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第一朵菊花豆腐

【书名: 舌尖上的道术 第98章 第一朵菊花豆腐 作者:鹿水之畔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破道[修真]丹宫之主星际平头哥不死佣兵     事情了结, 对于刘家人来说,最感谢的除了顾长生之外,就是窦老头了。想要感谢顾长生很容易, 顾家不缺钱, 平常帮忙给村里人算算命什么的, 也很少收费,顶多偶尔意思意思地拿个一两万。

    顾长生救了自己外孙女的命,给再多的钱都不为过, 不过刘妈妈没打算坏规矩, 也只包了两万的红包。

    面上是这样, 暗地里, 刘妈妈却悄悄地嘱咐儿女这段时间多去顾家帮帮忙。前几天听说顾爸爸有打算在农家乐里, 再挖个小池塘的意思。她这两个儿女虽然都没什么大本事, 不过好在有一把子力气,倒也帮得上忙。就是得去的早点,免得抢不到活。

    毕竟觑着这空子, 想上门给顾家帮忙还人情的人有点多, 去晚了, 根本没下脚的地方。

    刘金水姐弟俩都是个老实的, 心里正不自在, 觉得自家占了顾长生便宜, 听到母亲的交待, 顿时松一口气, 两人连连点头。

    还是妈聪明, 有主意!

    感谢过顾长生,刘家人也没忘记窦老头。但是窦老头是个鬼,这就不好办了。刘妈妈想了好一会,也没想到合适的主意,于是悄悄地把顾长生拉到一边,低声问道:“小顾大师,您说我家和窦老头结个干亲怎么样?”

    “干亲?”

    “对啊。”刘妈妈越说,越觉得这主意好。见顾长生有些不解,她便解释道:“我想着窦老头没后代祭祀,孤魂野鬼的,在底下日子也不好过。”窦老头之前才显形的时候,那模样,刘妈妈现在也就只在电视新闻上看到过,那新闻报道的是其他战乱国家,逃出来的难民。

    以前不知道就算了,现在知道了,都是同一个村的,看在这份上,将来她给自家祖宗祭祀的时候,也会顺手帮忙烧点纸钱。更何况窦老头还帮了自家这么大一个忙,冲着这个,她就更应该给对方烧纸。

    “我这也是想让孩子们记住窦老头的恩情。金水他们认个干爷爷,底下孩子也多个太爷爷,这样以后他们去祭拜的时候,有个名头,也名正言顺一些。”

    这确实是个好办法。顾长生还没说什么,变鬼以后,眼睛耳朵就十分好使的窦老头,清楚地把刘妈妈的话,听到了心里。窦老头有些激动地问道:“你真愿意让两个孩子认我当干爷爷?”

    不怪窦老头反应这么大。实在是,孤魂野鬼的日子,太难了。吃不饱穿不暖,虽然鬼不会再被饿死,但是那难受劲却丁点不少。你试着饿个几十年看看,不疯都是好的了。

    其实窦老头才去的那几年,村里还是有人惦记着他的。会时不时地去看看他,给他烧点纸钱,摆两样供品。但等和窦老头同时代的那几个老人都走了以后,就没人记得这事了。窦老头也就彻底过上了餐风饮露的生活。只能偶尔借着村里有人给先人祭祀,顺手救济孤魂野鬼的时候,吃个半饱。

    这回要不是刘妈妈给他烧纸钱时,顺手分了一小碗红豆羹给他做供品,窦老头已经饿了大半年,胃里空落落的。昨晚上有没有力气托梦都还是个问题。

    而且生前就一直一个人,孤孤零零的,窦老头嘴上不说,其实内心里,也很渴望有个家。想享受子孙环绕的天伦之乐。

    他完全没想到自己一时好心,竟然还能有这么大的福报,窦老头忍不住又问了一遍:“我真有这个福分?”

