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第三杯奶茶

【书名: 舌尖上的道术 第63章 第三杯奶茶 作者:鹿水之畔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破道[修真]山村名医丹宫之主快穿之打脸之旅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死亡万花筒     吃人肉, 不管有多少理由, 不管怎么说服自己, 心里这关总是过不去的。

    在外面把胃里的东西都吐干净了, 回到租的房子里, 刘金根若无其事地洗菜切菜炒菜。忙活了好一会, 终于把饭菜都做好了。

    一共两菜一汤。汤是紫菜蛋汤, 菜是炒上海青, 还有个青椒炒肉。青椒和肉, 都是孩子爱吃的。把女儿抱到饭桌前, 小姑娘用还能正常活动的那只手拿着勺子,埋头扒饭, 吃得特别香。

    看到刘金根只吃菜, 小姑娘连忙给刘金根舀了块肉:“爸爸你也吃。”

    “爸爸不爱吃这个,你吃。”刘金根连忙拿开碗。

    小姑娘勺子里的肉没地方放,不开心地说道:“爸爸你这话两年前就骗不过我了。”

    什么不爱吃,明明就是心疼钱。

    “爸爸你吃,爸爸你不吃我也不吃。刘奶奶告诉过我, 你和吴伯伯都可爱吃肉了。一气能吃光一只走地鸡。”小姑娘放下碗勺, 用实际行动告诉刘金根,她是认真的。说不吃就不吃。

    刘金根没办法, 只好接过肉,忍着恶心吃下去:“爸爸出去接壶水烧。”他们租的是一楼, 老房子底层, 屋子里没水龙头, 需要用水得去院子的另一边,水池上接。

    听到刘金根的话,这回,小姑娘没再怀疑。毕竟在她心里,肉是全世界最好吃的东西,怎么可能会有人想要吐掉它。她点了点头,拿起勺子重新吃饭。

    刘金根出去的时候顺手把门带上了,免得闺女发现不对。

    才勉强忍到地方就开始吐,吐到最后,脸发白了,刘金根扶着水池边沿,小半天都没能缓过来。

    怕出来的太久,惹得闺女怀疑。稍微好一点以后,拧开水龙头,把秽物冲掉,又把池子刷干净,完事后,刘金根这才拿电水壶接了一壶干净的水回来。

    继续吃饭的时候,看着那盘肉,胃口全无的刘金根强迫着自己把食物咽下去。

    机械地把食物放进嘴里,机械地咀嚼,再机械地咽下去。然后接着重复以上的行为,刘金根痛苦得就像是一只被掐着脖子捏开嘴往里面填食的鸭子。

    吴家兴飘在刘金根对面,美滋滋地欣赏着这一幕:“该!”

    做坏事总是有报应的。看刘金根这样子,估计以后都吃不下肉了。这小子以前可最爱吃肉,每次家里炖鸡的时候,都和他抢鸡腿,吃的比谁都欢快。现在可好,吴家兴光是看着刘金根的表情,都忍不住露出笑容。

    没白疼这小侄女。太会为吴伯伯出气了!

    吃完饭,交代好孩子要乖乖待在家里不要出去,不要给人开门后,刘金根换了身耐磨的衣服,准备出门去工地。矿工是做不了了,他对那地有阴影。一踏上去,眼前就会浮现出吴家兴不可置信的样子,根本没办法工作。但是不出去赚钱也不行,即使有他黑着心肠昧下的那笔钱,也不一定够女儿的治疗费。再者,吴家的叔婶,他也不能就这么放着不管。

    他已经很对不起吴叔一家了,不能再更对不起。老人家的养老他得撑起来,不能坐吃山空。刘金根在附近的工地里,找了个搬砖的活。他没什么技术,不过好在有一把子傻力气,多少也能赚点。

    才走出门,还没走远,刘金根就被顾长生拦了下来。

    刘金根对顾长生的印象特别深刻,倒不是因为顾长生长得好,而是因为,两人早上才见过。而且早上见到顾长生的时候,顾长生就跟在那个,看起来很有能量的老人身边,显然是那老人的子侄。

    “这是,慈善基金的事有消息了?”这么快?刘金根心里有些疑惑。他看向顾长生,眼里既有期待,也有害怕。期待于得到好消息,害怕又一次被拒绝。

    如果有慈善基金愿意捐款的话,那些钱,他就能还给吴叔他们了。那毕竟是吴家兴的卖命钱,不到万不得已,刘金根并不想动。

    然而在他的注视下,顾长生缓缓地摇了摇头。刘金根眼里的失望十分明显,不过他还是向顾长生道了谢。

    “能谈谈吗?”顾长生看向这个老实巴交的中年男人,问道。

    刘金根点点头,他本来是想随意找个僻静的角落。不过顾长生考虑到这件事不好被其他人听见。城中村附近,再僻静的角落也总有人路过。但要是带刘金根去茶楼包间之类的地方,估计他会更不自在。最终,顾长生把人带回了家。

    到家后,顾长生又给吴家兴点了根阴香。有了阴香的帮助,吴家兴就能顺利地显形。看到半空中逐渐显露出来的人形,刘金根瞪大了眼。

    这张脸,这骨架,这衣服,他一辈子也忘不掉。被自己害了的好兄弟长什么样子,还有骨架上一点一点亲手切割掉的肉,这些就算他都忘了,那身他特意去店里买的好衣服,也会提醒他发生过的一切。

    “家兴。”半晌,刘金根才从喉咙里挤出来两个字,声音干涩。说不清是高兴,还是害怕。

    变成鬼了身上也没肉。刘金根的情绪,最终定格在了愧疚上:“是我对不起你。”

    “说句对不起就完了?”听到这句话,吴家兴就像是被点燃的烟花似的,炸上了天:“咱们兄弟几十年的感情,我爸我妈哪里对不起你了?从小有我一块肉,就肯定也有你一块。你说你怎么能这么做!”

