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第一碗土豆粉

【书名: 舌尖上的道术 第102章 第一碗土豆粉 作者:鹿水之畔

强烈推荐:破道[修真]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星际平头哥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丹宫之主不死佣兵     女性劫机者的目光, 滑过女人身上戴着的奢美珠宝, 又落到了她身上穿着的剪裁合宜的高定连衣裙上。名牌包和高跟鞋, 都在点缀着对方。

    很久以前,她其实也拥有过这些。女性劫机者的注意力,有些涣散, 她的思绪忍不住飘回到年少的时候。少年的她, 也和对方一样, 在人群里闪闪发亮。

    无论是珠宝首饰还是名牌衣服, 在当时的她眼里,都是唾手可得的东西。数量多到, 很多东西买过来以后, 甚至连上身的机会都没有, 就被压在衣帽间的最里面,不见天日。

    那时候, 好东西穿都穿不过来,用也用不完, 每天都还在买新的。华衣美服, 山珍海味, 日子过得像公主。或者说, 就连真正的公主, 都没有她幸福。她以为她会这样过一辈子,谁知道噩运突然就降临了。作为家里的顶梁柱, 为她撑起一片宽广天空的父亲, 居然就这么倒下了。父亲被双规以后, 她的日子就一日不如一日。

    落难的凤凰不如鸡,最开始她还能依靠以往的存货,勉强维持住体面。等那些奢侈品都变卖完了,她又凭借着温婉的外表成功绑住了一个富豪的心。即使她以前,从来看不起这个富豪也一样。为了生活,这些都可以将就。

    谁知道没多久,富豪就破产了,她也被污蔑成丧门星。

    没人敢再靠近她,即使有些人想要享受把曾经的天之骄女压在身下的快感也一样。所有人都纷纷远离她,生怕晚了一步就会沾染到霉运,也会变得一无所有。以至于她最终落到了,依靠劳力吃饭的结果。明明是一个娇小姐,天生的富贵命,日子却过得像是浸在苦水里一样。

    她可以吃苦,可以忍耐,但她的孩子不行。命运出现了差错,就应该在她的下一代身上,导回正轨。为此她可以付出一切。

    想到这,女性劫机者脸上的表情越发凶厉。她把沾了血的刀子压在对方昂贵的连衣裙上擦干净,看着女人吓得一动都不敢动的样子,女性劫机者露出笑容,竟然还能看出年轻时的几分温婉:“怎么样,想好了吗?”

    要钱,还是要命,还是要容貌?

    在生和死之间,外表固然重要,但也不是不能舍弃,不过要是都能保全自然最好。钱在平时是很重要,毕竟没钱,什么都做不成。可这个时候,在这三样里,钱反而是最不重要的一样东西了。

    赎金立马飙升过亿。

    果然要逼一逼才行,劫机者心里满意,面色也缓和了些。不过这个金额还是没达到他们的预期。女性劫机者瞟了两个同伴一眼,男性劫机者立即明了了对方的意思。

    也是到了该他们出力的时候,免得这臭娘们以为他们吃白食。

    不需要武器威胁,两个腰大膀圆的汉子往那一站,本身就极具威慑力。更何况他们还是劫匪,随时都能掏出枪来。

    华国是个禁枪的国家,枪支在这里,能发挥出的作用,其震慑效果远远比随处可见的刀子明显。

    两个大汉都没做多余的动作,只是往坐在位子上的一个肥胖男人的下三路扫了一眼,意有所指地说了一句:“想保住自己的宝贝,就要拿出点诚意来。你看看哥们这体型,像是胃口小的?”

    “这点儿数目我们可吃不饱。饿急了,谁知道我们会做出些什么。我想,你肯定不会想看见我们发疯的。”

    肥胖男人身上的衣服,早已经被汗水浸透,身体不断地在发抖,要不是身上系着安全带,他早已经滑落椅子,跌坐到地上了。

    在那个女人被划破脸的时候,他就一直在祈祷,千万别找上他,为此他全程都十分安分。不敢东张西望,多看一眼,或者多说一句话,就怕引起对方的注意,会被拎出来杀鸡儆猴。

    他一直盼着能顺利地熬到劫匪拿到报酬走人,谁知道小心谨慎了半天也没有用,怕什么来什么。明明机舱里有这么多人,偏偏劫匪谁都不找,就找上了他。

    听到劫匪的话,男人忙不迭地点头:“是是,这点赎金是太少了,我是捷达集团的总经理,我个人再出一千万给几位当辛苦费。”他不是不想多给,现在这种时候,就是拿他全部身家来换命都可以。但捷达固然是个大集团,总经理的名头也好听,不过一个集团,底下分公司的总经理多不胜数。薪资并不算高,一千万已经是他能拿出来的极限。再多的,杀了他,他家人也准备不出来。

    眼看半辈子的奋斗全都要化为乌有,肥胖男人却顾不上心痛,他小心地看向劫机者,生怕对方一个不满意,就一枪弄死他,或者弄死他宝贵的小兄弟。

    虽然他早已经结婚生子过,可哪个男人愿意失去下面那二两肉?

