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第三碗银鱼蛋羹

【书名: 舌尖上的道术 第91章 第三碗银鱼蛋羹 作者:鹿水之畔

强烈推荐:破道[修真]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星际平头哥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丹宫之主不死佣兵     想要能看见鬼, 办法有很多,牛眼泪、槐木叶都是常见的办法, 这些都是临时开眼的物件, 但也可以另辟蹊径, 让鬼的实力增强到能显形的地步,好让人可以看见。顾长生店里没放阴香,出门的时候也没回家拿,所以后面那条暂时做不到了。前者倒是还可以想办法。

    术士的实力高到一定程度后,不借助特殊物品也能替人临时开眼,顾长生常用这个手段。一到轩轩家,才进门,为了不被当做骗子打出去,对方还没开口, 顾长生就主动替一家四口开眼。

    看到那个年轻人奇奇怪怪地念了一句什么,然后手指往他们眼睛上一抹, 再睁眼, 几人就看到了飘在对面的孩子。

    轩轩妈妈下意识地就要去抱孩子,结果扑了个空。人鬼殊途, 才反应过来人是抱不到鬼的轩轩妈妈, 发现自己扑空,并不是因为孩子变成鬼,而是因为孩子躲开了以后, 她忍不住红了眼眶, 喊道:“轩轩, 我是妈妈啊。”为什么不让妈妈抱?哪怕接触不到,只能虚无地拢着,她也很知足了。

    “是不是认不出妈妈了?”

    看到妈妈伤心,轩轩忍不住往前飘了飘,但是马上他就想起了顾长生的话,立刻又往后躲了躲,眼里的渴望却藏不住。顾长生见状,知道他担心什么,连忙说道:“没事的,有叔叔在。”

    轩轩犹豫地看了顾长生一眼,被他鼓励了之后,这才飘到他妈妈面前,小心地伸手虚虚抓住妈妈的衣角。

    “轩轩。”轩轩爸爸忍不住,也走了过去,想要搂住孩子。爷爷和奶奶也同样激动。

    原本以为是骗子,他们都做好失望的准备了,没想到居然是真的。几人感激地看向顾长生。

    轩轩爷爷,还有爸爸妈妈都围着孩子转,唯独轩轩奶奶,一个人站在一边,既想靠近,又不敢靠近。她始终觉得,是自己害了孩子。如果不是她那天带轩轩走那条路,轩轩肯定还活着。

    轩轩,轩轩他会不会怨恨她?

    和家人说了一会儿话,轩轩发现奶奶都没来关心他,忍不住凑过去,有些担心地问道:“奶奶不喜欢轩轩了吗?”

    “不是轩轩不乖,是轩轩回家后奶奶你们都看不见我。轩轩无聊才出去玩的,而且也没走远。”以前有个孩子不听话偷跑出去,结果被人贩子带走,再也没找回来。轩轩奶奶害怕同样的事也发生在自己孙子身上,所以说过类似,‘如果轩轩不乖偷跑出去,奶奶就不喜欢轩轩了’的话。

    听到小孙子的话,轩轩奶奶的眼泪都下来了,知道孩子还一如既往地亲近她,她忍不住蹲下来哄道:“奶奶最喜欢轩轩了。轩轩是世界上最乖的小孩。”

    轩轩抱着家人撒娇,把这段时间做了什么干了什么都事无巨细地告诉他们。

    轩轩爷爷看着小孙子可爱的样子,跟顾长生道歉。人家好心帮忙,结果他刚刚态度那么差。

    顾长生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他直接了当地问道:“轩轩的案子,你们有什么想法?”

    什么想法?

    还能有什么想法,根本告不倒对方。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实在不行到时候等风头过了,那瘪犊子走出来的时候,一刀捅死对方。鱼死网破,完事了自首。反正他都这么大年纪了,也没几年好活的。不止轩轩奶奶这样打算过,轩轩爷爷暗地里也这么想过。

    顾长生看出了轩轩爷爷面上暗藏的狠绝,忍不住叹了口气,试探地问道:“如果我有办法让对方被抓起来呢?”

