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第二个菱角

【书名: 舌尖上的道术 第52章 第二个菱角 作者:鹿水之畔

强烈推荐:快穿之教你做人山村名医快穿之打脸之旅盛世医香带着传承穿六零非常规好莱坞生活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他又冒出来了, 快, 打下去打下去。”

    “他在那里, 小河左边。我这里够不到,你们谁够得到的赶紧给他来一下。”

    “哎,你们说我们现在这样, 像不像是在玩打地鼠?”

    “像是像, 不过他在水里, 应该叫打水鼠。他头又冒出水面了,哥们给力点,快打下去。”

    一群人有说有笑地拿着木棒, 把极力求生的中年男子反复地打回水下。他们不仅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问题, 甚至还颇以此为乐。

    “看他以后还敢不敢了!就得给这种人一个教训, 要不然大家看没危险, 也跟着学就不好了。”

    “就是,一定要严惩不贷,以儆效尤。”

    几个大汉睁大眼梭巡了一下水面,小半天也没看到中年男子再出来, 纳闷道:“躲哪去了?该不会从水下游走了吧?”

    “艹, 白等这么久了,我还没玩够呢!这可比打地鼠好玩多了。”

    “扫兴!”

    “可是, ”过了好一会儿,这才有个人战战兢兢地说道:“我记得他不会游泳啊!”虽然村子里有河, 不过中年男子从小就是个旱鸭子。

    旱鸭子是没办法游水的。顶多扑腾两下就是极限了。

    其他这才想起来中年男人不会游泳的事, 又等了几分钟, 还是没见人浮起来,大汉们这才慌了:“怎么办,他会不会……”

    会不会是死了?

    剩下的那半截话谁也没敢说出来。孙振邦没好气地看了众人一眼:“胡咧咧什么呢?”

    “都别胡思乱想,”被孙振邦一呵斥,众人也不觉得生气,反而有了主心骨,都下意识地看向他。孙振邦也没让他们失望,继续说道:“都收拾收拾,把木棍上的指纹擦干净了扔水里,然后跟我去他家。”

    孙振邦意味深长地说道:“我们是想找茬来着,不过,这不是还没来得及么,谁能想到对方就出事了。唉,也不知道他是得罪了谁,下手居然这么狠,活生生把人给打死了。”

    能被孙振邦带来做这事的人,都还算机灵,闻言立刻附和道:“是啊,他真是太倒霉了。”

    确实倒霉,要不然也不会就这么死了。做人果然还是不能太倔,随波逐流赚大钱不好吗?好好的非得折腾,现在好了,硬生生把自己命都给折腾没了。

    原本还有些担心事情败露的大汉们,在看到村支书胸有成竹的样子后,都放下了心。孙振邦一直手眼通天,肯定有办法解决。抹掉现场的线索以后,众人这才小心翼翼地离开河边,然后浩浩荡荡地去了中年男子家。

    他们甚至都没想过下水找一找,淹的时间并不久,中年男人说不准还有气。事实上,昏昏沉沉里,在水下,中年男人是把一切都听在了耳朵里。他还有点意识,只是浑身都没有力气,爬不起来而已。

    大汉们这一走,他就彻底没了活下来的机会。

    中年男子最终活生生地淹死了在河里。

    回想起一切,中年男人看了顾长生一眼,又看了看近在咫尺的检察院大门,最终无奈地叹了口气。心里的愤怒都被悲哀和无力浇灭了。

    “好在我孤家寡人,死了也没人会伤心。”这倒是坏事中的好事。

    生前中年男子就看不惯以孙振邦为首的一群人,被害死后,大概是不甘心,反而暂时忘记了死亡的事。每天天一亮,他就会下意识地爬出来,想要继续举报。

    这已经是他死后第三次来举报了。要不是被顾长生提醒,说不准他接下来还会再来第四次,第五次,做尽无用功。

    以中年男子的死法,原本是会变成水鬼。但是奇异的是,也许因为他最大的执念并不是报仇,而是举报孙振邦等人的违法犯罪行为,中年男子死后居然依旧能自由活动,而没受困变成水缚灵。