    看出肥胖男人已经没有压榨的价值以后,劫机者们把目光放到了其他人身上,短短一分钟,受到威吓的人们,就把过亿的赎金,又翻了一番。

    抓准了人质的弱点,在加上命都在他们手里。经过几番折腾以后,赎金飞飙到将近五亿。

    这钱赚得,比印钞票还容易。原本劫机者们是还想继续多掏点钱出来,不过眼看着时间过去了大半个小时,怕拖久了,到时候再出意外,劫机者们见好就收,准备最后的狂欢。

    看到劫机者走来走去,把放在飞机各处的灭火器都找了出来,收起来以后,顾长生心里就有不好的预感。在其他人眼里,劫机者是把灭火器放到别的机舱里,但知道对方有空间戒指的顾长生,明白他们是把灭火器收到了戒指里。

    如果只是放到其他舱,只要还在飞机上,一旦发生火情,还能及时找出来灭火,但放在戒指里,除非把戒指拿到手,还得指望戒指没什么认主设定,不然一时半会的,没经过主人的允许,里面的东西还拿不出来。这时候发生火灾,后果可想而知。

    飞机在还在高空,地面就是想援助都没办法。高压水枪可呲不到这么高。

    之前女劫机者拿出刀子伤人的时候,顾长生就有些坐不住了,最后还是发现伤口并不深,这才勉强按捺了下来。这会注意到劫机者有纵火的意思,顾长生觉得,不能再等了。

    其他人心里也有不好的预感,只是还心存侥幸,觉得劫机者要钱,他们已经给了,应该就会没事。毕竟大家都在一个飞机上,真要起火的话,谁也逃不了,哪怕跳伞也有可能来不及。更何况灭火器只是被收了起来,又不是没了,小范围起火,火情还是可控的。而大范围,没助燃物,及时把空调毯之类的东西收起来,应该不至于蔓延那么快。

    顾长生却没那么乐观。

    劫机者再次出现的时候,每人手里拿着一个大桶,桶上没有盖子,附近的人都能清楚地看到里面装的是什么。有人惊讶地瞪大眼,忍不住恐惧地叫了出来:“汽油!”

    飞机上怎么会有这东西?安检员都是干什么吃的?

    枪和刀子能被带上来也就算了,好歹体积小,说不准对方用什么东西夹带了。可这么大桶的汽油,目标难道还不够明显,为什么也能顺利带上飞机?而且带上来的还不止一桶,足足有三桶。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三桶,背地里,被劫机者藏起来的,没拿出来的,还不知道有多少。

    完全不知道有空间戒指这种神物的乘客们,在看到劫机者们手里的大桶以后,都忍不住心生绝望。

    汽油的助燃效果,可比座椅套、空调毯强多了。

    就在他们暗骂无辜的安检人员的时候,劫机者们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提起汽油桶就打算泼。劫机者的意图再明显不过,隐藏在乘客中间的空警坐不住了,就在他和几个武力值比较高的乘客,挺|身而出,准备拼命抢夺下汽油桶的时候,顾长生也出手了。

    飞机上会发放飞机餐,他们乘坐的这趟飞机,航空公司的飞机餐是国内出了名的好吃。人在吃饭的时候,美食当前,警惕性就没那么强了。为了万无一失,劫机者最终决定提前动手,选择在用餐的时候行动。

    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他们出手的速度有点快,顾长生要的一份土豆粉,都才吃了一半,还剩下一半。剩下的这一半土豆粉虽然没能填进肚子,不过也派上了用场,算是死得其所。

    “色洁如玉,绵长似索。缚天地四方,捆人间万物。”几根沾了红油的土豆粉,像绳索,如披帛一样飞掷而出,把劫匪的手脚捆了起来。顾长生伸手接住即将落地的汽油桶,小心地把桶稳稳地放到地上。

    以顾长生的速度,只来得及接住离他最近的那一个汽油桶,还剩下两桶,顾长生却并不着急。果然,等他安置好手上的那一桶汽油以后,就看到祖师爷也已经接住了另外两桶汽油放到一边,开始动手搜劫机者身上的枪械武器。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就在大家以为要死在高空上,说不准会尸骨无存的时候,他们都闭上眼睛不敢看,做好惨死的心理准备了。谁知道一直没感觉到疼痛,足足过了有一分钟,等他们试探性地睁开眼时,却发现,劫机者已经被制服了。

