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第二碗银鱼蛋羹

【书名: 舌尖上的道术 第90章 第二碗银鱼蛋羹 作者:鹿水之畔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盛世医香星际平头哥山村名医不死佣兵丹宫之主重回六零全能军嫂     顾长生把鬼气的事说了出来, 小女孩的妈妈后怕之余, 心里充满了庆幸。要不是她相信了大师,她女儿很可能过不了几天, 就会疾病缠身地死去。后果远比她之前想象的要更严重,给鬼当新娘子, 冥婚固然可怕, 但更可怕的,是连命都不在, 不知不觉地就死亡。

    原本还没把这事放在心上的小孩爸爸,也愣住了:“这不是假的吗?”世界上哪有什么鬼怪?但顾长生会欺骗他们的可能性也很小,无缘无故的,对方前途大好,又不缺钱,完全没有骗人的必要。更何况, 仔细一想,女儿最近的精神头, 是没以前好了。

    虽然依旧活泼, 但活泼和活泼之间,也是有区别的。本来还只是以为,孩子是上特长班上累了,不适应。还想着再过一段时间, 她精神要是还没恢复过来, 就取消掉绘画课。

    这回不管她怎么撒娇卖萌都不能答应, 等过两年她大一点了, 精力也足了,到时候要是还想上课,再让她去。没想到竟然不是这样。

    他和妻子都不是什么望女成龙的人,什么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报各种特长班、补习班的想法,他们全都没有。他们夫妻俩就只想女儿快快乐乐的长大,只要不道德败坏,哪怕不学无术也行,反正家里不缺钱,大不了养她一辈子。

    谁知道就是这么一疏忽,他女儿差点连长大的机会都没有。小孩爸爸感激地看向顾长生,称呼也变了:“大师,您看这该怎么办?”

    然而最受冲击的,不是小孩父母,而是飘出来准备找玩具的小男孩。有个玩具挖掘机之前莹莹一个人在家玩的时候,把它带到了客厅里,后来玩着玩着,就忘记放在哪了。之前莹莹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刚刚玩其他玩具车子的时候,莹莹提起来,小男孩就拍着胸膛出来给她找。

    “我肯定能找到。”毕竟他现在不是人,是鬼鬼,很多地方,不管高的矮的,都能钻进去看。哪怕是沙发底或者书柜顶,都不会漏掉。

    谁知道才飘出来,就听到顾长生的话。小男孩愣在了原地,什么挖掘机,什么车子,全被他忘到了脑后。他七岁了,听得懂什么叫死。

    原来鬼是不能和人在一起的吗?

    离得近,他会害死莹莹,也会害死爸爸妈妈爷爷奶奶?

    想到这段时间,他一直来找莹莹玩,也一直按时回家睡觉。虽然爸爸妈妈他们都看不见他,但他也一直有很认真地陪他们。所以爸爸妈妈他们脸色那么差,不是因为难过,而是因为他老是回家?

    小男孩情绪剧烈波动,连带着身上的鬼气都翻滚了起来。顾长生是背对着玩具房的,看不见身后发生了什么事,但他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不对。

    回头一看到小男孩,再看他表情要哭不哭,顾长生哪里还有什么不懂的。生怕小男孩失去理智发狂,顾长生连忙跑过去,安抚道:“不关轩轩的事。”之前从小女孩妈妈的嘴里,顾长生就知道了小男孩的名字。

    “莹莹不是好好的么,轩轩只是没注意到而已。以后注意到了,就不会有事了。”顾长生哄道。

    小男孩半信半疑地看向顾长生:“真的吗,莹莹真的不会死,我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也不会死?”

    “当然。”顾长生肯定地点了点头:“不信我带你回家,你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他们肯定都还活得好好的。”小男孩身上的鬼气稍微平静了一点。

    “莹莹也好好的,她刚刚不是还在和你玩玩具吗?”

    听到顾长生的话,小男孩飞快地飘回玩具房看了一眼,确定小伙伴还活得好好的以后,小男孩情绪终于稳定住了。他飘出来,回到顾长生面前:“哥哥你跟我回家。”他得确定家里人的安危。要是家里人出了事,这个能看见他,一看就很厉害的大哥哥,一定能帮上忙。必须把他带回去。

    抱着这样的小心思,小男孩抓着顾长生的手往外扯。不过扯了一会,他又想起自己不能离人太近,会害到他的,于是小男孩慌忙把手松开,离得远远地催促顾长生:“大哥哥快点。”

    顾长生很顺着他,即使小男孩不提出来,他也打算去他家走一趟。作为普通人,小女孩的爸爸妈妈看不见鬼,也听不到小男孩说了什么,但顾长生说的话他们还是能听见的。拼拼凑凑,倒也能从中推测出完整的对话。

    当即也没阻拦顾长生的意思,甚至在女儿出来找小哥哥的时候,还抱着女儿哄,免得女儿拖后腿:“你小哥哥回家去了,回家看他的爸爸妈妈了。你有爸爸妈妈,小哥哥也想他的爸爸妈妈,所以不能拦着他对不对?”

