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第二朵菊花豆腐

【书名: 舌尖上的道术 第99章 第二朵菊花豆腐 作者:鹿水之畔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丹宫之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破道[修真]星际平头哥不死佣兵     施庆国心里十分不爽。尤其是在王婶儿子出现以后, 他看对方,简直是看哪哪不顺眼。原本他就对王婶没好感,哪怕对方一直以来态度都十分和善也一样。现在,施庆国对母子俩的观感,更是掉了最底层。

    王婶和他妈太像了。一样粗壮的身材,胳膊伸出来有他腿粗。圆润的脸庞,比大饼还大饼。还有每天梳得整整齐齐,一丝不苟盘在脑后的头发。一点都不美观,这样紧贴着头皮的发型只会显得她的脸更大。甚至就连工作的态度也一样, 都闲不下来,吃苦耐劳。

    吃苦耐劳是个褒义词,所有见过施庆国母亲的人, 都会这样夸赞她。每当这个时候, 施妈妈脸上就会露出略带不好意思的朴实笑容。这笑容看在施庆国眼里,再碍眼不过。她是吃苦耐劳了,是获得美誉了。但是作为她的儿子,让她吃苦, 岂不是在说他无能?

    每一次夸赞, 都是在狠狠地往他心上插刀!

    没办法拿自己母亲怎么样, 为了名声,他最多也就只能骂两句。想把人赶回老家, 眼不见为净都不行。施庆国心里, 早就已经堆积了一堆的不满在等待发泄。这也是为什么, 公司的底层人员明明不止保洁, 还有个专门侍弄花草的大爷。他在烦躁了的时候,却会下意识地选择针对王婶的原因。

    而王婶儿子的出现,更让施庆国觉得难受。他是个自卑到极度自尊的人。施庆国的目光在王婶儿子做工精良、版型上佳的西装和皮鞋上滑过,又落到了对方因为伸手,而隐隐约约半露出来的手表上。

    他肯定是故意的,炫耀!

    即使心里这么想着,但施庆国的眼神却就跟被胶水黏住了似的,硬是拔不开。紧盯着王婶儿子的手腕,施庆国终于看清了手表的全貌。果然是那个奢饰品手表牌子的经典款。

    施庆国很喜欢名表,虽然买不起,但也能望梅止渴。他经常会买一些杂志饱饱眼福,或者上网搜集相关的图片消息等等。名表之中,他尤其喜欢这个牌子,对它家的经典款如数家珍。所以王婶儿子的手表才露出一个边边的时候,他就敏锐地注意到了。等一看到全貌,更是不用凑近,就确认了对方高贵的身份。

    妒火熊熊。

    如果说西装皮鞋,咬咬牙还能透支信用卡买基础款来装门面。但手表,尤其是王婶儿子现在手上戴着的这只。就是透支完所有信用卡,再去办各种小额借贷,也还是连它的表带都买不起,更别提完整的一整只表了。

    都是农村出来的,凭什么对方穿得起好衣服好鞋子,还买得起这么贵的表?而他却连想都是奢望。施庆国心里既不甘,又嫉妒,还充满了老天没眼、怀才不遇的憋屈。他名牌大学毕业,结果混得居然还不如一个初中就辍学的穷小子?

    曾经在聊天的时候,听王婶提起过她儿子学历的施庆国,现在回想起王婶当时知道他名牌大学毕业以后,脸上那羡慕的神情就觉得作呕。虚伪!

    当时的施庆国有多得意,现在他的脸色就有多难看。怕被看出端倪,施庆国找了个借口离开:“我工作还没做完,得赶紧回去了,王婶你好好休息,拖地的事不急。身体最重要。”说着,还貌似体贴地关心了一句。有意地把这件事重新提起来,以达到膈应人的目的。

    有钱人有怎么样,还不是有个当保洁的母亲。丢人现眼。

    还没高兴多久,就想到自己家里也有个这样的妈,施庆国本来就不好的心情,更是蒙上了一层雾霾。

    其他人被施庆国这么一说,也不好再待下去了。总不能施庆国回去工作了,他们却还在医院里滞留,到时候领导看见了怎么想?知道的明白是施庆国工作效率低,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借机偷懒呢。虽然这会回去,差不多就已经到下班时间,不过众人还是和王婶母子俩告别。

    王婶儿子在发现施庆国的态度不对以后,就一直在注意他。自然把对方的表情,全都看在眼里。等人都走了,王婶儿子把王婶扶出医院,上车回家以后,等母亲休息好了,他这才旁敲侧击地问了起来。