    即使把刘妈妈的话听得一字不落,窦老头还是满脸的不可置信。

    刘妈妈见状,忍不住笑了:“怎么没有?老爷子,不仅他们几个要认您,我也得认您呢。以后您就是我干爸,我年年都孝敬您。”

    “您老的坟就在后山,这么多年也没修葺过,等过两天闲下来了,我找人给您修修。”刘妈妈回想起偶尔经过的时候看到的那个小坟包,越想越觉得早该修了。

    墓就是鬼的住宅,窦老头的那个墓,简直就是个危房。

    被巨大的惊喜砸到脑门上,窦老头好半天才反应了过来,意识到刘妈妈说什么以后,他连连摆手:“用不着,浪费那个钱干吗?有这个钱,你们留着自个花就好。”窦老头自觉已经变成鬼了,积蓄也早没了,认了这门干亲已经是在占便宜,哪好意思让对方再给自己贴钱。

    “当女儿的要孝敬爸爸,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有什么好浪费的?”刘妈妈压根就没改主意的意思,一句话把窦老头堵了。刘金水姐弟俩也难得机灵了一回,附和道:“就是,怎么能说是浪费?这是我们当晚辈的心意,爷爷你可不能拒绝。”

    被这一声爷爷叫的,窦老头高兴地直搓手,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了笑容,心里要说什么也都忘记了。

    稀里糊涂的,这事就这么定下了。

    刘妈妈的目光,重新放到顾长生身上。之前着急孩子的安全,所以也就没注意,不过现在事情过去了,刘妈妈看着风姿隽秀的顾长生,有个念头就忍不住冒了出来。

    姑娘家说亲都要趁早,晚了好的就容易被别人挑走。秉承着这个想法,他们村里的女孩儿结婚都挺早的,一般二十五六就嫁了。这也是为什么,刘姐姐之前会急着催女儿谈恋爱的原因。

    她闺女现在都快二十三了,这会开始找男朋友已经有点晚。毕竟有了男朋友,不得谈个一两年,考察一下人品什么的。人品过关了,然后才能考虑订婚结婚的事。要是不过关,还得再找下一个。所以二十三岁开始找对象,时间十分紧巴,偏偏她闺女还不上心。

    刘妈妈的想法其实和刘姐姐一样,不过闹出租男友的事以后,她也不敢逼外孙女了,不仅她不敢,她还得拦着女儿也别逼。但是不逼归不逼,可孩子不能不谈恋爱啊。老一辈的想法,总归还是希望孩子终身大事有个着落,怕他们无儿无女晚景凄凉。

    租的男人不靠谱,外孙女在外头自己找的男朋友带回来,她们也还不放心。与其这样,还不如就在本地找一个,知根知底的,人品什么的,就在她们眼皮子底下长大,考察了二十几年了,肯定没问题。

    比如现在,眼前不就有一个正正适合的人选!

    刘妈妈打上了顾长生的主意。

    别说本村了,就是整个a市,都没有比顾长生更好的外孙女婿人选。

    首先,顾长生长得好,人又上进,而且还很有本事。最重要的是,他家里没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情况,看顾爸爸就知道,典型的爱妻一族。受家庭影响,顾长生将来肯定也是个疼老婆的。最重要的是,顾妈妈为人也和善,将来孩子嫁过去了,婆媳相处不会出问题。

    刘妈妈越想越觉得好,看顾长生的眼神,都已经带上了慈爱。和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一个道理,当外婆的看外孙女婿,也是一样的。

    顾长生被看得有些发毛,忍不住侧身避开了刘妈妈的目光。

    “长生啊,”为了拉近关系,刘妈妈也不叫什么小顾大师了:“有女朋友了吗?什么时候带回来给你爸妈看看?”

    啊?哦。

    顾长生愣了一下,反应了过来,以为刘妈妈是怕他站在一边尴尬,为了不冷落他,这才临时找的话题,于是就很诚实地回答道:“没,不着急。”

    谈什么恋爱,有这个时间,留着吃祖师爷做的饭岂不是美滋滋。

    顾长生误会了,在场的其他人可没。尤其是刘姐姐,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对啊,这不就是现成的女婿人选么!于是刘姐姐也跟着刘妈妈一起热情地旁敲侧击。

    “你这个年纪,也该着急了。有没有喜欢的姑娘啊?”