    小女孩觉得这话有道理,但她又有些舍不得。忍不住看向小男孩:“玩具车还没找到,你肯定还会回来的对吧?”

    小男孩原本急着带顾长生回去,看见小伙伴走出来,这才反应过来他忘了什么。小男孩飞到小女孩对面,离得远远地说道:“我肯定会回来的,不过大哥哥说我离你太近会害死你。”

    怕小伙伴不知道什么是死,小男孩还绞尽脑汁地解释了一番:“死就是,死了以后,你就不能陪你爸爸妈妈玩了,所以以后我们就只能这样远远地说话。”小男孩天真地以为,两人隔着一两米的距离,就会没事。

    闻言,小女孩有些不满,她不想死,也不想离开爸爸妈妈,但也不想和小哥哥隔这么远。小女孩扁了扁嘴,不过最后她还是懂事地说道:“好吧,那你一定要回来。”

    顾长生这才知道小男孩误会了什么,难怪他之前拉自己的时候,也很快就放开了手,还飞远了一点。他还以为是这孩子不喜欢和大人靠太近。不过即使现在明白了过来,顾长生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小男孩解释,隔一两米这么短的距离,根本没办法阻止鬼气侵袭。只能先略过这一茬,到时候再想办法。乐观点想,说不准用不了多久,小男孩就能投胎呢。

    “都是我不好,要是那天放学的时候,我带轩轩走另一条路就好了。或者我走里面,这样被砸的也就不是轩轩了。”对着轩轩的照片,轩轩奶奶自责地说道。

    “为什么死的不是我这把老骨头?”

    “这也不关你的事,谁能想到会有酒瓶子掉下来?”轩轩爷爷安慰道。事情才发生的时候,不止他,就连儿子、儿媳,心里多多少少都怪过老太婆。即使理智上知道事情不关她的事,但情感上,总忍不住埋怨她,要是不走那条路就好了。

    但发生了这种事,全家最难受的人,却还是老太婆。她比谁都自责。

    短短几天,轩轩奶奶就瘦得不成样子。错的并不是她。怕老人再这样下去,身体会扛不住,轩轩的爸爸妈妈也跟着劝道:“平常我们接孩子的时候,也是走那条路。妈你也是为了孩子好,才让他走里面的。最可恨的还是那个高空抛物的人。”

    尤其是,在知道扔啤酒瓶的那个人,一直没被判刑的时候。一家人的愤怒,就全都对外了。

    “不行,我得再去挂个横幅。明明是杀人犯罪的事,他凭什么不用承担责任?反正我都这把年纪了,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也不在乎少活两年。”小心地放下孙子的照片,轩轩奶奶站起来,拿起放在茶几上的水果刀就往怀里揣。再争取不到正义,她就找机会一刀捅了那畜生。

    她孙子没了,那畜生凭什么还活着?

    因为这,顾长生扑了个空。轩轩一看家里没人,还以为自己把他们都害死了,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还是路过的人看见,以为顾长生是轩轩爸爸的朋友,知道了事情后特意赶过来探望的,于是提醒道:“他家人不在,都去前面那个小区挂横幅了。”前面那个小区,说的就是,砸到轩轩的那个小区。

    到了事发地,顾长生发现,那里挂满了大大小小的横幅。白底黑字,上面都写着类似‘杀人偿命’的字眼。顶着大日头,有几个人正守在横幅旁边,看着横幅不让人撕掉。

    “那是我爸爸妈妈,还有爷爷奶奶。”小男孩指着人跟顾长生说道:“太好了,他们还活着!”

    他没害死他们!

    小男孩满脸高兴。

    轩轩奶奶手里拎着一个小喇叭,喇叭在不断地播放着轩轩被砸的事。小区居民被这噪音弄得都有些烦躁,有几个脾气爆的想骂人,但才探出头,看到那一家子人,想到之前发生的惨事,嘴里的脏话就又咽了回去。

    好好的一个孩子,说没就这么没了。谁心里也过不去这个坎,算了,忍一忍。

    “吵什么吵?又不是不答应赔钱,都说了给你家一百七十万还不够?是你们自己不要又不是我们不给。”高楼上突然拉开一扇窗户,有人拿着迷你扩音器高声骂道:“想狮子大开口讹我们?呸!肯给一百七十万那都是我同情你家,要不然别说一百七十万了,有七万你都得感恩戴德。当我没打听过行情?”