    “拘留?”只是拘留几天那有什么意思。不说杀人偿命,起码得判刑吧?少说关他个一辈子。

    “我有把握送他进去,但是最多估计也就只能判个无期。”毕竟他只是吸毒藏毒,不是贩毒。

    轩轩爷爷拿手抹了把脸,这才闷闷地说道:“那我还不如拿刀捅死他。”无期才多少年,更何况如果他在监狱里表现得好,还能减刑,说不准关个十几年就出来了。

    害了轩轩一条命,他只用受十几年罪,就依旧能出来过好日子。轩轩爷爷怎么想怎么不得劲。但这可能是最好的结果了。

    “即使出来后,他也会一生穷困潦倒,亲朋疏远、漂泊无依。”一直沉默的姜时年突然开口,顾长生闻言心里一喜,知道祖师爷会把这话说出来,肯定是已经看出了对方的下场。

    知道他们出狱后日子会十分难过,顾长生心里就舒服多了。他家不是钱多么,动不动就拿钱打发人,正好让他们也尝尝看手里没钱,借钱没人搭理的滋味。

    听到这,再看看姜时年的气势,轩轩爷爷疑心他可能是什么大人物,心中一动,对姜时年的话信了七八分。

    “要真是这样,那我家也不会再找他们麻烦。”轩轩的爸爸主动开口。说是一命偿一命,但现实根本不可能。真能让对方坐牢,做完牢还孤苦一生,那也比现在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吃香喝辣的强。

    轩轩爸爸收起手机:“我之前就觉得你们有些眼熟,刚刚才想起来,我在新闻上看到过你们,前段时间炸|弹事件,警方解决恐怖分子的时候你们就在现场。”怕自己认错人,他又重新看过两人的照片。虽然照片比真人难看,但也能确定真的是他们。能和警方在一起解决恐怖事件的人,绝不会是骗子,也肯定有这个能力。

    “我相信你们。”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愿意帮忙,但能这样解决,结果已经比他想的要好很多。轩轩爸爸心里对父母的打算,其实都明白,也做好了阻拦的准备。但再怎么拦也有拦不住的时候,他实在不想在失去儿子以后,再失去父母中的一个。

    听到儿子的话,轩轩爷爷心里再想彻底报仇,也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最好的办法。

    “何况世界上有鬼,他们在监狱里的日子也不会舒坦。”顾长生没明说,但轩轩爷爷却心领神会,脑补了对方被鬼折磨的凄惨样子以后,他心里终算好受了点。

    商量好后,顾长生直接打了报警电话,举报有人非法吸毒藏毒。

    “楼下那些人走了没?”一个男人从房间里走出来,他不敢自己凑到窗口看,听见没动静了,就让妻子去。

    可惜他老婆一直在专心地看肥皂剧,她带着耳机,根本听不见他的话。男人问了两遍没得到任何回应,一生气,直接把对方的耳机扯了下来:“我说的你没听见?去窗户旁边看看人是不是走了。”

    他妻子正看到兴头上,闻言,顿时不耐烦地说道:“不会自己去啊,你是缺胳膊还是断腿了?没脚走路没手拉窗帘?”

    “尽会窝里横,老娘都替你应付过一回了。自己去自己去,别烦我。”她正看到男女主互相误会的时候,还想着早点知道结果呢,瞎打什么岔。说着,就把耳机抢了回来戴好。

    男人没办法,这婆娘刚娶进来的时候还会装一装温柔,后来手里有了他把柄以后,就懒得装了。好吃懒做不说,脾气还比谁都大。偏偏他还拿她没办法。

    悄悄地走到窗边,掀起一角窗帘,露出一小条缝隙,男人小心地往楼下看去。

    是没人。看来是真走了。

    男人松了一口气,没人就好,没人他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了。这个点,快天黑了,按着以往的规律,今天他们应该不会再来。

    前几天楼下一直有人,他心里想得痒痒的,就是不敢吸,生怕弄到一半的时候,对方会发疯冲上来,破门而入。这样他最大的秘密就暴露了,到时候想不吃牢饭都难。

    上次要不是他运气好,还没来得及吸毒,说不准出事后一检查,他就得折在里面。得亏那会他才喝高,失手砸死人后,又及时把毒品藏好了,这才没事。

    其实最好这段时间也都别吸,再忍忍,等风头过了再说。但毒瘾这玩意要是能忍,那就不叫瘾了。他这几天为了不出意外,没敢怎么碰,这会实在是想得慌。好在老天爷都帮他。男人喜滋滋地放下窗帘,回房间,从枕头里掏出毒品和工具,准备享受一番。

    警察来的时候,夫妻俩一个正陶醉在肥皂剧里不可自拔,一个正躺在床上飘飘欲仙。两人一起被抓了起来。

    所谓抓贼拿赃。吸毒吸到一半的时候被人抓到,想否认都没办法。屋子里又没其他人,想说是有人强迫也不可能。男人清醒过来后,辩无可辩,只好老老实实地被拷上。倒是他妻子,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以后,挣扎得厉害。

    “不是,他吸毒关我什么事,凭什么也抓我?”女人忿忿不平:“这都什么年代了,总不能还流行连坐吧?”一人吸毒全家坐牢,这都是什么理?