    “要是没有,刘姨给你介绍一个?说起来,刘姨有个女儿也还单着,她年纪和你差不多,长得也还看得过去,人又孝顺懂事。不过你们年轻人,是不是都不喜欢太早找对象?她也是死活不找,这不,被我催急了,还差点闹出租男友的事,把自己折进去。让人操碎了心。”

    被多问了两个问题,又听到对方夸女儿,顾长生终于意识到了不对。作为一个单身汪,顾爸爸他们对这事又不着急,顾长生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顿时有些尴尬,对方又没明说,想拒绝都找不到话。犹豫了半晌,顾长生最终委婉地说道:“谢谢刘姨,不用介绍了,我近几年都没打算谈。我还年轻,想再奋斗奋斗,专心工作。你闺女应该也是这么想的。”

    闻言,刘姐姐还想继续说,不过被刘妈妈扯了一下,这才明白了过来,虽然有些失望,不过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说实话,说白了她们也就只是试一试,没抱多少希望。不是自贬,她闺女在她们这些当长辈的人眼里,自然是千好万好,连头发丝都是顺眼的。但放到顾长生身边一比,高下立现。

    她闺女还真配不上人家。

    家世就不说了,光是外表就不行。刘妈妈叹了口气:“也是,现在都流行自己谈,不爱长辈介绍相亲了。许是缘分没到,估计再等等就好了。”

    闻言,顾长生松了口气。揭过这个话题以后,顾长生刚想找个借口离开,就看到祖师爷进来了,顾长生连忙走过去:“你怎么来了?”

    姜时年其实已经到了有一会儿。刘妈妈才问顾长生有没有女朋友的时候,他就到了。只不过当时不知道为什么,他下意识地就站在外面没进来,直到里面的人聊完了,这才出现。

    听完刘家母女的话,一直把顾长生当小崽子的姜时年,这才意识到,顾长生的年纪,原来已经不小了。和他比起来,固然连个零头中的零头都没有,但对人类来说,二十几岁,早已经是大人。到了该找对象,结婚生子的岁数。这让姜时年心里,有些怅然若失。

    一直看着长大的小不点,突然就到了结婚的年纪。就好像,辛辛苦苦养大的孩子,要从父母身边离开,去和一个陌生的人另组家庭一样,说不出来的感觉。有欣慰也有失落。

    看来以后不能老把他当小崽子了。姜时年摇摇头,把脑海里的那些情绪赶出去,见顾长生有些窘迫,连忙走进去解围。听到顾长生的话,姜时年说道:“在家里等了你半天没见你回来,我怕有什么意外,所以过来看看。”这理由倒是真的,不是瞎编。

    闻言,刘家人也反应了过来,敢情这也是一个大师啊。虽然没见过,不过看样子应该也很有能力,大概是顾爸爸新收的徒弟吧。

    为家里孩子婚事着急的刘妈妈和刘姐姐,见姜时年一表人才,不由得心中一动。顾爸爸的徒弟,人品应该也不会有问题。

    “小顾大师,这位是,你爸新收的徒弟?”刘妈妈老成持重地问道。没一开始就暴露出目的。

    但耐不住顾长生才经历过被介绍的事,这会正高度警惕呢,听见刘妈妈的话,心中顿时警铃大作:“他姓姜,姜时年。不是我爸徒弟,他辈分比我爸还高一些。”何止高一些!

    老一辈人还是很讲究辈分的,听到顾长生的话,刘妈妈有些悻悻地把接下来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见刘妈妈打消了念头以后,顾长生连忙拉着姜时年就往外走。必须走,趁着现在天还不算晚,赶紧回家带上打包好的行李回市区。要不然天知道什么时候,祖师爷就要被村里如狼似虎的说媒大妈们叼走。

    要是祖师爷有找对象的意思也就算了,但是祖师爷没有啊。顾长生觉得,他必须保护好祖师爷的清白!

    逃也似的,急匆匆地回到了市区,把大门一关,和祖师爷一起坐在熟悉的小沙发上,顾长生这才松了一口气。

    休息了一会,缓过来以后,顾长生把顾爸爸给准备的土特产都打开,分门别类的放好。量多的放到客厅,明天去店里的时候,顺手带过去送到店里,量少的留下来自己吃。剩下的又分了一半给俞家兄弟,都弄好以后,顾长生就已经累得恨不得躺平。于是晚饭又是姜时年做的。

    美滋滋地享受过一顿美好的晚餐以后,又饱饱地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起来,顾长生精神抖擞地去店里上班打卡。

    今天是周一,刚过完周末,同样要爬起来去上班的人,心态可就没顾长生好了。他们大都有些无精打采,恨不得老板打电话通知说公司断电了,今天放假,好让他们能有理由继续回家躺着。