    他妈身体一向不错,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出事了。

    同样是待在没开窗户的空调房里,其他人都没事,就他妈呼吸过度。不是他想太多,但是说真的,他妈每年都有体检,一直挺健康的。因为经常干活,多少起到了点锻炼的作用,所以和那些常年坐办公室的年轻人比起来,身体素质各方面甚至都还更好。这样的情况下,他妈出事了其他却都还好好的,由不得他不多想。

    面对儿子的询问,王婶也没想隐瞒,把事情说了一遍,没落下一点细节。末了,王婶还不忘嘱咐道:“你可得好好谢谢人家,要不是他们,我说不准就危险了。”

    “是,应该的。”王婶儿子点点头。从母亲的话里,施庆国使得小手段简直太浅显,闭着眼睛都能看出来。等过去道谢的时候,也应该回报一下对方才行。

    听到儿子答应,王婶又絮叨道:“你开车方便,下次要是有经过那里,记得帮我把清洁工具带回来。”清洁工具是自备的,她打算辞职了,等她一离职,新的保洁上任的时候,也会自带工具,她留下的那套估计会被扔掉。王婶一辈子节约惯了,哪里舍得,都还能用呢。

    “妈,你不上班了?”王婶儿子十分惊喜。刚刚在医院里费了半天口舌,都没能让母亲松口,他其实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没想到事情居然峰回路转。

    “不上了。”王婶洒脱地说道。在医院的时候,她就已经被儿子说服了,回来路上又仔细想了一回。累不累什么的,她倒不在意,就是健康两个字,快准狠地戳中了她的心思。以前觉得自己身体倍棒,也就没把它放在心里,经过了今天这么一出,王婶就忍不住后怕。

    她还想帮忙带曾孙呢,可不能早死。王婶说道:“明天我就跟你蒋阿姨她们出去跳舞。”早睡早起,锻炼身体,争取活得更久一点。

    请那天帮忙送母亲去医院的几个人吃过饭道谢以后,王婶儿子回到家,又联系了朋友。他这个朋友,就是施庆国的老板。当初王婶死活要出去工作,说闲不住,在家待得胳膊腿都发疼。没办法,怕母亲出去吃苦受罪,他只好联系朋友,给找了份轻松的活。

    最开始找的是烧水泡茶的工作,他朋友那就是个小公司,给客人上茶也不讲究什么冲泡方法,有就行。抓一把茶叶放到茶壶里用开水一冲就能喝,没什么技术含量,简单省事,小孩子都能做。不过王婶去了之后,觉得那是在白拿钱,她本来想回去,让儿子再给她找份新工作。结果还没走,就发现公司里缺个保洁,于是王婶索性自己给自己换了个工作。

    王婶儿子知道以后,本来是不答应的,但是拗不过她,只好认了。好在一周就打扫两次,不会特别累。再加上那是朋友的公司,打过招呼,有朋友看着他也放心,所以王婶这个保洁,就这么干了下去。

    弄出这事,王婶儿子再是好脾气,也忍不住给朋友打电话。不算是兴师问罪,但话里对施庆国的意见却十分明显。

    “还有这事?”他朋友最近在外地出差,今天才回来,还不知道情况。闻言当即保证道:“我一定给你个交代。”

    平常也没看出施庆国是这样的人啊。怕中间有什么误会,他朋友特意了解了一下情况,结果居然真是这样。

    王婶儿子当天就得到了满意的答复。

    施庆国虽然是名牌大学出来的,但他工作能力并不强,混了这么多年,也只个办公文员。虽然挂了个主管的头衔,但手底下根本没人,连独立办公室都没有。只是为了接待客户的时候说起来好听,这才给他安了个名头。对于这样一个没什么价值的员工,老板开除起来完全不心疼。

    “我是请你们来上班,为公司创造价值的。不是请你们来玩宫心计,勾心斗角算计人。很抱歉,你的所作所为太影响公司的工作氛围。”

    被解除劳动合同的时候,施庆国满脸的不可置信。只觉得周围同事诧异的眼神,是在赤|裸|裸地嘲笑他。好一会,施庆国才回过神来,冲到办公室想找老板要个说法,结果就只得到了这个回答。

    闻言,施庆国嗤之以鼻,觉得想裁员就直接说,还找什么借口。直到看到老板意味深长的眼神时,他心里这才一个咯噔,意识到了不对。该不会是,他之前做的小动作被发现了?虽然王婶儿子一看就是个没文化的暴发户,但暴发户有钱啊,有钱就能为所欲为。他这是被打击报复了吧?