    因为顾长生动作太快,再加上当时没闭眼,企图去抢汽油桶的几个人,注意力都集中在汽油桶上,于是也就没人注意到是什么绑住了劫机者的手脚,让他们失去反抗能力。等回过神来以后,他们又被姜时年的动作吸引住了注意力,顾长生趁机找到绳子,把土豆粉换了下来。

    空警表露出身份,姜时年把收缴起来的武器交给对方。谁也没注意到,姜时年的口袋里多了枚银戒指。

    劫匪倒是注意到自己手上的戒指不见了,但是这会他任务没完成,心里着急还来不及,哪还顾得上找戒指。就是找,也没人会搭理他。刚刚情况那么危机,打斗的时候,动作大一点,戒指掉了不是很正常么。掉的是戒指,又不是会引爆汽油的打火机,这个时候,鬼才会去找。

    “我们这是安全了?”半晌,有人不可置信地说道。

    总觉得不太真实,但看看瘫在地板上,像三条虫子一样蠕动,企图挣脱绳索的劫匪。众人纷纷冲上去给了劫匪一下,听到对方愤怒的咒骂,无力的哭嚎和挣扎时,终于有了真实感。

    “我们得救了!”乘客们欢呼。

    虽然不知道怎么得救的,但是结果是好的就可以。知道是姜时年和顾长生制服的歹徒,所有人看向他们的眼神,都充满了感激。要不是条件不允许,他们还想把人抬起来往上面扔,以此来庆祝大家的劫后余生。

    空警和几个空少负责看守劫机者,脸受了伤的那位女士,趁着空警不注意的时候,用尖尖的高跟鞋多踩了女劫机者一脚,这才乖巧地被空姐带下去处理伤口。

    再耽搁下去,谁知道会不会留疤。

    知道飞机上的情况转危为安以后,因为歹徒被控制了,再加上飞机离终点站不远,于是也就没紧急迫降,飞机正常地飞完了整个航班,甚至都没怎么晚点。一直警惕着劫机者再动什么手脚、兴风作浪的顾长生,直到下了飞机,把劫机者交给地面警察后,都还有些意外。——他们居然没再搞事?!

    这不对啊。邪神弄这么大阵仗,连空间戒指都给了,就只是为了火烧飞机,弄个爆炸当烟花看?

    难道不应该还有后续动作么,比如被制服以后,那些人还有底牌,能绝地反击之类的。亏他警惕了一路,就怕对方有后手。早知道这样,当初劫匪才站出来的时候,他就该把对方制服了,也省得发生那么多事。浪费时间不说,筹赎金也很麻烦,有个姑娘还伤了脸。

    现在别说女孩子了,就连男人对脸都很重视,毁容绝对是生死大仇好么。要不然刚刚那姑娘拿她细得吓人的鞋跟踩人的时候,空警也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假装没看到了。

    反应过来自己可能谨慎过头的顾长生,心里有些郁闷。不过再来一次,在不知道对方底细情况下,他也还是会选择这样做就是了。

    打电话给特殊部门报备过情况,顾长生录完口供,心情就恢复了,带着祖师爷继续旅程。

    说好了是出来玩的,总不能因为这事,就打道回府。

    s市内多名胜,光是五a级风景区就有好几个,而且还有很多商圈,可以观光购物吃小吃买特产,反正时间足够多,顾长生打算和祖师爷全部都玩一遍。

    不过在玩之前,还得先干正事。姜时年从口袋里把拦截下来的银戒指拿了出来。银戒指依旧朴实无华,不过经过姜时年的改造,戒指不再简陋,反而有种古拙之感。姜时年在路上的时候,就检查过戒指,把里面可能会有的隐患,全都一一排除掉,又往上面加了防护符咒后,这才把戒指交给顾长生。

    这会两人刚好到酒店大堂,才办理完入住手续。大堂里有不少人,注意到姜时年的动作以后,纷纷投去了暧昧打趣的目光。

    以姜时年和顾长生的耳力,甚至还能听到,门口那边有对情侣,男方正摇着头对女方说道:“这届年轻人不行啊。送戒指哪能这么不浪漫,直接在酒店大堂里就送了。好歹要回房间,订一束玫瑰,然后单膝跪地才行,一点仪式感都没有,刚刚那哥们怎么答应和他在一起的?”

