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第三兜杨梅

【书名: 舌尖上的道术 第81章 第三兜杨梅 作者:鹿水之畔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七零年代美滋滋丹宫之主死亡万花筒破道[修真]盛世医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我是大反派[快穿]     男鬼说完, 唉声叹气,心里十分后悔,又觉得苦闷。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鬼迷心窍地相信了骗子的话。不仅把剩下的家底赔了进去, 也把自己的命赔了进去。

    上网查一查就能看出不对的事情。

    所谓的药水洗黑钱, 其实根本就是在人民币上涂抹淀粉和碘酒, 这两样东西放在一起,会让纸币氧化成蓝黑色,而高价买来的药水,就只是极其便宜的维生素c溶液。把溶液喷洒上去,纸币就会恢复原样。

    这么简单的化学反应,原本不应该骗过自己的。

    不过再不解,事情都已经这样了, 说什么都晚了。男鬼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糊涂, 但顾长生和姜时年却心知肚明。

    之所以会这样, 固然有男鬼年纪大, 思维退化,又信任自己学生的原因,但更多的,却是因为那个学生有问题。这学生肯定直接, 或者间接接触过邪神。邪神的蛊惑能力, 男鬼只是一个普通人,想不上当受骗都难。

    涉及到鬼怪灵异, 虽然邪神的事不能往外说, 不过查找骗子学生的事却可以交给特殊部门的警察来办。男鬼哀叹过后, 就想着回家看看。他这么一撒手走了倒是轻松,一了百了,可怜儿女受累。

    到男鬼家的时候,男鬼的儿女正吵成一团。倒不是在争夺遗产,事实上,抢救完男鬼,再办了后事以后,扣去这些费用,男鬼仅剩的那些积蓄就已经被用得七七八八了。

    还留下来的几套房子,房子的地段都差不多,面积也差不多,两个儿女一人一半,压根没什么可抢的。

    他们之所以会吵起来,还吵得这么厉害,是在指责彼此对父亲的不关心。

    看起来应该是男鬼女儿的中年女人说道:“我远嫁,离得远也就算了,你和爸同一个小区,平常就没多来关心关心老人?要是你经常过来陪爸说说话聊聊天,爸能被那个骗子骗?就是真被骗了,也能早点发现不对,不至于损失那么多,这样爸哪里还会因为听到钱追不回来就心脏病发作?”

    “你就会说我?平常甩手掌柜当的倒是轻松,现在一有事就把责任往我身上推。你怎么知道我没经常过来?一个礼拜回来一回,爸见到我的次数可比你多多了。哪像你,哼!”中年男人不甘示弱地反击,末了又说道:“爸起码有小两个月没见到你了吧?我不过是最近一两个月比较忙,一直加班才疏忽了点。就算这样,每半个月也有来一趟。”

    只不过时间紧,每次都来去匆匆而已。现在想来,那时候父亲确实好几次都留他吃饭,似乎是有事想和他说,只不过他太忙,赶着回去加班,都没留下来。

    事情也许就是因为这样,一拖再拖,拖到后面,等他知道的时候,就已经晚了。

    一想到这,中年男人也没了和妹妹争论的心思,眼眶湿红。半晌,他才艰涩地开口说道:“是我对不起爸。”

    要是他多待一会,说不准早就把这事掐灭在萌芽里了。父亲也就不会因为损失太大受不了,病发去世:“其实钱没了就没了,我工作还不错,又不是不能赚。当时就不该着急,要是好好劝劝爸就好了。”说不准就没事了。

    哥哥的语气一缓和,当妹妹的也吵不下去了。不管再怎么说,她一个多月没回来一次,是不争的事实:“钱追不回来也就算了,不该把消息告诉爸的。早知道我们就应该把这事瞒下来。”要是他们俩私底下凑一笔钱出来,装作是追回来的钱款,父亲现在说不准都还活得好好的。

    兄妹俩后悔不迭,想起父亲的音容笑貌,强忍了半天的眼泪,最终还是掉了下来。

    看到儿女争吵,男鬼本来还在担心,正在他急得团团转,想求顾长生帮忙的时候,就又听到两个孩子的心里话。男鬼心里感动同时,又忍不住恨自己气性太大。如果他没被气到心脏病发作,现在他们一家子,都还好好的。

    “造孽!”看着哭的不行的两个儿女,男鬼忍不住想起,害自己家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骗子学生:“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受骗。”多少个家庭家破人亡。

    就在男鬼以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骗子学生逍遥法外祸害其他人的时候,突然就听到对方被抓的消息。

    特殊部门的警察和顾长生联合起来找人,效率奇快,当天就破了案。找到骗子的时候,对方还在公园里骗人。做了伪装,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模样。

    “老人家,听我的肯定准没错,这要是假的,我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那不是等着被人拆穿吗,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骗子站在树底下,对几个正在乘凉的老人说道:“你们这么多人,都是见过大世面的,一看就有见识,我要是想骗人,肯定不敢把目标放在你们身上,而是会去乡下找那些愚昧的村夫村妇,那还不是一骗一个准。就是真在你们身上打主意,也是私底下来,各个击破,怎么可能傻到当众来?”