    一定是被打击报复了。

    施庆国失望地看了老板一眼,觉得对方实在是无能,居然连自己手底下的员工都护不住。换做他是老板,肯定不会出现这样的事。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施庆国飞快地收拾完东西离开,不给同事再嘲笑他的机会。

    抱着装着东西的大箱子走在街上,施庆国也没什么沮丧的感觉。他自信满满,觉得离开这么个被金钱腐蚀的公司,完全利大于弊。毕竟有个这样见钱眼开的无能老板,公司的前景可想而知,迟早倒闭。

    与其在那里虚度光阴、浪费青春,等公司倒闭了再出来找工作,还不如现在就重新开始奋斗。说不准几年后,老板一无所有了,他却走上人生巅峰,到时候要是戏剧性一点,他还有可能遇到前来应聘的前老板,正好把对方现在让他丢的脸,全找回来。

    施庆国给自己画了个万分美好的蓝图,并为此努力奋斗。就在他积极投简历,寻找慧眼识珠的公司时,却遗憾地发现,这年头,识货的人太少了。

    屡次被拒,大部分简历投出去都石沉大海,好不容易有几家通知他去面试的,也跟戏耍他似的,随意地问了几个问题就让他回去等消息。

    等消息等消息,等着等着就没了消息。施庆国心里清楚,这是拒绝的意思。对自己工作能力十分自傲的施庆国,完全没想到,他竟然会找不到工作。

    肯定是王婶儿子动的手脚!

    要不然好端端的,他一个名牌大学生,还能找不到工作?

    a市是大城市,大街上随便找家咖啡店,在里面喝咖啡的人,十个里面就有七个是名牌大学生,剩下的三个,是学历更高更好的精英人士。名牌大学生在这里,完全不值钱。很多公司招聘员工的时候,固然会看学历,但对个人的工作能力,也都十分重视。这里又不是十八线小城,更不像施庆国老家那样,哪家出个大学生,都要大摆宴席请亲友吃饭。

    学历让负责招聘的人通知施庆国来面试,但面试时的夸夸其谈,和没有相匹配实力的自傲态度,让面试官选择了婉拒。

    完全没意识到这些,或者意识到了,但打从内心里就不愿意承认自己无能的施庆国,把找不到工作这口大锅,死死地扣在了王婶儿子身上。

    “阴沟里的老鼠,尽会暗地里耍阴招!”又一次失望而回,施庆国骂骂咧咧,由于太过生气,他压根没发现,这句话把他自己也一起骂了进去。

    “不就是仗着自己有几个臭钱吗?”回到家,施庆国一边打开电脑,打算玩两盘游戏发泄发泄,一边骂道。

    电脑才开机,企鹅是自动登录的。一登录成功,就‘滴滴’地响个不停。

    谁啊?闲着没事乱发消息。

    吵死了,施庆国不耐烦地把鼠标移到屏幕右下角,刚想点掉,就发现群名有些陌生:“这群是什么时候加的?”他怎么没印象。

    鬼使神差地,施庆国改变主意,不仅没点掉企鹅群,反而还打开了。

    “有求必应。”施庆国念出声,觉得这群名真有意思,要是真能有求必应就好了。群里的人不多,加上群主,也就只有三个人。但这群并不冷清,他们聊得很热烈,刷屏飞快。施庆国心里好奇,反正现在闲得慌,他干脆就把聊天记录都看了一遍。越看,越心惊。

    群主似乎十分神通广大,能做到许多事。另一个成员之前提出了愿望,群主帮他实现了,这会是这个成员正在感谢群主。

    哪怕知道对方有可能是骗子,这两人是在唱双簧,施庆国也有些心动。就在施庆国犹豫的时候,突然看到最新刷出来的一条聊天记录。

    “咦,有新人?新人要求点什么吗?群主很厉害的,不仅有求必应,而且不要钱。不过一个人只能求三回,我已经求过两回,群主都帮我实现了。”

    不要钱。这世界上有什么比这三个字更动听的?

    没有。

    哪怕有次数限制,只能求三回也一样。施庆国彻底心动了,就在他准备打字问一问,怎么求的时候,就看到群主说道:“能进群就是有缘。不过这样的缘分也有限,所以最多只能满足你们三个愿望。我这会正好有空,新人要是有愿望现在就说,不然就要再等一个礼拜。”

    他哪里还有时间等,施庆国简直是迫不及待地想要时来运转,见状,连忙飞快地编辑好三个愿望,按下发送。

    “ok,我会按顺序来帮你达成愿望。”

    这段时间,王婶一直跟着人跳广场舞,身体有没有变好不知道,但是精神头却是越来越好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一早起来,她就感觉有些头晕。

    大概是生病了。年纪大了体质就是不行。想到昨天和老姐妹约好了要去公园里跳舞,王婶连忙摸出手机给对方说一声,免得她空等。才挂完电话,王婶就看到她儿子揉着额角从楼梯上走下来。

    “你也头晕?”王婶担心地问道:“该不会是要感冒吧,是不是昨天晚上一起吃饭的时候,我传染给你了?”

