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第三盘荔枝

【书名: 舌尖上的道术 第94章 第三盘荔枝 作者:鹿水之畔

强烈推荐:星际平头哥破道[修真]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丹宫之主不死佣兵     听到心理医生的话, 再联想一下妹妹死时的情况,还有刚刚顾长生说的话,高先生就是再缺心眼,也知道情况不对了。老话说, 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他妹夫看起来平庸无能的皮囊下,藏的是什么心思?

    必须报警查一查!

    他妹子不能就这么白白死了。

    挂完电话,高先生第一反应就是直接报警。不过被顾长生拦了下来,这事牵扯到了灵异,高先生报警的效果, 不如他来得好。高先生半信半疑地看着顾长生报完警,觉得借机验证一下也好,如果真的有警察来,警察还不是假冒的, 那说明顾长生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警察来的很快,查证件编号后, 高先生的半信半疑就变成了深信不疑。

    “这都第几回了?”秦翼开玩笑。自从顾长生在这个圈子里打出名气以后,就很少需要用报警来证明自己身份能力了。但是他才出师的时候, 几乎每次都必须报警, 甚至还有没来得及报警,最后被人家当成骗子, 扭送进派出所的黑历史。

    顾长生没搭理恶趣味的损友, 让人赶紧查案子别耽误时间。谁知道不查不知道, 一深入调查, 方书成身上的疑点还真的挺多。这才一天出头,警方就得到了不少线索。

    “方书成有外遇。”之前所有人都把高兰兰的案子当成了意外死亡,也就没查得特别仔细。方书成固然掩饰的好,但高先生有一句话说的对,方书成就是个个人能力非常平庸的人,他掩饰的再好,也只是对他自己来说,放在警察眼里,根本不禁挖。不仅经不起挖掘,方书成的很多行为,也经不起推敲。

    “他每天下班回家的时间倒是很准时,但是有时候出去买东西,每次出去都要很久才回来。明明附近就有便利店或者超市,他偏偏要舍近求远,借口说是离家远的那个大超市,里面卖的东西比较便宜,而且经常有打折活动。” 方书成每次购物都会自带便利袋,美名其曰环保。买完东西以后,都会把一次撕拉袋上封口称重的标签拆了再提回来,所以根本看不出是哪个地方买的。秦翼继续说道:“方书成一直以来,对外的形象就是勤俭节约,所以他这个行为,并没有引起死者的怀疑。”

    别说方书成了,很多老头老太太,也都会因为超市搞促销,有打折活动,而特意坐公交车绕大半个城市去买便宜商品。

    “但是我手下的人问过附近常去那个超市购物的几位老居民,他们都表示买东西的时候,从来没见过方书成。而且我们调过超市里的监控,也确实没看到方书成的身影。”显然,这是对方的谎言。

    高先生的脸色不太好看,但他还是强忍着愤怒,继续听下去。

    “经过调查,我们发现,每次方书成说去买东西,其实都是悄悄地去了同小区的另一户人家里。那家住着的是一对母子,小孩三岁多,是个男孩,有人听见他叫方书成爸爸。方书成每次去的时候都有做伪装,邻居看了好几遍照片,才敢确认这一点。”谁也没想到方书成会这么胆大。偏偏也不知道是不是灯下黑,还真没人发现过。

    现在很多城市,小区居民人情淡漠,大家往往住在同一栋楼里,彼此都还相见不相识。以至于方书成这么做,压根就没人意识到,他其实是个有家庭的人。周围邻居都以为他和那对母子,是户口本上真正的一家人,完全不知道那是小三和私生子。

    高先生紧攥着拳头,指节发白,恨不得穿越回去,阻止妹妹嫁人。他妹妹哪里不好?温婉娴雅,又体贴人,嫁给他方书成本来就已经是委屈了,他居然还出轨?甚至小三连孩子都这么大了,算一算,他侄子才出生不到一年,小三就怀上了。怀孕总不可能一次就中标,把时间往前推推,方书成差不多就是孕期出轨。