    骗子死命地给在场的老人灌迷魂汤,灌得所有老人都晕晕乎乎的,不自觉就信了几分,觉得他说得有道理啊。谁家骗子骗人这么光明正大的。再说了,他们都是知识分子,读过书的,哪那么容易上当。

    “不是我吹,已经有退休的大学教授在做这个了。靠着这个办法,他老了还能发挥余热为家庭做贡献,硬是给儿女挣出了四套房子。其中有两套还是学区房。儿女一人一套,自己手里再捏着两套,日子别提过得多美了。难道你们就不想也这样?现在的房子多贵啊,自己不住,租出去也是份收入。早做早赚,晚了就是吃亏。”

    “什么是底气足?我这就是底气足。什么是货真价实?再没比我这更货真价实的了。”见老人们动摇了,骗子连忙趁热打铁:“都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不信我们就试试看。要是试过了还不放心,到时候你们不买也可以,或者只买一小瓶也行。不强制,没硬性要求,都随你们心意。一小瓶药水又不值什么钱,对吧。我这可是真正的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说着骗子从包里拿出了一叠黑纸片,还有一小瓶药水,打算当场洗几张黑钱,好让这些老人彻底下定决心。

    就在他信心十足地洗完黑钱,在老人们惊奇的目光里,把洗出来的钱一一发给他们细看的时候,警察们一拥而上,拿着手铐就把人拷住了。

    标志性的警服和手铐。这下,原本已经在掏钱的老人们见状,脑子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脸色当即一变,后怕不已:“差点就让这骗子得逞了。”

    也有几个反应慢的,还没闹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的警察怎么就抓人了。刚想开口,就被其他老人拽到一边去解释。

    “从古至今,就不会有天上掉馅饼这样的好事!”抓到人,警察们又告诫了老人家几句,让他们加强警惕,小心别再重蹈覆辙以后,这才带着人离开。

    审讯过后,警察和顾长生发现,因为他们找到的早,骗子总共就顺利骗成功过一次,也就是男鬼那回。更值得庆幸的是,由于骗子专注于骗人,上次骗到的钱,他都还没怎么花,就只买了买衣服,给自己换了身行头。也就是说,大部分的骗款,都能追讨回来。

    男鬼的儿女知道这个消息后,心里五味陈杂。原本钱要回来了,他们应该高兴的,但是父亲的死却在这层高兴上,蒙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他们心里,痛恨骗子的同时,更觉得自己父亲死得冤枉。

    就因为这么个货色,这么一个连自己老师都骗的东西。要不是警察拦着,男鬼的儿女差点没活撕了骗子。

    “他自己傻,能怪我?我不骗,换个人说不准骗得更狠。”骗子被抓也没悔改的意思,哪怕听到了恩师的死讯,也一样:“起码我还给你们留了房子不是?”换个人来,能手下留情?

    呸!

    你那是不想?你那是没机会!

    在场的人都清楚,要不是男鬼的儿子发现了不对,骗子肯定会把房子也一起骗走。

    这已经不能用被邪神蛊惑来说事了。

    邪神固然擅长挑动人心,但也得是这个人,本来就有这个心思才行。要不然邪神再有本事,再怎么挑动,也只是做无用功。他只会放大人的内心,而没办法无中生有。就好像,男鬼要不是想给儿女多攒家底多赚钱,也不会那么轻易地上当。就是因为他有一点心动,这才给了对方可乘之机。

    积蓄回来了,男鬼的心愿也就了了。很快就感受到了地府的拉力去投胎。不过抓到人以后,顾长生却有些失望。因为骗子身上虽然有被邪神影响的痕迹在,但是并不深,应该只是间接接触过邪神,这才被勾出了邪念。连邪神手下的小卒子都不是,更别提通过他来找线索,追查邪神的下落了。

    就连想排查骗子接触过的人都不行,因为这种间接接触,很可能就只是骗子和邪神的手下擦肩而过,或者手下的手下擦肩而过。大街上的人那么多,完全没办法一个个地找。

    简直就是大海捞针。

    “没必要这样。”和顾长生不同,姜时年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结果。邪神要是那么好找,他也不用费心思伪装凡人。看到小崽子还是一脸失落,姜时年揉了揉顾长生的头发,安慰道:“我们也算是间接破坏掉了邪神的计划。骗子抓得早,还没来得及骗更多的人,没人家破人亡,负能量也就不会涨。还帮忙追回了骗款,怎么说,都不算是白忙活。”

    顾长生想想也是,心情总算好了点。他拉着祖师爷走出警局:“那我们继续去商场。”

    先买床!

