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第二瓶奶粉

【书名: 舌尖上的道术 第77章 第二瓶奶粉 作者:鹿水之畔

强烈推荐:死亡万花筒盛世医香七零年代美滋滋山村名医丹宫之主破道[修真]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师父, 这些血够了吗?”室内,青年男子拿着一个小茶杯问道。茶杯里装着满满的血液。

    房间里明明只有一个人,手机和电脑都没开, 按理说青年这么问,应该没人回话才是, 偏偏他才说完,就有一个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这声音里带着急切:“够了够了。快把项坠放进去。”

    年轻人闻言,连忙摘下项链上的坠子,放进茶杯里。项坠完全浸没在鲜血里以后,原本平静的血液咕噜咕噜地冒起了泡, 像是被煮沸了一般,又像是有人在大口大口地吞咽。很快,一茶杯的血液就全消失了, 项坠里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

    “还是幼童的血液滋味鲜美,那些被各种杂质污染的成年血液,对比起来,简直就是糟粕。”

    青年男子闻言,当即便殷勤地说道:“那下次我再给师父您抓小孩子来。”小孩子也比成年人好拐些, 轻易就能得手。年轻人把项坠挂回项链上:“师父,你什么时候才教我修真功法?每天都打坐实在是无聊死了,而且感觉都没什么用, 我抱着个孩子跑久了以后, 胳膊还是会酸。”

    “急什么?”项坠里的东西开口说道:“你经常吃外卖, 身体里的杂质太多, 必须多吸收点天地灵气排一排,这样修炼起来才不会困难。再说了,”这声音继续说道:“哪里没变化?你自己照照镜子,是不是比以前帅气多了?”

    “磨刀不误砍柴工,年轻人要有耐心。”项坠语重心长。

    这倒是。

    压根不知道自己的变化是由邪术造成,压缩寿命而来的,年轻人对自己现在的俊脸很满意。虽然娘气了些,不过现在的小姑娘就好这口:“可是师父,我什么时候才能再长高点,一米七三还是太矮了。”有些御姐类型的妹子,不穿高跟鞋,裸脚身高都有这个数,他要是不长高点,以后怎么征服这类型的妹子?

    自从得到项坠,发现里面有个老爷爷以后,平常在网上经常看点家某类型文的青年就深觉自己主角光环加载成功,是时候开启左手妹子,右手权势的龙傲天之路了。

    以前看小说的时候,他还对这些套路嗤之以鼻,觉得太假,又无脑又小白,作者写文毫无逻辑,全文都在为主角泡妞爽爽爽服务。但这等美事一落到自己头上,青年就再也不嫌弃了,甚至恨不得好处更多些,金手指开得再大一些。

    在拜了项坠里的老爷爷为师后,他的日子一下子就好过了起来。可以说是从社会的最底层,一下子咸鱼翻身。就连住的地方,都从老破小,换成了现在的白领公寓,变化可谓是天翻地覆。要不是卖孩子换来的钱大部分要拿去买各种诡异的东西回来给师父养伤,他还能住进更好的地方。

    哪怕在相处里,知道师父不是正统修士,青年也不在意。这年头几个主角是正道?魔修就魔修,随心所欲更自在。更何况他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人,现在只是更坏一点而已。再说了,也没坏到哪里去。每个孩子拐来以后,都只取最精华的一茶杯血,随后就转手卖出去,也没杀也没打的。青年其实还觉得师父有些心慈手软。

    透明的水镜悄悄溜进来以后,就小心地覆盖在室内原本挂着的那面镜子上。它动作隐蔽,伪装能力又强,哪怕凑近了看,也看不出问题来。水镜安静地挂在墙上,为顾长生转播着室内发生的一切。

    在看到那一茶杯血的时候,几个警察就有点按捺不住了。不过听到里面的对话后,发觉情况有点不对的他们,还是强行冷静了下来。

    然而他们越听,却越觉得糊涂。师父、项坠什么的,怎么听着,有些像某点古早时期流行小说里的桥段?只不过把戒指换成了项坠。

    不管是不是,这项坠鬼气浓浓,又吸食鲜血,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现在的鬼,都流行这么玩?”仗着顾长生的水镜有隔音功能,秦翼直接开口。普通人看不出项坠的诡秘之处,但他们这种,经常和鬼打交道的人,见多了鬼以后,自然能分辨出其中的不同。

