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第三碗红豆羹

【书名: 舌尖上的道术 第97章 第三碗红豆羹 作者:鹿水之畔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破道[修真]丹宫之主星际平头哥不死佣兵     顾长生的猜测, 让刘妈妈吓了一跳:“这,这别人家的鬼, 上我家来干嘛?”

    她一瞬间, 脑海里浮现出了无数件恶鬼杀人的事。虽说没做亏心事, 不怕鬼敲门, 但是, 万一这个鬼敲错了门怎么办?

    刘妈妈一把抓住顾长生的袖子:“小顾大师, 你可得救救我们!”

    “咱们乡里乡亲的, 说我看着你长大都不为过, 你可不能不管我们啊。”刘妈妈脸上满是哀求, 看得顾长生有些傻眼。不是, 他和老人家的代沟, 已经有这么大了吗?

    刘妈妈这脑回路,他怎么有点接触不良。话题怎么就突然转到这上面来?

    “你可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把我们全都害死。”听到这话, 顾长生总算是明白了过来。敢情是怕那鬼是过来索命的。顾长生连忙把受到了惊吓的刘妈妈扶到椅子上坐好,解释道:“不是,您误会了。我看那鬼身上没什么戾气, 应该不是来害人的。”

    “不是来害人的, 难不成还能是路过我家,口渴了, 进来讨口水喝?”又不是活人,进来喝水的可能性也太小了。刘金水说完这话, 自己都不相信。

    刘妈妈和刘姐姐也都一脸疑惑地看向顾长生。顾长生没辙, 只好问道:“要不, 我把那鬼招过来,仔细问问?”

    听到要把鬼招来,刘家人有些害怕。但是光害怕有什么用,刘妈妈最先缓了过来。与其一直提心吊胆,还不如趁着这会顾长生就在这里,把对方叫过来问个清楚。有什么误会也早点解开,免得等顾长生走了,到时候对方再找上门,那才是真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没了顾长生的保护,他们这几口人,落到那鬼手里,还能有好?

    “招吧。”刘妈妈斩钉截铁地说道。刘金水姐弟俩有些吃惊,不过却没反对母亲的选择。仔细一想,这也是最好的选择,于是都点了点头。

    顾长生见状,便点了阴香,念了一段招魂的咒。

    阴香对于鬼魂的吸引力,绝对不亚于美食对饿死鬼。感应到阴香的时候,已经躲得远远的男鬼是很不想回来的。但这次召唤是强制性的不说,哪怕可以选择不来,男鬼也很有自知之明地发现,他完全抵抗不了阴香的吸引力。

    如果他是一个每年都享有后代祭祀的鬼,或许他会有这个意志力拒绝。可偏偏他不是。

    作为一个孤魂野鬼,男鬼的日子并不好过。之前看到顾长生给别的鬼点阴香的时候,他就已经在旁边羡慕嫉妒恨到眼睛发红,要不是顾长生一看就不好惹,而且那阴香是有主的抢不了,当时他就控制不住自己蠢蠢欲动的爪子。

    现在不同,摆明这回的阴香就是点名要给自己的,男鬼的犹豫压根没坚持到两秒,不等顾长生施压,他就屁颠屁颠地主动回来了。

    也许运气没那么差呢?

    毕竟刘家人请来的那个术士,看起来不是特别凶残。说不准找他回去只是想问问情况,不会拿他怎么样。反正不论是福是祸,他都躲不过,还不如主动点,表现得好点,临死前能蹭口香火吃,也不算白当一回鬼。

    说是这么说,但对于自己在听到刘家人说要请大师的时候,没立马调头就跑,男鬼心里多少有点悔意。他以为来的最多只是个江湖骗子,没想到是个货真价实的术士,看起来还挺有实力。

    飘回去以后,男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窜到顾长生面前,飞快地把阴香燃出来的青烟一口吸了。这么多年了,终于吃撑了一回。

    男鬼满足地叹了口气,见顾长生似乎没替天行道,把他打得魂飞魄散的意思。在双方实力悬殊的情况下,男鬼也不准备垂死挣扎,他不仅没逃跑,留在了原地不说,还主动开口打招呼:“大师召请我有什么事?”

    顾长生没说有什么事,让男鬼把鬼影显露出来以后,他这才示意对方看刘妈妈。面前突然有个人影凭空出现,饶是在场的刘家人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这会也有点受到惊吓。

    他们极力控制住自己的表情,看清人影的身形穿着以后,刘妈妈肯定地说道:“就是这衣服,给我托梦的人就是他。”

    男鬼是背对着刘妈妈的,不过却正对着刘金水,听到母亲的话,刘金水忍不住说了句:“可是,妈,他看起来和我爸一点都不像啊,你怎么会认错的?”

