中高端路线,食材什么的也全都用最新鲜最好的,分量还足,然后才这个价。对方这就一个普通的小馆子,环境勉强还算卫生,但食材就只是市面上常见的平价食材,分量还少。

    顾长生总共就点了三个菜一个汤,主要是就他和祖师爷两个人,点多了吃不完太浪费。一个毛血旺,一个口水鸡,一个炒青菜,外加一道杂菇汤,还有两碗大米饭,就这居然要五千多,未免也太狮子大开口了吧。

    后面去掉一个零,五百多都嫌贵好么。最重要的是,菜单上明明就不是这个价,按着菜单来,这一顿应该就只有两百多,将将三百才对。明码标价的事,顾长生才想理论,谁知道店里不知道从哪,突然钻出五六个大汉来。

    大汉们摩拳擦掌,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宰客?”话是疑问句,不过顾长生心里其实已经肯定了这个事实。只是觉得有些好笑,别看就他和祖师爷两个人,这五六个大汉想留下他们,还真有点难。

    “别说得那么难听,什么宰不宰。难道不是你们想吃霸王餐?我们这小本生意的,也是没办法。哥们,你看,是不是该把饭钱付了?”大汉后面,有个像是老板的年轻人走了出来,笑意盈盈地说道。虽然是笑着,但他脸上却有煞气,威胁的意味十足。

    能把宰冤大头,说得这么颠倒黑白也是没谁了。好好的吃顿饭,这架势,硬是被对方弄出了黑帮的气氛。连打手都有了,不就是欺负游客势单力薄?!

    这宰的是他们还好,怎么都能顺利脱身,但要是换做其他游客,说不准就得硬生生咽下这口气,掏钱保平安。要是脾气爆点的客人,说不准还会打起来。顾长生气笑了。

    尤其是,之前老板没出来还没感觉,老板一出来,顾长生就发现,之前看到的那黑气,一直缠绕在老板身上。没看到源头之前,顾长生还能猜测可能是有鬼作祟,但一见老板,就饭店老板这混混头子的架势,顾长生想把对方往好的地方想都难。看他这样子,别是手上有人命吧?

    想到这,顾长生忍不住职业病发作,给对方好好地看了回相。

    嘴角下拉,颧骨高耸,眉毛短又稀疏,眉间距小,说明他好强,且心胸狭窄。最重要的是,脸上即使笑着,眼里也难掩凶光。身上虽然不带血气,但煞气却重,而且背负着一条人命的孽债。虽然没直接杀过人,不过却也间接令对方死亡。能背上这么重的孽债,显然不是无意,而是有心。鬼气不缠着他缠谁?

    顾长生忍不住皱眉,姜时年的脸色也不太好看。饭店老板见了,还以为他们是在发愁这事要怎么办,当即笑道:“一盆毛血旺一千三百二十元,口水鸡半只,一共有二十块,一块一百,两千元。青菜便宜,二百七,杂菇汤我们用的食用菌都是比较珍贵的,所以虽然是素菜,但价格会稍微高一点,一千八,你们也别嫌弃贵,都是好东西,滋补。总共五千三百九十块,看你们是外地人,也不容易,这样,我给你们抹个零头,给五千三得了。”

    饭店老板一副,这价低得不能再低,不能再退让的模样。不知道的看了,还以为他吃了多大的亏。谁能想到他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别的就不说了,顾长生这还是第一次听到,海鲜菇和金针菇还有秀珍菇,是珍贵的食用菌的说法。这几样难道不是常见的菌类?超市里一百块能买一大堆好么!

    还真拿他们当冤大头宰了。

    顾长生懒得和这种人费口舌,直接就想报警。饭店老板还在不停地说话:“这可是实惠价了,就当咱们交个朋友,以后你介绍朋友再来。我这人什么本事都没有,就是交朋友的本事还行。你要是成了我朋友,在s市这地界,我保证你不管怎么折腾,都平平安安的,能玩得开心,玩得放心。”

    言下之意,要是不付钱,不是他的朋友,那走出店门之后就要小心啰?顾长生挑眉,他还真想小心一回看看。

    看到顾长生去摸手机,老板警觉:“怎么,想报警?我劝你掂量掂量,我敢明目张胆这么做,能是没后台的?别一个电话打出去,到时候被抓的是你们,丢人不说,伤钱又伤身啊兄弟!民不与官斗。”