    但这只是奢望。早上还好,不少人都只是盼着早点下班回家休息,等到了下午,有些耐心不好的人,上着上着班,就忍不住心生烦躁。

    有些人烦躁了会强忍着,反正离下班时间也没多久了,几个小时而已,等熬到下班就好了。有些人会选择悄悄摸鱼,开个网页刷个淘宝什么的解解压。还有些人,却会选择发泄。

    不能找同事麻烦,免得对方哪天找机会报复,在工作上给他使绊子。不过不能找同事,难道还不能欺负欺负底层人员?比如说,公司保洁。

    十月份在南方,还没彻底变冷。起码在a市,秋老虎的余威还在,有不少怕热的人,家里都还开着空调。在家都这样,在公司,电费不用自己出,当然更不会节省这么一星半点儿的钱了。不少写字楼的空调,上班时间,只要办公室里还有人,就都还开着。

    “王婶,来拖地?”一个五十出头,穿着朴素的中年妇女走了进来,施庆国看到对方,含笑打了个招呼。

    中年妇女点了点头,应道:“对,今天有空,就过来打扫一下。”

    这家公司不大,一个月给开的工资也不多,她只是过来兼职的,所以不用每天都来,一礼拜来两次就行,时间随便她自己定。工作量不大,差不多两三个小时就能打扫完。

    “那我给您把空调关了,免得着凉。”施庆国状似体贴,中老年人抵抗力差,吹多了空调容易着凉。他说完,又随意地接了一句:“也节省电费。”说着不等人回答,施庆国就抢先动手把办公室里的空调全都关掉。

    好听话全被他说了,其他人即使心里不满,觉得有些热,但也不好开口阻止。怕被扣上一个不关心其他人,浪费公司电费的名头,只好暗地里翻个白眼,假装没这回事。

    做完这一切,回到座位上继续办公的施庆国,看着中年妇女辛苦地扫地拖地,热得额头出汗的样子,心里的烦躁顿时一扫而空,只觉得上班也没那么无聊了。

    谁知道他还没乐多久,意外就发生了。才把办公室扫干净,拿出拖把,王婶才拖到一半的时候,人突然就倒了。正在敲击键盘的几个办公人员见状,顿时惊呆了。回过神后,他们连忙站起来,跑过去七手八脚地把人扶起来。

    走近了,大家这才发现,王婶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打湿了,甚至手脚还在抽筋,她大张着嘴,呼吸也特别急促。

    飞快地把人扶到椅子上,有个女职员说道:“赶紧把空调打开,这是中暑了吧?”话音刚落,有不少人就忍不住看了施庆国一眼。要不是他把空调关了,哪有这事。

    “看我干吗?这也怪我?”施庆国被看的不自在,忍不住瞪了其他人一眼:“空调是我关的没错,可我不也是为了她好?变成这样纯属意外。”虽然他是抱着让王婶受罪的心思,不过也没想到王婶看着五大三粗的,体格这么壮实,身体居然会这么虚。他就只是想热热她,结果这才多久啊,竟然就中暑了。

    施庆国忍不住皱眉。他倒没后悔,就是忍不住暗怪对方让自己丢人。

    看来下次再做什么小动作,得更隐蔽,或者调查全面一些才行。不然时间久了,次数多了,传到领导耳朵里,容易影响领导对自己的观感。

    “冰箱里有没有冰棒?”有一个男职员问道。他们公司不包吃,不过有配备冰箱、微波炉什么的,方便员工自己带饭过来。冰箱除了保存午饭之外,也经常有人买饮料雪糕之类的东西放进去冻。王婶这样,中暑了肯定得降温,敷一敷额头什么的。

    办公室里没冰块、冰袋,不过拿根冰棒效果也一样。只是最近气温没那么高了,他不喜欢吃零食,也就没注意到冰箱里有没有雪糕。

    “有,我昨天才买了,我去拿。”有人拿了冰棒,还有人烧了开水,加了盐搅拌化以后,兑了凉白开,把水温调到适合入口的温度以后,这才端过来。中暑后,要及时补充水分和电解质,防止症状加重。

