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第四朵菊花豆腐

【书名: 舌尖上的道术 第101章 第四朵菊花豆腐 作者:鹿水之畔

强烈推荐:星际平头哥破道[修真]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丹宫之主不死佣兵     警方开始全力追查企鹅群的事, 秦翼忙得不可开交, 顾长生也没闲着。虽然企鹅群的那个群主还没被找到, 不过施庆国落网,对王婶一家来说, 罪魁祸首已经被抓到了。

    “我是真没想到结果居然会是这样。”王婶儿子语气复杂地说道。他还以为,最后被查出来,可能会是哪个同行非法竞争, 没想到幕后黑手居然是施庆国。他从来没把施庆国这种小人物看在眼里, 结果差点要了他全家命的人却是对方:“看来还是不能太小看人。”自从白手起家成功以后,被周围的人捧着,每天听着拍马屁的话, 他有些浮躁了。

    壮年男子自我反省。

    知道真相后,最难受的是王婶。追根究底, 会发生这件事,□□就是因为她。差点害了全家人, 这让王婶十分自责。好在家里不仅没人怪她, 反而纷纷开解。王婶心里总算是好受了些, 不过:“真没看出他是这种人啊。”王婶忍不住说道。以往也就只觉得施庆国有些喜欢讨好上司, 不过这是人之常情, 她也就没放在心上。没想到他心思居然这么阴暗。

    好有大师在, 要不然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王婶忍不住往厨房的方向看了一眼。听说大师在做饭,不对, 是在做法。他们一家今天之所以人都在客厅里坐着, 就是因为这个。总不能等大师做完饭了, 还要给送上楼,端到他们床边。又不是彻底起不来了,真要这样,那架子未免太大,对大师太过不尊敬。毕竟有求于人,之前没去迎接大师就已经很失礼了,决不能让大师对他家有所误会。

    所以即使有些艰难,王婶一家还是全都起来了。这会正坐在客厅里一边闲聊,一边焦急地等待。不断地聊天并没有成功地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反而让他们觉得更难捱了些。

    “都说了这么久的话了,怎么还没好,是不是厨房里人手不够?”王婶又看了厨房一眼,忍不住说道。

    “我去给大师打个下手。”王婶儿子站了起来。他其实也坐不住,早有了这个意思,就是怕到时候不仅没帮上忙反而添乱子,一直在犹豫。不过听到他妈的话,他又忍不住动了心思。别的不行,洗个菜,切个菜什么的,他还是能够做到的。平常在家里也是他做饭。

    然而等菜一端上来,壮年男子这才发现,大话说得太早了,他并做不到。

    “做好了做好了。”幸好在壮年男子进去之前,林主厨就先端着菜肴出来,这才避免了尴尬。

    小老板和他朋友进去做饭的时候,怕老乡等太久会着急,林主厨一早就进去帮忙。这会做完了,他也不敢让小老板他们做杂活,于是连忙抢先动手端菜。

    顾长生做的是菊花豆腐。豆腐有加快新陈代谢的功效,有了咒语加持以后,可以很好地把邪气新陈代谢出去。而且豆腐软嫩,吃起来几乎不用咀嚼,十分适合老人孩子。又能延缓衰老,对女性来说格外友好。而且防辐射,对喜欢玩电脑手机,把它们当心头好的人来说,简直是必备佳品。至于作为全家唯一的一个成年男性,壮年男子的需求就被顾长生无视了,反正能驱邪就好了,别的不要要求那么多。

    壮年男子也确实没其他要求,所以在那么多促进新陈代谢的食物里,顾长生第一时间就选择了豆腐。

    菊花豆腐并不是用菊花来做豆腐,而是将豆腐切成菊花的形状。把豆腐块平放在手上,然后飞快地用刀将豆腐切丝,但却并不切断,底部依旧连在一起。这样切出来的菊花,放进高汤里以后,上部被切成丝的豆腐就会散开来,如一朵菊花一般,在高汤中摇曳生姿。这样的菜,没专门学过,普通人确实切不出来。

    幸好慢了一步。壮年男子庆幸不已。要不然他可就丢人了。

    除了菊花豆腐之外,顾长生还做了其他几样小菜,顺便蒸了米饭。因为事先被林主厨打过预防针,所以菜上来以后,王婶一家也没惊奇,知道这是大师驱邪的方式,他们也顾不上会不会吃撑吃胖这种问题,全都放开了肚子吃饭。