    一想到接下来祖师爷会和他住在一起,在同一个屋檐下睡觉吃饭,顾长生又有了活力。

    这会天已经不早了,怕商场关门,顾长生决定这回不再慢悠悠地走过去,而是直接打车。

    车子很快在他们面前停了下来。姜时年有些不适应这样狭窄的地方,觉得空间有点低矮。注意到祖师爷的不适,就在顾长生想让车子靠边停的时候,出租车师傅突然一个急刹车,车子停了下来。

    “碰瓷的?我艹,要钱不要命啊?!”车开着开着,前面突然冒出一个人来,差点撞到人,出租车司机心里又后怕又愤怒。

    这不是害他吗!

    尤其是,他的行车记录仪,最近刚好坏了,新买的还没到货。幸好他刹车的及时,这才没撞到人,要不然根本掰扯不清。对方一个狮子大开口,自己半辈子的积蓄说不准都要填进去。再严重点,债台高筑也不是不可能。

    干他们这行的,见多了这样的例子。

    再不敢心存侥幸了。

    载完这个客人他就回家休息,等新的行车记录仪到了再出来拉客!

    出租车司机发狠地想道。也不心疼损失的那点收入了。孰轻孰重,他还是分得清的。

    不过,眼前的这小青年,头上还染着灰毛、绿毛,看起来流里流气的,该不会就是瞄准了这一点,才铤而走险的吧?

    出租车司机心里怀疑,就在他气愤地下车,想要和对方理论的时候,被吓傻的青年也终于定下了心神。

    “误会,都是误会,我真不是想碰瓷。”发现情况不妙,青年连忙解释:“我就是有急事,一时打不到车,着急了这才用跑的。跑得太快也就没注意到有车开过来,真不是故意的。”

    “你看我这么年轻,我还没活够呢,怎么可能这么想不开。”

    “真的?”出租车司机半信半疑地问道。

    “真的!”

    看青年的态度还算诚恳,而且也确实没提出赔偿,车上还有客人,出租车司机也就懒得和他计较:“下次小心点,走路别横冲直撞的,有急事也不能这样。”

    “是是是,您说的对。”青年说着,看见出租车司机要回车了,他连忙阻止。

    “哎,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我不计较你还不让我走了?”被拦了下来,出租车司机心里不满,对青年也没了好脸色。

    这还让不让人赚钱了,等下顾客不满,不给车费他赔啊?

    “不是,师傅,是这样的,我不是有急事么,”青年恳求道:“我赶着去医院,高速上出了车祸,急需献血。我刚刚拦了半天也没打到车,连软件叫车都没车子,你看这离医院还有段路,你能不能送我一程,车费我加倍给。”

    加倍的车费让出租车师傅很动心,但是,最后还是他婉拒道:“我车上还有客人。”载客途中不能随便加人,这点职业精神他还是有的。

    “事情真的很急,人命关天,师傅您就通融一下。”被拒绝了,青年也没有放弃的意思,继续请求道。

    “献血谁都能献,医院那么大,还找不到个合适的血型?又不是非你不可,怎么就人命关天了?”出租车司机觉得青年这话说的,有点道德绑架了。

    听到司机的话,青年苦笑了一下,说道:“还真就非我不可。”

    “让他上来吧。”顾长生听出了点端倪,主动开口说道。出租车司机一听,乘客都没意见了,那他能多赚点钱,他更没意见:“行,小伙子上来吧。去哪家医院,市第一医院?”

    市第一医院是离这最近的医院,也是a市最好的医院。

    “对,就第一医院。麻烦师傅您开快点。”青年坐上车,感激地冲顾长生点点头:“多亏小哥了,要不然光靠腿跑,我还不知道要跑到什么时候。”累倒是无所谓,就是怕来不及。

    顾长生本来想下车的,不过这会祖师爷已经适应了车厢空间,甚至还有点找到乐趣的感觉,于是他也就改变了主意。

    见祖师爷没不舒服,顾长生也就有了聊天的欲|望,他好奇地问新上车的青年:“你是熊猫血?”要不然献血不至于非要他去,就跟出租车司机说的那样,医院来来往往的人那么多,谁不能献?