    女人鄙夷地说道:“之前其他小区有人被砸死了,也就赔了两万多。那还是个壮劳力呢,你家这就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才养了没几年,能卖出这个价就偷笑吧!还挑三拣四。”

    “一个孩子而已,没了就没了,又不是不能生二胎。赔钱给你们,你们拿着钱怀二胎啊!至于这样吗,天天哭天喊地地号丧!”

    这都是什么话?得多丧良心的人才能说得出口?

    轩轩的家人闻言,气得浑身都忍不住发抖。轩轩奶奶更是伸手摸了摸怀里藏着的水果刀。但楼上的那女人却尤嫌不够,一弯腰,端了一盆水对着他们泼下去:“你们也该冷静冷静了。总这么撒泼有什么好处?”

    “我告诉你们,爱要要,就这一百七十万,多的一个子都没有。不要拉倒,我还省了一笔!”

    “也别觉得我逼人太甚,说来说去,我家那口子又不是故意的。他那不是喝醉了么,要不然也不会失手把瓶子砸下去。你们已经闹得他连工作都丢了,还想怎么样?年薪几十万的工作,说没就没了,我不心疼啊?就这,我还愿意赔钱,你们就知足吧!”说着,女人把窗户一关,戴上耳机,把楼下的噪音隔绝了,自顾自地看起了电视剧。

    看到对方泼水,几人连忙避开。好不容易避开了,再一抬头,对方已经躲了起来。轩轩爷爷愤恨地伸手,一砸围墙,恨不得冲上去给对方一下。

    “没天理。害死了人还这么理直气壮。”

    “丢工作,丢工作怎么了?她老公一天不坐牢,我就闹一天。”想起儿子的模样,轩轩妈妈眼眶通红,为了儿子她愿意当泼妇:“喝醉酒就能犯罪了?哪怕过失杀人呢,也得做几年牢,凭什么他一点事都没有,连块油皮都没擦破,照样吃香喝辣,活得比谁都滋润。”

    昨天邻居还偷偷地告诉她,说看到那小瘪三在小吃街大排档那边点了一堆的烤串。害死了人,他根本不愧疚。

    可惜她和老公赶过去的时候,人已经打包好烤串走了。现在在这边堵了好几天,也没见到人。

    明明是过失杀人,偏偏对方不知道怎么操作的,法院还轻判了。说他主观上没害人意图,我呸!就只拘留了两三天,还想赔钱了事。她儿子头七都还没过,他就先出来了。轩轩妈妈光是想想,心里就恨得慌。

    偏偏对方现在知道了他们在堵他,一直不出门,连外卖也不叫,都让亲戚给送米面,自己窝在家里做饭。他们连个办法都没有,想同归于尽,都找不到机会。这也是为什么之前轩轩奶奶揣刀子的时候没人阻止的原因,因为根本派不上用场。

    顾长生旁观了这件事,心里不太舒服。姜时年也微微皱眉,轩轩这么小的孩子,在他眼里简直就是幼崽中的幼崽,幼崽都是需要呵护的。现在意外夭折了不说,对方要是一心补偿那还没什么,但害了人还这么咄咄逼人,就让人不喜了。

    神明的不喜,威力是很大的,即使他什么都没做,但那户人家的气运,也还是飞快地下跌。

    顾长生没感觉那么多,他就只是在想要怎么帮忙。但无奈的是,这种事,还真不好管,法律不一定会重判。这大概就是刚刚那女人,有恃无恐的原因。

    “高空抛物不判刑,那吸毒藏毒会关几年?”姜时年抬头看了两眼那女人家里的气运,突然问道。他还没了解过这方面的事。

    听到祖师爷的话,经常和特殊部门有合作,又有秦翼这么个损友,对这些很了解的顾长生下意识就回答道:“看情节的严重性吧,最重的无期。”

    回答完,顾长生这才反应了过来:“你是说,”他家里有人吸毒藏毒?