    “妈你也难受?”听到‘也’字,王婶儿子下意识地观察了下母亲的面色,果然十分苍白。幸好妻子在出差,孩子又住校,不然感冒的就不是两个人,而是一家子了。王婶儿子连忙带王婶去医院看病。

    从医院回来,拿了药吃完也不见好。就在王婶儿子想着睡一觉,好好休息一下,可能明天起来就会好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可能要晚点回来?生病了?那你多休息,不着急,生病的时候坐车更难受。有事就让小张去做,回来我给小张发奖金。”小张是他妻子的助理。他妻子本来下午就该回来的,不过今天早上起来,也是头晕难受,没办法,只好把行程推迟。

    刚刚还在庆幸没传染到妻子,结果居然连生病都撞到一起。王婶儿子突然想起一句很出名的台词: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

    真是病糊涂了,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王婶儿子按了按额头,给孩子打电话。谁知道打了好几个都没人接。看着只会‘嘟嘟嘟’的手机,王婶儿子忍不住皱眉,担心孩子出什么意外,连忙换了他舍友的电话号码拨过去。

    “也生病了?现在在校医院,手机落寝室了?嗯,好,麻烦你们了。”

    “一家四口都生病,而且是同一时间,症状还一样。我这老乡就起了疑心。他对这些东西不了解,自个琢磨着可能是中邪,于是到处找大师。小老板,我之前不是特地和你定了个包间吗?”林主厨坐在顾长生面前说道:“就是想请他吃饭的。我贷款买了套房子,他是做装修的,我就把装修的事委托给他公司。”他老乡虽然是老板了,不过为人热心,这事本来交给手下的人就可以,但是因为两人的关系,对方决定亲自操刀。这回两人约饭,就是为了沟通这件事。

    毕竟装修什么的,涉及到的事很多,装修风格、材料、预收之类的,都是事。肯定得事先沟通好才行。

    “结果我打电话叫他出来的时候,他说病了,吃饭的事得延后。我本来也没放在心上,都是吃五谷杂粮的,谁还能不生病?不过多问了两句,我就意识到不对了。”

    “世界上哪有这么巧的事,要是住一起,一家人一起生病还能说是传染。但他们一家四口,分别在三个不同的地方,都不在一个市,想传染都没办法。好在我那老乡也不是个傻的。不过他以前没了解这些,找不到靠谱的大师。小老板,您帮帮忙?”

    正所谓亲兄弟,明算账。怕顾长生误会,林主厨主动说道:“我那老乡比我能耐,连锁公司都开起来了,出手挺大方的。这是救命的时候,他就更舍得花钱了。”

    “小老板您要是没有空,就给我介绍个靠谱的。”担心顾长生手上有其他委托,林主厨主动搭台阶。他老乡要求不高,只要能解决问题,谁来都可以。

    路上碰见个陌生人遇到这事,顾长生都会帮忙,更何况还有林主厨的面子在,顾长生直接答应了下来。

    见状,林主厨面露喜色。也不知道是不是他错觉,反正他就是觉得,这事交给小老板他最放心。经常来找小老板的那些人,虽然看起来也厉害,但是他总感觉没小老板厉害。

    他老乡这个问题,能找最厉害的人去解决,当然比退而求其次要来得好。林主厨连忙给对方打电话报喜。事情紧急,也不约时间了,确定老乡一家人都在家以后,挂断电话,林主厨直接带顾长生过去。顺便还买一送一地搭上了姜时年。

    林主厨的老乡住在别墅区。这里住的都是有钱人,房子自带小院子。别墅和别墅之间,都用各种树木花草间隔开来,最大程度地保证了各家的隐私。有草木遮挡,以至于直到车开到门口了,顾长生这才发现不对。

    以往遇到这种事,一般隔着老远,或者到了门口就能看到有黑气。但是这回,顾长生虽然发现了不对,但是却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对。别墅上并没有黑气缠绕,只是隐隐地,让人感觉到怪异,浑身不舒服。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舌尖上的道术相邻的书:夺梦解药大天师[综]专业当爹被幻想世界拉入的我超能力与神魔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洛米的火影时代百鬼杂货店.重生之逐鹿三国舰娘之提督厨从变形金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