    藏在项坠里的,哪是什么高人魂魄,分明就是个懂些邪法的恶鬼,在装神弄鬼地骗免费劳力使唤的同时,顺便也把因果都推到了对方身上。

    省得自己背负孽债,倒也是好算计。

    顾长生一脸的一言难尽。虽然理智上明白普通人不知道有鬼的存在,确实很容易受骗。但这男的能做出拐卖孩子取血的行为,从根子上来说,就不是个好人。不过这种剧情走向,也是出乎他的预料了。他原本以为,这就只是个普通的拐卖案。

    女鬼的注意力,全放在寻找自己老公和小孩上。小孩子躺在地上,手上的伤口胡乱地包扎着。说是包扎,其实就只是用纱布随便裹了裹。不过孩子的呼吸还算平缓,看起来应该没事。她的心放下了一半。另一半,因为没找到自己老公,而高高悬着。

    明明在外面的时候,还感觉得到老公的鬼气,偏偏到了门口,反而察觉不到了。女鬼急得不行,好在这个时候,屋子里的青年又说话了。

    “我知道问了也白问,肯定又是等我吸收够了天地灵气就会长高。”青年小小地抱怨了一下,怕老鬼生气,他主动地换话题:“师父,那个跟踪咱们回来的男鬼要怎么办,就这么镇压着吗?”说着,青年看了眼放在桌子上,贴着一张黄符的陶瓷罐子。

    “先关着,你不要乱动。等把那鬼的实力消磨下去,我好吸收了他补充神魂。这鬼也算有点本事,硬是跟踪到了家门口才被我发现。”

    “那也是因为师父您受了伤。要不然全盛状态,这鬼就是再有本事,也没办法在您的眼皮子底下使手段。”青年吹捧道:“哪怕您现在伤还没好,不也很快就发现了他,可见您的修为有多精深。”

    听到项坠说要吃掉自己的老公,女鬼一下子没克制住自己的情绪,戾气冲天。

    “谁?!”

    项坠察觉到不对,喝问道。说着就指挥青年去开门:“外面有东西。”

    被他这么一喝,女鬼瞬间清醒了过来,连忙收敛起戾气,然而已经晚了。她抱歉地看向顾长生,顾长生摆摆手,示意她不用放在心上,然后一脚踹开了门。既然已经被发现了,那也没必要再躲下去。反正该听的其实也听得差不多了。

    进门后,秦翼直接抱起躺在地上的小孩护住,另一个警察则冲向桌子,揭开罐子上的黄符。没了符纸镇压,男鬼不用人帮忙,自己就掀开盖子钻了出来。剩下的几个警察,两个去拦住青年,其他的,全都全神戒备着,随时警惕着项坠的出手。

    没人指挥,大家配合得相当默契。

    女鬼飘到男鬼身边,男鬼才被关进去没多久,倒也没怎么受伤,两鬼时不时地抽冷子,见缝插针地给青年来一下。青年本来就没什么力量,很快就被警察抓住铐了起来。

    “没用的东西!”嫌弃了青年一句,项坠原本还想假装挂饰蒙混过去,但发现顾长生等人伸手就朝他抓来以后,他冷哼一声,脱离项链。

    一个满头白发,一脸皱纹,长相尖酸刻薄,背部有些佝偻的老人出现在众人眼前。

    说实话,这鬼长得有点丑。大家都觉得伤眼。哪怕是老人的徒弟,青年也忍不住扭开了头。心里对师父以往一直待在项坠里不出来的举动,十分理解。

    青年并没有把顾长生他们放在眼里,哪怕他现在已经被铐住了也一样。毕竟主角嘛,没经历一两个磨难那还能说得过去?

    不能。

    现在大概就是他经受第一个磨难的时候了。

    不过眼前的这些人,这会再厉害,最后都是白给他送经验的。想到这,青年就紧张不起来,他期待地看向老鬼,希望师父大发神威,解决掉这些人。

    然后他就看到,在他心里强大无比,无所不能的师父,被人轻松解决掉的全过程。

    顾长生直接拧开奶瓶,把瓶子里剩下的奶粉水全都倒出来:“风骤水化雨,雨现龙势。”

    室内凭空卷起一阵风,奶粉水还没接触到地面,就变成了一条乳白色的小龙,小龙借着风势,腾飞而起。之前用来查探情况的那两面镜子,见状也主动飞了过来,融合到小龙身上。被它们这么一补,小龙直接长大了一圈。它缠住老鬼的胳膊,张口咬了下去。

    “这手法,灶王传人?!”