    在他妹子忍受变丑发胖、反胃呕吐、浮肿抽筋等等折磨的时候,那个号称好男人,爱妻一族的人渣就已经出轨了。

    现在回头想想对方那千依百顺哄人的模样,高先生只觉得作呕。

    然而这还不算完。秦翼有些不忍心,怕高先生经不起这个打击,但受害者家属有权知道这些,于是他还是继续说道:“一码归一码,出轨也不能当做他害人的证据。”虽然有可能是动机之一。

    “不过我们在调查过程中,发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秦翼看了高先生一眼,问道:“不知道您知不知道,方书成曾经为死者买过保险?保险的受益人是方书成。”

    高先生还真不知道这点。如果知道的话,他妹子出事的第一时间,他就会怀疑方书成。

    “保险的赔偿金高达五百万。”

    五百万?

    五百万就买了他妹妹一条命?!

    高先生再也忍不住,一拳砸到了桌子上。

    他妹妹出嫁的时候,他给陪嫁的房产现金,加起来都快有这个数了。高先生又惊又悔,想起了之前争执的时候,提起婚前财产,方书成脱口而出的那句,‘那又不是我的’。

    难道就因为这样,对方为了钱,这才下死手?

    可就算不是他的,将来也是两人孩子的啊。再说了,他妹妹的为人他还不知道吗,说是婚前财产轻易不会动,但是如果家里缺钱,只要方书成开口,他妹妹绝对不会吝啬。她为人一向大方,也不看重钱财。何况自从结婚后,她就觉得夫妻一体,更不会在意这些。

    没想到,那傻姑娘把人家当家人,掏心掏肺地对他好,对方却只嫌弃她心肺掏得不够狠,没主动把钱放进他的口袋里。

    高家的家境还算不错,虽然父母去世了,但是留下了不少遗产。再加上高先生自己,也是个有能力的。他接手了家里的小公司后,没几年就把公司做大了,收益并不少。兄妹俩一母同胞,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好,高先生并不吝啬给妹妹钱财。他完全没想到,这钱不仅没给妹子带来保障,反而还有可能是让人眼红,成为妹妹的催命符之一。

    “保险是孩子出生的那个月买的。一家三口都买了,初步怀疑对方可能是用孩子做借口。”比如怕家里人出意外什么的,庆祝孩子出生之类的。说不准高兰兰还以为这是方书成爱她的表现,可能还为此感动过。秦翼光是这样想想,就觉得恶心。

    “天台上新搭的那个晾衣支架,我们也查过了。确实是方书成搭的,支架的位置有点偏,但不算特别靠边。主要是那边阳光比较好,一天日照能有五六个小时。”所以出事后,也没引起别人的怀疑。毕竟晒衣服么,当然要挑阳光照射时间长的地方晒。

    “我们队里的那个阴阳眼过去看了,支架的底部有黑气,可能是在晒衣服的时候,黑气缠住了高兰兰的脚,然后把她拖下楼。”秦翼看向顾长生:“不过具体是怎么回事还不清楚,姓顾的你招个魂看看。也不知道高兰兰是去投胎了还是怎么的,我们折腾了半天还是没招到。”

    原本顾长生当天告诉完高先生,就想招魂的,但是后来报过警,这事也就交给特殊部门了。

    听到秦翼的话,顾长生忍不住皱眉。招魂这种事,对术士来说,是基本功了,基本不存在失败的可能。何况以秦翼的做事风格,失败一次肯定会让对方进行第二次第三次,直到成功,或者真的确定不行了为止。

    现在秦翼会让他来,显然,他认为高兰兰投胎的可能性很小。

    果然,一听到这话,高先生的第一反应也是不可能:“就算发现了渣男出轨,兰兰大受打击之下,也不可能去投胎,她放不下孩子。”

    高先生现在最担心的就是,高兰兰的鬼魂也出了意外。

    顾长生回家拿了阴香,就开始招魂。谁知道念了半晌,也没得到回应。明显感觉不到高兰兰的魂魄。又招了两回,还是没鬼过来。就在顾长生犹豫着要不要再试一试的时候,姜时年开口说道:“不用招了,她已经在地府排队了。”