    “大师,求你帮帮我。”发觉其他人看不到自己以后,中年男子就想要抓住顾长生这根稻草:“我家里还有二十几万的存款,还有一套房子,虽然不多,但是全可以拿来给大师做报酬。”中年男子有些后悔自己生前没多赚钱,他紧张地看着顾长生,生怕对方拒绝。

    如果大师不愿意帮忙的话,他一个鬼,就是再折腾也没有用。就好像这几天来不管怎么举报都没效果一样。

    之前浑浑噩噩的时候,举报没成功他只会下意识地以为,是政府部门工作效率慢或者孙振邦在从中作梗,他甚至还想着再举报几次试试,要是还没反应,就去省里反应情况。但现在清醒过来了,中年男子哪里还能不知道,他的举报之所以一直没能受理成功,是因为根本没人能看到他。

    到目前为止,他总共举报了三次,也就只有生前的那一次成功了。但只有一次举报,实在是太不显眼,很难引起上面的注意。也难怪监察部门一直没反应。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也无绝鬼之路。老天有眼,让他遇到了个能看见鬼的真大师。

    顾长生原本就有心帮人,听到中年男子的死因以后,就是对方不开口他都想多管闲事,这会哪还会拒绝。不过:“钱和房子就算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现在丧葬费越来越高,中年男子又没家人,二十几万也就够操办他的身后事。更何况三天过去了,对方的钱还有没有在都是个问题。

    不要报酬?

    中年男子先是一愣,然后才明白了过来。

    不等他沮丧,顾长生就先开口转移对方的注意力:“你家在哪里,我们先回村子看看?”总要先看看情况,才能决定接下来要怎么做。

    报警是肯定要报的,但万一警察已经过去了呢。毕竟中年男子已经遇害三天了,尸体早该被发现。

    “就在孙家村。我们那一村的人都姓孙,所以村名也就叫这个了。”

    孙家村的地理位置还算不错,不是很偏僻,就在郊区往下一点。坐公交车去都用不了半个小时。顾长生原本是要去商场买衣服的,不过现在,衣服还能凑合,又不是不能穿了,还是中年男子的事更重要,顾长生把购物计划往后推,带着中年男子去了孙家村。

    因为距离市区近,孙家村这里经常有外人过来。买点绿色蔬菜、大米水果、土鸡土鸭蛋什么的。还有他们村子的特产菱角儿。

    这会正是菱角成熟的时候,来孙家村买菱角的人络绎不绝。顾长生混在他们中间进村,并不打眼。

    看着特地驾车过来买菱角的城里人,中年男子叹气:“这都叫什么事!”村里的菱角就只有两个地方有种。一个是池塘,一个是小河。池塘都是个人承包的,没什么污染,所以质量还算有保障。但小河,唉,不提也罢。

    而且才死过人,还有这么多人来买,显然,自己死亡的消息并没有传出去。村里的人也许知道,也许不知道,但外人肯定都不知情。虽说世界上没哪条河没淹死过人,但在才出事的那段时间里,大家总是避讳的。只能希望这些人买到的菱角,都是池塘里种的。不然……

    中年男人有心想让顾长生提醒一下那些人,但是又怕顾长生重蹈他的覆辙,最终什么都没说。总不能害了好心帮自己的人。

    不过他不说,不代表顾长生就不知道。

    这条河很长,不仅贯穿了整个孙家村,还经流串联了附近的其他几个村子。说是小河,其实一点都不小。河流的位置也很显眼,一进村就能看到。

    河面上挤挤挨挨长着的菱角叶,还有家家户户门前都支着卖菱角的小摊,其中的联系不言而喻。顾长生心里膈应:“村支书家在哪里?”