    刘姐姐也跟着点了点头,不仅和她爸不像,和她爷爷也不像。他们一家子,遗传特征还是很明显的。从她爷爷到她爸爸再到她和她弟,五官都有相似的地方。一看就是一家人,按理说她太爷爷应该也不会脱离这个规律才对。但是眼前这个鬼,确实和她家人没丁点相像的地方。

    硬要说,那唯一和太爷爷一样的一点,大概就是性别了。

    “别瞎打岔。”刘妈妈瞪了他们一眼,不过还是解释了句:“我在梦里的时候,那不是没看清脸么。”认错了也正常。

    刘妈妈走到了男鬼面前:“不过这张脸,看起来也有点眼熟。”刘妈妈想了很久,终于从记忆的角落里翻出来一个人:“你是以前住半山腰那里的窦老头?”

    他们村不是独姓,而是由好几个大姓和零星几户散姓组成的。杨姓是村子里的主要大姓之一,顾家和窦老头家,都是那几户散户里的。

    唯一不同的是,窦老头来得比较早,顾家来得比较晚。顾家搬来的时候,窦老头已经去世了。

    因为自身的本事和实力,顾家轻轻松松地就在村子里站稳了脚跟,人人尊敬。而比他们早搬来不知道多少年的窦老头,在村子里一直不显眼。窦老头是早年逃荒来的,原本听说有妻儿,但是对方嫌弃窦老头没本事,让她吃苦,于是带着孩子跑了。

    那个年代,能吃饱就已经很不容易了。窦老头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后来日子过得稍好以后,也不是没人劝窦老头再娶一个,但他都婉拒了,独身到老,最后孤零零地去世。村里人用他留下来的那点积蓄,又给帮忙凑了一些,为他办了个还算体面的丧事。

    那时候刘妈妈年纪还小,窦老头和她太公公是一辈的人,她对窦老头也不算了解,只是后来零零散散听人提起过一两回,所以勉强算有点印象。

    “我家和你应该没啥恩怨吧?”刘妈妈小心地问道。生怕自家以前哪里得罪过对方,所以现在人家找上门来报复。毕竟老一辈的事,他们当晚辈的也不清楚,万一真有什么也说不定。

    “能有什么恩怨?”看到刘妈妈没出息的样子,就好像他会吃人似的,窦老头没好气地说道。

    没恩怨就好。刘妈妈稍微放下了一点心,也不在乎窦老头的态度,反而又仔细地观察了两遍对方,确定和印象里的一样以后,这才又问道:“给我托梦的人是您吧?”

    窦老头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当我愿意给你托梦啊,要不是不想欠人情,他才懒得费这个劲。

    那就难怪了。见状,不知道窦老头心里想什么的刘妈妈,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她会误会。因为这套蓝色中山装,是当年十分流行的衣服。许多大爷人手一套,窦老头走了之后,大概是办后事的人,希望他走得好一些,所以特地给买来当寿衣。

    同样的衣服,他和她太公公身形又差不多,看不见脸的情况下,认错了也正常。

    知道两家没恩怨,对方又是自己村的鬼,刘妈妈放下了戒心,直接问道:“梦里你和我说的,我家小孩会出事是真的吗?”

    “要是真的,具体是哪个孩子出事?怎么出的事,能不能避免?”不等窦老头回答,刘妈妈就又急切地追问道。

    “我实话跟你说了吧,”窦老头被问得没办法,看着刘妈妈脸上真切的担忧,只好坦白地说道:“我就是一个孤魂野鬼,实力有限,而且和你家没血缘关系,能看出这么多,已经是超常发挥了。”所以上次托梦没说清楚就跑,并不是在故弄玄虚,而是他就只知道那么点。

    “具体是哪个孩子,这不是有个真大师?你直接问人家就好。”见没什么事了,窦老头嘟囔道:“要不是你昨天烧纸钱祭祖的时候,顺手给路过的孤魂野鬼也烧了点,”他就是那个刚好路过的孤魂野鬼,窦老头继续说道:“让我和你家有了点牵扯,不然就连这点情况我都看不出来。”他是真的弱。

    闻言,顾长生总算弄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本地人给祖宗烧纸钱的时候,往往会在角落里,另外起个火,把纸钱放进去烧。这既有救济孤魂野鬼,行善积德的意思,也是贿赂。让孤魂野鬼拿了钱财以后,别去抢自己祖宗的祭祀。

    刘家人昨天给祖先送寒衣的时候,估计也这么做了。那么巧,运气比较好的窦老头,刚好路过,就收到了祭祀。窦老头虽然脾气不是特别好,但却是个好鬼。他拿完钱后,并没有选择一走了之,而是尽量回报了刘家人。