    一般人听到老板这么说,可能就会怂,不过对顾长生来说,这招完全没有用。饭店老板那虚张声势的样,骗骗其他人也就算了,骗他,还是省省吧。

    发现顾长生压根没被他的话影响,拿出手机,已经在按电话号码了,饭店老板终于急了,顾不上考虑为什么以往百试不爽的招数,今天怎么会突然失灵,他急急地喊道:“快把他手机抢过来。”他哪有什么背景什么后台,都是故意说出来吓唬人,好让游客心生顾忌,不敢报警的。真要让对方把这个电话打出去,二进宫是不可能,但绝对会被罚款还有停业整顿。

    这哪行。他这饭店才盘下来没多久,现在正是最赚钱的时候。真要停业了,他损失得多大。更别提还要缴罚金了。

    听到雇主的话,其他大汉没动,离顾长生最近的那个大汉伸手就要去抢。他满以为,就这么个瘦弱的小子,虽然高是高,但腿伸出来还没自己胳膊粗,轻轻一折就断了,哪用得着那么多人动手。光他一个,就能轻轻松松地把手机弄过来。

    然后这么想着,大汉就失手了。

    不仅失手,他还被自己眼中的弱鸡抬脚踹倒了,就用那没他胳膊粗的腿。

    其他大汉见状,看出顾长生可能是个练家子。他们顾不上嘲笑同伴,连忙动手,想仗着人多势众把他拿下。谁知道这回,那个练家子还没动手,他身边站着的那个高个青年,三两下就把他们所有人都撂倒了。

    请来的打手一点用都没有,就只会躺在地上闷哼,中看不中用。就在饭店老板想亲自出手的时候,撂完大汉的姜时年,看除了他和顾长生之外,还有个人站着,身上的气息挺讨人厌的,还是这家黑店的老板,索性就一起撂倒了。

    顾长生站在一地的‘尸体’里,慢悠悠地打完了报警电话。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想着即将到来的罚款和因为停业整顿流失的金钱,饭店老板看向顾长生的眼神里,满是怨毒。

    警察来得很快,和警察前后脚过来的,还有个看起来十八|九岁的年轻男鬼。警察了解过情况以后,就把人带走去警局录口供。男鬼飘在饭店老板背后,看着饭店老板狼狈的样子,露出了解恨的神情。

    “该!让你一直宰人,踢到铁板了吧?!这种人就该吃牢饭。”不过没过多久,男鬼又有些沮丧,喃喃自语道:“踢到铁板又怎么样,强买强卖,顶多加个欺骗消费者,后果根本不严重。这世界上连鬼都有了,怎么就没有报应呢?”

    男鬼跟到派出所门口就停了,没敢进去。周围有人,顾长生也没好和他说话,等顾长生录完口供出来以后,发现男鬼还在派出所边上,看起来失魂落魄的。

    “听说积年的老鬼,可以伤人索命,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达到这个地步。”因为其他人都听不到自己说的话,所以男鬼养成了自言自语的习惯。要不然长期不说话,一直一个鬼,哪怕能去电影院里蹭电影,其他人家里蹭电视,他也会憋疯的。

    仗着没人听得见,男鬼说起自己的计划来,也就肆无忌惮:“再过五六年应该就可以。”

    “再过五六年,那个杀人犯也还年轻,不算晚。到时候说不准他还结婚生子了,日子过得蒸蒸日上,在他最春风得意的时候,先把他吓得惶惶不可终日,再弄死,自己这个仇,也就算是报了吧?”虽然有些对不起人渣的妻儿,但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当年自己死的时候,有谁想过,他父母要怎么办?

    顾长生伸手拍了拍男鬼的肩膀。正在畅想未来要怎么报仇雪恨的男鬼,突然被打扰,有些不开心地挥了挥手,赶苍蝇似的:“走开,别打扰我。”

    说完,男鬼这才意识到不对。他都死了好几年了,还有谁能打扰到他?

    难不成是其他鬼?

    飘了这么久,终于能有个同伴了,想到这,生怕自己刚刚态度不好,把主动送上门的同伴赶跑,男鬼连忙转头想要道歉挽留。谁知道一转头看到的就是顾长生和姜时年,而这两人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鬼魂。

    身上的生机旺盛得不行,就跟热带雨林里的大树似的,这能是鬼?意识到眼前这两个青年是活人的时候,男鬼惊讶到眼睛瞪得滚圆:“阴阳眼?”

