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第三朵菊花豆腐

【书名: 舌尖上的道术 第100章 第三朵菊花豆腐 作者:鹿水之畔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丹宫之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破道[修真]星际平头哥不死佣兵     顾长生忍不住看了坐在身边的祖师爷一眼,不怕不怕, 有定海神针在。

    想到这, 顾长生心里顿时安定了下来。只觉得里面不管有什么, 哪怕是邪神本尊在, 也不会让他心生恐惧和退意。

    别墅前的院子被开辟成菜园子, 原本用来停车的地方, 全都被占用了。车子没直接开进去, 在门口就停了下来,几人下车, 院门前已经有人等在那了。

    站着的是个三十来岁的壮年男子,看样子应该就是林主厨的那个老乡。男子脸色发黄,眉头紧皱,额上还有一层薄薄的虚汗, 看起来似乎很不舒服。

    别墅区因为绿化程度比较高, 而且是在郊区, 温度并没有市中心那么高。再加上今天是阴天,所以气温凉爽适宜,只要不做剧烈运动, 绝没有出汗的可能。更何况男子身上的汗,一看就是因为身体不适导致的。林主厨连忙扶住对方:“身体不舒服还出来干什么?又不是外人,我带他们进去就好了。”

    说着,林主厨又连忙问道:“王婶, 还有弟妹怎么样了?孩子呢?”

    男子勉强笑笑:“在床上躺着呢, 都起不来。就我一个人还能动动。”之前大家都以为是感冒前兆, 全当感冒治。但后来症状越来越严重,医生也看不出问题来,害怕出什么事,他妻子孩子都忍着难受,赶了回来。说悲观点,最起码要见最后一面。

    把人带进去,彼此介绍过后,男子说道:“其实最先怀疑大家有可能是中邪的人,是我妈。”老人家一向比较信这些。意识到有可能不是生病以后,她就请了大师、神婆上门,结果全没有用,都是骗子。现在这两人还因为招摇撞骗,宣传封建迷信等原因,在派出所里蹲着。

    “得亏老哥你介绍了顾大师,不然我们一家就跟没头的苍蝇似的,到处横冲直撞,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压根找不到靠谱的。他虽然还在努力地找大师,但是其实心里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甚至想过这么发展下去,到最后,他们可能会死。要不是死的不止是他一个人,还有家人,说不准他都放弃了。但看看娇妻幼子老母,男子就又坚定了找人的念头。

    一个大师是假的,两个三个,四个五个,一直找下去,他就不信遇不到一个有真本事的。

    “这也是恰巧遇上了。”林主厨摆摆手,并不居功,只把话头抛给顾长生:“小老板,他家这是什么情况,能破解吗?”

    林主厨问的问题,也是壮年男子想要知道的。闻言,他期待地看向顾长生。顾长生虽然年轻,不过他老乡不是个信口开河的人,男子对林主厨信任非常,觉得对方带来的人,应该可靠,不会是骗子。

    在两人聊天的时候,顾长生已经观察了一圈周围的环境,并没有发现什么大问题。不过那种不适感还在,而且进屋以后,这种感觉,变得更明显了些。顾长生没直接回答,反而问起了壮年男子的症状:“除了冒虚汗还有什么其他反应?”

    男子这才想起来,他还没说详细情况。

    就是医生看病,都还要问清楚病情,来辅助治疗呢。男子连忙说道:“最开始是头晕,感觉疲惫,后来就开始头疼了。身体也变得沉重,四肢无力,软绵绵的。睡觉也睡不着,好不容易睡着了,还会做噩梦。”

    “不仅做噩梦,而且还会鬼压床。和平常的鬼压床不同,它不是浑身沉重动弹不得,而是能感觉到床上有东西在抓着你,不让你动。”这就很可怕了。“不过等挣扎着起床以后,就会发现床上压根没东西,都是错觉。”

    本来就很难受,还睡不好,以至于全家都没什么精神。知道顾长生要来,原本他们还想下来接人,表达一下尊敬。结果全都起不来,脑门突突地做疼。

    他妻子平常穿十公分细高跟,走路都还健步如飞的人。早上甚至才下床,就两脚发软,一个趔趄,要不是及时扶住墙,差点就摔了。

    更别说小孩跟老人,也就他平常比较健壮,勉强还能走动。

    “最近家里没买奇怪的东西吧?比如珠宝古董。”

    这些东西哪里奇怪了?男子心里疑惑,不过也没多想,大概是怕古董是新出土的,上面带了不干净的东西。听到顾长生的话,男子十分肯定地说道:“没,我家没人喜欢古董,从来不买这个,觉得浪费钱。至于珠宝首饰之类的东西,也很少买。不实用,有几样撑门面就够了。上次买首饰的时候,还是大半年前结婚纪念日,我给我老婆买了个戒指。再往前就是给我妈添了对金耳环,不过这是去年年底的事了。”

    比起珠宝,他妈更喜欢干活,他老婆更喜欢化妆品,他儿子更喜欢电子产品。他自己没什么特别的喜好,都很随意。有的用就用,没有也不影响。

    顾长生点点头,又问道:“能上去看看他们吗?”