    进了地府,如果没特殊情况,不经过十殿阎王允许,除非每年的鬼节或者清明冬至,其他的时候,鬼魂是没办法离开地府,来到人间的。顾长生闻言,最终选择招附近轮值的鬼差过来。

    有美食在,鬼差很好说话,听了顾长生的话以后,他特地和其他鬼差调班,给顾长生跑腿,回了一趟地府。

    等鬼差问完话回来,众人这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原来高兰兰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死亡,是有人预谋计划出来的。

    当时她脚下一沉,还以为是错觉,只以为是自己不小心。就这么死了,虽然遗憾,不过想到孩子还有疼爱他的父亲,而且哥哥也能帮着自己照顾他,所以高兰兰走的时候固然心有不甘,但这不甘也有限。最多就是担心老公娶新人,不过高兰兰自信以老公对她的感情,短时间内肯定不会二婚。等过几年即使再婚了,到时候孩子也大了。何况哪怕再婚,她也是老公心里的不可替代。

    谁成想结果会这样?

    疼宠自己的老公早有外遇,孩子都快四岁了。甚至就连自己的死亡,也是对方处心积虑造成的。

    “高兰兰当场就发了疯,还打伤了一个鬼卒,幸亏白无常大人刚好路过,顺手制服了她,这才没酿成大祸。”说到这,鬼差还心有余悸地抹了一把压根就不存在的汗。看向顾长生的眼神,意思十分明显。

    “等下多给你烧几个菜下去。”人脉很重要,鬼脉也不可少,顾长生非常上道。鬼差来时忧心忡忡,走时喜笑颜开,看得秦翼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鬼魂的事不能当证据,不过真的确认高兰兰是被黑气拉下去的以后,针对性地来找证据,很快就有了结果。楼墙上,有不明显的划痕,以及因为报案快,后事才办到一半,现在天热,怕尸体**,灵堂摆在有专业冷藏条件的殡仪馆。虽然前来告别的人都已经告别完了,不过尸体还没火化。原本顾长生来找高先生的那天,是早已经定下的火化日子。不过后来怀疑高兰兰是被谋杀,下葬的事也就无限推后了。

    没多久,尸体化验结果就出来了。高兰兰的脚腕,表面上看不出来,但是切开后仔细检查厚,却能发现上面有被拉拽过的痕迹。黑气是无形的,但有没有被拉过,尸体会诚实地这说明一切。

    几样证据加起来,又找到一些辅助性证据,方书成被逮捕了。故意杀人罪,情节又比较严重,最终死刑。直到判完刑,方书成都还有些回不过神。怎么就被发现了?他明明做的那么小心,那么天|衣无缝。

    眼看着五百万都快到手了,他很快就随心所欲地花钱。娇妻弱子在怀,买房钱也有了,他都看好了地段,就买大舅子小区的那个房,结果现在,什么都没了。

    方书成一点都不觉得后悔,要后悔,他也只是后悔自己不够小心谨慎,留下了证据。

    “就高兰兰那个高高在上的态度,我能忍她这么多年,我自己都吃惊。现在忍不下去了,有什么好奇怪的?”都到这个地步了,面对高先生的指责,方书成也懒得隐瞒,直接说了心里话。

    高兰兰是温柔,但她的温柔,都只浮在表面,太假了。不像是他后面遇到的那个女人,那才叫真正的柔情似水,什么都听他的,以夫为天。就连他亲戚来了,也从来都是小心招待,生怕哪里做错了,让亲戚不满意。不像是高兰兰,有时候还嫌弃亲戚总是占便宜。面上好好的,背地里却总和他抱怨。表里不一,亲戚之间,计较那么多干什么?