    除非出车祸的那人血型特殊,不然没法解释。

    “比熊猫血更惨。”青年对这个主动开口让他上车的人很有好感,听到顾长生问,也没隐瞒的意思:“我是恐龙血。”

    “b类型孟买型?”顾长生有些吃惊,这血型比rh阴性血,也就是熊猫血更稀有,全国就只发现了不到三十个例,没想到眼前就有一个。难怪刚刚青年差点被车撞到的时候,脸都吓白了,小半天都缓不过神。

    本来还以为是他胆子比较小,现在想想,可不得害怕么。另一个恐龙血正在医院里抢救,他要是再出事,救不了人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如果失血过多,需要输血的话,他很可能会活不下来,到时候两个人都得一起死。毕竟医院血库显然没恐龙血做储备,要不然也不会急忙忙地叫他过去。

    青年点头:“我还以为这血型没什么人知道呢。”稀有血型里,很多人大都只知道熊猫血,青年原本都做好了解释的准备,没想到顾长生不仅知道,而且还能说出恐龙血的全称。

    还真是人命关天的事。

    听到乘客之间的对话,出租车司机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不用人催,车速就被他加到了最快,硬生生把十几分钟的路程,压缩到了五分钟。

    到了医院门口,青年掏出钱包双倍给了车费,车子还没停稳,他就已经推开车门下车,飞快就往医院里跑。

    出租车司机收完钱,脸上也没一点高兴的神色。

    他高兴不起来,刚刚情况紧急,他连闯了好几个红灯,双倍的车费还不够他等下交罚款。

    今天算是白干了。

    就在出租车司机准备发动车子,载顾长生他们去商场的时候,却发现两个乘客里,高的那个突然打开车门下去了。顾长生见祖师爷下车,哪还记得什么商场不商场的,当即给了钱,也跟着走下去。

    “不走了?”出租车司机纳闷。

    “小伙子,车费给多了!”出租车看到厚厚的一叠,少说有小一千的车费,以为顾长生给错了,见他们还没走远,连忙提醒。

    顾长生听到司机的话,头都没回,专心地跟在祖师爷身后,只摆了摆手:“没给错,师傅你留着交罚款。”

    遇到好心人了。

    出租车司机后知后觉地发现这一点。

    好人果然有好报,这些钱交了罚款说不准还能剩下一点,司机美滋滋地哼着歌往交警大队开去。

    “时年?”怎么突然下车了,顾长生有些疑惑。祖师爷看起来,并不像是会好奇献血结果的样子。但他才来人间,唯一和医院有关联的,也就只能是刚刚在车里听到青年说的那件事。

    姜时年没忽略顾长生话里的疑问,当即便解释道:“我感觉医院里有些不对,有阴邪之气。”

    阴邪之气?

    难怪祖师爷会突然下车,这很有可能是邪神留下来的。顾长生恍然大悟:“那我们快点进去。”

    两人顺着邪气走进去,最后停留在了一间手术室前。

    手术室的大门紧闭着,门口有好几个看起来像是家属的人正在焦急地等待。门的上方,‘手术中’三个大字亮着,颜色刺目。

    顾长生见状,拉着祖师爷往外走。有人来了又走,等在门前的病人家属都没放在心上,只以为是其他间手术室的家属走错了路。要是往常,他们还有心思吐槽两句路痴,然后帮忙带路。但现在,他们完全没有这个心思,眼睛全都紧紧盯着手术室的大门,既期待它打开,又害怕它打开。

    “爸,奶奶会没事的对吧?”一个穿着校服,看起来十五六岁的男生忍不住问道。接到消息的时候,他还在上课,是临时请假跑出来的。他奶奶从小就疼他,两人也亲,一想到手术有可能会失败,他就没办法接受。

    男生看着紧闭的手术室大门,忍不住痛恨起现在的医疗水平,为什么手术的成功率不是百分百?

    这样他就不用害怕了。

    “会没事的,这里是a市最好的医院,有最好的医生,最好的医疗条件,所以奶奶肯定会没事。”潘昊坤拍了拍儿子的肩膀:“献血的人也已经到了不是吗,有他在,唯一的短板也补上了,手术一定会很顺利。”

    他这话说的十分肯定,既像是说给儿子听,也像是说给自己听。

    一定会没事的。

    他妈还那么年轻。

    才六十几岁,都还没享几年儿孙福,怎么可能就这么走了。她舍不得的。

    昨天晚上吃完饭,闲聊的时候,她还精神奕奕地说,要看着孙子结婚,然后帮忙带曾孙。她一向是个信守承诺的人,这回,也肯定不会食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舌尖上的道术相邻的书:夺梦解药大天师[综]专业当爹被幻想世界拉入的我超能力与神魔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洛米的火影时代百鬼杂货店.重生之逐鹿三国舰娘之提督厨从变形金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