    给敷了额头,又小心地喂王婶喝了半杯淡盐水,谁知道人还是没缓过来。这时候,终于有人忍不住说道:“赶紧送医院。”中暑可大可小,怕出什么意外,众人闻言,连忙把王婶送去医院。

    “呼吸性碱中毒。”

    在众人不解的眼神里,医生拿了个一次性口罩给王婶戴上,不一会,王婶居然就渐渐恢复了正常。

    医生了解了一下当时的情况,忍不住皱眉问道:“关完空调是不是没开窗?”一般情况下,人的身体是酸碱平衡的,但如果过度呼吸,这个平衡就很容易被打破。碱中毒就是因为二氧化碳被过度排出,所造成的结果。

    遇到这种情况,可以带个口罩,有了口罩的阻拦,二氧化碳在排出去以后,会有一部分重新被吸回去。补充了足够的二氧化碳以后,人的身体酸碱平衡就会回来,碱中毒的问题也就会随之迎刃而解。

    听到医生的话,众人面面相觑,他们还真不知道有没有开窗。大概是没有吧。

    “以后要注意。身体重要,天热也不能总是开空调,要多通风,长时间待在密封的房间内,对身体不好。”提醒了两句,见病人休息得差不多了,医生就让他们把人带回去。

    王婶恢复过来以后,就给家里打了电话,来的是她儿子。王婶的儿子,形象和王婶完全不同。王婶就是很典型的那种农村妇女打扮,但她儿子却西装革履,一副成功人士的派头。

    懂行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王婶儿子全身上下的行头价值不菲。

    原来网上的那些段子都是真的啊。真有人家里有钱却闲不住,非要跑出来当保洁干活的。众人忍不住在心里感叹。唯独施庆国心里不屑:嘁,装什么有钱人,穿得跟卖保险的业务员似的。指不定那一套衣服是刷爆了多少张信用卡才买下来的。

    要是家里真有钱,还能让当妈的出来做保洁?

    “妈你没事吧,医生怎么说,需不需要住院?我去办住院手续。”王婶儿子很孝顺,扶着王婶,就是一连串的关心。知道母亲没事,也不用住院以后,他还是有些担心,怕有后遗症,想让她住院观察几天。

    要不是王婶死命拒绝,怕惹母亲生气,再加上医生也说不用,王婶儿子当场就去办住院手续了。知道母亲没事以后,王婶儿子也就注意到了周围站着的人,连忙道谢:“是你们送我妈来的吧?辛苦大家了,过两天请你们吃饭。要不是你们送得及时,我妈估计现在还难受着呢。”他了解了一下,知道呼吸性碱中毒严重了,有可能休克,然后导致死亡。王婶儿子心里后怕不已。这感谢是真心实意的。

    说着,他又忍不住抱怨了两句:“妈你也是,我说让你在家休息你偏不,家里那么大还不够你打扫的,非要出来工作。”赚的那点钱,还没有他每个月给的家用零头。

    “这么辛苦干嘛,家里又不是没钱。现在不是以前了,你儿子长大了,出息了,养得起你了。”王婶儿子顾不上这是公众场合,打算趁着这机会,说服母亲回去安度晚年:“你都五十多岁的人了,这么累,把身体累坏了多不值得?到时候再生病,又受罪又花钱,您想一想,是不是特别亏?”

    “您要是闲不住,和隔壁蒋大妈他们,一起跳跳广场舞多好?还能锻炼身体呢。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王婶儿子问其他人,寻求外援。众人纷纷点头,不少人也跟着劝道:“这是你儿子孝顺,回去享福多好?”

    唯独施庆国皮笑肉不笑,面上跟着附和,心里却一直在骂装逼。有种这些话私底下说啊,当着他们的面显摆什么?显摆自己孝顺,不用让母亲出来工作?

    王婶儿子白手起家,从一个一无所有的农村小子混到现在,也算是功成名就了。除了手段到位之外,自然也精明,他一下子就注意到了施庆国的不对。之前他光顾着担心了,也就没看出来,这会王婶儿子随意扫了两眼,就发现,施庆国不仅态度不对,而且他同事似乎也若有似无地排挤着他,看起来应该不是个好相处的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舌尖上的道术相邻的书:夺梦解药大天师[综]专业当爹被幻想世界拉入的我超能力与神魔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洛米的火影时代百鬼杂货店.重生之逐鹿三国舰娘之提督厨从变形金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