    这有什么不能的。男子干脆地站了起来,在前头带路。之前平地走路还没感觉,这会开始爬楼梯了,一下子就能看出来,男子脚步十分虚浮,有气无力的。

    看过几人的状况,顾长生发现,确实和男子说的一样,他家人的情况比他更严重。尤其是小孩,甚至都没感觉到他们这些人进去过。不过把别墅里,所有房间都走一圈下来以后。基本每个房间,都能看到一个平板或者电脑。尤其是小孩的房间里,手机、平板、笔记本还有台式电脑各色齐全,可以看出来对方确实是很喜欢电子产品。家里也很疼爱他。

    临出房间的时候,目光扫过被随意放在地毯上的笔记本,顾长生心中一动,问道:“能打开看看吗?”一直看不出端倪,顾长生怀疑这事可能又是邪神的手笔。想到这,顾长生忍不住看向祖师爷,果然,祖师爷微微点头。那意思,显然是肯定了他的猜测。

    上次邪神就是利用网络来蛊惑人。林主厨老乡家里,电脑、平板,这些东西随处可见。对邪神来说,利用起来岂不是更方便?

    想到直到现在都还没被找到的那个家有恶妻俱乐部企鹅群,顾长生的心情就不太好。

    听到顾长生的话,男子犹豫了下,看了看躺在床上,紧锁着眉头,睡得十分不安稳的儿子,他最终开口说道:“可以。”他是从来不乱动孩子东西的,不过现在情况特殊,说不准线索就在里面呢,动就动,线索重要。

    线索真的就在里面。也不知道这回是邪神亲自动手,还是他找的手下质量比较高,在打开电脑以前,居然完全没哪里不对。但电脑一打开,顾长生就看出了问题。虽然对方这回大概是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没留下任何黑气。不过邪气只要存在过,哪怕扫了尾巴,多多少少也会留下点蛛丝马迹。其他人或许看不出来,却难不住顾长生。

    就像是一个屋子,有人住过和没人住过,其中的差别是很明显的。哪怕住过的人在离开的时候,彻底打扫过房间也一样。顾长生看向壮年男子:“能不能看看你的手机?”

    男子并没有犹豫,哪怕他手机里有不少工作机密也一样。他直接掏出手机,交给顾长生。

    这手机也被邪气住过。检查完以后,顾长生又看了男子妻子和母亲的手机,果不其然,全都有被黑气住过的痕迹。结果十分明显了,有人借着网络的便利,利用邪气在侵蚀他们的身体。这一家人身上出现的种种症状,都是受到邪气入侵的表现。邪气入侵后,又引发了他们的担心和恐惧,这让他们的病情越发严重。

    病越重,他们就越害怕。越害怕,病就越重,周而复始。

    以往邪气都是直接勾动人内心的负面情绪,这回居然是先破坏身体健康,然后才借此引起人的恐惧等负面情绪。要不是突然换了风格,顾长生在听到他们病情的时候,当时就能看出毛病出在哪了,也不至于直到现在才发现不对。

    “不是大问题,解决起来不难。”听到顾长生这么说,男子喜出望外。然而还不等他多高兴一会,顾长生就又说道:“不过治标不治本,如果找不到幕后动手的人,很可能我前脚给你弄好,你后脚就又遭到算计。”只要邪气想藏,没了网络,还能通过食物衣服,通过其他东西来害人。人能断网不玩电脑不玩手机,还能不吃饭不穿衣服?完全防不胜防。