    入梦可不是件轻松事。窦老头收到的那点祭祀,为了托梦,估计又全搭了进去,最多只得了些微薄的辛苦费。

    难怪明明享到了供奉,他却还是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甚至就连衣服,都还是几十年前的。顾长生顿觉肃然起敬,一时没忍住,又给对方点了一根阴香。

    这根阴香把窦老头这些年的亏空都补了回来。窦老头显露出来的样子,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润了起来,干瘪凹陷的脸颊,也渐渐丰润。虽然还是那套衣服,但是整个鬼的精神气,瞬间就不一样了。

    好鬼总该有好报。毕竟每年享受了陌生人祭祀的孤魂野鬼那么多,但真正有回报的又有几个?像窦老头这样的鬼,简直就是凤毛麟角,值得好好保护起来。他的这种行为,也必须鼓励!顾长生毫不吝啬,阴香就跟不要钱似的,又点了一根。补得窦老头满面红光,一下子年轻了许多,腰背挺拔,恢复到了最佳状态。直到窦老头看起来都有些营养过剩了,顾长生这才停手。

    看这架势,刘家人哪还有不明白的。刘妈妈忍不住伸手抽了刘金水一下:“昨天我给人家烧纸的时候你还说麻烦,没必要多此一举。现在看看,要不怎么说好人有好报呢?”早知道就该多烧点。

    刘金水被打了也不恼,他其实心里也在后悔。

    给窦老头好好地补了一回以后,不等刘妈妈再问,顾长生就说道:“大娘,我刚刚给您家人看了一遍面相。您老有一儿一女,金水叔和刘姨又分别都有两个孩子。”

    “对对,金水有一对龙凤胎,都结婚了,他们底下又有孩子。他姐姐不是生的双胞胎,不过也是俩。大的那个是男孩,已经工作好几年了。小的是个女孩儿,才出来实习,都没结婚。”就是因为连孙辈都有了,所以一说到孩子会出事,刘妈妈这才害怕,着急不知道是哪个孩子。目标太大了,用排除法都排除不过来。

    “我看金水叔的面相挺好的,倒是刘姨,子女宫有些不稳。应该是刘姨的孩子会有意外。”

    听到顾长生的话,刘姐姐急眼:“我就说让他们俩回来,a市多好啊,离家近,工作机会也多,又安全又方便的。偏偏俩孩子都死倔,说什么都不回来,这不是让人担心死吗?”

    “要不是你催婚,孩子至于总躲着你?”刘妈妈以前还会帮着刘姐姐催婚,现在一听孩子在外面会有危险,她的立场就变了,结不结婚的,哪有那么重要。反正再重要,也没孩子的安全重要:“今年过年的时候,俩孩子回来不许再提这个话题。”

    没人逼婚了,a市就业环境这么好,到时候他们再敲敲边鼓,俩孩子也就回来了。留在本地,发生危险的可能性就大大降低。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的,他们也都能第一时间知道。不用整天提心吊胆的,就怕孩子在外面出了什么事,吃苦受罪,报喜不报忧的。

    刘姐姐被刘妈妈说得有些不服气,但想想确实是因为这个孩子才不回来,她心里反驳的话,当即就说不出来了。刘金水见势不对,连忙打圆场转移话题地问顾长生:“我姐可有两个孩子呢,是哪个会出事?”不能倒霉到俩都出吧?

    这是刘家人目前最关心的问题。闻言,刘妈妈和刘姐姐的注意力,全都回来了,两双眼睛一致地看向顾长生。

    “应该是刘姨的小女儿。”

    “这死丫头。”刘姐姐骂了一句,就到处找手机,打算给女儿打电话:“这回不管说什么,我也得把她叫回来。”

    “等等,路上也不安全,让她哥去接她。”刘妈妈补了一句。年轻女孩子孤身上路,简直就是高危。刘金水也觉得危险,跟着说道:“我最近正好有空,我记得她是在d市实习?要不干脆我去接她?让外甥跑一趟他还得请假,太折腾了。而且说实话,姐,不是我贬低那孩子。遇上事,他还真不一定有我顶用。”

    刘金水是个典型的农村汉子,长年侍弄庄稼,一身的力气。刘姐姐打量了一回,又回想了一下自己儿子白白嫩嫩的模样,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行,你去就你去,可得把孩子完完整整地给我带回来。”

    看到刘家人着急,顾长生连忙说道:“那灾应该在年关的时候才会应。”所以用不着这么火急火燎。

    说是这样说,但这会离年关也没几个月了,刘姐姐还是担心,找了一小会,终于从沙发靠枕后面找到了手机。

    还没等她打电话,一直在旁边围观了全程的窦老头有些纳闷:“把孩子叫回来也没有用啊,该来的总会来,还不如想想怎么化解。”

    还真是这个理。已经急昏了头的刘家人当即有如当头棒喝,醍醐灌顶:“对啊,小顾大师,这事有什么好办法能化解吗?”