    谁知道这一吃就停不下来。原本他们是抱着治病驱邪的念头在吃,结果才吃过第一口,就变成了驱邪的同时,为了美味而吃。那下箸如飞的样子,吓得顾长生连忙解释只有豆腐是驱邪的,其他菜品压根就没特殊功效。

    “道理我们都懂,但是控制不住自己。”壮年男子这话倒还真不是夸张。他们被邪气折磨的这一段时间,压根没什么胃口。什么山珍海味吃下去,都味如嚼蜡。几乎每餐,都只是为了身体,勉强自己喝点粥,吃两根青菜就完事。饿了这么多天,这还是第一次吃到让他们感觉是饭菜的饭菜,能不狼吞虎咽就已经是最大的礼貌,是他们极力克制过的结果了。

    “呼,好饱。”放下筷子,一家四口摸着突出来的肚子,一本满足地靠在椅子上,懒洋洋地不想动。

    久违了的幸福感,能吃饱的感觉,简直太美好了。尤其是,在吃饱以后,他们明显能感觉到,浑身上下的力气,在一点一点地回来。四肢也没那么沉重了,头不疼体不虚。虽然很快,他们的肚子就咕噜咕噜在作响,隐隐有疼痛感。早就被顾长生嘱咐过,说会拉肚子的四个人,连忙站了起来,直奔卫生间而去。

    好在是别墅,卫生间足够多。痛痛快快地拉了一回肚子,把邪气一起拉出来以后,按下抽水键,将秽物和邪气一起冲干净,四人洗完手,神清气爽地走出来。

    明明才病了没多久,这会却有种沉疴尽去之感。身体好了,精神恢复了,壮年男子的出手,果然像林主厨说的那样,十分大方,一下子就又是一千万入账。

    邪气被顺利祛除以后,林主厨的小房子,也开始装修了。施庆国最终因为故意伤害和盗窃罪,被判了无期。秦翼还在带队追查企鹅群,听说他手下有个特别精通黑客技术的高端人才,虽然还没能揪出群主真身,但是也找到了不少线索,令对方疲于奔命,没空再建立新的企鹅群搞事。

    顾长生不懂这个,他是个电脑小白,完全帮不上忙,只好继续勤勤恳恳地做饭,努力赚钱。

    不过赚了钱,总要花啊。因为祖师爷在的原因,顾爸爸已经不肯要私房菜馆的收入了,表示全交给顾长生自己花用。吃的穿的,想买什么就买,不要怕浪费钱,总之千万别亏待祖师爷。于是顾长生一下子变得有钱了起来,他有心想再给祖师爷换个更好的神像和神龛,但被祖师爷拦了下来。

    “身外之物,不必在乎。”

    行吧,你最大,你说什么是什么。一直以来都以为金身对神明来说很重要的顾长生,最开始还有些疑惑。不过他郁闷了没多久,就自己想通了。对灶君来说,他的神像固然简陋,但作为五榖神农大帝,他的神像却足够威武高大。祖师爷并不是个缺香火金身的神。想通了以后,顾长生也不失落了,反而觉得高兴。

    然而这样,手里的钱也就派不上用场了。顾长生正想着要拿这些钱干点什么的时候,就听到几个帮工在聊天。

    “你前几天不是跟强子调休了么,怎么还来上班?”年纪大点的帮工问年轻的那个帮工。其他人闻言,也好奇地说道:“对啊,你不是说要去旅游吗,怎么没去?”

    年轻帮工无精打采地说道:“是说要去旅游啊。”

    说着,他就有些愤慨地说道:“我都看到爸买票了,结果说好的全家旅游,变成了他和我妈重温蜜月游,你们说气不气人!”

    “一把年纪了还二人世界,说就不带我这个电灯泡了,等下次去的时候,再带我,鬼知道下次是什么时候。这么多年,我们家旅游的次数,一个巴掌都数的过来。”要不然他也不会那么兴奋,老早就和人调了休。年轻帮工翻了个白眼,他倒不是对父母感情好有意见,就是想谴责这种言而无信的态度。

    众人闻言,同情地给了他一个安慰的摸摸头,被年轻帮工气哼哼地打掉手。几人笑闹在一起,顾长生看他们也没耽误工作,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无视了。

    他店里的帮工都很年轻,大都才十八|九岁,很多念完初中或者技校就没再念下去。有些是因为家庭原因,有些则是因为就不是那个读书的料子,索性出来工作顺便学手艺。

    在顾家柴火灶工作,平常那些美食福利就不说了,有一个最明显的好处就是,在后厨帮工的时候,可以趁着厨师空闲的时候,和他们学一两手。时间长了,要是有天分,就会被提成帮厨。再往上,就有培训的机会,培训完出来,变成主厨也不是不可能。顾家柴火灶店里的几个主厨里,就有一个主厨是这么熬出头的。