    说实话,原本连孩子,他都不怎么想留。毕竟孩子的保险赔偿金也挺多。不过虎毒不食子,虽然这孩子和他一点都不像,甚至比起他,更崇拜舅舅。不像那个小的,把他这个爸爸当超人敬仰。但到底还是自己的孩子,除了没阻止对方跟着高兰兰上天台之外,方书成也没额外做什么,起码在有人说能帮忙拉高兰兰坠楼的时候,他没让对方把这小子也一起捎带上。

    孩子无论死活都看天意,万一不小心跟着高兰兰掉下去了,那也是天意。当时是抱着这个想法,但现在,知道自己很快就会被枪毙的方书成,简直后悔得不行。早知道那小子运气会那么好,他在让那人动手的时候,就该特意加一句,让对方把孩子一起弄下去:“要不是他多嘴,哪有这么多事?”

    前几年在网上随便加了个家有恶妻俱乐部的群,有天他在日常和群友互相抱怨家庭生活时,随意地说了句,恨不得家里的黄脸婆早点死掉。谁知道突然就有人冒出来接话,信誓旦旦地说有特殊手段可以帮忙。私聊后,完全不知道这特殊手段是什么的方书成,抱着试试看的念头,按着对方的意思行动了。他其实并不抱希望,谁知道居然真的就成功了。原本按他自己的计划,起码要再过两年才有可能慢慢地来实施谋杀,现在提前完成了。

    根本不知道其中有不科学手段的方书成,直到现在都还以为,他会被发现,是群友的计划不够靠谱周详,也是儿子多嘴多舌,看个心理医生还乱说话,把他搭晾衣架子的事说了出去,这才引起了警方的怀疑,最后被对方顺藤摸瓜地翻出来真相。

    “那群就叫家有恶妻?”秦翼追问道。

    方书成一点都没想隐瞒,他自觉自己都要死了,当然也不想群里那个,真正动手的人好过。听到秦翼的问话,当即就点了点头:“对,就这个名。我加群差不多六年了,群名一直没变过,你上企鹅一搜就能看到。”

    方书成之所以会萌生出杀妻的想法,固然是本身就有这个念头,但也有一部分,是因为受到这个群的影响。

    秦翼撇下方书成,找人去查群了。

    顾长生原本以为,方书成是被邪神直接蛊惑的,谁知道见到人以后,再听到对方的话,发现还是间接,这让顾长生有些失望。好在早就做好了毫无所得的心理准备,顾长生也没失望太久,很快就重新振作了起来,起码还有个群不是?不算彻底没收获。

    面对杀妻害子的渣男,顾长生觉得临死前,也不能让对方过得太轻松。高兰兰在地府里出不来,但世间的鬼难道还少了?就算不招鬼帮忙,光是别的手段,也足够折腾死他!

    方书成是死刑犯,不能轻易接近。不过顾长生施法,向来不受距离影响,直接在家里就能做到。

    茶几上还有一盘鲜荔枝,顾长生剥了一颗塞进嘴里,甜的忍不住眯眼,吃完后,他又拿起几颗妃子笑做法:“红粉佳人姑射仙,翡翠丛中妃子笑。曾几何时忆佳人,佳人且现在眼前……忽如面貌转眼换,颜色亦是倾魂色。”荔枝滚落出去的同时,监狱里,方书成只觉得眼前一黑,然后又出现了一片旖旎的粉色。有几个貌若杨妃的美人,千娇百媚地出现在他面前。

    美人娇笑地依偎到他身上,温香软玉。方书成一时之间,美得有些找不着北,差点都忘了他现在的处境。好不容易想起来了,觉得扫兴之余,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更想为所欲为,临死前再好好地风流一回。

    生前就光守着高兰兰那个黄脸婆了,后来再找的那个,这么多年也看腻了,现在有艳福,哪怕是梦,也不能错过。

    谁知道才刚刚把其中一个美人按在身下,一亲芳泽后,正准备进入正题之时,方书成一抬头,就发现,美人的脸,突然变成了高兰兰的模样。高兰兰七窍流血,正眼神仇恨凶恶地看着他。