    顾长生其实一直在算这个,这会已经算得差不多了,闻言便说道:“应该是和感情、钱财有关。”刚刚刘家人的对话给了他启发,顾长生联想到最近几年越来越多的租男朋友回家过年事件,往这方面算了算,果然有所得。

    这年头,农村和农村也是有差别的。他们这里虽然是农村,但生活条件却比很多城市还好。再加上村子大力发展旅游业,所以有钱人也不少。杨家就是其中一家,他家是最早弄现实版开心农场的那一批人之一。

    如果小姑娘被催婚催怕了,逼急眼,有可能就直接上网租一个男朋友回来。财帛动人心,见识过刘家的富裕后,那租来的男朋友如果人品不好,他会只甘心拿短短几天的工资?返程的时候,路上会向小姑娘下手的几率简直无限高。

    毕竟网上随便找来的人,良莠不齐,品性很难有保证。

    正所谓一不做二不休,下手之后,钱都拿了,就不在乎多犯点罪了。顾长生以前见过那小姑娘一两次,小姑娘长得不算特别漂亮,但是气质很好,可以说是小美女,人群中也还算亮眼。劫财的时候顺便劫色,这种事不是没发生过。

    顾长生把这个可能性一说,虽然小顾大师说的是有可能,但刘家人知道,这只是大师谦虚。都是同一个村子的人,他们又不像是窦老头那样,和村子脱节,不清楚状况。对顾家人的本事深有了解,刘家人心知顾长生会这样说,其实就已经是算出来了,有十足的把握,心里顿时又气又急。

    这不是花钱了还被害?完全闲着没事找事,最后找出来的事。

    刘姐姐直接给女儿打了电话:“闺女,妈听说你找到男朋友了,今年还想带回来给我们看?”

    电话那头,才有这个念头,还没去某宝下单的年轻姑娘闻言,心里一惊,脱口而出就是:“妈你怎么知道的?”她完全忘了反驳。

    “我怎么知道的?我还能怎么知道的!”刘姐姐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把事情说了一遍。听得年轻姑娘后怕不已,冷汗出了一身又一身,到最后连手机都有些拿不稳。

    其他地方的人听了这种鬼托梦,大师算命的事,会怀疑是遇到了骗子。但年轻姑娘不同,她从小就听着顾大师给人算命抓鬼的故事长大,很多事都是发生在她身边,甚至还有她亲身经历过的,由不得她不信。她小时候贪玩,中邪过,就是顾家叔叔帮她驱的。

    谁都有可能是江湖骗子,但顾家人不会是。被母亲骂了个狗血淋头,年轻姑娘心里也吓坏了。要不是今天刚好周末,她在租的房子里休息没出门,及时坐到床上,不然早软倒在地上了。

    “妈,我这就办理交接工作,辞职回家。我肯定不会租男朋友了,打死我我也不会这么干。”年轻姑娘连连保证。她这会被吓过头,有些被害妄想了。

    年轻姑娘在家非常受宠,在同龄人要和小伙伴挤一床的时候,她就已经缠着父母,得到了独属于自己的空间。因为从小就有自己的房间,所以她不习惯和别人一起住,上大学的时候都是在外面租房子的。

    上班以后,她住不习惯公司宿舍,自己在公司附近租了房子。以前觉得这样清净自由,作息不会受其他人影响,用不着迁就别人,要多爽有多爽。但现在,独居的危险性一下子就冒了出来,年轻姑娘回想起,以往看到过的各种单身女子被害新闻,顿时坚定了回家的念头。

    反正老家工作机会多,要锻炼回去也能锻炼。到时候还可以住家里,方便安全。至于催婚,出了这事,她妈估计会消停几年。再说了,真正的勇士要敢于面对惨淡的人生,不就是结婚吗,大不了把大哥推出来在前头顶着。

    死道友不死贫道,反正命最重要!

    听到女儿主动说要回来,刘姐姐终于满意了:“你先和公司说一声交接好工作,我让你舅去接你。”

    挂下电话,以顾长生的能力,清楚地看到刘姐姐的面相随之发生了变化,子女宫上的横祸,已经淡到几乎看不见了。想必等她女儿回来以后,就会彻底消失。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舌尖上的道术相邻的书:夺梦解药大天师[综]专业当爹被幻想世界拉入的我超能力与神魔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洛米的火影时代百鬼杂货店.重生之逐鹿三国舰娘之提督厨从变形金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