    那是他们这些人的目标,能在顾家柴火灶里当厨师,说出去,可是件令人羡慕的事。很多名厨精心教导出来的徒弟,都没有这个机会。所以帮工们也很珍惜,玩闹的时候心里也有分寸,只会在空闲的时候开开玩笑,并不会影响工作。

    “行了,别郁闷了。等你升上帮厨,或者再给力点,升上主厨,到时候有了钱,自己想怎么玩就能怎么玩。还能带你爸妈一起出去玩,到时候你是出钱的,你爸妈还能把你这个钱包丢了?”年长一点的帮工开玩笑道。

    年轻帮工一想,也是,他爸妈不要电灯泡,还能不要钱包?

    说到升职加薪,几人又有了工作动力,做事效率提高了不少,三下五除二就把手里的活干完。闲着没事,还把厨房里的卫生又收拾了一遍。

    顾长生在一边看着,整理新菜单的同时,听他们闲聊,心里也有了主意。有钱了以后,还可以带祖师爷去旅游啊。祖师爷应该还没旅游过,正好带他好好地看看华国的大好河山,等玩够了,还能出国。好不容易下来了,总不能一直困在一个地方。a市虽然是个大城市,但风景也就这样了,多看两眼就腻。

    想到就做,顾长生没报旅游团,自己上网找了攻略,问过祖师爷的喜好做好计划后,就揣上祖师爷出发了。

    华国名山大川有很多,顾长生本来想带祖师爷去神农架的,但是想了想,还是把地点改成了其他地方。毕竟神农架是个风景区,要收门票钱的。这让祖师爷情何以堪,虽然有心想带祖师爷故地重游,不过还是换个地方比较好。顾长生最终选择了,离a市不远不近的另一个知名风景区。虽然同样要付门票钱,不过好歹和祖师爷没关系了。

    提前买好了车票机票,坐上飞机以后,姜时年面色感慨。万年前,谁还能想到,凡人能在天上飞?即使是修道者,也要修炼到一定程度了,才能飞行。

    顾长生原本是很想和祖师爷一起,好好享受这一趟旅程的。谁知道飞机飞到一半的时候,居然遇到了劫机事件。这完全就是电视中的情节,每天那么多航班,华国每年发生的劫机事件,平均下来,都不超过两位数。

    偏偏这么巧,他们就遇上了。顾长生忍不住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有柯南体质。最重要的是,武器是怎么带上来的,我国的安检还是很严格的,根本不是摆设。而且上飞机以后,他也没有感觉到任何不对,要不然不至于直到劫机者自己跳出来以后,他这才发现有人劫机。

    不过这次应该和邪神没关系,毕竟祖师爷也没发现不对。顾长生才这么想时,就听到祖师爷低声说道:“中间那个人,他手上戴着的那个戒指是须弥戒。”

    须弥戒是什么,顾长生当然知道。不止是顾长生,换做任何一个看过修真文的人来,也都会知道。顾长生的目光,落到祖师爷说的那个劫机者手上。对方左手中指上戴了个银色的戒指,那戒指看起来,和普通的银戒指差不多,朴素无华。上面甚至连花纹都没几条,可以说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了,特别平凡。这话要不是祖师爷亲口说的,他完全没办法把戒指联想到空间戒指上,只会以为那是个普通的装饰品,还有点简陋的那种。

    空间戒指早已经失传了,就连顾长生这样的术士手上,都没有这东西。对方一个普通人,身上又怎么会有。顾长生不由得,怀疑起了邪神。

    “太胡来了。”姜时年忍不住皱眉。空间戒指按着这世界的法则,是没办法带下来的,要不然他早塞十七八个给顾长生了。

    也不知道那玩意是用了什么手段,居然弄下来了不说,还把它随意地交给普通人。武器大概就是放在空间戒指里带进来的,毕竟过安检的时候,他也观察过了,安检员并不管人们身上有没有戴首饰,他们的重点一般都放在危险物品上。

    谁能想到,危险物品被藏到了戒指里呢。

    又不是修真小说。

    空间戒指失传了太久,久到国家已经没这方面的资料,在制定规则的时候,也就没考虑到这个。邪神就是钻了这个漏洞。

    “老实点,窃窃私语地说什么呢?”劫机者一共有三个,两男一女,都是和善的面相,甚至还有一点苦相,看起来就是老实人。但他们这会表情狰狞,让人忍不住想到,会咬人的狗不叫。越老实的人,发起疯来,越可怕,谁也不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