    男子其实早就怀疑有人在害他,但是他回想过所有和他结下过梁子的人,完全想不到谁有这么大的能力。找不到幕后的人,男子心里十分失望。听到家人病能好的喜悦,也十不存一。

    “老弟,你和弟妹得罪过什么人,手段这么阴狠?”林主厨问道。害人全家,连老人孩子都不放过,这简直就是在赶尽杀绝。

    老人和小孩所处的环境比较单纯,应该不会有这么丧心病狂的人出现。所以得罪人的,很可能是老乡夫妻俩。

    男子苦笑,他也不知道啊,他比在场的所有人,都更想知道这事是谁做的:“我老婆的工作比较不得罪人,大概是我抢了别人的生意,人家看我不顺眼,想除之而后快。”装修这个行当,竞争非常激烈。他能把公司做到现在这么大,占了不少市场,当然会挡到其他人的路。

    “就是和工作没关系,但人生在世,谁能不得罪人?买个菜,对方多收钱了我指出来,这不也是得罪人?”但不得罪能行吗,总不能畏首畏尾地被人占便宜。更何况你不说,人家也不会感激,反而会把你当傻子当肥羊,变本加厉。

    说得也是。

    最终还是顾长生给秦翼打了个电话,把和壮年男子近期有摩擦的那些人查了个遍,这才锁定了目标。

    最值得怀疑就是施庆国。不为别的,光是壮年男子一家出事的同一时间,施庆国的生活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就值得人怀疑了。而且他还完全没掩饰,张扬地恨不得人尽皆知。

    施庆国一下子有钱了起来,也不急着找工作了,天天吃喝玩乐。

    “你这衣服很贵吧?布料这么挺括。还有这鞋子,亮锃锃的。”

    “手机也是新款,这个水果牌子的手机,新款要小一万,之前才上市的时候,我小儿子想要,我都没舍得给他买。”

    “老施家的孩子,真的是出息了啊。”

    施庆国一身名牌地站人群中间,听着周围人的夸赞,志得意满。觉得回老家简直是再英明不过的决定。都说要衣锦还乡,果然有它的道理。之前在a市,他特意邀请前老板和前同事出来吃饭,结果人是出来了,对方的眼神却全没落到他的奢侈品上,即使他有意炫耀也一样,都跟瞎了似的看不见,一点意思都没有。还是回来好,这才是其他人看到他以后,该有的正确态度。

    施庆国脸上挂着谦虚的笑容,动作和神态却时不时地流露出高傲。他总共许了三个愿望,报复王婶一家,变得有钱,开一家日进斗金的大公司。目前愿望已经实现了两个,按着群主的效率,第三个估计也快了。他有高傲的资本。

    “不过你妈怎么没跟你回来?我们还想和她聊聊天呢。”一个上了年纪的大娘问道。施庆国表情一僵,暗自觉得对方没眼色,哪壶不开提哪壶,好端端的,提他妈干什么,尽会让他丢脸。

    生怕大家想起来,他还有个做过环卫工的妈妈,施庆国连忙转移话题地说道:“我接下来还打算开个公司,这次回来就是想看看,村里有没有人愿意跟着我干的。工资嘛,我肯定不会亏待大家伙。我就是想着,反正都是要招人,那肥水不流外人田,当然优先找咱们自己村的。”

    公司估计这回回去就能在群主的帮助下开起来,不过招人的事,施庆国就只是随口说说。他只是单纯回来炫耀的,压根没想在老家招人。

    但其他人不知道啊,听到施庆国这么说,还真以为他要招人呢,顿时就激动了:“庆国你看我行吗?虽然年纪大了点,不过也才四十多,还能干二十几年呢。你要是招了我,我肯定踏踏实实跟你干。”

    说话的这人是被裁员出来的,原公司效益不好,他学历不够,就被开了。不过个人能力还行,原本也就是回来休息一段时间,调整一下状态,就打算出去再找工作的。没想到这么巧,遇到施庆国说要开公司。那与其给外人干,还不如就跟着自己村的人干。起码公司开起来了,都是同一个村子的,又是元老,看在这份上,对方应该也不会亏待自己。

    “还有我家那小子,今年才毕业回来没多久,庆国你要不要?”

    “对对,我家那个也是。在实习呢,在其他公司总是待得不舒服,庆国你要是要,我就让他辞职回来。”

    众人七嘴八舌,最开始施庆国还得意不已,但越听,越觉得不对。这都是什么人选?要么太老,工作能力差。要么太嫩,愣头青一个,还没有工作经验。

    施庆国心里不舒服,换做以前,他不会表现出来,但是现在,自觉已经走上人生巅峰的施庆国,完全没给村人面子的意思,他直接不耐烦,轻蔑地说道:“当我这是垃圾场呢?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能进。”

    场面一下就尴尬了起来。更尴尬的是,就在有人想要和施庆国理论的时候,警察来了,当着众人的面,施庆国被抓了起来。

    “不是,你们抓我干嘛,抓错人了啊。快放开我,信不信我告你们。”施庆国愣了一下,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一边挣扎,一边威胁。警察无视掉施庆国的威胁,直接把人押上车,带走了。

    看着警车开走后喷出来的汽车尾气,村人目瞪口呆之余,有人忍不住说道:“他那些钱,该不会是作女干犯科来的吧?”