    “是我的错。”刘金根没辩解:“等囡囡的病治好了,她再长大一点,我再给吴叔刘婶赚一笔养老钱,我就下去给你赔罪。”

    “我听说鬼是能吃鬼的,到时候你就把我吃了。”你把我吃了,肉估计就会长回来。

    刘金根的意思很明显。吴家兴仔细地看了他一回,发现他并没有说谎。兄弟几十年,虽然最后关头,刘金根做了对不起他的事,但吴家兴自认对他还是有些了解。

    “恶心谁呢,就你这样的,我得多想不开才去吃你。”吴家兴挪开视线:“我是怪你这个吗?当时那个情况,我最开始是有些震惊,但也不是不能理解。我怨的是什么,我恨的是你把公司的赔偿金昧下了。”

    吴家兴越说越气:“我爸妈多大年纪了?还能干几年活,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倒下了。他们又没个工作,没什么收入,就靠那一亩三分地吃饭。老了做不动了,再有个小病小痛,没钱怎么办?你说能怎么办?”

    刘金根被问得头越来越低,嘴唇嗫嚅了两下,他想说他会照顾吴叔刘婶,会给他们看病养老,但最终,刘金根什么都没说。如果不是钱被他挪用了,吴叔他们,哪里还用得着他照顾。不管做什么,都是他应该的。是他对不起吴家。

    但是钱还回去,闺女的病怎么办?

    刘金根一时之间,有些犹豫。

    “这钱,能不能就先借我?”刘金根厚着脸皮问道,心里其实不报什么希望。以德报怨,说起来简单,但又有几个人做得到?

    吴家兴还没说话,顾长生就先插了句嘴:“小姑娘治病的钱,不是问题。陈老和我说过,会私人捐助。”

    说着,怕刘金根不知道陈老是谁,顾长生还特意解释了一句:“陈老就是早上在医院和你说话的那个老人。”

    “你们都知道我的情况了,还愿意捐款?”刘金根有些不可置信地问道。在看到顾长生点头后,他激动的几乎说不出来话来。过了好一会,这才说道:“囡囡有救了。”

    “家兴,你放心,钱我马上给吴叔他们拿回去,一分钱都不会少。不信你可以一直跟着监督我。”说着,他就打算去买车票回老家。

    “等等。”吴家兴瞬间飘到他面前,把路拦住:“既然我爸妈不知道我死了的事,你骗过他们一回,就继续骗下去吧。”

    不等刘金根反应,吴家兴继续说道:“这笔钱先放你这,以后每个月按时寄一笔回去,就说是我工资。年底的时候多给点,可以说是年终奖金,过年你回去的时候,到时候再买点年货带回去。反正你每年都得定期回去看看他们,要是老人生病了,你得把人送医院里看病,跑前跑后地伺候。让干什么干什么,不能埋怨,照顾的时候还要仔细,总之把他们当自己亲爹妈那么伺候。”

    “等他们年纪大了,生活不能自理了,我也不要求你辞职回去照料。但是你得给他们请个保姆。老家那边无业的人有很多,你要考察个人品过关的,还必须不定时地回去突击检查,免得他们虐待我爸妈。”

    “他们也没几年好活了,我那笔钱应该够花,经得起这样折腾。就这么着吧。”吴家兴认真地看向刘金根,态度慎重地问道:“上面我说的这些,你能不能做到?”

    从吴家兴的话里,刘金根意识到了什么,他红着眼眶,用力地点头,保证道:“能。我一定全给你做到。”

    “你的那条命我就不要了,反正你现在也不好过,以后还会更不好过。又头疼又厌食,要了也没意思。囡囡离不开你,我爸妈也需要人照顾。”你就继续奉献你的下半生。钱的事解决了,老父老母也不至于孤苦无依。吴家兴想得特别开。

    尤其是,他路上问过顾大师,知道像刘金根这种情况,以后到了底下也会清算。总归不会让他白受罪。

    “至于我,”吴家兴看向顾长生:“麻烦大师送我去投胎。”

    “灵香三炷祭幽冥,四色供品偿阴差。我今遇鬼滞人间,还须遣其该去处……东厨司命九灵元王定福神君座下弟子顾长生,敬请冥差。”供品都是现成的,直接从冰箱里把之前做好的糕点拿几样出来就行。顾长生拈香,直接祷告道。

    细碎的锁链声响起,在被冥差带走时,吴家兴突然回头,对刘金根说道:“回去的时候,记得给囡囡带一杯奶茶,就说是吴家伯伯买给她的。这事我答应了她快半年,一直没能兑现,可不能让她以为吴伯伯不守信用。”

    “好。”

    话刚说完,刘金根就觉得眼睛里有液体冒出来,让他看不清吴家兴的背影。好在今天穿的是件长袖,随意拿袖子撸了把脸,刘金根又郑重地说道:“放心吧。我答应你的,一定都做到。”

    不管是囡囡的奶茶,还是钱,或者老人家的身体健康和养老问题。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舌尖上的道术相邻的书:夺梦解药大天师[综]专业当爹被幻想世界拉入的我超能力与神魔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洛米的火影时代百鬼杂货店.重生之逐鹿三国舰娘之提督厨从变形金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