    怕刺激到劫机者,没人敢再说话,甚至有小孩受到惊吓哭了起来,都被家人飞快地捂住嘴。机舱里彻底安静了下来,只听得见劫机者说话的声音。三个劫机者里,唯一的一个女性走到姜时年身边,拿枪指着他道:“说你们呢,不想死就保持安静,不然我们正好拿你开刀,免得还有人心存侥幸,以为这是在闹着玩,我们是在吓唬人。”

    “再重复一遍,这不是拍戏,也不是恶作剧,就是货真价实的劫机。不要试图反抗,反抗的后果不是你们能承担的起的。我们的目的只是钱,拿到钱,把我们送到安全的地方,我们自然就会走人。”

    “赎金你们看着准备,反正越高,我们放人的速度就越快。要是太少,我们一个心情不好,可能就会手抖,那结果不会是你们想看到的。”劫机者看起来有恃无恐,他们拿着枪,威胁地环视了众人一眼。

    空姐几度试图和对方谈话,但都没能成功,还差点被打了一枪。就连地面上和飞机联络的时候,警方专门派出来的交涉人员,也没能派上用场。劫机者咬死了要赎金,但却不说具体金额。生怕飞机上的人质出事,最后只好往大了准备。

    “他们在说谎,根本没想放人。”顾长生脑海里突然出现祖师爷说话的声音,但祖师爷明明没开口。顾长生愣了一下,这才反应了过来,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神识传音。

    怕引起劫机者的注意,顾长生没表现出任何异常,脸上挂着和周围人如出一辙的害怕和恐惧。姜时年继续说道:“他们身上有那种不怕死的感觉,企图同归于尽的疯狂。不过看起来对赎金却很在意。”

    既然想同归于尽,都要死的人,要钱有什么用?

    因为有祖师爷在,顾长生并不担心自己和飞机上其他人的安全,于是就忍不住发散思维,研究起了这个问题。顾长生注意到,劫机者身上的衣服,虽然干净整洁,但都有些旧。不是那种故意做旧的款,而是穿久了,穿旧了。女性劫机者身上的那件白色外套,布料能明显看出已经洗到发黄,但她还舍不得扔。也许这就是他们重视钱的原因?

    他们是用不着钱了,但他们的家人还需要。不过一旦飞机坠毁,人质全部死亡,那还有谁会支付赎金?

    劫机者们听到越来越高的赎金报数,眼睛都越来越亮。和顾长生猜测的一样,他们全是为了钱才做的这事。有人答应过他们,只要拖着一飞机的人去死,不放过一个,事成以后,就会把他们家人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再给他们家人一笔钱。至于这笔钱会是多少,就要看他们的能力了。

    在飞机上,他们能要到多少赎金,作为补偿和报酬,他就会给他们家人多少钱。

    反正都要死了,当然要竭尽全力地多争取些,好给家人更多的保障。

    “你们的命就只值这么点?八千万,在场的有些人,身价都不止这个数吧。”女性劫机者冷笑一声,别以为她不知道,不说头等舱的那些有钱人,就是在这个商务舱里,说不准都有身价超过八千万的土豪。她穷怕了,不想自己的孩子也跟着穷一辈子,就指着这一回赚一笔大的,让子孙后代,都跟着受益。

    八千万在平时看起来是很多,她老老实实干活的话,一辈子都赚不到。但放到现在,就太少了,还要和其他人一起均分。分完真正能到手的钱,买完首都房子,剩下的根本不够挥霍。

    她想要的是,她的孩子能够有钱,有钱到爱买几套房子就买几套,爱干什么就干什么,一辈子都可以奢侈地度过。想要的是给她孩子弄一座,吃一辈子,也吃不完的金山。而不是买完房子以后,就要省着花,小心翼翼地怕钱花光,随时都有可能重新回去过苦日子。

    怕开枪,子|弹打到机舱上会出事,女性劫机者抽出一把弹|簧|刀,锋利的刀锋压到离她最近的一个女人脸上,血珠立马就沁了出来:“我劝你们想清楚,是钱重要,还是命重要。是钱重要,还是美貌重要?”

    “对女人来说,美貌永远必不可少对不对?”女性劫机者看着对方妆容精致的脸庞,温柔地问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舌尖上的道术相邻的书:夺梦解药大天师[综]专业当爹被幻想世界拉入的我超能力与神魔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洛米的火影时代百鬼杂货店.重生之逐鹿三国舰娘之提督厨从变形金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