    警察没理她,和上回只是确定高空抛物责任人不同,这回,按着查毒品的高要求检查过房间后,果然在室内各处发现了不少被隐藏起来毒品。

    什么首饰盒夹层里,备用灯泡里,化妆品瓶子里,甚至还有毒品塞在空心的桌子腿里面。什么奇奇怪怪的地方都有,好在缉毒警察经验丰富。在男人绝望的目光里,全都一一找了出来。

    好家伙,量还不小,少说判个十几年。

    法官会根据家里藏毒量判刑的规矩,男人也是了解过的。不过买的时候被毒瘾冲昏了头脑,光想着吸食方便,随取随用,也就没顾得上这些。更何况,他也没想到自己会被抓。

    “都在这里了。”负责搜检的警察说道。

    男人闻言,下意识地打量了一番堆在桌子上的毒品,绝望之余,心里又有些暗喜。还有两包没被发现。那两包里有一包是他藏得最大的一包,要是被找出来,量刑肯定更重。

    想到这,男人在心里求神拜佛地祈求警察千万别发现。谁知道下一秒他就听到警察说:“有几个地方残留着可疑粉末,应该也是他藏毒的地方,看起来量还不少。一个人吸食不可能吸得这么快,我怀疑他还贩毒,以贩养吸。”

    以贩养吸。

    听到这四个字,男人脸都吓白了,好端端的他怎么就贩毒了?他不是没动过这个心思,可贩毒风险太大,再加上他手里的钱还够花,也就没敢动这个心思。贩毒被抓到后可就不是关几年的事了,严重的一辈子都出不来,甚至还有可能死刑。

    两权相害取其轻,藏毒和贩毒可不是一个等级的。怕警察误会,男人也顾不上别的了,连忙主动交代:“还有袋毒品在空调机里,然后室内晾衣架的那个管子里也有。警察叔叔,我真的全交代了,我就自己吸吸,没敢把这东西卖出去害人。”贩毒什么的,都是没有的事。他哪里有那个胆子。

    “别乱套近乎,谁是你叔叔。我们可没你这么大这么毒的侄子。”在场的警察,有些年纪比他都还小。

    “队长,我感觉这小子不像是在骗人。”有个警察观察过男人后,开口说道:“不过他说的那两个地方我都找过了,有存放过毒品的痕迹,但是里面的毒品早就被拿走了,是空的。”

    “不可能,”男人一脸的不可置信:“我亲手放进去的。”家里就他一个人吸毒,连有人偷吸的可能性都没有。肯定是这些警察没检查仔细就乱说话。

    男人说这话的时候,没注意到妻子的不对。但警察却一直在观察着他们,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女人的异常。

    虽然她极力地在保持镇定,但他们都受过专业训练,一眼就能看出对方的慌张。

    她慌什么?

    正如前面她自己说的那样,如果她没吸毒藏毒,只是知情不报,根本不会有什么后果,最多也就是口头教育。这也是为什么他们给男人上了手铐,而她却只让人看着不让跑的原因。

    联系到刚刚男人说的话,警察心里已经有了猜测,接下来就是验证的时候。男人顺着警察的目光看过去,和妻子朝夕相处了十几年的他,当然也能轻易地看出她的不对。

    男人恍然大悟:“是你,是你对不对。你是不是把我的毒品拿出去卖了?”

    毒品价格不菲,都是按克卖,有的一克比黄金还贵。这女人以前一直嚷着说他给的家用不够,买完衣服就没钱买化妆品,买完化妆品就没钱吃饭。各种闹腾,用尽手段就为了让他多拿钱出来,甚至还用自己吸毒的事威胁过一两次,但最近这段时间却消停了很多,不吵不闹了。

    亏他还以为是她懂事了点,知道他赚钱不容易,愿意白养着她是情分,这才安静了下来。敢情是因为有钱买了,做贼心虚怕被他发现,所以才不敢吭声!

    她以为贩毒是好玩的?

    男人发现妻子的真面目以后,就对她没感情了,这会忍不住幸灾乐祸。再加上洗清了自己,不用再添罪名,他心里高兴,脸上不由得就露出了笑容。

    这笑容极大地刺激了女人:“要不是你没本事,一个月就给五六千,我至于这样?”

    “现在市面上,好点的化妆品,除了口红以外,哪样不是上千?就你那几千块够干点什么?我连包包都没敢买。死攥着钱不放,结果现在好了,要白白赔给人家一百多万不说,还要坐牢罚款,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让我花了呢,起码享受过了。”

    女人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嫁汉嫁汉,穿衣吃饭。老公养不起她,还不允许她自己想办法么。反正东西都是现成的,她卖一点怎么了。

    说是这样说,牵扯到毒品,女人到底有一点心虚。说话也没那么硬气了。但看到亮锃锃的同款手铐拷到自己手上的时候,女人还是忍不住炸了,破口大骂,然而这回依旧没人搭理她。警察又检查了一遍屋子,发现没有遗漏后,这才把所有毒品都装进证物袋带走。