    “还说开公司呢,幸好没去他公司上班,不然天知道会不会被当成同伙。”有人松一口气。

    亏施庆国还有脸嫌弃他们是垃圾,说不收。现在看看,谁是垃圾还不一定呢。几个深觉躲过一劫的人不屑地想。

    施庆国没受过训练,被抓到以后,警察还没怎么审问,他就全坦白了。

    “又是企鹅群?”最近利用这个作案的人怎么这么多。秦翼按着施庆国的口供去搜那个有求必应群,果不其然,根本找不到这个群。另一个警员打开施庆国的企鹅号,检查了通讯录:“也没有。”

    “怎么可能会没有?”施庆国不可置信地喊了出来。他就希望看在他坦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份上,能减轻罪行。

    现在找不到群,警察会不会以为他骗人?

    完了。

    施庆国后悔不迭,早知道会这样,他当初就不该为了满足虚荣心,许愿开公司。反正有钱,干什么不行,哪怕在家躺平了呢,日子也能过得开开心心。

    开什么公司,应该许愿不会进局子,或者能顺利地从局子里出来才对。群主那么神通广大,有求必应,一定能做到这一点的。可惜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他已经在局子里了不说,三个愿望也早就用完了。

    更让施庆国绝望的是,警察查出来他钱财的来源,是从其他人账号那边直接转过来的,还没经过原主同意。

    “怪不得最近好几起报案,说是账号里的钱少了,敢情都跑到这里来了。”有个警员随口问道:“还挺有本事,请黑客干的?”

    施庆国哪还顾得上回答这个问题,知道自己卡上的钱是这么来的以后,他满脑子都是在怨恨。群主做事为什么手段这么简单粗暴,为什么会出纰漏?他就不能仔细一点吗?现在好了,他躲在背后倒是没事,自己却要进监狱了。

    等等,施庆国突然想到,会不会这就是群主的目的?哪有什么有求必应、神通广大,这就是针对自己设下的一个局!

    三个愿望,报复王婶一家,于是王婶一家生病了。说是病的快死了,但是一直没死,还活得好好的。真病假病谁知道,说不准只是在装病。亏他以为这次回来就能听到好消息,白期待了。

    第二个愿望变有钱,但这个钱却害自己被抓,还即将入狱。与其说是在帮他,还不如说是在害他。第三个愿望说是开公司,可直到现在公司也没开起来。

    一定是王婶儿子还不肯放过他,在背地里设计出这一切,想彻底整死他。说不准在他得意洋洋的时候,对方就在背地里偷笑。人怎么能这么坏?想通这一切以后,施庆国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连忙把猜测的一切都说了出来。他是被陷害的。

    “要是我知道这钱是这么来的,我肯定不敢花,早就来自首了。”听到施庆国的话,有个警察忍不住说道:“我看你花得挺欢的啊。这才几天,都买了多少东西。”还全是奢侈品,没一样便宜的。

    更何况,施庆国的猜测也站不住脚。真病假病,普通人看不出来,医院还能看不出来?再说了,施庆国有可能不知道钱的来源,但他害人的心,确实真的,这就够了。

    不管施庆国说什么,警察都没再搭理他。秦翼看着手机若有所思。施庆国前面说,那个企鹅群是突然出现的,那现在突然消失也不是不可能。

    上次的那个家有恶妻俱乐部企鹅群,不也是这么没的。出于警务人员的敏感,虽然暂时还没证据,但秦翼怀疑,这两个群,可能是同一个人创建的。或者,甚至干脆就是同一个群,改头换面了继续出来害人。

    看来,还是不能放松这方面的追查。上次就不应该因为人手紧张,把人撤走大部分,只留一个人在查。一个人能顶什么事。必须向上面打申请,多找几个人,成立专案组来查这件事。

    这次是运气好,才没让对方得逞,但谁知道下一回,还有没有这个好运气。真等死人了再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舌尖上的道术相邻的书:夺梦解药大天师[综]专业当爹被幻想世界拉入的我超能力与神魔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洛米的火影时代百鬼杂货店.重生之逐鹿三国舰娘之提督厨从变形金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