    姑娘听了以后,朝天翻个白眼:“人家乐意。说得好像你当初多浪漫似的,单膝跪地和玫瑰,俗不俗?一点创意都没有。要不是我瞎,不然就你那老掉牙的方式,你还想追到人?”

    “再说了,虽然不浪漫,可老夫老妻的也很暖啊。更何况,长得帅,不管做什么都值得原谅!你要是有他们两个一半好看,我现在就能答应嫁你。”颜控就是这么耿直。

    后面再说什么,顾长生和姜时年都没好意思往下听。

    别人不知道内情,顾长生自己心里还能不清楚原因?这戒指单纯得很,压根就没其他寓意。估计就是祖师爷觉得还算是好东西,用起来挺方便的,但是祖师爷自己又不需要,于是就顺手给了他。

    道理是都明白,不过周围的人这么一看,再一说,顾长生就有些不好意思了,耳根通红,接过戒指也没敢直接戴,而是紧紧攥在手心里。

    冰凉的戒指被握得滚烫。

    姜时年原本把戒指交给顾长生以后,还想嘱咐他早点认主的。他敢保证,虽然顾长生在他眼里已经不是小崽子了,但也是晚辈,他绝对没有不轨的想法。不过人言可畏,姜时年最终把话咽了下去。直到进屋以后,房间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姜时年这才开口:“先认主。”

    顾长生定的是套房,有两个房间和一个会客室,空间很大。会客室里配备了茶几沙发等家具,茶几上摆着一盘洗干净的水果,果盘旁边放着水果刀。顾长生闻言,当即拿起水果刀,就准备给自己来一下。

    在水果刀刀锋划破手指之前,刀子就先被姜时年拦住了。顾长生有些疑惑,不是说好了认主吗?看祖师爷的样子,也不像是不舍得戒指,给了又反悔的人。毕竟空间戒指对普通人来说,是珍贵的宝物,但是对神明来说,只是日常生活物品而已。

    一个装东西的戒指,在神明眼中,和我们人类拿来装东西的袋子有什么不同?

    没有!

    这也是为什么,姜时年把戒指给顾长生,顾长生没推拒的原因。

    能被邪神轻易交给普通人的,就算是个袋子,也肯定不是质量超高的好袋子。邪神不要的东西,祖师爷带在身上,即使是当战利品戴着,被其他神明看见了,也有点丢人。他就不一样了,反正他就只是个凡人,做工简陋的空间戒指对他来说也极其珍贵。有的用就已经是运气好,哪还能挑三拣四。

    “你这是做什么?”自残?

    “滴血认主。”小说上都这么写的。顾长生已经意识到不对了,不过祖师爷问,他也没敢敷衍,只好小小声地说道。

    滴血认主……

    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方法。姜时年无奈,他完全没想到人间连真正的认主方式都失传了,只好手把手地教顾长生。

    顾长生是术士,固然还不算是真正的修仙者,但神魂也比常人坚韧凝实。姜时年小心地把顾长生的神魂分出一小缕,缠绕到戒指上,片刻后,神魂融入戒指:“感应到了吗?”

    顾长生点点头。他能清楚地‘看到’一个非常广阔的空间,小房子似的,大约有七十几平方。里面灰茫茫的什么都没有,只零零散散地放着几桶汽油还有几样武器,应该是它的上任主人遗留下来的。

    这是戒指内部。不用祖师爷说,顾长生自己就知道这点。他原本还以为神魂被剥离一小缕会很疼,结果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剥离的地方温温热热的,有些痒,不过很快就好了,而且剥掉一小缕以后,空缺的地方很快就又恢复了过来,就跟没剥过一样。

    “等你修为高了以后,踏入另一个境界,认主就不用这么麻烦了。”到时候可以直接用法力认主。术士的能力在人间虽然神奇,但修炼出来的法力并不是真正的法力,起码要等晋入修真者那一阶以后,修炼出来的力量才算是法力。

    少量的剥离神魂并不会造成什么妨碍,神魂是能够自主,或者在外力的帮助下恢复的。不过分离得多了,对人体本身也会有伤害。真要是每次都用这个方法认主,那空间戒指早就被淘汰,换成其他更好用的东西了。不过即使这样,现在很多神明也都已经流行开辟空间裂缝来存放物件。

    认完主,顾长生对空间戒指还处于十分好奇的阶段,检查过房间里没监控以后,他就时不时地收一下东西,再放出来,又收起来,玩得不亦乐乎。就在他玩得正高兴的时候,门突然响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舌尖上的道术相邻的书:夺梦解药大天师[综]专业当爹被幻想世界拉入的我超能力与神魔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洛米的火影时代百鬼杂货店.重生之逐鹿三国舰娘之提督厨从变形金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