    证据确凿,这对夫妻最后都落得了个无期的下场。警方还顺着这条线,顺藤摸瓜地清剿一条已经发展成熟的毒品链,可以说是收获颇丰。

    恶有恶报,罪有应得。知道他们的下场以后,顾长生就想送轩轩去轮回。不过在此之前,他得先把轩轩家和莹莹身上的阴气都祛除掉。

    顾长生自带食材和家属,在莹莹家的厨房里搅拌鸡蛋。他不习惯用打蛋器,觉得机器打出来的没手动搅拌的好。

    料理台的一边还泡着一小碗干银鱼,伴随着顾长生拿筷子搅拌鸡蛋的声音,客厅里,莹莹和轩轩在玩抓迷藏。两家的大人都坐在沙发上给他们加油鼓劲。

    “我找到你了,我看到你的鞋子了,红色的小皮鞋。”轩轩假装已经找到了莹莹,故意哄她出来。

    电视柜里,莹莹动了动,以为真的被找到了,于是就想推开柜门出来。

    “莹莹别上当。”轩轩妈妈坏心眼地提醒道:“轩轩骗你呢。”有多久没看到儿子这么活泼和人做游戏的样子?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了,她想多看一会。

    一听这话,本来还想出来的莹莹顿时藏好了,没再动。被妈妈揭穿了小把戏,轩轩也不生气,继续到处飘来飘去地找。

    他打开了鞋柜,又打开了书柜,最后钻进了沙发底下,都没找到人。

    客厅里有个做摆设的大花瓶,上面插着几根假桃枝。轩轩眼睛转了转,小心翼翼地飘了过去,一下子扎进花瓶里。

    里面没有莹莹,但是有别的东西。

    “莹莹我找到你的挖掘机了,它在大花瓶里。”

    “真的吗?”明知道轩轩有可能在骗她,莹莹还是忍不住出声问道。

    “当然是真的,我这就给你拿出来。”轩轩抓住挖掘机的大挖铲,把车子从花瓶里拖了出来。

    莹莹从电视柜里出来后,一眼就看到了挖掘机,高兴地伸手抱住。

    两个孩子一起改为在地毯上玩挖掘机,莹莹还从玩具房里搬了其他车子出来,折腾起赛车游戏。

    他们又玩了一会,顾长生的蛋羹做好了。

    蛋羹一共做了五份。四份小的,一份大的。大的是用电饭煲做的,小的是用电炖盅。顾长生把蛋羹都端到餐桌上,两个孩子面前各放了一份,自己一份,祖师爷一份,最后一份大的两家大人合吃。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要不是早就知道这是在祛阴气,其他人都还以为这是什么美食品鉴会。东西实在是太好吃了,蛋羹细嫩滑口,银鱼提鲜,给鸡蛋羹的滋味增添了层次,口感丰富不单调的同时,也没腥气。

    银鱼鸡蛋羹是很适合孩子吃的食物,因为有老人孩子,顾长生在做的时候,还特意多泡了会,所以银鱼吃起来极软,根本不用费劲咀嚼。莹莹才吃了一口,就忍不住说道:“好好吃喔,比妈妈做的好吃。”说完以后,她就吃得再也抬不起头,恨不得把脸也一起埋进碗里。

    轩轩甚至连说话的时间都没有,就只顾着吃了。他变成鬼以后,一直没能吃到食物,虽然不饿,但是馋啊。难得能吃到东西,还是这么好吃的蛋羹,不抓紧吃完怎么行。万一等下又吃不到了怎么办。

    那狼吞虎咽的样子,看得人心疼。要不是碗里的蛋羹是祛阴气的,轩轩不能多吃,而为了身体健康,他们又必须吃,几个大人都有心想把自己的那份让给他了。

    吃完蛋羹,又让轩轩和家人说了一会话,顾长生就把他送走了。

    虽然不舍得,但是轩轩的家人都知道这是为轩轩好,心里十分感激。人们感激别人的时候,回报对方的途径往往就只有两个。给钱,或者帮忙做事。知道顾长生不需要其他人帮忙,他们也帮不上什么忙,两家人都不约而同地选择给钱。

    在a市竞争这么激烈的地方,能买得起学区房的,手上多多少少都有点钱。莹莹家条件好不必说,就连做小本生意的轩轩家,在不伤筋动骨的情况下,也能拿出几十万。这事是轩轩引起的,本来他家是不让莹莹家掏钱的,但委托又是莹莹家下的,最终两家决定各给各的。

    救命的事,给再多也不为过。顾长生没多拿,一家收了十万。

    有了新进账,顾长生才把钱揣进口袋,就发现又有人迫不及待地来给他的存款加数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舌尖上的道术相邻的书:夺梦解药大天师[综]专业当爹被幻想世界拉入的我超能力与神魔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洛米的火影时代百鬼杂货店.重生之逐鹿三国舰娘之提督厨从变形金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