    “就在前面,最气派的那套房子就是。”

    正好有人提着满满一篮子的菱角在兜售,顾长生顺手买了下来,又买了旁边摊子上村民搭卖的蚕豆。走到孙振邦家附近,顾长生找了个僻静的角落。

    “天地有道,万物有灵。彼时蚕豆,彼时兵将。我予灵力,兵将供驱。”蚕豆小人们挥胳膊伸腿,齐齐从袋子里跳了下来。将篮子顶在脑袋上,它们按着顾长生的吩咐,悄悄地把菱角送进了孙振邦家的厨房里。

    这是干什么?

    中年男子顾不上惊奇顾长生这一手神奇的法术,反而有些纳闷顾长生为什么给孙振邦送东西。

    菱角可不便宜。这会才刚上市,一斤要六七块呢。这一篮子足有七八斤,再加上那个精致纯手工的藤编篮子,顾长生刚刚买下来,花了小一百。有这钱拿去干什么不好?

    中年男子百思不得其解,直到他听到孙振邦骂人的声音。

    “你个败家娘们!好端端的买什么菱角?我不是说了,这段时间不准买吗?浪费钱。”孙振邦才刚刚起床,到厨房里正准备拿饭吃,结果就看到了放在灶台上的那篮子菱角,顿时气坏了。

    种菱辛苦,他嫌累就没包池塘,也没出钱在河里划地盘,所以要吃菱角,就只能买。要是以前也就算了,现在,买来的菱角他哪里能放心。

    孙明志那没福气的东西,可就是死在了河里。谁知道这篮子菱角是从哪里采的,是不是河里。

    他可不吃死人水泡出来的东西!

    “玉芳,玉芳你给我出来,这都哪买的?”孙振邦决定问个清楚。

    “我哪知道啊,这菱角不是你买的吗?”孙振邦的妻子急急忙忙地走进来,撩着围裙角边擦手边抱怨地说道:“我一大早就在那洗衣服拖地,今天都还没出过门,就是想买也买不了啊。不是你买的估计就是儿子买的,反正不是那懒婆娘,我刚刚看了眼,她都还没起床。”懒婆娘说的是她儿媳妇。

    说着,孙振邦妻子伸手拿起篮子里的菱角看了看:“还挺新鲜,晚上吃菱角烧排骨吧?”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孙振邦伸手打掉妻子手里的菱角:“我不是说这段时间都别买菱角吗,你们怎么都不听,把我的话当耳旁风?”

    “那买都买了,总不能扔了吧?”孙振邦妻子没好气地看了孙振邦一眼:“我可不惯着你那臭脾气,晚上就做菱角烧排骨,爱吃不吃。”

    孙振邦没办法,总不能真看着家人吃这玩意儿,只好凑到妻子耳边低声把事情说了一遍,他妻子听完,顿时急了:“你怎么不早说,早说谁还浪费这个钱?”

    “你们不会进去吧?”孙振邦妻子有些担心地问道。

    “放心。”孙振邦信心十足:“别说现在还没人发现,就是有人捞到尸体了,也查不出是我干的。”他就没亲自动过手,真被发现了也没什么,反正一堆现成的替罪羊。

    这时候,门外,孙振邦儿子回来了,看到灶台上的菱角,孙振邦儿子疑惑地说道:“爸,你们买菱角了啊?你不是说这段时间别买吗?我看也别买,污染太重了,谁知道吃了会怎么样。”

    污染不污染的倒是其次,听到儿子的话,知道菱角也不是儿子买的,孙振邦夫妻俩慌了。

    没人买,那家里又怎么有菱角?

    别是闹鬼了吧?

    孙振邦和妻子对视了一眼,谁也没敢把心里的猜测说出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舌尖上的道术相邻的书:夺梦解药大天师[综]专业当爹被幻想世界拉入的我超能力与神魔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洛米的火影时代百鬼杂货店.重生之逐鹿三国舰娘之提督厨从变形金刚开始