    方书成一下子吓萎了。

    他连忙往后退去,连滚带爬地就打算跑。谁知道原本在旁边伺候他,各种表现风情的其他美人,也瞬间变成了高兰兰的样子,十指尖尖地扑向他。

    四面八方,全是高兰兰。方书成压根没地方躲,直接就被困在了原地。方书成原本还在安慰自己,这就只是个梦,醒了就好。谁知道催眠了半天,就要成功的时候,那指甲抓到身上,居然会疼,压根就不像是梦的样子。

    方书成意识到不对,他蹲下去抱头,想要护住要害,然而毫无用处。最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身上的肉,被一丝丝地抓了下来,疼得他直打滚。

    “滚,都滚啊!”方书成企图反抗。然后他拼命挥舞的手,全都打空了不说,甚至那些高兰兰的鬼魂还因为他的动作,受到了刺激,变得更加凶狠。

    “你为什么这么对我,我对你还不够好吗?”所有的高兰兰,异口同声地问道。她们话里的幽怨如出一辙,听得方书成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害怕得直发抖。

    他不敢再硬来了,意识到自己武力值过低,连几个女人都打不过,生怕自己就这么被她们撕碎,方书成求饶,开始打感情牌:“兰兰,我不是故意的,我是被人哄骗,一时糊涂,这才做错了事。你死了我就后悔了,我是爱你的。你想想,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我对你的感情,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

    然而高兰兰们根本没丝毫动摇,她们一副恨不得食其肉,寝其骨的模样,扑了上去。有的甚至都不用指甲了,直接上嘴撕咬。那一副嘴唇带血,咀嚼人肉,脸上还露出解恨享受的表情,让方书成直接吓尿了。

    然而即使这样,他还是没醒。直到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啃成了骷髅架子,裤子湿了一回又一回,这才终于从噩梦里摆脱了出来。

    果然是梦。

    好悬没被吓断气,方书成摸着完好的身体,才这样庆幸的时候,就想起来,他一个判了死刑的人,早晚要断气。死里逃生的激动心情,顿时消失无踪。

    枪决的日期没那么快到,就在方书成以为这只是个噩梦,只要不睡觉就不会梦到的时候,他却崩溃地发现,这梦根本不分白天黑夜,也不管他有没有睡着,毫无规律,只要想出现了,就随时出现。

    冤魂索命!

    这绝对是冤魂索命!

    方书成惶惶不可终日,日渐憔悴,有如惊弓之鸟。发展到后面,监房外面狱警巡逻的脚步声,都能让他坐立不安,一阵心惊肉跳。

    对顾长生来说,这效果倒是意外之喜。梦之所以会这样没规律,纯粹是因为,他什么时候想起来了,什么时候就找几颗荔枝出来做个法。

    有时一天两三次,按吃饭时间来,有时一天四五次,除了正餐之外,还要添加下午茶和夜宵。折腾得方书成苦不堪言。直到今天,荔枝彻底下市,顾爸爸那边开始送其他水果以后,想想对方也快死了,顾长生这才略带解气地收了手。

    完全不知道这一点的方书成,发现早上起来,连续三四个小时都没做噩梦,顿时惊喜不已。还以为是高兰兰看在他要死的份上这才收手,怕死得晚了对方又来折磨自己,时间一到,方书成就迫不及待地跟着押解的狱警离开监房。

    活着的时候是没办法,死了,大家就都是鬼了,谁还怕谁?

    完全不知道死后是什么情况的方书成,心中暗暗打着小算盘。打算到时候一起算总账,好好地教训教训高兰兰,把这段时间吃的亏,连本带利地讨回来。

    然而他一死,就被鬼差押进了地府。恶人在阳间犯罪,到了阴间也要受刑,这是不能逃脱的,全程都有鬼卒监督执行。别说找高兰兰算账了,等高兰兰排完队投胎了,方书成受没受完罚都还是个问题。

    方书成的打算,彻底落了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舌尖上的道术相邻的书:夺梦解药大天师[综]专业当爹被幻想世界拉入的我超能力与神魔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洛米的火影时代百鬼杂货店.重生之逐鹿三国舰娘之提督厨从变形金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