    “不对,”不等顾长生反驳,男鬼自己就像推翻了这个猜测:“阴阳眼只是能看见鬼,应该摸不到。”对方刚刚可是拍到自己肩膀了。

    “特殊能力,异能?修真?”对,修真这才合理。男鬼点了点头。

    “我是术士,你也可以把我当成道士。”眼看着对方越猜越离谱,顾长生连忙自我介绍。

    “都一样都一样。”道士不就是修真的么。研究完这个问题以后,男鬼这才把心神分到正事上,问起了顾长生找他干嘛:“先说明啊,我只是个孤魂野鬼,什么特殊能力都没有,是不会帮你做任何事的。也别想收我当小弟,哪怕我打不过你,被强制收了,我也会消极怠工的。”看多了小说的男鬼非常地有警惕心。就是太天真了,顾长生要真是打着这个主意,他不情愿有什么用,多的是办法强迫他做事。不过那些都是邪修手段,正道并不屑用,顾长生也不可能用。

    顾长生把刚刚看到男鬼的事说了说,又问到男鬼为什么跟着饭店老板:“他身上的鬼气,是你留下来的吧?”

    “对。”男鬼没否认,干脆利落地点了点头:“就是我。至于为什么跟着他,这事说来就话长了。”男鬼叹了口气,不过闷了好几年,有人能和他说话聊天,哪怕是要回想自己死亡的原因,男鬼也没不开心多久,反而很快就振作了起来,并且情绪还挺高昂。

    “我长话短说好了。”说是长话短说,但其实并没有。

    “几年前,我才考上大学,因为发挥得好,所以考到的学校特别好,我爸妈乐疯了。”

    “我爸妈心里高兴,再加上高考过后,不是有假期么,还是没暑假作业的假期。家里又有余钱,我爸妈就决定带我去旅游。” 华国一向重视教育,华国的父母也重视孩子的学习。像男鬼爸妈这样,因为孩子考上好学校而高兴,甚至做出奖励的家长比比皆是。听到男鬼这么说,顾长生并没有意外。

    回想起那时候的快乐,男鬼脸上带上了笑意:“我爸妈精挑细选了好几天,终于规划出了一个最佳的旅游路线,说是保证好玩,能玩得尽兴。于是我们就来了这里。”s市是旅游大省,每年选择来这里旅游的人都很多。

    “我爸妈都是老师,学生放假他们也放假,那会正是暑假,因为时间充足,再加上s市可玩的地方有很多,我妈又晕车,不爱出门,所以这还是我们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全家出来旅游,平时顶多在市内走走。难得出来,就想多玩一段时间,打算玩一个月再回去。这一个月其实玩得还挺开心的,什么意外都没有,但是最后要走的时候,就是因为太开心了,意犹未尽,当时离我去学校报到还有段时间,我们一家三口一合计,就打算再逗留几天,谁知道这一留,就留出了事。”

    男鬼的情绪,低落了下来:“前面不是说了么,我妈晕车。那天我们坐车去景区的时候,路有点颠簸,车子就不太稳。在车上我妈就吐了,下车后她还是难受,早上我们急着走,没吃多少早饭。我妈吃下的那点早就吐光了。于是我们就想着找个地方再吃点早餐,这样能坐着休息,而且吃点东西我妈胃也能舒服点,吃完了接下来也有精力玩。”

    景区附近人流量大,遍地商机,所以有很多卖食物的小摊子:“我们找了个有摆桌椅的小摊,方便休息。摊主是个年轻人,和我差不多大,挺健谈的。”

    嘴里说着夸奖的话,但男鬼脸上却全是恨意:“点菜的时候闲聊了几句,知道对方是利用暑期时间出来摆摊勤工俭学的,我爸夸了他半天。气氛一直挺好的,直到吃完饭,付钱的时候,矛盾就出来了。谁能想到几碗白粥两包榨菜,竟然要三百五十块钱。”因为他妈妈晕车,所以特地没点什么菜。怕吃不下,或者吃下了胃不舒服。他们就只要了最简单的白粥,还有榨菜来下饭开胃。

    “你说我们又不是冤大头,五十一碗的白粥,一百一包的榨菜,正常人谁买?”理所当然地,双方起了争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舌尖上的道术相邻的书:夺梦解药大天师[综]专业当爹被幻想世界拉入的我超能力与神魔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洛米的火影时代百鬼杂货店.重生之逐鹿三国舰娘之提督厨从变形金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