    顾长生话还没说完,就看到祖师爷肯定地点了点头。普通术士看人是看面相,修为高深到一定程度,大成以后就能看气运。气运往往能表达出一切。顾长生还没到能看气运的阶段,除了神明之外,历史上能达到这一阶段的术士也寥寥无几。

    听到祖师爷这么说,顾长生下意识地拿起手机,就想报警。这时候,小男孩开口:“爸爸妈妈他们好像都好热的样子,哥哥你能不能让他们回去休息啊?”小男孩听不懂什么藏毒吸毒,他就只关心家人。

    这个天确实很热,轩轩家人站着的地方,又没有树荫,直面阳光,站了这么久,就是铁打的汉子也受不住,何况那里面还有老弱妇孺。顾长生已经看到轩轩妈妈有些撑不住,从口袋里掏出藿香正气水在喝了。

    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再这么晒下去,喝再多的藿香正气水也没什么用,早晚中暑。

    何况他们的身体也不是特别好,即使之前很健康,但被阴气侵蚀了这么多天,多多少少也受到了影响。沾染到阴气后,如果程度不深,那晒晒太阳就能把阴气消除。可要是被阴气侵蚀久了,那再晒太阳就没什么用处。不仅没用,反而因为身体虚,往往阴气还没晒没,他们人就先倒下。这也就是所谓的虚不受补。

    顾长生刚想答应,就听到轩轩又说道:“还有奶奶,奶奶最近都没怎么吃饭,他们看不见我,我每次劝奶奶她都听不见。哥哥你帮我告诉奶奶,要多多地吃饭,她都瘦了。爷爷也是,最近一直抽烟,明明他之前还告诉我,抽烟有害健康!”

    轩轩是个很懂事贴心的孩子,可以想象,他家里人花费了多少心力,才把能把他养得这么出色。而这样乖的一个小孩,他家里人又会有多么疼宠。他的离开,又会给家人带来多大的打击。

    “听轩轩的。”顾长生暂停了报警的动作,决定先去劝人。

    “小伙子,你有什么事?”

    看到走到面前的年轻人,轩轩爷爷虽然情绪低落,但还是极力和蔼地问道:“你是这里的住户?”

    老人抱歉地说道:“是不是吵到你了?实在是对不起,我们尽量不扰民,晚上休息时间,肯定不打扰大家睡觉。”

    他们只针对害人的那一家子,放喇叭是为了揭露对方的真面目,不过控制了音量,不会打扰到学校那边学生上课。而且午休时间和晚上睡觉时间,也会关掉喇叭回家。一个是体力撑不住,得休息,一个是怕影响附近那些无辜居民的正常作息。毕竟人家也是要上班上学的,肯定得休息好,保证睡眠充足,不然上班上学的时候会没精神。

    “不是。”顾长生摆手,见这会没人经过,他连忙说道:“是轩轩让我来找你们的,太阳这么大,他担心你们中暑。”

    “轩轩?”轩轩爷爷脸色落了下来,语气也格外严肃:“小伙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们放喇叭是有错,可你也不能拿我去世的孙子来哄我们啊。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打听到的孩子名字,但是逝者已逝,我希望你对他能有点尊重。”

    ……这个年纪的老人,难道不是多多少少都有点迷信的么,为什么他的反应这么奇怪?就算不相信,但起码也该半信半疑才对。顾长生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再看看那个着急得不行,又不敢靠近爷爷,最后就只能在旁边拼命地说,‘爷爷哥哥没骗你,是真的,真的是轩轩’的小家伙。顾长生心里一软,认命了,他耐心地解释道:“老人家,我真的没骗你。”

    “你看我骗你有什么好处?”顾长生拿出杀手锏:“这里是大街上不方便,不过现在我们可以去你家,我有办法让你亲眼看见轩轩。”他说的不信,到时候孩子亲口跟他们说的,总该信了吧。

    “爸,要不我们就回去吧。”轩轩妈妈闻言,先动心了,也跟着劝老人:“是真是假,回去后不就知道了。万一是假的,也就只是浪费会时间,我们也没损失。”虽然有些怀疑这两个人是楼上那人花钱请过来解围的,但轩轩妈妈还是决定赌一次。

    赌赢了,她就能见到朝思暮想的儿子。赌输了,也没什么代价,最多就只是再失望一次而已。

    其实他们也找过大师,头七的时候,想让轩轩回家看看,可惜遇到的都是骗子。也不怪她公公这会反应这么大。

    其他人也跟着劝,轩轩爷爷本来还不答应,见状,只好同意。几人手脚麻利地收拾好东西,把横幅又往高处挂了挂,免得他们一走,就轻易地被人拆下来。挂高点,那女人就是要拆,也得多费点工夫。

    他们现在也只能在这小地方折腾了。完事后,叹了口气,轩轩爷爷看了顾长生一眼:“走吧。”说着,大步流星地在前头带路。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舌尖上的道术相邻的书:夺梦解药大天师[综]专业当爹被幻想世界拉入的我超能力与神魔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洛米的火影时代百鬼杂货店.重生之逐鹿三国舰娘之提督厨从变形金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