    老鬼的胳膊,被小龙一咬就凹下去一大块。但他却顾不上心疼,也顾不上甩开小龙,而是阴森森地盯着顾长生,满含怨恨地说道:“好哇,我还没去找你,你就先主动送上门了。”

    老鬼一想到自己受到反噬死去以后,龙家人见他彻底没了用处,随手挖了个坑把他埋了不说,自己的儿子也跟着没了好待遇。三天两头地饿肚子,活得比下人孩子还不如。好不容易龙家倒了,儿子却也流落进了孤儿院,日子过得清苦至极。他就对害他落到那个下场的顾长生恨得咬牙切齿。要不是他运道好,死后在被鬼差带去地府受刑之前,先被主上救走了,连带着儿子也跟着享福,现在有没有他们父子俩在,都还是个问题。

    “没想到我还活着吧?”

    先不说你哪位,就是你现在这个鬼样子也算活着?

    顾长生一脸的迷茫。

    老鬼见状,心里更恨了。他虽然原本外表也比实际年龄要来得老,不过却是个仙风道骨的长相,自从死后,因为修习邪法,越发地怨毒,连带着样子也跟着难看了起来。现在表情这么一扭曲,那张脸就更是没法看。

    老鬼嘶哑着嗓子说道:“看来你是仇家太多,记不住我这个小人物。不过不要紧,等我把你杀了,再把你的魂魄锁在尸体里送给主上,等你在主上手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备受折磨的时候,你就记得住了。”到时候想必就是想忘,都忘不了。

    什么年代了,还有主上这个说法?顾长生懒得听他啰嗦,直接指挥小龙大口大口地啃咬老鬼,把老鬼当食物似的那么吃。偏偏吃的越多,小龙就越大,越厉害。老鬼不胜其烦,眼看着一条胳膊都要被啃光了,他连忙伸手,就想把小龙扯下来。

    然而无济于事。小龙的爪子紧紧地抓着他的身体,硬扯根本扯不开。

    老鬼嘴里念念有词,开始做法。小龙一个神龙摆尾,尾巴直接甩到了老鬼脸上,力道之大,把老鬼的头都甩散了一会。嘴都被甩没了,更别提念咒。

    好不容易,花费小半天工夫才把散了的鬼头重新凝聚起来,一恢复好,老鬼却发现,小龙已经借机啃掉了他半边身体。

    当即,老鬼的脸色更不好了。他意识到自己依旧不是顾长生的对手。尤其是,顾长生身边还有许多手里拿着符纸,对他虎视眈眈的帮手,而他这边就只有已经被抓的,只会拖他后腿的一个蠢货。

    老鬼下意识地就想要逃,然而顾长生完全没给他这个机会。啃完老鬼半边身体的小龙,已经积蓄了足够的能量。它一下子变大,龙变大以后,嘴也跟着变大了,几口就把老鬼啃得只剩下了一个头。

    头最难啃,小龙又花了一会功夫,很快,老鬼鼻子以下的部位也不见了。没了嘴巴,完全没办法再念咒,刚刚还很嚣张的老鬼,现在就只能任人宰割。

    顾长生却没直接杀了他,他看了看桌子上原本用来镇压男鬼的那个陶瓷罐子,又看了看手里的奶瓶,觉得没必要给对方太好的待遇,于是直接把只剩半个脑袋的老鬼塞进奶瓶里关好。

    做完这一切后,顾长生也终于想起老鬼是谁了。

    老鬼身上的伤,有一部分看着像是自己的因果反噬术,另一部分,看起来也有点眼熟,感觉像是被祖师爷的威压震伤的。祖师爷的威压从来不会无缘无故地攻击人。一般只有鬼怪在企图入侵他庇护的人家的时候,威压才会震慑对方。但也只是震慑,让鬼怪知难而退的意思比较多,很少真正把人弄伤。

    顾长生唯一知道的一次,就是娄厚德请了祖师爷的金身回去后,龙家雇的邪术士三番两次地对娄厚德动手的那回。不过那个邪术士,对方应该在承受一遍苦主经历过的遭遇后,死去了才对。这会儿,他死后的魂魄,也应该还在地府受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顾长生感觉事情并不简单,凭老鬼的实力,根本不可能躲得过冥差。他能逃出来,应该和他嘴里的主上有关。

    不过看老鬼这样子,问估计是问不出来了,顾长生打算把老鬼带回去给祖师爷看看,说不准祖师爷有办法。

    这么想着的顾长生,完全没注意到,他对祖师爷的态度,已经发生了变化。不像是尊敬高高在上的神明,反而更像是,面对自己亲近的长辈。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舌尖上的道术相邻的书:夺梦解药大天师[综]专业当爹被幻想世界拉入的我超能力与神魔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洛米的火影时代百鬼杂货店.重生之逐鹿三国舰娘之提督厨从变形金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